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一十四章 惊幕身世 上
    “好狠心的女人啊,连心爱的男人都下得去手……”郑羽化看着苏佳的“异举”,表情一冷道,“小师妹,你的偏执与狂傲,最终会把关心你的朋友拖入深渊,你自己也会堕入地狱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少啰嗦……”现在的苏佳,眼里只有“杀人”二字,任何感情都不顾心上,就算是萧天在这,也不能阻挠自己,“郑羽化,你这个灭绝人性的畜生,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你!你现在重伤在身无以还手,我马上就会将你碎尸万段,以祭小红姐姐的在天之灵——”

    “到底谁是畜生,谁灭绝人性,你看不出来吗?”郑羽化倒是寒脸依旧,冷漠一视道,“小师妹,你终究还是走了王天道长老的老路,只是没想到,你为了报仇,居然不顾人情,连自己最爱的人都伤害……说真的,真正死去的人不该是她,应该是你才对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莫名沉痛,郑羽化似乎满含着悲情。天籁『小说Ww『W.』⒉

    “哼,现在是你说这些的时候吗?”失去本性的苏佳,露出冰冷狰狞的凶光,恶语惊寒道,“我走火入魔?笑话……‘天神剑法’在手,我现在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!郑羽化,你今天会死在这里,我要用我手中的刀剑,将你千刀万剐,割尽你每一道皮肉,流尽你每一滴鲜血,让你坠入永劫不复的地狱,哈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着魔入深的苏佳,凄声狂笑不止,浑身血脉膨胀,露出惊红双眼——昔日的绝代佳人,如今却似杀人嗜命的厉鬼,让人看了惊悚至极、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真有这个能耐的话……”郑羽化重伤在身,却依旧不为所动,眼神依然坚定道,“小师妹,你应该没有忘记吧?‘天神剑法’的负荷,常人难以驾驭,更别说现在走火入魔的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额——”果然,郑羽化话应刚落,苏佳惊喊一声,顿感全身血管如爆裂般,前所未有的创痛涌入全身——刚才“狂血之刃”所耗内力余尽,苏佳强剑硬搏,身体已然吃不消了;心脏处传来恍惚的刺痛,像是性命垂危的警告,再继续“御剑”下去,自己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但苏佳似乎不想放弃,离“成功”还差一步之遥……“我还行……我还行……”苏佳一边喘着粗气,充血的双眼露出煞光,倔强坚持道,“只要一回合就好……再一回合,我就能杀了他,用他血祭小红姐姐……就算是拼上性命,我也要……”

    忍着撕心裂肺的剧痛,苏佳咬牙强忍着站起,面对着同样疲危的郑羽化,二人彼此,真的是谁最后坚持住,谁就能获胜……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高台之下,被苏佳打伤的萧天,调息了许久才缓和过来。站起身子重望台上,萧天现在心里想的,全是苏佳的安危。

    “萧大哥,你没事吧?”吴贤看着揪心不已,不停关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没事……”吐完了血,萧天强忍着胸口的闷痛,坚忍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的话,你还是躺下吧……”对萧天一直有成见的徐双,在一旁也忍不住关心道,“忆瑶师姐她疯了,居然连你……连你都敢下手……”说到这里,徐双两眼挤出了泪水,面对如今可悲的局面,徐双心中只有绝望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……”但萧天却没有放弃,振奋说道,“别忘了,我们快马加鞭赶到这里是为了什么……佳儿现在走火入魔,你们的师姐还身处危险,我们必须……得救她!”

    苏佳疯着魔对萧天下手,萧天却仍不离不弃心系其安危——看着萧天执着的眼神,徐双心中莫名的难过……

    “是的,我不能倒下……”高台之上,苏佳像是鼓足自己最后的力气,将全身内力化为“剑气”,凝聚刀锋之上,冲视着郑羽化,杀气蓬涌而现,“这回合,我就要了结一切,将你这个畜生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郑羽化却不为所动,颤抖的身子缓缓直起,举剑身前似乎做好了决死准备……“来吧小师妹,确信能杀我的话,就让我看看你的觉悟!”郑羽化振奋呼喊道,像是在给自己打气。

    “呀!——”苏佳怒吼一声,飞步窜跃当前。“血狱狂刀”再现,鬼厉锋芒化为凄鸣的“血影”,九天断杀纵破而下——真的是苏佳最后的一搏,拼尽全力这一回合,说什么也要将郑羽化葬送黄泉……

    郑羽化看着眼前的“血芒鬼影”,举剑暗暗微笑道:“呵,决死的最后回合,就用我们两人的力量,将这个没有人性的‘恶魔’伏法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莫名其妙,郑羽化自言自语,却又像是对某某人诉说的灵言……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寒影飞闪,剑光炸裂,陌谷高台一声惊爆,顿时化为一团浓烟——苏佳的最后搏招,与郑羽化的拼死抵御,这一回合胜负即现……

    台下萧天等人也是看着揪心,无论苏佳还是郑羽化,两个人的安危众人皆放不下……

    “谁赢了?”而在嶙峋峭壁高台,观摩整场决斗的莫天行手下,也是好奇对决的胜负,以及二人的生死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浓烟挡住看不见……”另一人也揪心说道……

    生死一回,烟消云散,待到场面趋于平静,一切结果尽在眼中……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一阵山风,烟云之下,一个熟悉的身影最先出现——是苏佳,全身无力从废墟中飞落,径直摔倒在地,如瘫痪般手脚无动,劲风之下在地上翻滚几圈,便横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佳儿!!!——”看着苏佳如昏死般,还以为是性命之顾,萧天撕声大喊道。

    不过,结果似乎让人放心……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苏佳伤痛中呻吟一句,四肢缓缓挪动,像是费尽全身力气,才从地上艰难爬起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看着苏佳还能爬动,萧天心中才放下一半,追风弟子众人也稍稍安心——转眼将目光望向另侧,郑羽化据守搏杀的位置,“迷雾”还未全然散去……

    “好痛,全身上下动不了了,就像手脚断了一样……”苏佳充血的眼神未消,费劲全力站起身来,全身瑟瑟抖道,“这就是‘天神剑法’的副作用吗……真的好难受,全身像是要炸开一样……完全没办法再战斗了,但愿这一回合,真的将郑羽化给结果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苏佳的目光,望向前方废墟的扬尘而去……

    烟云渐渐飘散,轮廓逐渐清晰,眼前一幕却是让苏佳愣住了……

    郑羽化还活着,不但好好地站在对面,而且手持长剑立然不倒——刚才决死一式“血狱狂刀”,郑羽化居然挡住了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?!——”苏佳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?!——”台下追风弟子众人看在眼里,也是完全不可思议……

    飞尘完全散落,郑羽化的身影彻底明晰,不仅仅是双手御剑在前,而且还作出一副剑法招式的身形——显然就是刚才那一招剑式,挡下了苏佳的“血狱狂刀”……

    “唰唰——”没完,轻影步伐几式,长剑一抖,御剑缓缓归落,剑法才算正式终了,郑羽化表情依然静如止水。

    可是看见这个剑法身形,苏佳脑海中顿闪迷影——自己见过这个剑法,非常熟悉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这不可能……”意识到结局的意外,苏佳血红的双眼顿现惊恐,全身抖摇头不定。

    郑羽化看出了苏佳的表情,缓缓一笑道:“哼,看你的样子,小师妹你很熟悉这招剑法是吗……这也难怪,你虽然可恨,但也念顾旧情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吗?”高台之下,追风弟子众人似乎没有看懂,吴贤在一旁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个剑法……该不会是?——”萧天像是想起什么,看着略显熟悉的剑式,心中即刻涌现不安……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‘落归剑法’!”苏佳狰狞的“血眼”顿时睁大,惊恐万分道,“那是小红姐姐生前教我的剑法,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你也会……”

    郑羽化没有立刻回答,稍微平复身上的伤情,冷笑着望向苏佳……

    “真的是……落归剑法——”萧天确定了心中的猜疑,用满含悲伤的眼神,望着台上苏佳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落归剑法,小红姐姐的?”徐双听了,在一旁惊疑道,“小红姐姐生前,确实会一两手武功,听说过‘落归剑法’,可她从没在我们面前使过……忆瑶师姐可能见过吧,可是我们没有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见过!”萧天凝视着双眼,镇定说道,“就在你们来的那天,佳儿在营中练过,所以我认得出来!”萧天想起来了,那天苏佳有心在营中施展“落归剑法”,和自己还有6菁慕容樱说过剑法及红云生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可是郑师兄,他为什么会……”吴贤还是一脸惊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只有一种可能……”萧天心中隐隐不安,想起商议军事那天,郑羽化和自己单独说过的话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萧天注意到郑羽化腰间的佩剑,其形略显小巧,不经意问道:“郑大哥,你那把剑……”

    “噢,这是我的剑……怎么了?”郑羽化也并未遮掩,解开佩剑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剑形小巧玲珑,像是女人用的……”萧天看着剑身的细致,似为女人之用,郑羽化堂堂七尺男儿,以其为器像是有些不合常理,不禁问道,“这把剑,能借我看下吗?”萧天不经意提出好奇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嗯,没关系……”郑羽化倒也随和,将佩剑递予了萧天。

    “噌——”萧天拔出剑身,看着锋刃上的沧桑纹路,不禁感慨道:“这把剑挺古旧,像是有些年头,至少得有十年的磨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萧兄弟眼光还挺准……的确,这把剑陪伴我已经有十二年了……”郑羽化略显回忆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真有这么久啊……”萧天继续环望着剑身,眼光注意到剑柄上一朵雕刻精致的“红梅”,点头道,“嗯,‘剑柄红梅,凌寒出鞘’……依我看,这把剑原先的主人,应该是名女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这本来不是我的剑……”郑羽化微微闭眼,略显深沉道,“这是十二年前,一个很重要的人送给我的,我一直带在身边……”

    “很重要的人……”萧天听到郑羽化鲜有的“感情流露”,又是一个女人送其的信物,不禁期盼道,“你一直把剑带在身边,莫非这个女人对郑大哥你来说很重要……是你的恋人?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她是我的恋人——”面对深问,郑羽化毫不避讳,一点尴尬也没有,反倒是眼神悲伤渐显道,“不过她早已经不在人世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萧天眼神稍显惊异,暗暗自责自己又问了不该问的话。

    “这把剑,是我和她最后见面时,她留给我的信物……”郑羽化想起了曾经的悲伤,哀思伤情道,“尔后分别,十年不见,直到听闻她去世的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十年不见……”萧天听到这儿,忽觉哪里不对,继续问道,“难道说……郑大哥的恋人,两三年前才去世?噢,对不起……我不该这么问……”顿时觉得言语不妥,萧天又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是我无能……”郑羽化眼神没落地摇了摇头,苦苦叹息道,“临死前,我都没能再见她最后一面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也不会想到,看似成熟稳重的郑羽化,背后竟也有鲜为人知的伤心往事,萧天不觉莫名感触……“她是谁,值得郑大哥你这么……怀念……”虽然悲伤,但萧天依旧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是……”郑羽化一时陷入悲伤的回忆,刚想要说出其名,关键时刻清醒过来,冷声回应道,“话题好像扯远了,现在不是谈这些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也觉得自己有些过于“无礼”,转口歉意道:“对不起郑大哥,我不该问那么多,你不想说就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……逝去的人,总有一天我会给她一个交代……”郑羽化收起长剑,最后莫名深意道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两三年前去世,和红云一模一样……该不会就是?!——”萧天想到这里,心中顿起惊诧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