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零七章 蹊跷身世
    苏佳将“鬼影怨灵”集结一并,似乎做好了一切准备,冲郑羽化义正言辞道:“如果郑师兄你自信自己的剑法的话,就来试试看吧,看是否真如你所说,你能在这‘鬼陌之谷’将我打败……”说话间,苏佳竟是投去了挑衅的目光。

    苏佳的语气不像是在装腔作势,身前的“鬼灵”迷影重重——郑羽化看在眼中,手中的长剑微颤不止。

    “这些幻化的‘鬼影’,到底是什么东西……”郑羽化凝视着眼神,内心隐忧道,“并不像是‘断魂刀法’的招式,却与‘断魂刀法’内力不谋而合……小师妹武功本就棘手,还说得这么自信,我须得试探一番为妙……”

    想毕,郑羽化锋芒一指,剑灵再起……骤时,金光一闪,剑气重生,郑羽化举柄挥剑,断地一式——“地煞剑”轰鸣而出,迷影剑光层冲而上,乘风破浪般,直朝苏佳身前“鬼影”而去。

    “‘追风剑法’与‘断魂刀法’皆以刚猛之势,但剑灵巧劲,若是两招相杀,理论上‘追风剑法’占优……”郑羽化看着剑路锋芒,隐隐暗声道,“就看这一招结果,如果小师妹只是单纯的刀法,应该还是难以匹敌……”

    期待眼神即望一刻,“地煞剑”的剑灵已然呼啸而至苏佳身前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苏佳嘴角一扬,似乎自信满满……

    剑路飞云间,苏佳身前“鬼影”一窜,幻化的刀芒如有灵性般,形成一道魑魅的“屏障”,将“地煞剑”阻挡于外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——幻化的内力挡不住‘追风剑法’!”郑羽化见着苏佳利用“鬼影”徒以守壁,呼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苏佳则是转而一笑,冷冷应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看着苏佳的格外自信,郑羽化眼神一惊……

    刀剑杀向,断力相冲,“地煞剑”看似汹涌破地,身临“鬼影怨灵”一刻,却显攻疲庸中——“鬼影”正对剑灵,不以疾芒迅猛之力,反转阴柔顿形,将剑灵严实“包裹”其中;冲招一刻,四面环决,刚才还惊涛骇浪的刚猛剑气,只在一瞬便被“鬼影”吞噬得无影无踪……

    “是柔劲——”郑羽化定睛一望,一眼便认出了苏佳刀法的循力,暗声嘀咕道,“以柔克刚是吗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挡下“地煞剑法”,并未损耗多少内力,刀芒幻化的鬼影旋于周身,将剑灵全然吞噬——“断魂刀法”的影芒,皆以“寒灵神功”的内法,刚柔并济,如影深渊,至柔至缓而克刚强;如今苏佳已将此功得心应手,刀法齐劲灵活多变,‘鬼影’护主攻守兼备,玄乎其妙徒以行踪,此之谓“玄影刀”。

    始为实战之用,其效有目共睹,苏佳看在眼里,不禁会心一笑……

    “那到底是什么刀法……”在山崖一侧潜伏观望的追风弟子,所见苏佳诡异刀法,如鬼影吞噬般将郑羽化“追风九剑”轻松敌破,不禁心有余悸道,“好可怕的幻影,这就是……忆瑶师妹的实力是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刀法异强啊,继承了祖师弟子陆清风陆前辈的‘断魂刀法’,如有神威……”另一追风弟子也不禁叹道,“和五十年前如出一辙,命运的安排,忆瑶师妹果然是追风派的第二个‘陆前辈’……”

    二人看着台上苏佳与郑羽化的窒息对决,纠结心底,难以平复……

    苏佳以“玄影刀”轻松破解了“追风九剑”之剑术,冲郑羽化凝神一笑道:“真是遗憾啊郑师兄,你的招法已经被我破解……只能怪你挑错了对手,作为前追风派弟子的我,对‘追风剑法’再熟悉不过;更何况为了对付陈世今,我的招式更是以其针对其中,今日一战,你输定了!”

    郑羽化所见“失利”,倒也并不心急,收剑暂笑说道:“真不愧是小师妹,整个追风派能如此轻松化解‘追风九剑’的人,也只有你了,就算是陈世今或莫掌门在此,恐怕也未必能有小师妹你游刃自如……不过说到底,继承了祖师弟子陆清风陆前辈的‘断魂刀法’,在所有追风派弟子中,你却属最特异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随你怎么说好了……”苏佳却不想和郑羽化浪费时间,所见战局优劣扭转,轻而一笑道,“今日既是决一死战,只有赢的人才能活着走出这‘鬼陌之谷’……陈世今和莫天行都是我的仇人,我终要亲手将他们结果,这之中谁要敢拦我,我绝不会手下留情!”显然,苏佳对郑羽化提出了杀意的挑衅。

    郑羽化听了,轻轻一笑,随即道:“没想到小师妹你这么漂亮,杀心却是这么重……难怪这三年来莫掌门派人找你,动用的全是门中的金字杀手,有时真搞不清楚,莫掌门到底是想让你回心转意,还是想直接杀了你——毕竟怎么说,他都是杀了你父亲的仇人,与你不共戴天……”

    见说到了自己的深仇之事,甚至提及了自己的父亲,苏佳两眼怒视一阵,冷声低问道:“在我面前,你还敢和我提那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郑羽化却是不以为然,觉得似乎有必要告诉苏佳一些事情的始末,遂轻笑着缓缓说道:“老实说,我的确是莫掌门派来的,目的也是为了监视小师妹你……不过就我自己来说,我之所以和你对决,还有别的原因在里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原因?”在杀死郑羽化之前,苏佳还要从他口中问出一些缘由,以及有关自己父母的往事——因此现在郑羽化提到什么事情,自己都会先收回杀意,冷静听询一番。

    郑羽化淡定一笑,带着一丝内心的意动,继续说道:“在被安排随入军营,讨伐师门叛贼陈世今前,我向莫掌门请求过一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苏佳又追问道。

    郑羽化继续道:“那就是——我要亲手杀了陈世今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苏佳眼神一怔,在一刹那脑子似乎一片混乱——明明是来对付自己,郑羽化却又提及想要亲手了结陈世今的“抱负”,还是向莫天行请求……这其中像是夹杂着无数的关联,恩怨纠缠难以分清。苏佳自己都不知道,郑羽化出现在自己身边,又是和自己了断,又是要对付陈世今,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,难道真的仅仅只是莫天行派来的杀手……

    “你想杀了陈世今,与我有何关系?追风派所有人,都想杀了那个混蛋,这很正常……”苏佳不禁问道,“可来到军营之后,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对付我,像是和我有仇一般;现在你又提起这件事情,我不清楚你的来历,也不清楚你的目的……”

    郑羽化倒是很有耐心,稍稍缓了口气,继续说道:“我的来历,在小师妹你死之前,我会亲口告诉你的……别着急,这场决斗结束,你就会知道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——”郑羽化百般自信能打败自己,并放出无比挑衅的“豪言”,苏佳不禁心头一怒,喝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至于我的目的嘛……”郑羽化并不在意苏佳的神情,继续说道,“我可以告诉你——我真正的目的是要亲手杀了莫天行!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,刚才还怒上心头的苏佳,一下子又懵住了——逻辑似乎有些跳跃,又是陈世今,又是莫天行,苏佳一时难以捋清,愤意中不禁又问道:“你不是当今追风派的首席弟子吗?莫天行又和你无冤无仇,那你……为什么要杀了他?”

    郑羽化顿了顿,似乎心中掠过一丝痛楚,脸上的笑容稍稍收敛,随即说道:“因为……他是我的仇人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苏佳又一次怔住了——想要杀了陈世今和莫天行,和自己有共同的仇人,苏佳看着眼前的郑羽化,不禁对其身世充满了无比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你说……莫天行是你的仇人?”苏佳眼神惊愣,振振问道,“既然如此,那你为什么……要听从他的命令,专程借‘讨伐潼关’一事来对付我?”

    郑羽化表情淡定,不紧不慢道:“一方面我和小师妹你之间,确实有恩怨了结,另一方面……就是莫天行对我的承诺!”

    “承诺?”本来想问自己与郑羽化究竟有何恩怨——这个一直困扰自己的问题——但提及“承诺”一事,苏佳更是觉得不可思议,不禁先问起莫天行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“莫天行是我的仇人,可他并不知道我的身世。我之所以加入追风派,就是想找机会接近并杀了他……”郑羽化回忆着说道,“两年多的时间,我勤学苦练,打败追风派所有高手弟子,成就了门派首席之位,最后向莫天行发起了挑战——因为即使报仇,我也希望凭自己的实力,堂堂正正打败他!如果赢了,大仇得报;如果输了,只能怪天命不逢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莫天行接受挑战了吗?”苏佳沿着“线索”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郑羽化摇了摇头,随即道:“莫天行并不知道我的身世,但我当时提出这个要求,他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,想要了解我的来历……于是我向他提出条件,只要答应和我一决高下,我就告诉他我的身世——”

    “那最后为什么还是没有接受?”苏佳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郑羽化稍稍闭眼,缓缓说道:“莫天行也很精明,不想任我这个晚辈‘摆布’……于是作为交换,他也给我提了个要求,也就是他对我的承诺——”

    “什么要求?”快要问出事情的底细,苏佳冷言一声,迫不及待问道。

    “和他交手可以,不过在此之前有个条件……”郑羽化睁开眼睛,郑重说道,“那就是成为追风派真正的第一弟子!我已经打败了当下门中的所有弟子,成为了门派首席——离目标还有一步之遥,所以如今还剩下没打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只有我和陈世今是吗……”苏佳像是听懂了,跟上应道,“也就是说,只要打败了我和陈世今,你就能有和莫天行一决高下的机会——你,能凭自己的努力向自己的仇人发起挑战,予以报仇;而莫天行,也终究会知道你的身世究竟为何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样……”郑羽化缓缓应声道。

    苏佳听完,闭眼一笑,随即问道:“我挺佩服你的光明正大,欲报私仇不使阴谋,正面向莫天行发起挑战……不过我不懂,你说的这一切,和我有什么关系?就为了能有和莫天行交手的机会,你不惜想杀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郑羽化则是轻轻一笑,用带有蔑视的眼神应声道:“当然不是——我想杀了小师妹你,自然和你有其他的关系……不过真要说起来,我对莫天行的仇,和对小师妹你的仇如出一辙;更有甚者,小师妹你比莫天行还多背负了一条人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苏佳听了,转眼惊问道,“你说我多背负了一条人命,是什么意思?为什么我和莫天行的仇恨,对你来说如出一辙?”

    “当然如出一辙——你和莫天行两个人,我都不会忘记!否则,为什么我会说,我知道你父母的往事呢……”郑羽化轻声一笑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苏佳突然觉得事情真相更有蹊跷,急中喊问道:“快告诉我,我究竟背负了哪条人命?!——我和莫天行、和我父母,与你的仇恨究竟有何关系?”

    “别着急,你会知道的……”郑羽化表情冰冷,决然一笑道,“等这场对决结束,小师妹你临死之前,我会让你知道事情的所有真相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家伙……”挑衅中带着蔑视,又视自己为仇人,苏佳一时怒从心起,咬牙愤恨道。

    “决斗还没结束,我们还是省点口舌力气的好……”郑羽化重新举剑,凝神震慑道,“我说过了,今日‘鬼陌之谷’一战,我会亲手打败小师妹你,再怎么挣扎,结果都不会有变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苏佳无法忍受郑羽化的挑衅,鬼刀寒影循循在手,“玄影刀”冥灭闪烁不定,似乎凝聚着自己心中的愤怒与血恨。

    “小师妹你,不是自信能打败我吗?”看着苏佳愤恨的神情,郑羽化愈加“开心”道,“怎么了,被我说道几番,连继续一战的勇气都没有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家伙,我要杀了你!”恨意决然间,苏佳这回御刀直上,先发制人突袭郑羽化而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