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零一章 情敌对峙
    “李师姐破解‘婵依阵’了!——”吴贤看着眼前的景象,兴奋喊道。天籁『小说Ww『

    “忆瑶姐姐还没有放弃——”鲁涛也跟上应道,“她想要撤出包围,赶在敌军部队会和之前!”

    “忆瑶师姐,快过来!——”再次看见了“希望”,徐双也收起眼泪兴奋喊道。

    郑羽化则是眼神还未收定,看着眼前“千幻神刀”的风影,心中不免一惊……

    苏佳跃出阵中一刻,手中依然紧握着铁索。而在自己身前,三道合围的蒙元大军,正时簇拥会和一处,若不能赶在敌军封堵关口之前逃出这里,还不算是真正的逃脱。

    但苏佳似乎信心十足,“灵燕飞身”疾步一刻,继续朝往关口自己部队的方向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“快拦住她,别让她跑了!”蒙元众军这边,看出苏佳身为主将,想要逃出包围,遂举刀喝声全军令道。

    苏佳眼神一定,看准了关前道口正中一心,手中铁链随即一掷,锋刃寒芒如流星般蹿驶而出,飞过两路大军交接的路口,最终落在关口夹岩一处,牢牢插进了岩石缝中……

    “她该不会是想要……”郑羽化看着苏佳的一举一动,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,不禁眼神一愣……

    苏佳所望刀刃“命中”,手缠铁索用力一拉,欲以其拔向之力,飞身逃脱元军包围,一步而至前关道口。

    而蒙元部队看着铁索,也清楚苏佳的目的,领头骑将喝令一声,冲指喊道:“杀了她,别让她逃出这里!——”

    铁索两侧,两路大军侵袭而来,欲赶在苏佳飞身越过“分界线”之前,将其截杀。而苏佳纵身已然赶至,蒙元部队也近在咫尺,铁索左右千军驰来,苏佳成败与否就在越身一刻……

    “忆瑶师姐!——”赌命一瞬,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,徐双在前关奋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成功啊……”吴贤和鲁涛也是焦急不安,寄希望这一“赌博”,苏佳能够化险为夷——只要飞身越过这一道,苏佳就安全了。

    而郑羽化没再出声,只是神情紧张地看着前方,脉搏跳动不止……

    苏佳飞身即过,元军当即杀到,铁索连道之间,结局顷刻而定……

    “呀——”突然喝声一句,苏佳翻身挥刀再起——此番博弈,苏佳并不仅仅只是逃跑,就在飞身临近敌军铁骑一刻,自己竟然即刻拔刀相向。

    “千幻神刀”再起,苏佳半空凌芒旋转,狂舞飞袭的鬼影决然而上,幻化的刀芒如同地狱招魂般,“千鬼”张开血盆大口,欲图撕裂吞噬前来临近的敌人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……”蒙元骑将并未反应及时,也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“神刀”,还未挥刀众矢相向,便被苏佳突袭的“鬼影”杀得血肉横飞、哀嚎俱现。一时会和的蒙元大军即刻乱阵,苏佳则是沿着铁索的方向轻功愈上,成功逃离险境,安全回到了自军阵地……

    “苏将军!——”明军将士见着苏佳安全折回,纷纷上前关心应道。

    苏佳则是喘了喘气,半天才恢复过来——说实话,这一出“狭谷逃脱”实为惊险,不但在绝境一刻打败“婵依阵”的灵影教弟子,还得从蒙元众军包围口中死里逃生,其中稍有“耽搁”一环,便有可能葬身腹地……

    “太好了……忆瑶师姐没事了……”看着苏佳平安归来,徐双都在一旁欣慰地哭了。

    吴贤和鲁涛则是上前安慰,不只是徐双,苏佳今日上演“虎口脱险”一出,身为同门师弟师妹,自己等人也是着实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而郑羽化则似乎是被苏佳的“壮举”震惊一时,在一旁久久没有话,只是神情笃定地望着苏佳……

    苏佳逃离了包围,先锋军也逃脱虎口,在悬崖之上的司马寒衣所见,闭眼轻笑道:“毕竟是‘江湖博’的传人,‘苍龙大侠’的女人,想要制伏她,没那么简单……不过这都得怪‘苍龙大侠’,如果不是他找出了‘婵依阵’的弱点,今天说不定就拿下了……哼,看来这么个麻烦的丫头,还是得交给陈将军你亲手摆平……”

    眼见今日的战局无果,司马寒衣收拾行囊准备回营——显然今日前关正面一战,自己设计埋伏并没有占到任何便宜……

    先锋军逃离险境,不敢再轻易进犯狭谷关口,而是驻兵待守,所见时机纷纷调兵撤退——也算是宣告此番正面战场以失败告终,部队伤亡其在,苏佳身为主将,回营免不了遭受罢职的责罚。

    而所设埋伏未效,蒙元部队也不敢贸然反击,所见明军未有再次进犯,大军回撤驻守潼关。一场“两军主力关前之战”,就这样有风无浪地草草结束……

    而在潼关北道谷口一侧,唐战部队还肩负着侧袭粮槽的任务。不过目前看来,似乎也已然以失败告终……

    唐战率军偷袭粮槽,却是遭遇陈世今部队反埋伏,并碰上了又一难缠的对手童琛。而萧天和6菁率领援兵及时赶到,双方在谷丘之地对峙不下,形势顿时陷入僵局……

    萧天与陈世今对视,眼里尽显坚韧,似乎想和陈世今在此一决了断,亲手为苏佳了结这段恩怨。

    陈世今也似乎从萧天眼中意会出了什么,凝神相望间,不禁冷冷一笑……

    “你就是陈世今,终于找到你了……”萧天看着陈世今,眼神尽起沉愤道,“从三年前你背叛追风派开始,佳儿就一直立誓要杀了你——为此这三年,佳儿吃了不少的苦……”

    陈世今听了,冷冷一笑道:“噢,你就是忆瑶的知己啊……真没想到,我离开以后,忆瑶竟然找了‘苍龙大侠’你这么优秀的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似乎勾到了萧天的心痛,脑海中一瞬间,想起昨日鲁涛的话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先锋营中,苏佳和郑羽化矛盾刚刚即出,徐双也因厌恶自己负气而走……

    看着徐双刚才冷漠的眼神,萧天以为自己是不是哪里没“招待”好,略显尴尬道:“我是不是……哪里做得不好?好像你的徐师姐挺讨厌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鲁涛脑子灵光,似乎想到了什么,转身朝萧天问道:“萧大哥,你和忆瑶姐姐……是恋人关系吗?”

    萧天听了,红脸应道:“是……是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……”鲁涛叹了叹气,好心好气对萧天说道,“萧大哥你不知道,三年前陈世今叛变的事,不单对忆瑶姐姐打击很大,对小双姐姐也是一样……如今重逢,小双姐姐看着忆瑶姐姐又寻‘新欢’,想起从前的往事,心里不舒服,自然对萧大哥你冷眼相对……”

    “新……新欢?这么说是不是有点……”萧天见鲁涛这样评价自己,表情略显尴尬。

    “萧大哥你也许不知道,原来陈世今还没背叛师门之时,忆瑶姐姐一直暗恋着陈世今……”鲁涛继续道,“也许三年后的重逢,小双姐姐看着忆瑶姐姐又找了个男人,像是故意逃避命运,心里很是过意不去,所以她才对萧大哥你觉得反感吧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此话一出,萧天心中像是一阵短短刺痛,表情转而惊异,在一旁呆了许久。

    鲁涛以为是自己的话有失礼节,遂转口道:“额……对不起,萧大哥,我不是有意针对你……如果哪里说得过分,请你别在意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没有回应,只是忽而一愣,埋藏在心里的疑惑,像是经历数久“萌生”出的痛苦:“佳儿曾经喜欢的人,是陈世今是吗……也就是说,佳儿喜欢我,只是为了逃避……过去的命运,逃避……过去的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站在门前,两眼惊愣,像是拨开了心中久藏未解的心痛,如今看来,空独令人痛苦和彷徨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一想到这儿,萧天心中莫名如刀绞般,再看着眼前陈世今“轻狂”的嘴脸,心中难免怒火上头……

    “离开我以后,又找了别的男人……”陈世今似乎故意激怒萧天一般,继续轻笑道,“我曾经提醒过忆瑶,不要轻易相信一个男人的话,尤其是只为她说道理却不为她做任何事的男人,就像从前的我……这么看来,‘苍龙大侠’你倒是为忆瑶付出了很多啊,值得她喜欢和爱慕三年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心头如同炸裂一般,双手攒拳,冲着陈世今凝眉怒视道:“陈世今,你这个家伙!——”

    谁知陈世今还不“收嘴”,继续激怒道:“我这是在夸你,你干嘛要生气?要知道,忆瑶喜欢我的时间,还没有三年呢,这说明在哄女人方面,‘苍龙大侠’你比我要优秀得多……尤其是哄一个像忆瑶这么‘笨’的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——”萧天再也忍不住了,厉喝一句,眼神中充满了杀意——似乎不需要等到苏佳出手的一天,自己今天在这里就要亲手杀了陈世今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情敌,听我这么说,是不是气得想要杀了我……”陈世今还不肯停止,继续“折磨”萧天道,“只要杀了我,就能证明在忆瑶心里你比我优秀;只要杀了我,忆瑶就能把我彻底忘记,死心塌地地跟着你……”陈世今显然是在故意激怒,用苏佳的感情玩弄萧天。

    “啊!——”萧天像是心魔上头般,怒吼一句,起身挥掌便朝陈世今而去。

    “萧兄弟——”“萧大哥——”唐战和6菁看着萧天失去理智,大声呼应道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在萧天眼里,自己只想要将陈世今碎尸万段——“断岳天龙”碎地而出,萧天“苍龙诀式”狂力俱下,欲使出浑身解数,将对手裂血穿心。

    陈世今则是轻轻一笑,举剑护于身前……

    “铛——”一声利响,“狂龙”断碎冲天,“龙爪”正击剑锋之上,陈世今却是劲力以对,剑气化为金光屏障,十全挡下了“苍龙掌”一击。

    “好强劲的掌法,不愧是真正苍龙大侠的传人……”陈世今冷笑一声,随口应道,“说实话,比起忆瑶,我倒是更宁愿和你交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……我要杀了你!——”萧天却是怒在心头,早已失去了冷静,“断岳天龙”威力剧增,掌晕化为一道苍纹巨龙,震破轰咆般,欲以冲破陈世今的“剑锋屏障”。

    陈世今自知徒以据守,根本挡不住“苍龙掌”的气魄,索性举剑变招……

    灵随影动,陈世今退步三尺,“剑气屏障”陡然一变,碎幕般化为“寒冰锋芒”,聚集洞穿,欲以一击将萧天的“苍龙掌”骤然回击。

    “追风九剑”之“冰辰剑”——碎影剑光寒芒四射,看似姣小却又暗藏杀机。“苍龙掌”虽然聚力威震,但面前所对却是“冰辰剑”洞刺穿芒而来,萧天忽感杀气逼迫,不得已暂时转掌收回,借以退步防御之势,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果然,“冰辰剑”碎剑剑锋,寒影密布难以着清,若不及时觉难以查其出险,剑影呼闪一瞬,便是流星骤雨,集膛穿心而来。

    萧天定睛眼神,看准飞来的“寒冰碎剑”,双手急中“斗转星移”一式,尽全力偏移“冰辰剑”的“碎影突袭”……“呲呲呲呲——”被弹开的“碎剑”针锋一般,剑气为力密密麻麻,攒射至周身四处,出惊悚的碎响。霎时,四周草叶皆以斩落,树干中圈,更是利痕交错——真是惊险的一招,如果萧天没有及时反应过来,刚才很有可能被“冰辰剑”的“碎剑”重创穿心……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剑法,竟然能逆向‘苍龙掌’的强威突袭而来……”萧天惊险之余喘了喘气,怒火中稍微收回几分冷静,凝神以视道,“这就是‘追风九剑’是吗,以前追风派席弟子陈世今的武功使出……”

    陈世今回过头望着萧天,眼神中也略起几番钦佩:“不愧是‘苍龙大侠’,从未见识过‘冰辰剑’,竟能在最短时间内看出它的蹊跷,并能做出无误之应对——真是不简单,忆瑶找的男人,果然不同凡响……不过,就算你再厉害,要是在这儿纠缠不下,说什么我也不会手下留情……”

    想罢,陈世今举剑重新应对,虽然口中刻薄十分,但打从心里自己可没瞧不起萧天。

    萧天就更不用说,对决一回合,不禁预感到陈世今是他有生以来遇到的最可怕的对手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