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九百章 虎口脱险
    “婵依阵”中,苏佳刀法惊魄,先斩一人。天籁小说WwW.』⒉然灵影教众弟子丝毫未惧,连环刀刃在手,铁索居星成阵,以其角状之势,将苏佳困于其中。

    “简直没完没了……”没见到陈世今,却被这帮“闲杂之敌”不断阻挠,苏佳心中又急又气。可偏偏“婵依阵”据守固若金汤,纵使苏佳武功神乎其技,也难以短时间刻破阵而出。

    灵影弟子这边,似乎愈先机……眼神示意一道,角阵敌人蠢蠢欲动,纵光寒芒侧袭而出,苏佳驭马难以转身。

    “哼,小花招……”然而苏佳早有应对,神觉敏锐的她,不屑一句,遂刀转轮回斜身一式,一道鬼影血刃即出,片闪疾影间,挡下了飞来的寒芒。

    但灵影教众弟子依旧淡定,“婵依阵”施术按部就班,星芒刀阵层层连结,顾及苏佳环身四周,中刺突袭而来。

    苏佳屈刀一使,寒影之刃招招精准,截下对手的每一寸利刃……霎时阵中“叮当”作响,苏佳挥刀如影疾风,灵影弟子百般难,却毫无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“滚开,你们这帮杂碎!”战局中心浮气躁的苏佳,忍不住厉喝一声,举刀挥天相向,“破空斩”凌芒而出。

    阵中一时鬼啸叠叠,苏佳怒集于刃,“断魂刀法”芒影顷刻涌出,惊如铺天纵地之厉鬼,张牙舞爪般,冲四面八方敌人飞驶而去。

    然灵影教弟子众人面不改色,“婵依阵”星法连环梭使,以其据守当固之力,不断消磨“断魂刀法”的气冲。渐渐地,看似魔恸惊威的“鬼影”,被迷离纵深的“婵依阵”一层又一层稀释殆尽,最终了化于无——看来就连惊天泣鬼的“断魂刀法”,也难以破解这防御无懈的“婵依之阵”。

    结果越是如此,苏佳越是急躁,加上自己孤身陷入敌阵当中,因为轻视对手,最终竟落得身处险境,一时无法逃脱……

    “哼,‘断魂刀法’也不过如此嘛……”司马寒衣在峭壁之上所见,冷冷蔑笑道,“还是说,急于找陈世今报仇,所以冷静不下……那可由不得老夫了,今日在这关口葬送的,就不止苏姑娘你一个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狭谷阵前,看着苏佳在“婵依阵”中陷入危境,追风弟子等人甚是揪心……

    “又是那个奇怪的阵法……”想起昨晚萧天的苦战,徐双忧心不止道,“不行,再这样下去,忆瑶师姐也撑不了多久,我们得去救她!”说完,徐双想要驭马前去营救。

    “小双,你冷静点——”吴贤即刻阻止道,“你现在过去的话,也帮不了什么忙,要是自己也陷入了危险,那只会给李师姐添乱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,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忆瑶师姐一个人苦战?”徐双快要急得哭出来了,又冲身旁的郑羽化道,“郑师兄,你武功那么高,你快想办法救救忆瑶师姐啊——”

    郑羽化却是一脸的沉着,并没有担心苏佳的安危,反倒是眼神瞟向三岔道的分支路口,饶有谨慎说道:“那边……好像有动静……”

    吴贤等人心领神会一番,不禁环顾着四周望去……

    “苏将军有危险,我们快去救她!”追风派弟子没有行动,先锋部队众军将士却是无以坐等,应声喝道——自己的将军在敌军阵中苦苦奋战,身为部下,又怎能袖手旁观?

    “驾——驾……”号令间,主力部队逡巡而动,铁骑整向着灵影教弟子的方向挥师而去,欲图救出困于绝阵中的苏佳……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哒哒哒……”三岔道口,传来隐没渐近的马蹄声响……

    “有马蹄声……好像是有部队前来,岔道各个方向皆是……”郑羽化听觉敏锐,突然意识到了不测,惊声呼喊道,“不好,是敌军的部队!在三岔道分路包围——这是埋伏,快叫大部队回来!——”

    危语即出,徐双等人不禁神情惊诧。可自己等人并非将领,主力部队又纷至驭马营救苏佳而去,现在叫他们勒马回头,显然已经来不及了……

    先锋军大队人马,浩浩荡荡奔往“婵依阵”方向而去。然俯视即望,狭谷道口,三岔道环路中央,蒙元部队正从分支路口奇袭包围而来——苏佳被困“婵依阵”中只是诱饵,先锋军营救方向正好进了“口袋阵”,落入了蒙元大军的包围之中……

    “以主将为诱,奇袭包围,正中入套——”司马寒衣在崖上望着谷中的战况,轻轻一笑——原来这一切都是早有预谋,陈世今早料到苏佳为找自己报仇,会以主将身份率大部队前来;司马寒衣便“引敌入瓮”,部队狭谷关前佯败,诱明军主力追入谷中,再以“婵依阵”围困明军主将,借以主力营救之机,举三方之势包围。

    而在阵中苦战的苏佳,怎么样也想不到,自己为杀陈世今,孤骑阵中苦苦搏斗,却是中了敌人的算计……

    明军部队已经完全踏入敌军的“口袋”,蒙元大军三面之势包围而来……

    “嗖嗖嗖嗖嗖——”霎时,漫天箭雨由四面八方齐射而出,正麾其下。先锋军部队仍旧蒙在鼓里,等他们反应过来,为时已晚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……”三面包围箭雨横飞,明军将士一时血染伏地、惨叫连连,刚才大部队还攻破前关军心振奋,被三路敌军包围重创,顿时马蹄乱阵、人尽心慌……

    “真的是敌人的陷阱,怎么办?”吴贤看着眼前的“乱状”,整个人都慌了神,现在别说苏佳了,整支部队都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。

    “得先让忆瑶师姐脱离险境——”徐双着急大喊道,“她是全军的主将,只有她能带领部队撤出包围!”

    “现在部队陷入阵中还未过深,要是及时掉马回头,至少可以保全主力撤出狭谷关口……就看小师妹,这种时候该怎么办了……”危机在前,郑羽化也略显慌张,可是自己也没有任何办法,只能眼睁睁看着依旧困于“婵依阵”中的苏佳,会以如何对策……

    而还在阵中苦战未出的苏佳,也注意到了阵外的异动——看着蒙元部队三面围袭,主力大军越陷越深,生死关头一刻,苏佳收回个人恩怨,冷静凝神既望,无论如何得先保住主力部队的安危……

    “不要乱,不要慌!——”明军阵中,被蒙元部队突然奇袭,全军一时大乱阵脚,御锋骑将仍旧奋力在组织部队,以定军心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……”然大军深陷狭谷围境,箭雨狂袭,重创伤亡人心惶惶不说,就是想要重整部队,被敌军三路包夹,阵型愈难展开,局势也是持续恶化下去。

    战局愈加危急,再不做出决断,主力大军将会身葬此地……

    苏佳定睛而望,所见部队身陷绝境,心中灵光一闪,不顾周围灵影弟子的难,起身轻功跃起,遂冲军前部将指挥大喊道:“听我命令,全军撤退,撤出狭谷!”

    “可是苏将军——”指挥将领听到了命令,但这一道军令显然是苏佳想要牺牲自己,换取全军将士的性命,心中有些决绝不定,呼声大喊道。

    可眼下危机境况,已然容不得半分犹豫……“这是军令!!!——全军集列,撤出狭谷!”苏佳轻功落地前,最后冲着军前将领撕声喝令道。

    众军将士最终望了苏佳一眼,心中不免感触万分……但局势容不得半分拖沓,全军将士只得“狠下心”,整队掉马回头,撤离狭关,逃出敌军包围……

    “部队开始撤退了,李师姐下的军令很及时——”吴贤看见前方部队回头的动静,振奋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忆瑶师姐还在阵中!——”徐双却并不放心,她知道部队安全撤离,可苏佳还被困在“婵依阵”中,一旦蒙元大军三路包围封堵,苏佳将再也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忆瑶姐姐有危险!”鲁涛也忍不住揪心喊道。

    徐双再也忍不住了,想要驭马飞身救前。可是身体刚刚倾前一步,肩膀却是被郑羽化一手抓住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我要去救忆瑶师姐!——”徐双不断挣脱,愤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冷静点,小双,你现在过去,根本就是送死!”郑羽化死死抓着徐双不放,厉声阻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就这样看着忆瑶师姐一个人死在那里?!——”徐双顿时爆心中的愤怒,回头冲郑羽化厉声道,“你不是我们的师兄吗,为什么你见死不救,眼睁睁看着忆瑶师姐去送命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时间如同停滞一般,气氛顿时凝固……郑羽化半天没有回答,眼神复杂地看着徐双,只是抓着的手始终没有放下。

    “你和那个男人(萧天)一样,对忆瑶师姐一个置之不顾,一个见死不救……”徐双绝望摇了摇头,眼神枯灰道,“你们都是骗子……都是骗子……”说着,徐双眼角中,不禁渗出了悲痛的泪水。

    郑羽化在自己的师妹面前,霎时神情呆滞,一时竟说不出半句话语……

    战场之上,明军部队调头及时,赶在蒙元大军三路会和之前,脱离了包围圈,主力损失并无太大;但身为主将的苏佳却仍孤身陷于“婵依阵”中,未能逃脱,一旦蒙元军队三路会和成功,自己就再也逃不了了……

    “赶在‘入瓮’之前,部队撤离了是吗?还真是果断的决定……”悬崖之上,司马寒衣看着战局,冷冷笑道,“不过,虽然未能吃掉部队,但似乎有意外收获呢……”说完,目光直直盯着“婵依阵”中的苏佳……

    苏佳眼见着大部队几乎撤出包围,心中落下一半……反观自己,她也清楚如今自己的处境生死攸关,若不能赶在蒙元三路大军会和之前逃离这里,自己便再也逃不出去。

    不过苏佳像是心里有数,危机眼前,似要赌命一搏……

    苏佳重回阵中,眼神径直望着前关道口的撤离方向,将护巾紧紧系于腕口,似乎做出了坚毅的决定……

    “嗯?”看着阵下苏佳的奇异举动,崖上的司马寒衣稍稍一疑……

    “李师姐……想要干嘛?”吴贤在关前也是注意到了,略显期待的眼神问道。

    徐双闻之,收回眼泪,回头朝苏佳“困阵”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“如此危境下还有信心,莫非……”郑羽化看在眼里,心中不禁略有预感……

    苏佳反手握刀,不再顾及周围灵影教弟子的百般纠缠,起身跃步,“灵燕飞身”便朝关口方向奔袭而去。

    灵影弟子众人自然不会就此放行,连环刀刃再起,欲拦住企图“逃阵”的苏佳。

    苏佳所见,微微一笑……“制其人而破其阵,就是现在!——”苏佳振奋大喊一句,就在铁链扑身拦截一刻,苏佳右手持刀,左手抓住锁链,奋力一扯,聚力一时间,将阵中所有弟子以力控于手心。

    受其突然一袭,灵影弟子众人还不知道苏佳究竟有何目的,却见苏佳刀锋置于心口,铁索正拉其身前,众人顿时眼前一黑……

    几乎就是一瞬,苏佳翻身跃上,倒立半空,据链在手,寒锋牵动——“千幻神刀”破宇而出,苏佳人随刀转,鬼影百转千芒,呼啸唳世。

    而在旋转间,“婵依阵”连环铁索随之尽收,以铁链相连的灵影弟子众人“呼之而上”,最终被搅入刀芒破风的“影流”之中……“啊——啊……”几声凄厉的惨叫,“千幻神刀”鬼影神梭间,便将“吸”来的刺客众人斩得血肉模糊,不但“婵依阵”阵法破解,而且阵中灵影教弟子全部殒命,无一生还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?!——”自己的御阵弟子,被苏佳一招残杀,悬崖之上的司马寒衣惊叫一句,半天没有回过神来……

    “李师姐破解‘婵依阵’了!——”吴贤看着眼前的景象,兴奋喊道。

    “忆瑶姐姐还没有放弃——”鲁涛也跟上应道,“她想要撤出包围,赶在敌军部队会和之前!”

    “忆瑶师姐,快过来!——”再次看见了“希望”,徐双也收起眼泪兴奋喊道。

    郑羽化则是眼神还未收定,看着眼前“千幻神刀”的风影,心中不免一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