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一十二章 遗恨之物 下
    “你不但做了莫天行的走狗,还欺骗小双他们的感情,我绝不会放过你!”苏佳御剑在手,冷冷绝应道。?

    “有这个本事,刀剑下见分晓吧……”郑羽化凝视着“神剑”,轻笑说道,“你不是练就了‘天神剑法’吗?就让我看看,小师妹你能御用多少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神剑法?”追风弟子众人在下面听了,纷纷惊诧,吴贤不可思议道,“李师姐,你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‘天神剑法’没错!”徐双看见苏佳身前御动的“灵剑”,眼神镇定道,“和之前在追风派,郑羽化使的一样……”出于对郑羽化的敌视,徐双甚至不再称口“师兄”。

    “上官祖师的绝世剑法,门派历经数十年,只有五人领悟……”鲁涛看在眼里,也不禁惊叹道,“没想到忆瑶姐姐……居然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佳儿,你……”萧天则是目不转睛望着苏佳的背影,嘴角喃喃道。

    高台之上,苏佳御剑自信十足,冲台下萧天应声道:“阿天,今日一战,我一定要亲手杀了这个家伙,你不要插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佳儿……”萧天似乎是在担心别的,眼神惊忧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恩怨,我要亲手了结!”苏佳毅然决然道,“现在我有‘神剑’在手,绝对能将他打败——杀了他之后,下一个就轮到陈世今,然后是莫天行……但凡我的仇人,我会让他们统统死在我的手上!”最后一句危言耸听,苏佳的语气极为狰狞,甚至吓到了台下的徐双等人。

    “佳儿……”不知为何,看着苏佳孤绝的背影,萧天不觉一阵心寒——眼前的苏佳如同一个冷血杀手,冷漠得让人窒息,冷漠得让人害怕!面前这个人,不是自己认识的苏佳,如同渐入地狱的魔鬼一般,眼里除了仇恨与血腥,不再往顾人情……

    郑羽化已然凝剑在手,在自己下一轮“天神剑法”恢复前,似以保守御剑。但郑羽化并未有任何慌张,面对苏佳“神剑”在前,自己倒是一副淡定,阔阔言道:“怎么了,不是要亲手杀了我吗?‘天神剑法’的负担你是明白的,时间可拖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难以忍受郑羽化的百般挑衅,不再顾及身后人之担忧,强忍着身心的剧痛,定御神剑,飞身上前。

    “呀——”苏佳怒喊一声,剑气飞使,两鬓冲冠,“皇之神剑”垂天之力,纵土劈裂而朝郑羽化锋前震慑而来。

    郑羽化沉着以对,长剑凌闪,七面封寒——“追风九剑”之“冰辰剑”,剑气挥使而御八角之风,神芒之力断如冰魄,以其强震之威,铸成一道“护封屏障”,且欲强行抵挡“皇之神剑”的冲袭。

    然苏佳潜使剑芒杀骤,全身之力恍若惊世一时,贯天之力惊破而现,只听一声“嚓啦——”碎响,郑羽化用剑风铸成的“屏障”,被苏佳的剑锋一式锭破。“冰辰聚力”顿时化为细碎波纹,“追风九剑”之绝式,被苏佳一招袭破、渺无烟尘。

    “额——”感受到冲天绝力之剑威,郑羽化一时抵挡不住,举剑身前,整个人被逼退数十步,难缠其就。

    苏佳惊威一式,剑锋断裂天宇,霎时陌谷风台骤变,荡魄了无平静……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——”徐双等人在后面所受,耐不住“天神剑法”的强风,不禁惊喊道。

    就连内力深厚的萧天,在台下亲身临危,也被剑风的强劲所慑,一时睁不开眼……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可怕的剑力……”峭壁一侧,潜行观战的追风弟子二人所见,也被苏佳的“神剑”折服,望着惊天破宇的气势未消,久久没有缓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……忆瑶师妹的实力……”另一人也不禁叹道,“第一次练就‘天神剑法’,就有如此之强威,郑师兄怕是要吃苦头了……今日一战孰赢孰败,还真不好说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梭使剑法一式,虽然逼退郑羽化,但未能将其彻底打败,怕是收剑暂缓遭遇突袭,苏佳先后退十步,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但第一次御使“天神剑法”,感受到强所未有的强大内力,苏佳望着自己的双手,心中振奋道:“这就是‘天神剑法’的威力,简直太不可思议了……就是这个,我一直在找的力量——只要掌握了‘神剑’,我就能杀了陈世今,杀了莫天行……我要练就‘神剑’的全式,这样普天之下,就没有人是我的对手,哈哈哈哈——”苏佳说着,眼神中狂傲杀气毕现,甚至不禁放声大笑,让人听了不寒而栗……

    “忆瑶师姐……居然在笑……”听着苏佳恐怖的笑声,一直支持着苏佳的徐双,在台下瑟瑟抖道,“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双……”和徐双一样,吴贤也觉得今日的苏佳有些反常,没了平日里的亲和不说,如今的样子恍若一个魔鬼,在血腥的战场上狂笑不止,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不对劲,佳儿的样子……”萧天在下面看着担心,眼见着苏佳像是着了心魔,被强大的力量所趋控,甚至失去了理智,萧天不觉间感到十分害怕——自己想要上去阻止,却又被“天神剑法”的剑气所逼退,身处两难……

    而郑羽化这边,硬生生吃了“皇之神剑”一招,虽然尽以“冰辰剑”抵挡,但其显然杯水车薪,受了不小的内伤。可郑羽化依旧站得住,而且表情十分沉稳,似乎坚信今日一战,自己还能扭转局势。

    “真不愧是小师妹……”郑羽化擦了擦嘴角的鲜血,凝神望着“御剑”的苏佳,不禁笑道,“第一次施展‘天神剑法’,竟能如此之惊神,简直让我大吃一惊……看来小师妹你不但武学天赋奇高,而且武功内力绝顶……”

    “‘天神剑法’的诀窍,还是郑师兄你告诉我的,现在后悔过来,已经完了……”苏佳目光血意渐起,血色趋红了双眼,冷冷杀机道,“我的武学天赋,可不只是剑法,既然要亲手将你杀死,我得使出所有的本事才行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苏佳走至一旁,将之前掉落的鬼刀用脚尖顶起,御在手中——刀剑双锋持然在上,寒芒阵阵顿现惊魂。

    “刀和剑一起?莫非……”郑羽化像是预料到了危机一般,眼神惊若四目堂惶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苏佳只是冷冷一笑,杀意伴着血光,自刀剑锋中涌出……

    剑雷惊闪,“皇之神剑”再起——御顶身前,神锋断天纵宇而下,一股浩瀚磅礴之力,如惊威巨浪般,凝于“银剑”剑锋一处。

    没完,御剑只是前奏,摒力浮剑身前,苏佳右手持刀凌芒而上,“银光”聚灵而至“血光”,染至刀身,震震寒威……

    “她想干什么……”郑羽化看着苏佳莫名的“惊力”,不禁暗忧喃喃道。

    苏佳回锋一式,将“皇之神剑”血色锋芒凝于刀身……“我要杀了你,就用最强的剑法与刀法!——”苏佳露出狰狞的眼神,两眼血光凝眸而望,让人莫屈惊寒。

    郑羽化知道此招一式不可怠慢,继续持剑屏足而对……

    苏佳纵跃之步疾驶而出,“断魂刀法”之“破空斩”寒芒即下,断杀袭来。不同的是,兼以“天神剑法”之内力,“破空斩”转而“破血斩”,鬼影幻化的刀芒,如同丧魂血染一般,扑天撕裂袭来。

    郑羽化看得出,比“断魂刀法”还要可怕的纵袭——“红血鬼影”迎面而来,郑羽化“天问剑”兼“寒星剑”疾芒一式,两招“追风九剑”聚灵归一,化为冲天神使,呼风剑气团为一处,欲使全力抵御一击。

    但苏佳显然不会给他喘息的机会……“没用的,去死吧!——”苏佳出魔鬼般的咆哮,两眼血红的她,真如同地狱归来的血魂,面目狰狞让人窒息,出招夺命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“神刀鬼影”纵天而现,兼以“天神剑法”之神力,血色浸染、杀意寒芒——“血狱狂刀”疾如烈风,分杀四闪的刀芒,化为血影重重。集于“神剑刀魂”之力,苏佳这一式断天神威,似要直击夺取郑羽化的性命。

    郑羽化不敢怠慢,生死一刻纵使全身之内力,“狂风剑雨”凝结一处,拼尽全力抵挡苏佳致命一击……

    两招相碰,内力骤冲……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迸天一声惊响,高台之上炸开一道裂沟——“血狱狂刀”纵劈“追风九剑”之惊式,霎时烟尘飞闪、乱土冲天……对决只是一瞬,但生死掠过惊威……

    扬尘之下,苏佳的身影最先出现——刀剑在手、退后十步,可以确定刚才的“决死一式”,苏佳是安全的……

    虽然台下众人看着苏佳无事,暂时放下惊心,但从未见着苏佳如此可怕的一面,包括萧天在内,众人心里隐隐不安,甚至觉得害怕……

    苏佳自以为打败了郑羽化,嘴角冷冷一笑。然而看到迷雾渐散,身前的轮廓逐渐清晰,苏佳收回“笑容”,再次凝神而望……

    郑羽化还好好地站着,刚才的“拼死一搏”,自己仍旧尽力挡住了——但身体所受剑气刀芒无数,体力已尽虚疲,若是苏佳再有难,自己很难再能抗住……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郑羽化抚着流血的肩口,眼神中依旧坚毅,似乎自己心中下定,今日一战决不能倒下。

    “切,居然这么顽强……”看着郑羽化屹立不倒,苏佳讥冷一句,血红的双眼尽是不屑。

    郑羽化好好地站着,两眼凝望着苏佳,嘴角甚至浮现笑容,以示自己的不屈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?!——”徐双等人在台下所见,身受“血狱狂刀”的创击,郑羽化依旧挺立未倒,众人不禁惊异愣道。

    萧天更是不用说,苏佳“失控”已然惊吓,郑羽化正吃“杀招”竟尤不屈——这一场“生死之战”已然持久惊威,不知为何,萧天竟希望苏佳与郑羽化二人,都不要因此一战而身死殒命……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施展完“神剑狂刀”,苏佳突感心中剧烈痛楚——“天神剑法”带来的身体负荷,自己刚才出招过猛,以至体尽衰竭;本来之前就已身负重伤,现在又兼具“剑遗”负重,苏佳一时难以承受,不禁痛应道。

    郑羽化依旧挺立原地,不过身前突然掉落一物,竟是暂时打断了二人的对决……

    只见一件红玉色的挂饰,断线掉落到了地上——应该是刚才“刀剑对决”激烈,本来系在郑羽化腰上的挂饰,被剑气斩断了绳线,掉落下来……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苏佳像是怔住了般,看见这个挂饰,神情顿时一愣,忘却了身体的疼痛,血红眼神尽显飘忽。

    郑羽化注意到了,表情不紧不慢,蹲下身缓缓捡起地上的挂饰,将断线的一处简单接上——接好线后,郑羽化又轻轻擦了擦饰物上的灰尘,似乎对于自己来说,这个挂饰特别重要……

    “忆瑶师姐怎么了?”徐双看着刚才还气势如虹的苏佳,一下却傻眼顿住了,转头又望见郑羽化手中的挂饰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萧天回身一望,看着郑羽化捡起的挂饰,脑海中浮现一瞬简短的画面——这个挂饰自己见过,就在不久前……

    “那个挂饰……”苏佳像是不相信什么,但又确定着什么,血色的眼神充满矛盾,脸色也是极为犹豫。

    “噢?你也认识这个挂饰……”郑羽化坦然一笑,似乎是心中决定了什么,像坦白事实一样说道,“这样看来的话,她应该送给过你这个东西对吧——小师妹你身上,应该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挂饰?”吴贤在台下听着疑惑,不禁问道,“李师姐身上……有什么东西和郑师兄一样吗?”

    萧天终于想起来了,苏佳和自己说过的事,眼神不禁一愣……

    “那个挂饰……”苏佳彷徨了半晌,惊声应呼道,“那个挂饰是小红姐姐送给我的……一模一样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台下徐双等人皆眼神惊恍不敢相信。萧天亦是如此,就在追风弟子来的那天,苏佳和自己说过这事——这是小时候在追风派,红云亲手送给苏佳的挂饰,一模一样有两个,一个苏佳带在身上,一个被苏佳埋在了红云的坟头……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”苏佳像是预感到了不安,血色眼神冷问道,“为什么你会有……小红姐姐的挂饰?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郑羽化只是冷冷一笑,并未立即回答……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