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一十章 天神剑法 下
    郑羽化缓了缓气,从地上慢慢爬起,看着高台对面坚韧不倒的苏佳,钦赞一笑道:“真不愧是小师妹,居然……挡下了‘天神剑法’,而且……还中伤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则是更艰难地爬起,一边不停喘着粗气,一边用“寒灵神功”为自己尽力疗伤。天『』籁小说WwW.⒉

    眼见苏佳垂身气喘,郑羽化冷冷一笑道:“哼哼,看样子,小师妹你伤得更重一些……这也难怪,第一次面对‘天神剑法’,居然藐而轻视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则是不以为然,抬头望着郑羽化,眼神里尽是不屈。鬼刀在手寒眸即望,咬牙喘过剑伤之痛,苏佳清楚决斗还未结束,自己依旧身处绝境……

    “不过这回,应该就结束了……”郑羽化举剑身前,欲以凝结剑灵之力,“天神剑法”御上燎原。

    “不行,‘天神剑法’威力尽强,再这么拼下去,我必死无疑……”苏佳一手抚腰,心中犹豫断苦道,“今天说什么也不能倒在这里,可到底该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还未喘过气来,郑羽化已然御剑重燃,夺命胜负即在一刻。可就在灵剑“一锤定音”间,郑羽化突显异状……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胸口传来一阵闷痛,像是穴道闭塞之感,郑羽化惊叫一声,刹那间竟是一时使不出力,刚刚燃上剑锋的灵力,就在短暂片刻消散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嗯?”苏佳也是察觉到不对,凝神望去。

    剧烈的疼痛遍布全身,郑羽化一时难以忍受,不得已自己暂时收剑,整个人蹲身俯下,收回了内力。

    苏佳似乎是明白了什么,嘴角微微一扬……“哼,看样子‘天神剑法’虽然惊威,却也承担着相当大的风险……”苏佳冷冷一笑,霎时信心回头道,“怪不得仅以‘追风九剑’为基式的‘天神剑法’,看似简单,自古却是鲜有人领悟……施术者若无操御剑术强大之力,根本无以掌控,就算是身为追风派席弟子的郑师兄你,也避免不了‘神剑’内伤的副作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小师妹,这么快就现了……”郑羽化倒也不怕苏佳知道剑法的弱点,望而一笑,径直坦白道,“你说得对,‘天神剑法’虽然强威,但也存在致命的弱点——每施一式,所需内力庞大,身体短时消耗尽虚,须臾无以连续施术;若无能一招而致对手死地,施术者自身便有空虚,遭遇潜袭,便是回身乏术……”

    见郑羽化生死一战中,竟还像是暴露弱点般,告诉自己这么多东西,苏佳不禁疑问道:“你居然把剑法的弱点告诉我这个敌人,就不怕我趁机反招取你性命吗?”

    “前提是,小师妹你得有这个能耐……”郑羽化倒像是不把苏佳放在眼里,轻蔑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果然,被郑羽化如此冷言,苏佳凝神怒是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吗?”郑羽化依旧不屑道,稍稍缓过气后,起身继续嘲讽起来,“我虽然被‘天神剑法’反噬之力消疲,但小师妹你又如何呢?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你现在应该比我伤得更重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郑羽化说得一点不假,苏佳虽然心中不甘,但身体已然开始有些不稳,剑气内伤穿夺而过,自己两脚到现在还麻不止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被我说中了……”郑羽化重新举剑,轻而笑道,“追风派弟子过招,剑式高低足以看胜负——小师妹你‘叛走’师门,无以掌握‘天神剑法’之术,终究不会是我的对手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听了,心中愤怒尽然,冲郑羽化凝神振视道:“决斗还没结束,我不会就这么倒下……不管你掌握多神的剑术,你不过就是个莫天行派来的杀手,就算我今日内功尽断,也绝不会败给你这种人!”

    “哼,还不服输是吗,真拿你没办法……”郑羽化先是冷漠一句,随即眼神一边,语气转而哀婉道,“就是因为小师妹你如此性格,她才会因你而死……”最后一句悄然轻语,对面苏佳并未听见,似乎是郑羽化说给自己听的……

    苏佳忍受不了郑羽化百般“嘲讽”,“灵燕飞身”即过,强忍着伤痛御刀袭来。郑羽化虽未能暂施“天神剑法”,但似乎自信以平常的实力,也能战胜现在的苏佳,神情依旧不变……

    “铛——”一声利响,刀剑相撞,苏佳鬼刀寒芒即现,欲以强制之力取得先机。怎奈自己伤势过重,完全无以常时之力,“断魂刀法”威力尽无,靠近郑羽化身前,不过“鬼影虚迷”。

    “可恶,拼到这时就没力了吗……”苏佳心中愤恨,恨自己身体无能,有心制敌,却是无力回击。

    郑羽化看准了苏佳薄弱一环,尽管自己亦力尽身疲,但御用剑法还是绰绰有余。转光即瞬,剑影出锋——“追风九剑”之“寒星剑”,剑散七光杀机顿涌,两道凌芒交错,正刺而朝苏佳刀芒而去。

    “呀!——”苏佳知道生死即刻,自己就算精疲力尽也要拼死一搏,怒喊一声刀芒叠影,“神刀鬼影”再显惊威。

    依旧是“断魂刀法”的威慑,郑羽化不敢有任何怠慢,刀剑拼杀相交一刻,负伤身体也是用尽全力,阻断狂澜而去。

    但苏佳已然拼到了极限,即使是自己的决手招式“神刀鬼影”,也已然尽力空虚……

    “噌——”一声划锋利响,对招分出了胜负……

    最后结果不出意外,苏佳被“寒星剑”与“神刀鬼影”的冲力反噬,体力不支一刻,被冲飞十数丈之远;郑羽化则是定脚站住,虽然自己也受了些许“狂刀”的冲伤,但定力依然稳持得住……

    “铛铛……”苏佳倒地一刻,右手把持不住,鬼刀脱落不翼而飞,自己则是神情绝望地躺在地上,心中虽有不甘,却是无奈改变不了事实……

    郑羽化看着苏佳手中已无利器,举剑冷笑道:“这次总该结束了吧……小师妹,你的武功我很钦佩,但在‘天神剑法’面前,也不过尔尔——你没办法战胜我,这是事实!认命吧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听到这句,心中怒气依旧不止,虽然鬼刀脱落,但自己依旧咬紧牙关,像是不打算就这样接受失败的结局,暗语愤恨道:“离开追风派快三年了,我经历了无数的大风大难,战胜了无数的高手难敌,难道说今天要败在这里?败给莫天行的杀手……别开玩笑了!莫天行,陈世今,我还没有亲手杀了他们;郑羽化,我还没从他口中得知我父母的往事……我不能败在这里,赌上我的性命,赌上我的尊严,就算是死,我也要先杀了他!”

    心里放不下的桀骜,促使着苏佳继续站起——苏佳咬牙起身,佳人正貌下,顿现巾帼不屈的神情;手中没了刀,苏佳拔起腰间的佩剑,怒视着郑羽化,似要与其拼杀至最后一刻。

    看着苏佳还能站起,眼神中斗志未消,郑羽化轻蔑一笑道:“还真是难缠的丫头……小师妹,你还打算继续反抗是吗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擦了擦嘴角的鲜血,毅然决然道:“今天说什么也不会倒在这里,拼上我的一切,我一定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“刀都没了,你拿什么和我斗?”郑羽化冷笑问道,他清楚苏佳武功引以为傲的只有“断魂刀法”——没了刀相当于断了命脉,毫无继续反搏之力。

    “刀没了,还有这个!”苏佳愤然举剑身前道。

    “剑?”郑羽化看在眼里,继续笑道,“重新捡起剑法是吗?毕竟也是追风派出身的弟子,终究不忘本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追风弟子无剑在手,当于对决之败……”苏佳缓息全身的伤痛,眼神坚定道,“但门派祖训有言——有剑在手,追风弟子就绝不能倒下!”

    郑羽化看在眼里,倒也并不心急,似乎还想余力和苏佳继续缠斗,遂冷冷笑道:“好,不愧是莫掌门看重的爱徒,‘江湖博’的传人……反正今日要做个了断,就拿出小师妹你全部的本事吧,我要彻底将你打败!”

    苏佳心中不屈毅然,做好了拼死的决心;但苏佳也清楚,单凭追风剑术,自己与身为追风席的郑羽化相拼,根本毫无胜算。

    “追风剑法他在我之上,我如今伤得比他重,持久耗下去,我只有等死的份,得想想应对的办法才行……”就算被逼绝境,苏佳依旧不忘冷静分析,暗暗镇定道,“现在郑师兄的唯一弊处,就是刚刚施展了‘天神剑法’,内伤还未平息……对了,如果拼上这个机会,在他施展下一次‘天神剑法’前将他打败,说不定能够……”

    想起“天神剑法”的招式,除了刚才郑羽化对自己所言其弱点,苏佳又萌动起大胆的想法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“看着威力精强,其实没什么……”郑羽化倒是饶有兴趣,一面持剑,一面冲苏佳缓缓聊起道,“当年上官祖师创得此功,不过借以‘追风九剑’之基式,深造聚灵研习而成。追风弟子若有达到剑法纯熟登峰之极,理论上都能练成……也就是说,以小师妹你的武学天赋,精于‘追风九剑’之三式,也可以练成……”

    大战在即,却有耐心和自己说这些东西,苏佳不禁问道:“你和我说这些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,当然是想看看小师妹你的最强实力……”郑羽化不屑一顾,冷冷回道,“如果小师妹你也能练会此等绝世剑法,你便是追风派历史上第六位练就此剑法之人,我也就更有价值和你一决高下……”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‘天神剑法’,借以‘追风九剑’之基式是吗……”苏佳心中暗暗道,“如果我以凝聚剑灵之力,在这练就‘天神剑法’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危局间,竟萌生起战中领悟绝世剑法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刚才听郑师兄一说,又见他使出的剑式,我大概也能摸索得到……”苏佳暗中笃定道,“反正都是决死一战,不大胆尝试拼搏,怎能觅得胜机……”

    想罢,苏佳聚以“追风九剑”之灵力,模仿着刚才郑羽化的剑式,为“天神剑法”诀式做着准备……

    “不管再怎么挣扎,这都是最后一回合了……”郑羽化不想继续浪费时间,眼见着自己体力恢复得七七八八,举剑便朝苏佳飞袭而去,“结束了,小师妹!”

    苏佳凝然不屈,剑风袭来,回招一式……

    霎时间,天地骤变,剑风齐舞,郑羽化“天问剑”之惊威,铺天纵袭而来;苏佳这边亦然,以距强守,“天问剑”回击而上——两式“天问剑”狂风相对,顿时陌谷高台云气万千,剑雨狂澜飞流洪烈,底谷烟尘炸裂开来……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一声巨响,剑之内力惊爆,两招剑气相冲,苏佳与郑羽化各自被震后十步……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郑羽化万万没想到苏佳还有这么强劲的反抗,咬牙沉顿,凝视前方迷雾道,“可恶,没想到小师妹这么顽强,重伤在身还能使出这么强的剑气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身影向后退去,被烟尘埋没其中,但轮廓之处,似乎别有异动……

    “果然也是追风剑术的高手,怪不得之前在追风派,武功仅次于陈世今,看来是我小看小师妹了……”郑羽化望着眼前的迷雾渐渐散去,刚想要“按部就班”继续出招压制,却见着前方的状况有些不对,“不过胜负都是早晚的事,结果不会有变……嗯?”

    乌云高台下,震裂的烟尘缓缓消散,苏佳的身影渐渐浮现……而在苏佳身前,一柄神剑闪着银光,定浮当中翘然而现,似有撼天裂地之神力,隐隐斑驳席卷狂风。

    “那是——”郑羽化像是明白了什么,眼神之中惊诧不已。

    “我也成功了……”苏佳转而自信的神情,像是恢复了所有内力,源源不断的气场自周身扩散开来——苏佳径直望着郑羽化,定然一笑道,“郑师兄你说得没错,以我的天赋,身为追风派弟子,学会‘天神剑法’是迟早的事……现在我做到了,‘天神剑法’第一式‘皇之神剑’!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,居然在这个关键时候……”看着气场强劲的苏佳,郑羽化半天没从惊异中缓过神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