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零五章 同门之战 上
    三日之后……

    果如郑羽化所说,这三日军中并无战略行动,无论敌我双方,似乎之前一战收兵之后,各自养精蓄锐,没再大动干戈。天籁小说WwW.』⒉而身无军务的苏佳,这三日也是恢复了身体,养足了精神——今日便是赴约决斗之日,苏佳做好一切准备,保持最最兴奋之状态,放下一切心事,专心致志于今日之对决,携身鬼刀佩剑,出营准备前往“鬼陌之谷”……

    然而刚刚动身没几步,萧天却是突然出现在门口,将苏佳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佳儿,你这是要去哪儿?”看着苏佳一身戎装,眼神笃定,萧天怕是其有不冷静的举动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和郑羽化做个了断!”苏佳毫不避讳,定声坚韧道。

    “郑大哥?”萧天闻之,不禁问道,“怎么会……你们两个不是暂时和好了吗,为什么这个时候又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回是他向我下的战书!”苏佳神情笃定,战役昂然道,“莫天行派他来对付我,又知道我父母的过去,到现在他是什么身份都不清楚……现在正好,主动向我起挑战,索性今日我就和他一决高下,了结这段恩怨!”

    “你冷静点!——”苏佳今日的情绪异常激动,萧天连忙阻止喊道,“佳儿,你太冲动了!现在两军交战在前,你却为了私人恩怨与人对决,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做什么我很清楚,不用你管!”苏佳现在气在头上,竟鲜有地冲萧天起了脾气,一掌掴开萧天的双手道,“今天是我和郑羽化的对决,和莫天行,和陈世今都没有关系!他知道我父母的过去,却一再隐瞒自己的身世,今天无论如何,我也要弄清这一切!阿天,就算是你,也不能阻止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就算他的身世成疑好了,佳儿你现在去找他,根本就是冲昏了头!”萧天不顾一切,抓着苏佳的肩膀阻止道,“万一他是故意激怒你,或者说是莫天行的陷阱,你岂不是正中对方圈套?!——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圈套,我也要去!——我的父母,我的身世,我与莫天行及追风派的恩恩怨怨,今天一定要做个了清!”苏佳眼神坚定,毅然决然道,“而且他主动向我下战书,这是对我起的挑战——从三年前我离开追风派开始,柳金权,卢欢,王大生,白燮……无论是武林中的名辈,还是江湖中的恶人,主动向我挑战之人,我绝不会逃避!正因为是必须一战的命运,所以我更要去面对!就算阿天你再怎么阻止我,这场‘赴约’,我也去定了!”

    说完,定声一句,苏佳挣开萧天的双手,出掌便朝萧天而去。

    萧天看在眼里,知道自己如今再说什么,苏佳也听不进去,索性打算以强硬手段将其“制伏”。

    可毕竟自己不忍心下手,苏佳飞掌袭来,萧天全以“斗转星移”避守,不予主动出击。但苏佳可不管,“拂花掌”迎面而上,趁着萧天底盘不稳之际,下脚又突袭一式。

    萧天现在心里,比苏佳还乱,一时没有注意,正面“斗转星移”防守之际,想要以膝盖抵住苏佳的脚袭,却不想上盘出手突有变招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定叫一声,萧天竟是被苏佳“拂花掌”转指点中了穴道——苏佳很清楚“苍龙诀式”的弱点,近身出手毫不留情,抓住萧天走神一刻,不偏不倚定住了萧天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,结束了……”点穴定住了萧天,苏佳飞身退后几步,准备重拾装备离开营帐。

    “佳儿,不要去!”全身动弹不得,可萧天还是没有放弃,努力劝阻着苏佳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必须面对的命运,我绝不能逃避!”苏佳走到萧天身前,定然一声,遂不忘道歉一句,缓缓说道,“原谅我的冲动,阿天……等了结了这段恩怨,以后你要我做什么,我都答应你……”像是抹泪一般,苏佳短暂悲伤一阵,遂飞步跑出了营帐。

    “佳儿——佳儿……”萧天在身后不断大喊,苏佳也只能含泪装作没有听到,径直跑向了马棚……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扬马一声,苏佳御身战骑,准备赶往决斗之地“鬼陌之谷”而去。

    “驾——”快马飞奔,苏佳驭骑离开了军营……

    营中众军将士各有事务,并不清楚刚才到底生了什么,苏佳飞马离开军营,也并未有人在意……

    约莫一刻过后,徐双、吴贤和鲁涛三人,一起到往苏佳的营帐,似乎有事要找自己的师姐……

    “小双,这个时候来李师姐营帐干嘛?”吴贤和往常一样,语气傻傻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从我们来到军营,忆瑶师姐就没怎么和我们说过话,连笑都没笑过一次……”徐双情绪略显忧伤道,“这些天她因战事被撤去军务,正好没了杂事,我们现在去找她,兴许忆瑶师姐能陪我们说说话……”

    吴贤听了,不太自信道:“我看还是别去的好……李师姐被撤了军务,这会儿心里还闷得慌,你现在过去还和她提这事儿,她不是更不开心吗?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我们现在过去,正好是安慰——”徐双“反驳”一句说道,“而且,我特别想念原来大伙儿一起在追风派的日子,自从三年前‘追风派事变’后,原来的欢乐就再也没有了……虽然在军营不太方便,但我们现在去找忆瑶师姐说说话,兴许能找回往日的画面也说不定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觉得小双姐姐说得对,现在的忆瑶姐姐,确实需要人安慰她……”鲁涛也点头道,“忆瑶姐姐原来就是这个样子,遇到不开心的事,总要人哄才会情绪好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见没有,连淘淘都这么说……”徐双随即应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李师姐,不是还有萧大哥陪她吗?我想应该没那么严重吧……”吴贤笑着提道。

    “哼,谁要那个男人去陪了?”徐双明显对萧天存有偏见,调侃一句道,“他和忆瑶师姐最多不过好三年,哪比得上我们从小和忆瑶师姐在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三人已经走到了营帐门口……

    “忆瑶师姐,我们来看你了——”徐双在门外呼喊一句,遂拉开了营帐帘幕。

    然而眼前的一幕,竟是让三人大吃一惊——只见萧天被点了穴道站在门前,浑身动弹不得,神情十分紧张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……萧大哥?”吴贤见了,不禁问道,“李师姐人呢,怎么没看到她?”

    “我被佳儿点了穴道,快帮我解开!”萧天见到终于有人到来,匆忙喊道。

    语气十分慌张,似乎情况有些糟糕,吴贤闻之急忙上前,帮萧天解开了穴道……

    “到底生什么事了,忆瑶师姐人呢?”徐双看着眼前的“乱状”,还有轻微打斗过的痕迹,不禁紧张问道。

    “佳儿前往了‘鬼陌之谷’,准备和郑羽化一决高下!”萧天刻不容缓道,“我想要拦住佳儿,可她完全失去了冷静,把我点穴留在这里,自己去赴决斗之约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郑师兄?这怎么可能……”吴贤听了,不可思议道,“他不是我们的师兄吗,为什么要和李师姐决斗?”

    萧天一边收拾着行装,准备追赶营救,一边解释道,“郑羽化被莫天行派来,实则是为了对付佳儿,而且不知为何,他似乎知道佳儿父母的往事……这次,是郑羽化主动向佳儿下了战书,约定今日在‘鬼陌之谷’一决高下——”

    “对付……李师姐……”听到这个消息,吴贤顿时惊愣不已。

    “果然,郑羽化也不是什么善类……”想起三日前潼关关前一战,郑羽化对苏佳的“见死不救”,徐双忿忿道,“原来他一直蓄谋想害忆瑶师姐,三日前关前一战,所见忆瑶师姐陷难不救不说,现在竟还主动向忆瑶师姐起挑战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在这儿闲空说话的时候——”萧天收拾完了装备,毅然决然道,“佳儿有危险,我现在就去救她回来!”

    说完,萧天径直往营帐外方跑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,萧大哥,我们也陪你一起去!”意识到情况变故,吴贤也在后面追喊道。

    “走了,小双姐姐——”鲁涛也起步动身,唯独徐双在一旁原地愣,久久没有回过神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了,这一切……三年前陈世今叛变,小红姐姐身死,忆瑶师姐离开……半年后郑羽化加入门派,对我们百般呵护关心,原来……原来是为了对付忆瑶师姐……还有莫掌门,和忆瑶师姐的恩怨……”徐双像是受到了打击,心中灰暗道,“骗子……全部都是骗子……为什么,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……我只想师兄姐妹在一起,永远开开心心,安稳和睦地过日子……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,为什么命运要这么折腾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徐双此时,如同陷入命运黑暗的沼泽深渊,埋葬谷底,永无天日……

    驻地以东,“鬼陌之谷”方向,苏佳此时正驭马匆匆赶去……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哒哒哒……”伴着马蹄扬尘的跃步声响,苏佳心中隐隐不安:“终于要来了,和郑羽化的对决……他是莫天行派来对付我的,甚至知道我父母的过去,可是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他不趁着我在军中忙务,偷袭暗杀我?明明有那么多的机会,他却要和我光明正大地一决高下,这之中难道有什么缘由……还有,他年龄不过比我大上十一二岁,为什么会知道我父母的过去?我父亲在我出生时就被莫天行害死了,母亲更是不知音讯;如果他真知道我父母的往事,最多也不过十岁出头的孩童一个,能和我父母有什么交往……”

    无数的疑问在脑海中不断回旋,苏佳一边赶路一边冥想,良久,终于看到了“鬼陌之谷”的入口……

    峰谷叠峦,群山险壑,万丈扑高,空宇寒响。山底下一座漠窟高台,险峻丛生,袅无烟迹。由东向西接天一线,共日月年长起落,昼时空谷寒号回响,夜晚当空浩瀚星辰……好一尊鬼斧神工开天地,纵山劈裂成千古,峭壁群崖回是,为其名“鬼陌之谷”……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苏佳在悬崖上缘勒马停住,俯视而望,正见高台之上,郑羽化已然挺身鹤立,站在中头……

    郑羽化也感觉到苏佳的到来,睁眼抬头一望,与苏佳正视而对……

    “终于来了是吗……”郑羽化像是期待已久般,看着苏佳一身戎装赴约对决,自己心中隐隐振奋……

    苏佳看着高台之下,峭壁断崖险峻连生,须得轻功飞跃才能到往。苏佳神情一定,从马背上飞纵跃起,施展“灵燕飞身”,沿着山崖峭壁,搓起碎石尘浪,划步而下最终定望一跳,一跃而至高台之上,和郑羽化面对面站中……

    “从山崖之上一跃而下,不愧为绝顶轻功……”郑羽化望着苏佳,钦佩一句,随即笑道,“终于来了,我的小师妹,我等这一天可是等了好久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句话应该我说才对……”苏佳神情寒畏,面对郑羽化,如同面对仇人一般,但又不失冷静,语气冰冷道,“如郑师兄所愿,今日午时,我来‘鬼陌之谷’赴约,和你一决高下——”

    “哎呀,没想到到这会儿了,你还称呼我‘师兄’,真当是心中愧疚啊……”对决之前,郑羽化倒还饶有兴趣地玩笑一句道。

    “名份上,你是我师兄,这么称呼你,权当是我仁义……”苏佳眼神笃定,冷冷说道,“不过一会儿对决,我可不会仁义……我不但要打败你,而且还要从你口中得知我父母的往事——我想要知道,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父母的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小师妹的口气,你似乎很有信心能够打败我……”郑羽化冷冷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!”苏佳也毫不客气,正声回应道,“老实说,莫天行派遣追杀我的杀手不少,给我带来的麻烦也不少,但你却是唯一一个敢把我叫出来一对一正面较量的……在这里,在你死之前,我得敬言佩服你一句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?哼,究竟谁生谁死,现在定论还太早了……”郑羽化眼神一变,冷冷应声道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