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九十九章 围困之局 下
    “唐战兄弟,你没事吧?”一剑惊威解其困境,萧天第一时间跑到唐战身前,关心问道。天籁小  说WwW.』⒉

    “我没事,幸好萧兄弟你及时赶到……”唐战从地上站起,缓缓说道……

    陈世今重新回到自己阵地,和童琛一起,径直望向萧天和唐战二人。

    萧天余光瞟见了陈世今刚才的轻功,眼神一凝道:“刚才的步伐,是追风派的‘灵燕飞身’……你,就是前追风派席弟子陈世今吧?”

    陈世今所见“苍龙大侠”萧天,冷冷一笑:“了不起的身手,阁下应该就是重出于世的‘苍龙大侠’没有错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苍龙大侠,我们又见面了——”再次见到萧天,童琛在敌阵一方笑应说道。

    “又是你……”萧天见到了童琛,怕是像昨晚一样深涉险境,凝神问道,“这么说来,司马教主应该也来此专程‘等候’了吧?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,非也非也……”谁知,童琛摇了摇食指,不屑说道,“那个老头儿干嘛来这?他不在身边,倒还清静些……而且我今天的目标,是唐家后人,和苍龙大侠你没有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闻之,不敢有丝毫懈怠,手持梨花翘以待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谁,今天你们都别想跑……”陈世今却在一旁冷言一句,两眼杀气道,“苍龙大侠也好,唐家后人也好,今天我会让你们全部葬身于此——”

    “口气不小嘛,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……”唐战倒是一点不怕,和陈世今过招数回,不觉也没什么比之不及,昂自信道。

    萧天则在一旁谨慎以待,终于见到了苏佳的仇人陈世今,萧天心中隐隐而动。

    陈世今似乎也对萧天有着莫名的兴趣,不禁瞥视一望……

    “傻蛋——”短暂对峙间余,6菁带着大部队从后方赶到——原来此行6菁与萧天一起,是为支援唐战侧袭部队而来;只不过萧天先一步独自上山,正巧危机之际救下了唐战。

    “菁儿,你怎么也来了?”唐战开始并不知道此行计划,回头疑应道。

    “我和萧大哥怕你有危险,所以调派援军赶来……”6菁跑至唐战身边,见其安然无恙,放心说道,“傻蛋,你没事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菁儿,就算遇到再大的危机,我也会化险为夷!”唐战倒是自信说道,重拾长枪,定准陈世今与童琛二人。

    “那个女人,就是唐战的爱人是吗……”童琛望着6菁,暗叹一句,心中顿起莫名的想法……

    “不过有一点菁妹你说中了……”萧天正直眼神,望着陈世今,毅然决然道,“陈世今果然出现在这里,不在前关的主战场!”

    对视中,萧天眼里尽显坚韧,似乎想和陈世今在此一决了断,亲手为苏佳了结这段恩怨。

    陈世今也似乎从萧天眼中意会出了什么,凝神相望间,不禁冷冷一笑……

    另一方面,前关正道,苏佳所率先锋军主力,大破狭谷关口蒙元众军,击杀敌将震慑军心,部队浩浩荡荡涌进关道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驾——驾——”苏佳驭马驰骋最前,左手伏刀,右手持剑,似迫不及待追击敌军,直至找到陈世今的身影,然后与之了结恩怨。熟不知,陈世今此时并不在这里……

    刚才还杀得蒙元众军节节败退,然而追到关口深处,一时忽然不见大军踪影,眼前尽是弥漫的尘土黄沙。按道理说,敌军撤逃狼狈无序,狭口地带应该不会这么快不见踪迹——显然,这之中略有蹊跷。

    手下部将也是注意到了不对,驭马身后,不禁提醒说道:“苏将军,敌军突然不见踪影,前方道路一时不明,为保起见,还是不要追击过深的好——”

    苏佳再不冷静,顾全军队大局的道理还是懂,如果说陈世今是敌军此番领队主将,与他碰面是迟早的事,不急于冒险孤身追击。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苏佳想罢,勒马停住,身后部队遂停止脚步,驻足观情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哒……”苏佳驭马上前几步,观察一番狭谷一带的地势——如今大部队追进关口,眼前是条三岔道路,飞土扬尘遮蔽视线,一时看不清方向布景。唯独谷口之上悬崖峭壁,附着稀疏草木随风瑟瑟,凄凉感下,油然一股隐隐迫近的窒息……

    “苏将军……”亲信将领见苏佳在军前观察了半天,未有任何行动命令,不禁应声一句。

    然而苏佳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,即刻抬手,命身后将士停止言语……

    “咯噔……咯……”须臾片刻,峭壁之上,传来星点零落的碎石声响……

    “嗯?”苏佳顿感杀机涌来,回身定睛一望——

    岔道壁坡,十数青衣刺客手持利刃顿现,连锁轻功飞身而下,正朝苏佳战马身前而来。苏佳看清楚了,那是灵影教弟子的身影,看样子在此关口“迎接”自己的敌将不是陈世今,而是司马寒衣……

    “苏将军危险!——”身后骑将眼见敌军杀手武功不俗,不禁惊声喊道。

    苏佳却是凝然而对,知道灵影教“婵依阵”的恐怖,自己刀剑俱手,丝毫不敢掉以轻心……

    “嗖嗖嗖嗖嗖——”刹那间,灵影弟子飞身跃下一刻,数十青光寒芒骤雨而下,雷动鼓点般,四面八方而朝苏佳袭去。

    苏佳镇定自若,眼神一凝,力由锋中,怒从剑起。青芒剑影瞬闪而上,化为千百针芒,暴雨梨花般,冲半空敌群飞散而去——“追风九剑”之“霏雨剑”,凌空纵刃惊如鸿雷,不但击落飞来的寒芒,恍惚利刃更是迎面冲杀,直搅众敌而去。

    但灵影教弟子个个身手非凡,“霏雨剑法”分流数道,几番耗尽,剑气了剩余无。青衣刺客连环刀刃展开,半空落下垂天之力,不但挡住了“霏雨剑”的气势,落阵当头,更是在苏佳面前摆出“婵依阵”,看样子是要拼力较量几番,拖住身为先锋军主将的苏佳。

    苏佳知道是司马寒衣在暗中作袭,迎敌当头,对着山谷前方喝声喊道:“司马寒衣,我知道你在这儿——有本事出来和我正面较量,不要躲在后面畏畏缩缩!”

    喊声回响山谷,巾帼之语,洞破青天……

    然而,此时的司马寒衣,正独自盘坐在悬崖之上,观望着狭谷之下的战局。听见苏佳的厉喊,司马寒衣轻轻一笑道:“哼,前追风派弟子苏佳,苏仁和林雨霏的女儿,继承当今武林四圣之一6清风的断魂刀法,武功神乎其技,也是潼关之战三大麻烦家伙之一……不过老夫的目标只有苍龙大侠,可没功夫对付你这女娃娃,要不是陈世今命老夫在前关领兵牵制,鬼才懒得理你这丫头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,陈世今战前所置领军部署——自己伏兵粮槽北道,前关牵制明军主力,则是交由司马寒衣及灵影教弟子,在狭谷关口据守埋伏……

    “但好不容易交手一回,陪你这丫头玩玩也不错……”司马寒衣托了托下巴,冷冷一笑道,“‘苍龙大侠’的女人,‘江湖博’的传人,有幸也让我见识见识你的本事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司马寒衣重新凝望山谷之下的“焦灼对局”……

    苏佳独身面对灵影教弟子众人,知道“婵依阵”固守之险,索性不打算保留实力——收起长剑,亮出鬼刀,昼日当空下,闪出杀意凝然的寒芒。

    “驾——”苏佳勒马一声,独骑上前,眼神中决意凝望,做好了奋死一搏的准备……

    “忆瑶师姐——”追风派弟子这边,大部队进入狭谷,徐双等人才匆匆赶到——再次见到了灵影教的弟子,想起昨晚萧天的惊险一战,如今苏佳孤身迎敌,徐双在身后惊忧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又是……灵影教的人……”吴贤看在眼里,心有余悸道,“李师姐……不会有事吧?”

    郑羽化定睛一望,像是猜到了什么,心中暗暗道:“据守前关的敌将,居然是司马寒衣的手下弟子……这么说的话,难道此役陈世今没有前来?”

    苏佳手持鬼刀,眼神杀气毕露——“快刀斩乱麻”,见识了昨晚一战“婵依阵”的威力,苏佳心里很清楚,必须赶在对方布阵固守之前,解决敌人。

    灵影教弟子则是面无表情,个个如同冷血杀手一般,无论前来的敌人是谁,心中都抱定杀死对方的决心……

    “要动手的话,就一起上好了——”苏佳气势昂然,振奋厉声道,“本姑娘要找的人,是陈世今那个浑蛋,没工夫陪你们这帮鼠辈掺和!——”

    愤然一句,苏佳手起刀落,惊天刀法纵劈而下,正朝面前灵影教弟子而去。

    刺客众人所观其状,纷纷持刀连环聚合,十数人半包围形成七角之阵,欲以“婵依”硬守“断魂刀法”。

    但早已知道“婵依阵”弱点的苏佳,不会给敌人完美布阵的时机——“制其人而破其阵”,苏佳看准时机,驭马飞驰凌空而上,“降雷刀”呼闪一式,狂风奇袭般,暴尘飞卷冲袭而去。

    灵影教众人果然反应略迟,七角之阵还未站住,便有弟子先人遭遇狂刀飞袭——“降雷”一闪,鬼影撕空,灵影弟子纷纷闪躲,以至顾不及连环刀阵;结果其中一人退避稍慢,鬼影掠过,惨叫一声,一只手臂被当场斩下,残忍一瞬,血腥当场……

    “真不愧是‘断魂刀法’,招式鬼影迷途,出手必定见血……”司马寒衣在上面望着,饶有兴趣冷笑着道,“这丫头,真是比‘苍龙大侠’还狠,这么凶猛的招式,要是个反派人物,恐怕早就成了江湖中的‘第一魔头’……有个这么恐怖的师妹,还交给陈将军你对付,真是苦了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狭谷之下,眼见苏佳出手残忍,徐双在一旁有些惊愣,半天没有回过神来:“忆瑶师姐的武功……好可怕……”她还依稀记得,三年前苏佳离开追风派,自己遇见的最后一面,亲眼见证了自己师姐的“血染刀口”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苏佳离开追风派之日……

    远处奔来了十余名黑衣刺客,他们将苏佳的家门口给围住了……

    “吱——”房门渐渐打开,苏佳换上了小红姐姐送她的衣服,手持鬼刀走出了房门……

    “是忆瑶师姐!”徐双差点喊出声来。吴贤见着也是有些担惊受怕起来……

    黑衣刺客这回二话不说,直接冲上来直刺苏佳而去。苏佳镇定了一会儿,忽地手起刀落。一阵强烈的寒芒划过,黑衣刺客被当场分尸,地上还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沟壑。这便是“断魂刀法”的威力,其余刺客有些开始害怕起来,脚在慢慢向后挪动。

    但苏佳此时忽地疾而跃,一式“灵燕飞身”,跃至了众人身边。苏佳挥舞着手中的“鬼刀”,人随刀转,鬼舞血影,只听得如同厉鬼般的凄喊,随后众刺客便集体倒在地上,鲜血染红了苏佳家门口的一大片……不愧是“鬼刀”,能出鬼一般的狂叫。苏佳擦了擦刀片上的血,然后收回了刀,往山下的方向慢慢走去……

    徐双和吴贤见到了他们有生以来,最血腥的一幕。徐双哭道:“那是什么刀法,忆瑶师姐什么时候学会的?她身为追风派的弟子居然学会了莫名的刀法,就和五十年前6清风6前辈一样……忆瑶师姐怎么了?她好像变了一个人……为什么小红姐姐也会死?”

    吴贤见了,在一旁不停地安慰着徐双。其实,他们两人此时的心里也很矛盾啊,他们似乎感觉到,这个世界一下子就变黑暗了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就是那个时候,我们见到的……”吴贤也渐渐回忆起来了,低声暗语道,“李师姐离开的那天,在她家门口,小红姐姐的坟前……那个可怕的刀法,就是6前辈的‘断魂刀法’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郑羽化似乎是听到了什么悲伤的往事,眼神略微低下……

    “郑师兄,你怎么了?”鲁涛注意到郑羽化在一旁伤神的表情,不禁关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噢,我没事,只是想起小师妹的从前,徒有哀伤罢了……”郑羽化简单回应一句,遂意味深长说道,“只不过对她来说是哀伤,对我来说,却是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郑羽化继续看着“困战”中的苏佳,眼神略有起伏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