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一十一章 遗恨之物 上
    万万没有想到,苏佳竟会在这绝境关头,练就“天神剑法”,郑羽化惊异而望,暗暗忖心道:“没想到,竟然会在这种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神剑凌然,力贯全身,虽然依旧重伤不止,但“皇之神剑”源出之力,如同泉涌暖流般,不断恢复着自己的内力——苏佳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力量涌注身体,武功内力较之从前,更是提升数倍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……‘天神剑法’的力量……”苏佳还有些不敢相信,刚才明明还奄奄一息,剑法使出,竟如同内力骤增般,之前所受剑伤伤痛减轻不说,自己顿时觉得体力充沛、尤能奋搏一战——惊异中,苏佳久久没有回过神来……

    “真不可思议,没想到小师妹居然会练就‘天神剑法’……”而在峭壁一侧观战的追风弟子二人,也是被眼前的一幕所惊慑。

    “而且是在这种危机关头……”另一人惊神异目道,“难怪莫掌门曾说小师妹的武学天赋惊世所有,生死一战领悟绝世之剑术,关键一刻化险为夷……今日所见,我真的是信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终究只是领悟罢了……”追风弟子继续道,“小师妹究竟……能把‘天神剑法’发挥到何等境界,我等倒是拭目以待……”

    陌谷高台之上,决斗还未结束,重新立对的苏佳与郑羽化二人,依旧张扬剑锋相对——只是这一次,很明显苏佳有了更大的底气……

    感觉到体内的真气源源不断,苏佳内力愈渐增强,不禁露出自信的笑容。

    郑羽化倒也并不慌张,似乎也有预料其中,短暂的惊异后,恢复淡定的眼神,望而一笑道:“真不愧是小师妹,竟能在生死一线练就绝世剑法,武学天赋超乎常人……我说的没错吧,以小师妹你的天赋,领悟‘天神剑法’只是迟早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怪的话,只怪郑师兄你,居然告诉我有关‘天神剑法’的这么多底细……”苏佳仗着“神剑之威”,冷视一笑道,“你以为我没办法御控这套‘绝世神剑’?很可惜,让你失望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你的口气,似乎小师妹你很自信这剑法是吗……”郑羽化轻笑回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……”苏佳握了握手心,久违的兴奋涌现而出,笑意震寒道,“难怪会被称之为‘绝世剑法’——好强大的力量,我从来没有感觉过如此强的内力,在我体内翻滚……领悟了‘天神剑法’,我就能杀了你,杀了陈世今,杀了莫天行……这普天之下,没有人会是我的对手!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苏佳的语气渐显狂傲,似乎领悟“神剑”的同时,自己的心智也遭受侵扰……

    “恭喜你小师妹,继上官祖师、陆前辈、莫掌门,还有陈世今和我,你是追风派第六个练就‘天神剑法’的传人!”郑羽化倒是一点不急,即使明白苏佳“神剑”在手今非昔比,自己似乎仍有自信,面不改色道,“不过……小师妹,你应该也是清楚的,‘天神剑法’所受负担颇重,你虽然领悟了剑术,可……你真的有把握,能够将剑法御控在手吗?”

    提到这里,苏佳也想起了之前了解到“神剑”的负担。话落一刻,只觉心脏处传来隐隐的阵痛,如刀尖利刃刺痛全身——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沉重之感,让苏佳感到无比的窒息……

    “好强的副作用,这剑法果然不是常人能领悟之……”苏佳咬牙捂了捂心口,正视着郑羽化,心中坚忍道,“可这是唯一能够打败他的方法,咬牙也要挺过这一关……”

    郑羽化看见了苏佳的“难受”,冷冷一笑道:“怎么样,小师妹,是不是感觉到浑身的痛楚?”

    “少啰嗦——”苏佳定眼一句,全身卯足劲力,霎时一道震威的神力,自全身四周扩散,巨风浪袭般,激起前方的阵阵尘土,身前“银剑”夺目燎然。

    郑羽化看着眼前的“惊威”,任凭发鬓被狂风吹卷,从容眼神下,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要杀了你……”神剑凌芒,苏佳眼中杀气毕露,厉言震慑道,“就用这‘天神剑法’,和你一绝了断!”

    “哼,和练就‘天神剑法’的小师妹你对决,这才有意思嘛……”郑羽化举剑身前,体力也恢复得马马虎虎,定有一战之资本,凝然轻笑道。

    虽暂时未能再使“神剑”,但郑羽化依旧镇定自如——苏佳“狂风巨剑”在手正处强势,自己作出守备之态,欲先以追风剑法徒以防守,待到时机内力成熟,继以反击。

    而对苏佳来说,她当然是想快速解决战斗,继续持久拖下去,自己定会因“天神剑法”的负担疲衰而亡……

    双剑争锋相对,死战一触即发……

    “嗯?”然而就在关键时刻,战场之外似有异动,郑羽化瞟眼凝眸一视,望向了苏佳身后的峭壁高崖。

    苏佳也意识到了,看见郑羽化的转动眼神,她知道是有人也到了这“鬼陌之谷”,逢临了自己与郑羽化的生死决战……

    “佳儿——”峭壁之上一句呼喊,来者自是萧天——担心苏佳的安危,萧天和徐双、吴贤、鲁涛三人,赶忙从军营驭马奔赴而来,却没想到“鬼陌之谷”,已然鏖战狼藉一片。

    听见了萧天的呼喊,苏佳下意识回头一转,与峭壁上的萧天凝眸相望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然而不知为何,萧天心中顿时抹过一丝冰凉——头一次感觉到,苏佳的眼神如此冷漠与窒息,让自己有些不寒而栗……

    “忆瑶师姐——”徐双等人在后面追来,也是放不下苏佳的安危,然而临崖所见苏佳已经和郑羽化战得难解难分,徐双不禁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怎么来了?”苏佳知道自己来之前对萧天“做的事”,不禁疑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帮萧大哥解了穴道,得知李师姐你前来‘鬼陌之谷’与郑师兄决一死战,所以急忙赶了过来——”吴贤大声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一阵狂风袭过,萧天迫不及待跃下山崖,沿着峭壁划行而下,最终跳至了苏佳与郑羽化决战高台之后。

    “萧大哥,等等我们——”鲁涛也放不下心,在后面追着喊道,紧跟着跳下了崖壁。

    “淘淘,危险!”看着鲁涛年纪最小,却是冒犯身险跳下悬崖,徐双和吴贤在后面喊着,也跟着一起跳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走近谷底,观望着高台之上激战后的“破乱嶙峋”,萧天奋声喊道:“佳儿,快住手,不要再和郑大哥打了!”

    然而,苏佳却是下定了决心,今日说什么也要和郑羽化一决生死,冷言回绝道:“不行,今天我一定要和他做个了断!”

    苏佳的语气鲜有的冷漠,萧天感觉到无比的陌生与害怕,似乎眼前这个人,不是自己认识的苏佳……

    郑羽化看着身后赶到的众人,笑望着说道:“哼,可爱的师弟师妹也来了,真不知道是来观摩我俩一战,还是来搅局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住手——”徐双也在后面担心喊道,“忆瑶师姐,你为什么要和郑师兄决斗,你们不是和好了吗?”

    本来抱定决心与郑羽化拼死一战,然而萧天等人的到来,却是莫名扰乱了自己的心智,苏佳心中甚是抱怨。

    郑羽化看出了苏佳的情绪,索性“帮忙解释”道:“我这次奉莫掌门之命前来,除了助朱元璋讨伐潼关,惩治师门叛贼陈世今,还有一个目的——那就是和忆瑶师妹一决高下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高台之后,萧天等人同时目光惊异道。

    郑羽化定言一笑,继续说道:“我与莫掌门先前有约,只要打败追风派的所有高手,就能履行之前的约定……我现在是追风派首席弟子,全然门下弟子之上,现在唯独没打败的,就只有忆瑶师妹和陈世今!”

    萧天似乎是明白了什么,冷冷回应道:“你想打败陈世今,佳儿又想杀了陈世今……你要履行和莫天行的承诺,就只有先打败佳儿,再亲手解决陈世今是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——”郑羽化冷冷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郑师兄你此次任务……口口声声说要‘保护我们’,其实都是……骗我们吗?”吴贤伤心苦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不只是骗——”徐双更显情绪激动,指着郑羽化的“嘴脸”,怒声喝道,“这个浑蛋从一开始就是利用我们!”

    “现在才发现,太晚了……”郑羽化倒也一点不担心说出“实情”,冷冷回笑道,“你们这些天真的师弟师妹又懂什么?包括我和忆瑶师妹在内,我们都不过是莫天行的棋子罢了……对我来说,怎样都好,我只要完成我的任务,亲手打败忆瑶师妹和陈世今就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家伙……”萧天看在眼里,不禁冲郑羽化投去愤怒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不用再说了——”关键时刻,苏佳御剑身前,回身凝视郑羽化道,“反正无论如何,今日一战了断恩怨——就在这里,‘鬼陌之谷’,我要让你死无全尸!”

    “哼,斗志终于重燃了是吗……”郑羽化眼见着“目的”达到,不禁冷笑一句……

    “忆瑶师姐,干掉这个家伙!”高台之下,抑制不住情绪的徐双,突然大喊道,“他欺骗我们两年多,不过也是个没心没肺的浑蛋,根本不配做我们的师兄,更不配做我们追风派的首席!”

    “李师姐,你一定要打败他!”吴贤在后面,也不禁冲声喊道。

    唯独年纪最小的鲁涛,神情较显平静,倒不是说他一点情绪没有,只是向来聪明的他,似乎是觉得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萧天本和徐双吴贤一样,对郑羽化的“变脸”怒在心头,但冥冥中觉得哪里有些不对,又看着鲁涛迟疑的神情,不禁低身问道:“淘淘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总觉得哪里不对……”果然,鲁涛猜疑着说道,“郑师兄说,他和莫掌门有约定,要亲手打败忆瑶姐姐和陈世今。可是两年多以前,郑师兄来到追风派,对我们百般关照,而且询问忆瑶姐姐的事情无数……讨伐潼关乃最近战事,莫掌门之师命自也是临时,如果真的是要对付忆瑶姐姐,郑师兄布了这个两年多的局,正好和最近的师命碰到一起,这是不是太巧了?毕竟两年多以前,朱元璋北伐战局未定,他怎么可能料到两年多以后的今天,明军正好讨伐至潼关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淘淘你的意思是……”萧天觉得鲁涛的分析不无道理,遂收回情绪,冷静下来悄问道。

    “郑师兄在撒谎!就算和莫掌门的约定是事实,但绝不是故意要欺骗我们,更别说利用我们;刚才的话,只是他临时编出来的,为了糊弄我们……”鲁涛确信无疑道。

    “那他为什么要糊弄我们?”萧天又不解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他的目的,的确是要和忆瑶姐姐一决高下,而且是堂堂正正——我们的出现,扰乱了忆瑶姐姐的心智,郑师兄觉得不妥,想要激发忆瑶姐姐的斗志,因此故意以‘寒语’中伤我们……”鲁涛分析着继续说道,“这样看来,郑师兄找忆瑶姐姐决斗,并不仅仅是莫掌门的安排……光明正大地对决胜负,可能性只有一个——郑师兄和忆瑶姐姐之间,一定有不为人知的私人恩怨在里面……”

    如此小的年纪,却有如此冷静判断的分析,萧天看在眼里,不禁冲鲁涛投去钦佩的目光;另一方面,仔细想想鲁涛说的话,所言确实不假——苏佳和自己提过,郑羽化莫名知道其父母的往事,这其中的关键定然有蹊跷……

    “佳儿……”想到这里,萧天又冲台上的苏佳投去担心的目光。而对于郑羽化,比起愤怒,萧天更是多了一份猜忌和疑忧……

    苏佳却并不知道其中的蹊跷,如今“神剑”痛楚与内心创伤同在,对于郑羽化,苏佳的眼里只有愤怒——不但折苦自己,还“欺骗”自己的师弟师妹,苏佳这回,说什么也不会原谅他。

    郑羽化看着苏佳杀意重燃,冷冷会心一笑:“看样子,小师妹你终于回神了,和我继续决斗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但做了莫天行的走狗,还欺骗小双他们的感情,我绝不会放过你!”苏佳御剑在手,冷冷绝应道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