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零九章 天神剑法 中
    陌道丘谷,嶙峋山路……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哒哒哒……”黄土尘道之上,数匹骏马飞驰而过——是萧天和追风派弟子三人,得知苏佳孤身前往“鬼陌之谷”与郑羽化生死一战,众人心中皆放不下,疾驰赶往事发地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驾……驾——”萧天心中最是担忧,快马加鞭行在最前——为了和郑羽化一决了断,苏佳不惜对自己“大打出手”拼以阻拦,可见其赴死与决心;如今的苏佳被恩怨所困,言语行为皆不冷静,此役一战凶多吉少,萧天说什么也要将其救回来……

    “‘鬼陌之谷’还有多远?”萧天知道徐双和吴贤曾经去过,回声喊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在前面,马上到了——”吴贤紧随其后,呼声应道。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然而,前方像是突然出现不明异状,萧天急刹勒住了战马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萧大哥?”吴贤等人也纷纷停下,看着萧天惊异的眼神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萧天指着前方的山谷狭间,惊寒问道——狭间道口,刚才还明媚的晴空,刹那间如同乌云密布,狂风席卷,寒流交错,地狱深渊入口一般,让人隐隐不安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……这么强的风?”吴贤也不禁叹道。

    “感觉……让人发麻……”鲁涛不自觉缩着肩膀,也在一旁战战兢兢道,“总觉得前面有一股好强大的力量,是不是出什么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个方向,就是‘鬼陌之谷’!——”徐双震惊道,“如果说忆瑶师姐和郑师兄已经交上手了,该不会是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萧天脸色一变,更是不敢怠慢,急中回神驭马而去:“驾——”

    “萧大哥,等等我——”鲁涛在后面紧追不舍,骑马赶去。

    “吴贤……”然而,徐双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不禁冲吴贤轻问道,“你有没有感觉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吴贤不知道徐双要说什么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……你有没有感觉这股力量……非常的熟悉……”徐双像是心有后怕,预料到了什么不安,战兢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该不会是——”吴贤下意识间,似乎是猜到了什么,瞪大眼神道。

    “天神剑法!”徐双斩钉截铁道,“我们之中,能使出那个剑法的,只有郑师兄……郑师兄为了对付忆瑶师姐,该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更不能在这浪费时间了!”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,吴贤急忙勒马道,“小双,快点,如果说郑师兄真的使出了‘天神剑法’,那就糟了!驾——”

    “等等我!驾——”徐双也急忙重驭战马追去……

    “等着我,佳儿……”萧天依旧骑身最前,眼神不安,心中暗暗道,“我一定会救你出来,你千万不要出事!”

    战马疾驰而去,越靠近“鬼陌之谷”的方向,天地风云愈加昏暗,似乎一股冥冥的力量,在扭动着大地乾坤……

    “鬼陌之谷”,高台之上……

    郑羽化似乎是一切准备就绪,瞪眼凝神一视——刹那间,一股狂风破浪之神力,自郑羽化周身迸发而出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强风突袭过于猛烈,苏佳发鬓飘乱一震,一时无法睁眼以视,伏手暗惊道,“好可怕的内力,这就是……‘天神剑法’的威慑是吗……”

    郑羽化这边,全身迸发的内力凝然而聚,形成一道无形的力障,将周围一切乱土尘飞吹得九霄云外。不仅如此,郑羽化身前的长剑凝然而动,迸发内力强大到长剑自身浮于半空,发出愈渐显亮的银光,璀璨夺目却杀机四伏。

    霎时间,天地风云似以震慑,狂风乱作百木皆枯——郑羽化顶身立于“神剑”之后,冲苏佳傲然正视道:“小师妹看好了,这就是‘天神剑法’的威力!”

    苏佳被狂风吹袭得暂时睁不开眼,感受到从未临身的窒息压迫,苏佳心中惶恐震惊……

    “出现了,真的是天神剑法!”在峭壁岩下观测的追风派弟子,所见郑羽化“神剑”凌芒,不禁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对付忆瑶师妹,郑师兄还是使出了全力是吗……”另一弟子不安纠结道,“‘天神剑法’绝世之术,忆瑶师妹这回,怕是凶多吉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神剑法”即出,战局一时惶然——郑羽化凝结全身之内力,将眼前长剑浮于半空。霎时,惊羽寒光夺芒飞现,一股荡天之力道,源源不断自郑羽化身前袭涌而来。

    而苏佳努力镇定着阵场,“玄影刀”之冥光依旧鬼影缠绕、怨灵浮身。然而面对郑羽化破天纵宇的“天神剑光”,苏佳的“鬼影狂刀”似乎毫无施展之地。

    像是一切准备就绪,郑羽化将“银光之剑”持于手中,径直望着定场的苏佳,冷冷说道:“小师妹看好了,这就是天神剑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神剑法……真相毕露了是吗……”苏佳依旧保持着镇定,无论局势凶险如何,自己立于寒芒绝不怯场。

    “看着威力精强,其实没什么……”郑羽化倒是饶有兴趣,一面持剑,一面冲苏佳缓缓聊起道,“当年上官祖师创得此功,不过借以‘追风九剑’之基式,深造聚灵研习而成。追风弟子若有达到剑法纯熟登峰之极,理论上都能练成……也就是说,以小师妹你的武学天赋,精于‘追风九剑’之三式,也可以练成……”

    大战在即,却有耐心和自己说这些东西,苏佳不禁问道:“你和我说这些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,当然是想看看小师妹你的最强实力……”郑羽化不屑一顾,冷冷回道,“如果小师妹你也能练会此等绝世剑法,你便是追风派历史上第六位练就此剑法之人,我也就更有价值和你一决高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苏佳则是不以为然,鬼刀持手,轻而一笑道,“我管它是什么‘天神剑法’,就算是传说天下无敌的门派祖师,上官仙剑前辈所创之武学好了,不过也是追风剑法的套路罢了……对付你,对付陈世今,根本就不需要!”

    郑羽化听了,冷冷一笑道:“哼,看样子你把这剑法想得太简单了……还是说,小师妹你把我和陈世今想得太简单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苏佳顶着“强剑”的“狂风”,凝神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以为,以你现有的实力,能打败如今的陈世今?”郑羽化转而道,“我说过了,陈世今如今至少参透‘天神剑法’四层功力,与莫掌门年轻之时相提并论,只凭你现在的武功,打败他或是杀了他?简直太天真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试试看怎么知道?”苏佳倒是向来不服输,举刀决然道。

    “先不说陈世今……”郑羽化继续转移道,“我这个‘天神剑法’第五人,已然领悟其两层之功,小师妹你能不能打败我,还是未知数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口气还挺骄傲……”苏佳不屑一句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……”郑羽化顺应着笑道,“毕竟像王天道长老这样的德高人物,也因此功走火入魔而死——我能练就此剑法,说明已经超越了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郑羽化高傲无比的说辞,苏佳咬牙怒视一番。

    “而今天,在这里,我会用此剑法将小师妹你就地屠伏——”郑羽化继续挑衅道,“你我之间恩怨一战,就当是给你最后的‘献礼’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不过一套剑法罢了,唧唧歪歪半天……”苏佳忍受不了郑羽化的“蔑视”,挥刀驰前,先发制人怒喊道,“你若真能打败我,刀剑下见真功夫吧!”

    说完,“玄影刀”寒芒再起——苏佳“灵燕飞身”近身其下,鬼影怨灵扑袭而上,借以“寒灵神功”阴柔之力,影芒灵动中“织网成结”,化为一道铺天的“厉鬼”,冲郑羽化及“神剑”剑身刺杀而来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小师妹你有这个觉悟,那我自当不用留情……”郑羽化冷冷一笑,手中“银剑”呼鸣一闪,聚以“追风九剑”凌芒之势,“天神剑法”第一式——“皇之神剑”,飞电寻芒而出。

    “噌——”一声剑锋劈裂之划响,“银光之剑”八方骤闪而出——即在一刻,刺眼之间,电光火石断碎狂澜,犹如雷鸣破宇狂风电袭,将“玄影刀”包围而来的鬼影怨灵,瞬间斩成四分五裂,“断魂刀法”之威迫即刻全无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苏佳还没反应过来,自己的刀法就已全部倾散——苦苦研习针对追风剑法的“玄影刀”,在“天神剑法”面前竟然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一回合就结束了……”郑羽化冷冷一笑,似要冲苏佳做出致命一句,狰狞诳语道,“小师妹,就凭你这点本事,也想要杀了陈世今?”

    苏佳可不想这么快就放弃,两眼定神,凝视暗声道:“还没完,绝不能就这样败阵……”

    心中像是下定了决心,苏佳全身极度倾斜,尽力躲开“皇之神剑”的寒威,踮步轻功向后退去,欲图退至安全地带。

    但郑羽化显然不会给苏佳这个机会……“没用的,想以轻功这么简单的方式躲开‘神剑’,别太天真了!”郑羽化看着胜机在前,振兴大喊道。

    言罢,“皇之神剑”再展神威——紫电青光夺命一式,断地裂土骤袭而来,只听一声碎灭寒亡的震谷绝响,“神之剑芒”近逼眼前,苏佳退后不及,生死一线……

    不过苏佳并不是一味躲避,似乎打从一开始,就决定绝境搏命一击……苏佳右手紧握鬼刀,后脚一蹭,轻盈跃至半空。“碎灭剑光”袭来,苏佳无从犹豫,鬼刀反转一拨,遂从天际惊刀而下——霎时,半空浮涌阵阵凄厉无比的魔鬼咆哮,无数鬼影与刀芒彼此幻化,迅猛而却;刀芒形闪,瞬间又现狰狞鬼影,所趋震断亡魂之气势——“地狱鬼影”自苏佳鬼刀倾巢而出,全力以赴的搏命一招,生死成败只在一瞬……

    当空惊异、电闪雷鸣,“皇之神剑”与“地狱鬼影”交错一处,如同冤魂刑狱、深渊亡灵,交杀一刻,窒息殆尽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然而,两招“鬼使荒天”交错,苏佳所距太近,被强力冲飞数丈,大叫一声,倾翻倒地。

    但“断魂刀法”最强一式,即使是拥有绝世剑术之称的“天神剑法”,也依旧难免伤彼……“额——”郑羽化定喊一声,“银光之剑”被“鬼影”挫穿一式,顿现稍许裂缝;“皇之神剑”也在这一刻收了剑势,郑羽化不得不暂时收招,暂退十步而去……

    两道惊式相杀,震天动地一般,寒风乌云之下,陌谷高台霎时乱土狂飞,遮蔽了视野……

    而在峭壁一侧观战的追风弟子二人,也是被面前的对决震惊了双眼……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可怕的威势……”其中一人战战兢兢道,“这就是……‘天神剑法’的威力是吗……郑师兄对付小师妹,居然毫不留情……”

    另一人看着眼前的“黄土迷雾”,心有余悸道:“小师妹也不弱,陆前辈的‘断魂刀法’惊震天威,能与‘天神剑法’有之抗衡,万万不可小觑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刚才到底谁赢了……”乱土飞扬久久没有消散,看着高台之上的迷雾重重,二人心里纠结不安……

    须臾片刻,尘土渐渐散去,苏佳与郑羽化的身影渐渐清晰……

    局势焦灼彼此不让——苏佳被“天神剑法”剑气所伤,更兼自己“地狱鬼影”反冲之力,身体已然出现阵痛,有些难以站起身来;而郑羽化也“不妨多让”,小瞧了苏佳“断魂刀法”的搏命一式,不但自己手中长剑差点被击飞,自己也是受了不小的内伤……应该说是两败俱伤,不过就受伤程度而言,似乎苏佳伤得更为重些……

    郑羽化缓了缓气,从地上慢慢爬起,看着高台对面坚韧不倒的苏佳,钦赞一笑道:“真不愧是小师妹,居然……挡下了‘天神剑法’,而且……还中伤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则是更艰难地爬起,一边不停喘着粗气,一边用“寒灵神功”为自己尽力疗伤。

    眼见苏佳垂身气喘,郑羽化冷冷一笑道:“哼哼,看样子,小师妹你伤得更重一些……这也难怪,第一次面对‘天神剑法’,居然藐而轻视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则是不以为然,抬头望着郑羽化,眼神里尽是不屈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