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零四章 决意战书
    潼关阵地,将军府中……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战事结束,调命前关及北道的蒙元将士纷纷回营,听闻军备驻地琥丘被袭的噩耗,司马寒衣上来就冲陈世今问道,“琥丘遭遇敌袭,损失惨重,大部军用被烧毁……陈将军,这和之前说好的不一样吧,你不是说琥丘一带不用安置军防吗?”

    “计中计——先以前关北道两路合击,让我们误以为关前主力大军是为北道侧袭粮槽的部队拖延时间。怎知在北道的敌军,也是引诱我军的幌子,他们的真正目的其实是琥丘……”陈世今表情淡定,冷冷说道,“被他们算计了,看来是我们小看了他们……

    “不过有一点我想不通……”童琛似乎觉得哪里不对,不禁提道,“琥丘离敌军驻地最远,地势险要易守难攻,我军只要加强重兵驻守,就算有万军之师也难以突破……敌军若是勘察过地势,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,如果不是一开始就清楚琥丘一带没有我军驻防,他们根本不会想到去进攻琥丘……”

    “童将军的意思是……”陈世今悄声凝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敌军从一开始就知道琥丘没有重兵把守——”童琛语气坚定道,“也就是说,是我军内部有细作,把我军的战略消息告知了敌营!”

    “有内奸是吗……”司马寒衣眉头一紧,提声道。

    陈世今闻之,轻轻一笑点了点头,似乎也不否认童琛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总之,得尽早从部队中揪出这个奸细,否则我军后续战事,还会被动挨打!”童琛立枪喝然道,以示决心。

    “那这件事就交给童将军你了,本将军如今忙于战前,可没功夫纠结这当琐事……”陈世今像是一点不在乎的样子,随之一笑道,“细作就细作呗,两军交战,彼此本来就会有内应或间谍……关键是,无论敌人耍什么手段,我们自己稳住大局,不要慌了军心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说北道埋伏,你们又碰见了苍龙大侠是吗?”司马寒衣饶有兴趣,问起战事的经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童琛略显不甘道,“本来有机会可以和唐家后人一较高下,谁知道关键时刻杀出个程咬金,偷袭粮槽的分支部队,居然也会有援军救援……就差一点,最后还是让他们跑了……”说着,童琛侧身瞟了一眼陈世今,以表达对其战事决策失误的指责。

    陈世今则是不屑一顾,一点不在意道:“没关系,跑了就跑了,反正战事未果,彼此还会有交手的机会……大不了,下次战场上相遇,童将军你和唐家后人一决高下,我不插手就是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对,彼此还会有交手的……”司马寒衣则是隐隐一笑,冲着陈世今别有意味道,“陈将军,前关一战主力虽未大动干戈,但老夫可是见着了——你那‘可爱’的小师妹啊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陈世今眼神稍稍一变。

    司马寒衣故意撩起陈世今的兴趣,继续说道:“你的小师妹可真厉害,不但斩杀我军数将,还破解了老夫的‘婵依阵’……我是暂时没办法收拾她,但身为同门的陈将军你……老夫觉得,还是由陈将军你亲自了断恩怨的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,忆瑶如今已经这么强了……”陈世今耐人寻味地点了点头,语气略显复杂。

    “怎么,舍不得吗?”看着陈世今的表情,司马寒衣遂“取笑”道,“毕竟师出同门,还曾有过一段留恋的感情……”

    陈世今即刻收回神情,冷冷说道:“原来的一切,我早就已经忘了……要来的话正好——如果说忆瑶真的想亲手杀了我,我倒想亲眼见识见识,这三年来她到底进步了多少……”

    语气冰冷淡漠,似乎陈世今已经对苏佳不再顾念往日之情……

    明军驻地,先锋营中……

    琥丘一战大获全胜,算是达成了战时的计划。但前关和北道行动失败,苏佳和唐战二人作为主将难辞其咎——唐战被下调至军需官,罢免统军职务;而苏佳更惨,因为之前“军令状”的缘故,此役结束损兵折将,自己所有的军务被革,沦为底卒。

    为此,班师回营后,苏佳一直闷闷不乐。倒不是因为自己被革军务的事——此役奋命请缨,苏佳只为亲手和陈世今做个了断;可谁知陈世今并未出现在关前,自己带兵还险些落入敌军陷阱;拼死突围,兵马折损,统领带兵诸事不顺,苏佳情绪一时陷入低谷……

    驻地后营,苏佳帐中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说,你和陈世今有过交手?”萧天走进营帐,和苏佳详叙了有关北道一战自己与陈世今的对决,苏佳一时情绪激动,起身抓着萧天的衣服,拼命问道,“阿天,你快告诉我,情况到底怎么样,陈世今那个浑蛋有没有伤害你?”

    “你先冷静点,佳儿!”看着苏佳难以平复的神情,萧天先是抓着肩膀喝声一句,随即缓和语气说道,“我是和陈世今交过手了……他很强,我全力与他对决,完全不占上风,甚至差点吃了大亏……而且我觉得,他并没有使出全部本事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听着萧天的叙述,心中还是无法平定。

    “不过不管怎么说,我和唐战兄弟安全回来了,这一出对决不过是有惊无险……”萧天知道苏佳的心事,继续努力安慰道,“佳儿,我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。不过听我一句,别再纠结过去的恩怨,咱们按部就班来——这是战争,不是江湖恩怨的儿戏,你这么想杀了他,那就在战场上打败他,不要因为意外或一时的沮丧而折磨自己!届时战场上你再遇见他,我绝不拦你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萧天将苏佳轻轻搂在怀中,聊以安慰其心中的伤痛。

    苏佳没有说任何话,只是两手轻轻抱住萧天,无数心事的沉痛,全部化为默默的泪水,逐渐润湿了眼眶……

    约莫一刻,苏佳情绪暂时稳定,萧天从帐中缓缓走出,准备处理其他的事。

    但提到陈世今,说是安慰苏佳的悲伤,萧天自己却是难以平复。想起北道林中的对决,陈世今对自己的刻薄言语,萧天心里隐隐作痛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“离开我以后,又找了别的男人……”陈世今似乎故意激怒萧天一般,继续轻笑道,“我曾经提醒过忆瑶,不要轻易相信一个男人的话,尤其是只为她说道理却不为她做任何事的男人,就像从前的我……这么看来,‘苍龙大侠’你倒是为忆瑶付出了很多啊,值得她喜欢和爱慕三年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心头如同炸裂一般,双手攒拳,冲着陈世今凝眉怒视道:“陈世今,你这个家伙!——”

    谁知陈世今还不“收嘴”,继续激怒道:“我这是在夸你,你干嘛要生气?要知道,忆瑶喜欢我的时间,还没有三年呢,这说明在哄女人方面,‘苍龙大侠’你比我要优秀得多……尤其是哄一个像忆瑶这么‘笨’的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——”萧天再也忍不住了,厉喝一句,眼神中充满了杀意——似乎不需要等到苏佳出手的一天,自己今天在这里就要亲手杀了陈世今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情敌,听我这么说,是不是气得想要杀了我……”陈世今还不肯停止,继续“折磨”萧天道,“只要杀了我,就能证明在忆瑶心里你比我优秀;只要杀了我,忆瑶就能把我彻底忘记,死心塌地地跟着你……”陈世今显然是在故意激怒,用苏佳的感情玩弄萧天。

    “啊!——”萧天像是心魔上头般,怒吼一句,起身挥掌便朝陈世今而去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陈世今,我发誓我绝不会放过你!为了我,也是为了佳儿……”萧天愤恨握紧双拳,径直走向了前营校场……

    而萧天离开一幕,却是被营外“偷听”的徐双、吴贤和鲁涛三人看见,刚才萧天在营中安慰苏佳的话,他们三个全都听到了……

    “小双,是你错怪萧大哥了……”想起徐双之前的抱怨,吴贤在一旁耐心劝道,“他并没有置李师姐于不顾,相反,他还亲自和陈世今那个浑蛋交手,差点遇险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徐双没有说话,只是暗暗隐忍一句——说实话,直到现在,徐双对萧天还是没有好脸色,尽管萧天在自己心里形象渐渐“好转”……

    深夜,苏佳营帐中……

    经历一天的战事,有惊无险却是败局收场,而且也没和陈世今交上手,苏佳心里很是杂乱。即使傍晚时分,萧天进营安慰了自己,苏佳心中的伤痛,却是依旧没有抹去。此时独自一人在帐中收拾,被撤去了军中全职,现在的苏佳没了军务,倒有闲暇功夫处理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从帐外走进一个身影……

    苏佳抬头定睛一望,神情中尽是杀意——因为进来的这个人,正是自己的师兄郑羽化。

    “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苏佳上来就语气冰冷问道。

    “替小双吴贤他们拿点药,今天淘淘骑马扭到了脚,我拿药替他治治……”郑羽化先是简单回应一句,瞥视而见苏佳杀意的眼神,转身一笑道,“呵,再怎么说,我也是你的师兄,你没必要把我当成仇人一样看待吧?”

    苏佳不改神情,冷语生畏继续道:“身份上,你是我师兄。可你是莫天行派来的,目的针对我,又知道我父母过去的事,对我来说,你就是我的仇人!”

    “哼,你这种倔脾气,还真是令人讨厌啊……也真是苦了萧兄弟,每天要安慰你这样的女人……”郑羽化倒是语气突然刻薄道,“如果换做是其他人照顾你,或许得算是苦命吧……说不定,有一天连性命都会难保……”最后一句,郑羽化似乎别有用心,像是暗示着不为人知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苏佳不改生畏的语气,情绪激动,甚至右手扶柄准备拔刀出鞘。

    “别激动,我是你师兄,只是关心你罢了……”郑羽化转而一笑,语气别有意味道,“怎么样,小师妹,奋命请缨只为和陈世今做个了断,却没想到连人影都没见着……是不是很失落,暗恨自己的无能?”

    “噌——”几番冷嘲热讽,苏佳已然按捺不住,愤然起身拔刀怒道,“你要再敢提陈世今,我现在就杀了你!”

    面对苏佳冷锋相向,郑羽化却是异常镇定,继续笑道:“挺有精神嘛,看来对你的打击并不大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静静望着郑羽化,见其拿药久久不离,心中笃定看他究竟有何意动。

    “虽然被革去了军职,不过正好,就当是甩下了负担,毕竟小师妹你,根本就不适合带兵打仗……”郑羽化捋了捋发鬓,不紧不慢道,“时间空下了,你就能安安心心处理自己的事情……当然了,如果你想要和我做个了断,我随时奉陪……”

    提到这事,苏佳眼神愤然再起,举刀怒问道:“你说过,你是莫天行派来对付我的,总有一天要和我做个了断……该了结的迟早要了结,如果我现在就和你动手,你是不是也会答应?”

    “当然——”郑羽化像是求之不得般,缓缓一笑道,“不过,今日一战身心俱疲,如果现在就和小师妹你打,我岂不是乘人之危?”

    “哼,你一个杀手,居然也讲道义……”苏佳听了,冷冷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是杀手,是追风派的首席弟子!”郑羽化倒是莫名强调一句。

    “随你怎么说好了……”苏佳握紧刀柄,继续问道,“我已经决定了,在杀死陈世今之前,先要和你做个了断……既然你不愿‘乘人之危’,那你定个时间和地点好了,届时只有你我二人,一决生死!”苏佳的眼神坚定无比,而且十分自信能赢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回是来真的了,行……”郑羽化倒也不让,神情镇定道,“那就这样吧……三日之后,若无战事,午时时分,你我二人在‘鬼陌之谷’,届时一决高下!”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!”苏佳定然一句,接下了郑羽化的“战书”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