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零二章 演计逃生 上
    虽然陈世今的话语激怒自己,但萧天知其神武之技,拼死对决不敢有丝毫懈怠和轻敌。天籁小说Ww加上如今即使援军赶到,部队依然身临敌军压阵,就算自己真能打败对方,主力部队能不能安全撤离还是未知——恩怨纠结,情敌相见,作为一军之将,萧天必须保持冷静,顾全大局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,才较量一回合,气势就跟不上了?”陈世今依旧不断激怒着萧天,言语刻薄道,“不是说要杀了我吗?没这个本事,忆瑶可不会死心塌地跟着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家伙……”听见陈世今继续在拿苏佳说事,故意激起自己的嫉恨,萧天已然咬牙切齿,恨不得冲上前将其撕成碎片。可陈世今的武功非比常人,想要战胜他,即使功高盖世也未必能有十足把握……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来,这回就由我动手吧……”陈世今冷冷一笑,举剑应声道,“难得和‘苍龙大侠’相与一面,就这么结束,实在可惜了点……”说完,锋芒剑气凝然,一股压迫聚顶的内力油然而出,直逼萧天胸口。

    萧天不敢怠慢,手持铭蒙铁剑定神以对——他清楚对于陈世今来说,自己也是他的“情敌”,就算对苏佳不再有昔日感情,若要杀了自己,陈世今也完全不会手下留情……对于一个武林中屈指可数练就“追风九剑”的天才之辈,陈世今的武功定有神武造极之势……

    “来了!——”陈世今定睛一喊,剑气迸,转手出招毫不手软——“追风九剑”之“天问剑”,内力聚散化为“千雨凌芒”,霎时周身天荡回旋、百草皆枯,狂风骤雨般气势,追风剑灵之极招,冲萧天剑身断杀而来。

    追风剑法以“快”著称,陈世今又是武功群,“剑影天轮”寒光冥灭,“天问剑”之斩剑神威,如千军铁蹄般浩浩荡荡,杀机汹涌、夺命狂澜。

    “萧大哥!——”6菁在一旁看着紧张,呼声喊道。从未见过追风派如此凶猛之剑法,若无绝世神功定天之内力,根本无以接下这招——陈世今果真是武林贯中奇才之辈,只可惜投靠蒙元朝廷,与天下人为敌……

    萧天神情凝固,心已提至嗓子眼,冥灭杀招旷宇而来,若非使出全然之力,自己必死无疑……

    笃定决心的一招,萧天飞身纵剑而起……暗影轻浮,剑气骤闪,萧天凌跃,青光涌现——“萧家剑法”最强之式“潇湘剑雨”,夺芒震碎而出。狂袭无隙的青芒剑影,斑驳璀璨落天而下,与陈世今“天问剑”剑灵相杀,刹那间如天昏地暗、剑雨狂飞,无数刺耳爆鸣声响,自剑气凌杀相撞射散,一气冲天,只听“轰——”的一声巨灵之响,拼杀震撼的内力将“双剑”寒芒交接之处,炸开一条断裂的沟壑……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萧天纵跃半空,“凌云步”兼轻功浮身在前,使出全身剑力,以“潇湘剑雨”之灵散,奋力挡下陈世今的“天问剑法”。

    而陈世今这边,虽然战势看似主动,但这招剑法,也用出了自己全部的内力——他知道身为“苍龙大侠”的萧天实力惊旷,若不以全力出招以对,难以觅得战机。可看着萧天依旧无伤挡下“追风九剑”,陈世今心中暗暗惊道:“真是个难缠的对手,‘苍龙大侠’果然没那么容易打败……虽然现在占据主动,可我自身的内力消耗不小,若不能快解决战斗,拖下去形势未必乐观……难不成,在这个地方要使出‘天神剑法’吗?可是那样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陈世今心里,似乎犹豫着什么……

    唐战和6菁,以及身后的众军将士这边,看着萧天与陈世今的激烈决斗,纷纷揪心不已。尤其现在萧天处于被动,两军之将对决,胜负影响着部队军心,僵局之中萧天若败阵,后果不堪设想……

    “你现在可没时间看别人——”然而,正在气氛凝固间,童琛突然指枪冲唐战定声道,“唐家后人,今日在此,我要亲手打败你!”

    唐战这才回过神来,自己这里还有童琛这道“茬”。知道童琛身为“西域三大高手之一”,与胡夷狄、王大生等同之辈,实力自当绝世高手,6菁在自己身边不安全,唐战索性提枪护在6菁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那个女人……”童琛看着唐战保护身后的6菁,嘴角喃喃道,眼神中流露隐秘而复杂的神情,似乎别有想法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你今天是非和我交手不可了……”唐战挺了挺梨花枪,做好应战的一切准备,镇定说道,“既然你想和我对决,分出谁才是‘天下第一枪’,那我就成全你——”唐战说得非常自信,似乎认定自己一定能够打败童琛。

    童琛这边,也是同样的想法……“好,正合我意——”童琛寒枪在手,义正言辞道,“童家枪,唐家枪,你我二人都是经历了师门灭族,继承祖师枪法的孤子后裔……生死对决,一局定天,赢的人,正有资格夺取‘天下第一枪’的名号!”

    “哼,随你高兴,反正最后赢的人一定是我——”唐战这边,神情坦然不失坚定道。

    6菁却是看着略有担心,因为在自己眼中,除了唐战和萧天的安危,6菁还要想办法带大部队撤离这里,摆脱敌军的包围……

    “呀啊!——”两枪对决,童琛已经迫不及待,寒枪“定闪”一出,回天扫叶般,直刺对手,先制人。

    唐战眼神笃定,“梨花”断裂回转一式,定魂震慑挡下绝击,与童琛近身相临。

    枪锋即摆,二人暂无冷兵出招,近身一处,童琛半空回身踢法,正朝唐战肋骨之下。唐战单掌御前,定力拖后,使出全身浑然之力,隔身一式将其击飞……

    第一回合“短枪拳脚”相搏,攻守互不分胜负,二人回身凝视而亡,举枪正刺,对杀而来。

    但二人也并未如萧天陈世今一般使出惊天招式,两枪对决,仅仅只是“拨刺断挑”基本应招,像是定规套路般,不以取得对方性命为目的,倒更像是光明正大的武林对决。

    枪尖相抵,轮转互移,巧劲拨开一刻,二人的动作似乎同步一致,枪法基本功之对决,二人完美对接无暇……“呼——”然而就在灵摆其下一刻,二人又像说好一般,一瞬之间同时力。

    童琛定枪以袭,“寒影碎”锋芒毕露;唐战则是回身据守攻防,“光雷斩”横空而出……“铛——”一声利响,震土扬尘,战场之上青光一现——二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招“杀意对决”,最终以“双枪并响”、各退终位结束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“啊……”虽然只有一招,但显然内劲刚强,唐战和童琛分至后撤两步,定以内伤,阵喊一句。

    “傻蛋,你没事吧?”6菁看着唐战像是受了内伤,急忙跑上前去搀扶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……菁儿你小心点站到后面,这家伙还没完……”唐战简单安慰一句,遂警醒6菁道。

    和唐战同样受了轻伤,但不同的是,童琛不像唐战那样,有6菁这样的心爱女人在背后关心,自己只能独自隐忍伤痛。不知为何,看着唐战和6菁“情意关照”的画面,童琛像是短暂的心绞一般,神情痛楚一阵——似乎在自己的记忆里,也曾有过类似却已无法念回的往事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6菁这边还在关照唐战,又是一声惊叫,这回是萧天受伤退回了“阵营”这边——刚才和陈世今的“拼死搏杀”,萧天似乎受到了创击,暂时败阵下来。

    “萧大哥,你没事吧?!——”看着萧天受伤,以为萧天被陈世今举以“神剑”打败,6菁更加惊慌地喊道。

    “小伤而已,不足为题……”萧天捂了捂胸口,缓过气来说道,“不过,我可不会白白受伤,再没用,也不能比那个浑蛋先倒!”

    正说着,眼见敌对方向,陈世今似乎也“不太好过”——可能是刚才施剑过猛,受到萧天“潇湘剑雨”的片击,陈世今也胸闷一阵,体内的真气紊乱不定,显然是被萧天的剑气所伤,而且情形似乎还比萧天更严重一层……

    “是我轻敌了……呼……呼……”陈世今喘了喘气,内心堵道,“真没想到,‘苍龙大侠’的武功居然这么高,看样子普通的‘追风剑法’对付不了他……忆瑶,也难怪你会看上这样的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想罢,陈世今重新凝视望着萧天,心中笃定再有回合,自己绝不能再轻敌低视,必以全力出击——“天神剑法”已然在陈世今心中暗暗凝聚……

    可萧天却并不知情,看着劣势中自己搏回一招,萧天信心大增,准备再次举剑以对……“再来——这次我一定能打败他!”萧天心里这么想,可此役一战短数回合,自己的内力已然消耗不少。

    “我也一样!”唐战也想要快点和童琛做个了结,挺枪奋声道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等一下……”关键时刻,6菁在身边,轻轻将二人叫住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菁儿?”唐战看着6菁有话,悄声问道。

    6菁眼神镇定,轻声说道:“我们此番侧袭粮槽的计划,已然被敌军识破,敌军重兵埋伏,我们得趁势撤退,就算在这里打败了他们两个,部队未有脱险也无济于事……”

    6菁这么提起,萧天和唐战这才中“战意”中清醒过来,明白现在须以大局为重,私人恩怨得放在一边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主意……说吧,该怎么做?”萧天即刻眼神一变,悄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这样……”6菁凑到二人耳边,叽叽咕咕说了些话……

    陈世今和童琛却并未觉,刚从第一回合战局的“败阵”中清醒过来,重新正视萧天唐战二人时,6菁这边似乎已经定好了“计划”……

    “陈世今,还没和你一决胜负,我可不会就此罢休……”萧天做出一副仇敌的眼神,举剑冲陈世今愤然慷慨道,“为了佳儿,说什么我也要亲手杀了你,了结这段恩怨——”

    “哼,口出狂言,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……”陈世今缓过气后,倒并不慌张,自信满满对剑说道。

    萧天这次没有废话,选择先制人,“凌云步”忽闪陈世今侧翼,以掌换剑,欲以“苍龙掌”之神威,震破其压。

    “这次选择用‘苍龙掌’和我一决高下是吗……”陈世今自信自己定胜无疑,看准萧天身法的每一步,自己淡定举剑应对……

    “童琛,你我的对决还没结束,别这么快倒下了!”唐战这边,轻功反方向跑往童琛的翼侧,举枪“挑衅”道。

    童琛则是正面以对,回笑毅然道:“哼,该说这话的应该是我——唐家后人,今天我会让你倒在我的枪下!”

    双方对峙再次展开,6菁这边却在暗暗做着举动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,按照我的指示行动……”6菁借着谷丘的岩层低身掩护,冲身后众军将士悄声嘱咐道……

    萧天起掌,“苍龙诀式”再起——“旷宇苍龙”断碎,震地青纹苍龙破土而出,直冲陈世今面门而去。

    这招“苍龙掌”掌风疾迅,陈世今暂无以举剑迎击,只得暂且避让……“轰——”只听得一声巨响,谷道前一棵青天巨木轰然倒塌,陈世今“灵燕飞身”躲闪及时,连续躲过萧天看似奇袭的“二连击”……

    “搞什么,这么大动静……”听着后方陈世今“断木震慑”,童琛不自觉反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可没空管别人!”这回,倒是唐战“警醒”童琛一句,轻功飞跃,收枪一掌,聚力出袭而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枪吗?”童琛看着唐战将梨花枪收起,改以掌法迎击,不觉惊异道。但唐战的掌力忽而定气,似有狂威压迫之力,童琛不得已暂时避趋躲开。

    破宇狂风,威天灭地,唐战予以“劈空掌”雷鸣之势,正朝童琛额上袭来。童琛因一时惊诧愣神,来不及拔枪应对,只好暂且避让……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一声震响,和陈世今一样——就在童琛躲开“神掌”一式,唐战的“劈空掌”径直将一棵巨木拦腰劈断,与萧天震断的大树一同,交叉定砸道口一处,顿时四面扬尘纵飞、朦胧一片。不过,看似磅礴的两道“掌袭”,却未有一招命中目标……

    “可恶,这两个家伙到底想干嘛……”童琛从“尘雾”中清醒过来,忿忿一句道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