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一十三章 走火入魔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”苏佳像是预感到了不安,血色眼神冷问道,“为什么你会有……小红姐姐的挂饰?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郑羽化只是冷冷一笑,并未立即回答。天籁『小说Ww『W.』⒉

    “那个挂饰,是小红姐姐亲手织给我的……”苏佳继续惊疑道,“这世上只有两件——一件在我身上,一件被我埋在了小红姐姐的坟头……你不可能会有的,可是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郑羽化眼神一变似有他意,轻笑声问道:“既然如此,小师妹你就猜猜,我手上的挂饰是从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“难道说……”一个可怕的想法涌入脑海,苏佳两眼冲血,震声问道,“你挖了小红姐姐的坟,把她的东西给?——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台下之人皆惧惊神,尤其是徐双吴贤等人,他们怎么样也不会想到,居然会有人做出挖人坟冢的残忍之事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真的吗……”徐双眼神惊恐道,“这家伙居然……将小红姐姐的坟……吴贤,小红姐姐的坟冢,是不是真的被他给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啊……”吴贤亦两眼惊慌道,“小红姐姐的坟,我记得……是在李师姐家旧址门前——那里荒废后,除了清明祭拜,我们很少前去……现在想想,来这之前,我们有段时间没去坟头了,所以说不定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……”徐双越想越害怕,她怎么也不会相信,郑羽化竟会做出“挖坟”的谬事。

    “小红姐姐的坟……郑师兄……”然而,吴贤这边,似乎是模模糊糊想起了什么,眼神一变,忽而提道,“等等,我好像想起一件事,很久以前了,应该是在李师姐走后,郑师兄来我们追风派没多久……是什么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吴贤哥哥,你想到……什么了?”在一旁同样害怕的鲁涛,战战兢兢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记不起来了……但总觉得很重要,和这次的事情……”吴贤努力回想着,往事画面在脑海中飘忽不定……

    追风弟子三人在台下寒语,萧天站在一旁也是心神不安——如果苏佳说的都是真的,郑羽化刨了红云的坟冢,那其行为简直令人指,自己也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原谅他……

    “快告诉我,是不是你挖了小红姐姐的坟?!——”苏佳满脸愤怒,喝声问道,“那件挂饰只有我和小红姐姐有,你现在手上拿着它,一定是这样没错!”

    郑羽化倒没有直面答应,像是继续卖着关子,继续冷嘲道:“哼,小师妹你觉得呢?这东西在我手上,当然是有原因的……你猜的结果是对是错,谁知道呢……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苏佳怒意中便将此事当真……

    “啊!!——”苏佳顿时情绪失控,抱头出狂喊——小红姐姐,自己在追风派时最亲的人,如今站在面前的“仇人”,却惨无人道地刨其坟墓,令死者难安;苏佳已然崩溃到极点,找不出任何能够原谅郑羽化的理由,现在自己心里有的,只是愤怒转化为杀意的决心!

    怒气昂然间,“皇之神剑”陡然突变——之前“血光”的黢黢层染,已然完全裹至全身,起初“天神剑法”的神威之芒消失殆尽,取而代之的,却是让人顿感血腥恐怖的“血灾之芒”,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苏佳“御剑”像是失控,郑羽化看在眼里,似乎已然自己预料之中,嘴角微微一扬……

    “刨人坟墓,丧尽天良,你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恶魔!”苏佳将“血芒之力”凝聚全身,两眼瞪视,瞳孔鲜红,露出血腥惊慑的杀机,咬牙忿忿道,“居然将小红姐姐的坟,居然将她……你这个畜生,我今天定要将你千刀万剐!!!——”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杀气,这还……是‘天神剑法’吗?”鲁涛在下面看着惊威的气场,全身哆嗦道。

    不只是鲁涛,徐双和吴贤也一时畏惧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萧天也像是察觉到不对,从刚才苏佳“狂笑”一刻开始……似乎凭添一股紧张不安的氛围,包围在苏佳周身的杀气愈来愈重,萧天有些担心问道:“不对劲吧,这股杀气……吴贤,‘天神剑法’中,有这个招式吗?”

    吴贤摇了摇头,胆战心惊道:“应该没有……“天神剑法”九层之力,按理来说,须得由下及上逐层提升;李师姐刚刚学会‘天神剑法’,只会施展第一层‘皇之神剑’不假……可我们见识过郑师兄的‘神剑’,从来没见他使过这样的招式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根本就不是剑气,这……这是杀气……”徐双感受着高台扑面的阵阵强风,害怕得嘴角不停抖。

    “那这到底是……”惊忧间,一股不安的预感涌上萧天心头……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……我要杀了你!——”苏佳一直重复着这句,刀剑双锋在手,涂染“血光杀气”之力,怒意纵贯全身,巾帼不屈的面容不再,取而代之的,则是令人怵的狰狞面孔。

    “小师妹,你该不会……”郑羽化不断猜度着,似乎明白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啊!——”御力集身,苏佳狂吼一震,鬼刀染血飞天而下——“狂轮百杀”千斩即出,“天神剑法”浸染的血光,将“断魂刀法”之鬼影冥澜既上。

    骤时一道劈天之力,刀芒幻化的“血红鬼影”,如同伸出凄厉的魔爪,撕天碎地般,朝郑羽化身前狂涌而去。

    郑羽化定力以应,“地煞剑”凝芒再起,聚剑身前,依旧以守为攻。百芒剑气呼啸集出,断地一式波澜顿涌——自己的内力还未缓息,郑羽化保守应招,似乎定机等待着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额啊!——”又是一声怒吼,苏佳御刀在手,两眼腥红,如同地狱翻身的厉鬼,奋以全力冲郑羽化剑锋之前惊煞而去。

    足以撼动天地的威慑,“狂轮百杀”破宇锋寒,剑神一式贯气冲天,毁天灭地集于一式,苏佳正刃即下,生死决然分晓。

    刀剑相杀,荡天尘土,郑羽化拼尽全力阻挡一剑,“地煞剑”之剑芒倾巢贯涌而出。怎奈二人招式力差悬殊,苏佳这一招“厉血之刃”,自己如临巨浪之潮,完全抵御不住……“砰——”一声惊响,气冲顿杀,郑羽化忽感腹前冰寒,聚力按捺不住,狂吐一口鲜血,遂被“血影”击飞十数丈,重创而伤。

    而苏佳则被精强的刀剑之气隔然开来,退后数十步“血眼”以对,正立当头——刚才那一回合,显然苏佳获得胜机,再望血色狰狞面容下,苏佳渐渐露出诡笑……

    剑招冲天,尘土四散,一阵狂风穿谷而过,一切又渐渐趋于平静……

    郑羽化吐血伏倒在地,显然刚才一击伤得不轻,差点断了自己命脉。但郑羽化依旧持剑在手,眼神中坚定不移,似乎不到最后一刻,自己绝不放弃。

    反观苏佳,虽然已近胜利的契机,但台下萧天等人看来,心中却并不高兴——苏佳的样子十分畏惧,鬼刀在手、杀意茫然,两眼血光惊如厉鬼,完全没了本来的善面,诡笑之神情宛如恶魔……

    “哼哼哼哼,这样看来,对决是我赢了……额——”苏佳还沉浸在胜利的“喜悦”,突然心口一阵剧痛,“噗——”的一声,自己顿时大吐鲜血,急忙俯身低下以缓伤情。

    “佳儿!——”

    “忆瑶师姐!——”“李师姐!”

    台下之人所见噩状,纷纷惊喊。

    “可恶,‘天神剑法’的副作用既然这么大……”苏佳早该猜到了,“天神剑法”给自己身体带来的负担,但现在的苏佳似乎杀意上头、满脸狰狞,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,愤然冲郑羽化凝神暗道,“不行,这家伙还没死,不能就这样掉以轻心……再坚持一会儿,我现在练就了‘天神剑法’,获得了举世无双的力量,我不可能就这样倒下,绝不可能!”

    郑羽化看着苏佳的痛苦,稍许缓和伤情后,坐起身来冷笑道:“哼,小师妹你还没现吗?因为你的嫉恨攻心,已至功法走火入魔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闻之,心中一顿。

    “什么,走火入魔?”萧天听到这句,心中顿时一寒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‘天神剑法’,真的是人都能领悟的吗?”郑羽化继续笑道,“看看小师妹你现在的样子,杀意血光涌注全身,为报亲仇失去理智……可能我之前没有告诉你,当年上官祖师所创‘神剑’之法,意有忌讳之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苏佳强忍着身体剧烈的负痛,凝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‘天神剑法’虽缘于‘追风九剑’之基术,但所习之人,须得心静气正、不染世仇,否则会因嫉恨攻心,练功而至走火入魔……”郑羽化继续冷笑道,“三十年前,也是在这儿‘鬼陌之谷’,王天道长老正因为嫉恨庞飞剑掌门,所使‘天神剑法’嫉于心恨,最终走火入魔暴毙而亡,输掉了决斗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走火入魔?”苏佳听完郑羽化之所言,全身创痛加剧、血色腥红,但却宁可不信摇头道,“不可能……我不可能走火入魔……我的武学天赋异禀,我练就了‘天神剑法’,我有绝世威慑的力量……我不可能被打败!”

    苏佳一句一句自言强语,越往下说,越如同失神一般,表情面容极为狰狞。

    但萧天在台下,已然按捺不住——“天神剑法”变为“狂血之刃”,是人都看得出来,苏佳已然着魔了……

    “佳儿,快收手吧!”知道再继续下去,苏佳也会和三十年前王天道一样,御剑走火入魔而死,萧天奋不顾身跃至台上,想要强力拦住苏佳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“走开!!!——”一声惊喊,苏佳像是疯一般,回身聚力怒集而,甚至不顾来者是谁,毫不手软狂刀一式,强风横扫而去。

    萧天所见苏佳竟朝自己动手,而且杀意骤然,两眼瞳孔血色狰狞,自己顿时陷入绝望……下意识萧天“斗转星移”徒以避守,却怎奈“狂血之刃”杀伐断力,一击便将自己重创击飞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萧天惨叫一声,全身遭受刀芒创伤,整个人被苏佳一招击飞,重重倒后台下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萧大哥!——”追风弟子众人所见,纷纷惊声大喊,就连一直讨厌萧天的徐双,也忍不住担忧万分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萧天抚着身子,吐血一口,好在刚才“斗转星移”护体及时,这式刀伤并无大碍。

    “忆瑶师姐,你疯了?!——”徐双回头哭喊一句,然而看着苏佳血色的双眼,自己依然怕得抖。

    苏佳却像是冷血魔鬼一般,不顾人情,连自己最爱的男人都敢下手——萧天受伤倒地,自己一丝怜惜也未有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,今日是我和郑羽化的恩怨了断,谁都不能阻止我!”苏佳露出狰狞的面孔,狂胜冷笑道,“要是有人再敢拦我,我会连他一起杀掉!”

    句句见血、令人怵,眼前的冷血身影,已然不是自己等人认识的苏佳——走火入魔确信无疑,苏佳已经疯了。

    “佳儿……”然而萧天似乎并不就此沉沦,从地上缓缓爬起,想要拼尽自己的全力,挽救苏佳。可身体突伤并未缓和,如今的自己根本无以再上。

    而苏佳不再理会台下的众人,一脸凶光转身看着郑羽化……

    “好狠心的女人啊,连心爱的男人都下得去手……”郑羽化看着苏佳的“异举”,表情一冷道,“小师妹,你的偏执与狂傲,最终会把关心你的朋友拖入深渊,你自己也会堕入地狱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少啰嗦……”现在的苏佳,眼里只有“杀人”二字,任何感情都不顾心上,就算是萧天在这,也不能阻挠自己,“郑羽化,你这个灭绝人性的畜生,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你!你现在重伤在身无以还手,我马上就会将你碎尸万段,以祭小红姐姐的在天之灵——”

    “到底谁是畜生,谁灭绝人性,你看不出来吗?”郑羽化倒是寒脸依旧,冷漠一视道,“小师妹,你终究还是走了王天道长老的老路,只是没想到,你为了报仇,居然不顾人情,连自己最爱的人都伤害……说真的,真正死去的人不该是她,应该是你才对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莫名沉痛,郑羽化似乎满含着悲情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