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零八章 天神剑法 上
    “决斗还没结束,我们还是省点口舌力气的好……”郑羽化重新举剑,凝神震慑道,“我说过了,今日‘鬼陌之谷’一战,我会亲手打败小师妹你,再怎么挣扎,结果都不会有变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苏佳无法忍受郑羽化的挑衅,鬼刀寒影循循在手,“玄影刀”冥灭闪烁不定,似乎凝聚着自己心中的愤怒与血恨。天籁小『『说WwW.⒉

    “小师妹你,不是自信能打败我吗?”看着苏佳愤恨的神情,郑羽化愈加“开心”道,“怎么了,被我说道几番,连继续一战的勇气都没有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家伙,我要杀了你!”恨意决然间,苏佳这回御刀直上,先制人突袭郑羽化而去。

    郑羽化锋芒依旧,剑气重燃凝聚其身,深知苏佳“玄影刀”刚柔并济之法,自己度剑似有变招……

    “呀!——”苏佳厉喝一声,“灵燕飞身”跃近,借以“寒灵神功”阴柔之力,“玄影刀”呼虚而上——刀芒幻化的鬼影怨灵,如织网一般,四面铺张八爪而上;看准了“追风九剑”弱点所在,苏佳似要一击而破。

    郑羽化却是淡定自若,剑灵呼使两震齐开——霎时半空,碎影寒芒,凌云剑风骤转一处,化为天际之虹光,齐行断杀而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苏佳像是看出郑羽化的剑使,两眼惊异一道。

    郑羽化并剑合上,双招齐——“寒星剑”与“天问剑”共予齐击,芒冲内力骤时惊天,纵宇咆哮般,就在刀剑相杀一刻,金光炸裂开来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苏佳受其骤击,一时反应不过,“玄影刀”阴柔之力难以久持,不得已暂时收刀居后,退避开来。

    郑羽化“双剑”破壁,霎一刻举剑惊威——两招神剑寒芒交错,排山倒海狂冲之力,将苏佳近身夺命的“鬼影刀芒”,一一消散褪尽。不过看似一招漂亮翻身的剑法,郑羽化自己也似乎并不好过,两剑齐招损耗不少内力,将苏佳暂时逼退后,自己则是抚剑原地深息喘气。

    苏佳被强劲的剑风击退,鬼刀顿地举脚一式,强行停了下来。不过好在并未受伤,再次抬头所见郑羽化,回顾刚才突行的剑法,苏佳缓气凝神道:“真不简单,居然将两招‘追风九剑’合用一处……不过剑气过深,体负尤重,两招合为一用,虽然短暂一瞬能爆神威,但施剑之人,也会承担血冲负荷的危险……”十分了解“追风九剑”弱点的苏佳,似乎能看透郑羽化的出招一切,自信笑言道。

    谁知,郑羽化却是露出不屑的笑容,冲苏佳诡异说道:“哼哼哼哼,果然只是追风派的‘半吊子’,虽然精通‘追风九剑’之术,却不知剑之高手其意何为……难怪我听说,小师妹你一心想要杀了陈世今,可陈世今临走前,却没把小师妹你放在眼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——”听闻郑羽化对自己的嘲讽,苏佳再起怒意道。

    “习得了6前辈的‘断魂刀法’,离开追风派后,便对本门剑术再无深造,终归算不得追风派之高手……”郑羽化站起身,稍许缓和体内的负伤,两眼诡笑地望着苏佳,轻笑道,“难道你看不出来,我不断奋使‘追风九剑’的真正意图?”

    “‘追风九剑’的……真正意图?”苏佳有些不明其理,喃喃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追风剑法的最高境界,‘天神剑法’!”郑羽化摒剑身前,两眼瞪视,忽而振奋道。

    “天神剑法……”苏佳听过这个名字,郑羽化忽而道出,一股不安的预感涌上心头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,居然是天神剑法?!”峭壁一侧,观望战势的追风弟子所闻其言,不禁惊道,“门派祖师,武林三老之一上官仙剑前辈的绝世剑术——”

    “追风派开山立派至今,除了祖师上官仙剑前辈外,只有6清风前辈、莫掌门,以及当代弟子中的陈世今和郑羽化师兄才有领悟……”另一人惊言说道,“难道说,对付忆瑶师妹,郑师兄要用‘天神剑法’,这也未免太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毕竟在郑师兄之前,忆瑶师妹是门中仅次于陈世今的第二弟子……”追风弟子应声道,“何况如今的忆瑶师妹得传6前辈的‘断魂刀法’,郑师兄想要打败他,必然会使出全力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今日一战,竟会再见到传说中的‘天神剑法’……”另一人望着谷底高台,继续感叹道,“遥想三十年前也是在这‘鬼陌之谷’,庞飞剑掌门与王天道长老在此一战;王长老自以为习得‘天神剑法’,却不想走火入魔,最终暴毙而死……三十年后的今天,同样在这里,却是能见到真正的‘天神剑法’,上官祖师爷的遗世神功,真是命运造化啊……”

    高台之上,郑羽化举剑身前,凝然定气,似乎意有所图……

    “天神剑法是吗……”苏佳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,嘴里不断嘀咕着,两眼目不转睛望着郑羽化的方向。

    郑羽化一边凝聚着剑气,一边叙述道:“小师妹你打小在追风派长大,虽然没有见过,但也应该听过‘天神剑法’的传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只知道,那是祖师爷上官仙剑前辈创立的绝世神功,所习之人屈指可数,就连王天道长老也是因练此功走火入魔,最终暴毙身死……”苏佳倒也并不惊慌,表情淡定道,“不过只是传说中的剑法,我虽然未有亲眼见过,但毕竟不是‘鬼神之说’,再厉害的剑术,逢武之人因势而变,这世上绝对没有天下无敌的武功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……”郑羽化冷冷一笑,继续说道,“看样子小师妹你是没有见过,自然听说的也并非全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郑师兄的意思,难道你甚了解?”苏佳表情冷漠,沉声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……”郑羽化微微一笑,继续道,“说起‘天神剑法’的历史,开山祖师上官仙剑前辈并不是空想而创,其剑术的根基,就是追风派的九大剑法——”

    “追风九剑?”苏佳疑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——”郑羽化镇定道,“追风派九大剑法——天罡、地煞、寒星、冰辰、北斗、天问、百川、霏雨、追魂,其术皆创于上官祖师之手,上官祖师也以此为门派武学之根基,创立了追风派,从此扎根立足于武林之上……”

    郑羽化耐心叙述着“剑史”,苏佳则是淡定至极站在对侧聆听……

    “然上官祖师武功出神入化,可谓‘前无之古人,后无之来者’,所研习武功俱以道法,世间之辈无以匹敌不说,上官祖师还能自习为力,以自身武创之天赋,掘出更多神乎其技的武功—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上官祖师就是世间轮回一遇的武学之奇才……”郑羽化继续道,“为此,‘天神剑法’由此而衍生——以‘追风九剑’之术法为基,凝以剑气心法为用,上官祖师开创了天地造化之剑法,世间绝术,天下无敌!”

    “‘天神剑法’,天下无敌是吗……”苏佳凝神思索道。

    “了之剑术,上官祖师曾言,若能习得九层剑法之顶,便是天下最强之高手……”郑羽化继续道,“只可惜,上官祖师自己明的‘神剑’,连他自己都未能全然参透——剑法之精妙,若非武学贯深之辈,根本难以通彻领悟,因此九层剑法,上官祖师自己也只参透七层,遂终了于世……”

    “连上官前辈自己都没能完全参透啊……”听着郑羽化的讲述,苏佳不禁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即使是这样,上官祖师也以‘道创’之剑法,无敌于世,并以此剑术,封印了曾经的邪式之术‘天魔神功’——”郑羽化振振有词道。

    听到“天魔神功”,苏佳印象不浅——那是两年前自己和萧天潜入南宫家地道,曾有见识过的传说记载……

    “上官祖师去世以后,‘天神剑法’虽遗于世,但参会之人屈指可数,而且全是追风派的本门弟子……”郑羽化继续道,“当今武林四圣之一6清风6前辈,与郜英前辈华山一战后,研习十数年,领悟六层,仅次上官祖师;莫天行莫掌门天赋异禀,年轻之时领悟四层,居为其后……当然,王天道王长老曾因研习走火入魔,自当不算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你的口气,似乎当今世上,还有人参透其术……”苏佳似乎是猜出了郑羽化的意思,两眼定神凝望,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当今世上,还有两人参透……”郑羽化嘴角一扬,微微笑道,“一个便是门派的逆贼陈世今,听闻莫掌门说,在忤逆师门之前,他已参透剑术四层,已然剑术绝世之高手……至于另外一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郑师兄你吧……”苏佳跟着郑羽化的口气,只声应道。

    “答对了……”郑羽化表情淡定,冲苏佳露出浅浅的“诡笑”,“我就是门中练就‘天神剑法’的第五人,领悟其术两层,但也足以胜之高手,成就当今门派席……只是可惜了小师妹,以你的武学天赋,如果当年留在追风派,我想终有一日你也能登峰造极……但你却选择了违背门规,叛离出走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听完,鬼刀提身,眼神冰冷不屑说道:“哼,我不管‘天神剑法’是什么传说中的无敌神功,我既然自己选择了离开师门、执意复仇的道路,我就不会后悔……就算你是当今世上第五个领悟无敌剑术之人,那也不过是徒以表名,不管你使什么手段,我今日都能将你打败!”

    “哼,真是幼稚,没见识过‘天神剑法’的威力,自当独以吹嘘……”郑羽化冷冷一笑说道,“小师妹你一直着急找陈世今复仇,却并不知道领悟四层‘天神剑法’的他,现在有多厉害……得亏三日前潼关关前一战,你没有碰到他,否则小师妹你那日岂有完身可归之理?”

    说道了半天,苏佳耳朵都快起茧了,恨不得即刻做个了结的她,愤然声起到:“哼,说了这么多又有什么用?既然你称其为无敌剑法,又是当今领悟第五人,就在我面前施展看来好了……我说过了,不管你今日有何身手,我都会杀了你!”苏佳的语气冰冷至极,一股冷血杀手的气质俨然而生。

    “不要着急,小师妹,你马上就能见到的——在你临死前,我会让你见识‘天神剑法’的威力……”郑羽化剑气凝结,耐心十分道,“‘天神剑法’以‘追风九剑’为根基,理论上说,通晓追风派九大剑法之人,都有习得之可能……但此剑之术极为深奥,非武学精强过世之人不能研习,所出之用也需‘追风九剑’集力之铺垫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刚才以‘寒星剑’与‘天问剑’合守而击,就是为了聚集‘天神剑法’之灵气……”苏佳似乎是明白了,悄声一应道。

    “非常正确!——”郑羽化似乎是一切准备就绪,瞪眼凝神道——刹那间,一股狂风破浪之神力,自郑羽化周身迸而出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强风突袭过于猛烈,苏佳鬓飘乱一震,一时无法睁眼以视,伏手暗惊道,“好可怕的内力,这就是……‘天神剑法’的威慑是吗……”

    郑羽化这边,全身迸的内力凝然而聚,形成一道无形的力障,将周围一切乱土尘飞吹得九霄云外。不仅如此,郑羽化身前的长剑凝然而动,迸内力强大到长剑自身浮于半空,出愈渐显亮的银光,璀璨夺目却杀机四伏。

    霎时间,天地风云似以震慑,狂风乱作百木皆枯——郑羽化顶身立于“神剑”之后,冲苏佳傲然正视道:“小师妹看好了,这就是‘天神剑法’的威力!”

    苏佳被狂风吹袭得暂时睁不开眼,感受到从未临身的窒息压迫,苏佳心中惶恐震惊……

    “出现了,真的是天神剑法!”在峭壁岩下观测的追风派弟子,所见郑羽化“神剑”凌芒,不禁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对付忆瑶师妹,郑师兄还是使出了全力是吗……”另一弟子不安纠结道,“‘天神剑法’绝世之术,忆瑶师妹这回,怕是凶多吉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神剑法”即出,战局一时惶然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