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九十八章 围困之局 上
    陈世今也清楚唐战继承唐家枪法,实力决计群雄之上,嘴上虽刻薄不断,但自己也不得不认真应对。

    唐战“回轮枪法”即收,站稳脚跟,重新凝对。追风剑法过招一式,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迫,唐战心中暗暗惊忧:“轻而易举便化解了‘夺命索魂枪’,追风派的武功果然深不可测……最年轻的追风首席,超越众数武林名辈,真是个可怕的对手,怪不得苏姑娘武功神乎其技,也立誓要亲手杀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,只有这点本事吗?”陈世今见着唐战面色凝重,轻蔑一笑道,“难得在战场上相遇,不多较量两手就分出胜负,身为唐家后人,实是可惜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——”唐战这边也毫不示弱,被苏佳认定为宿命之敌,陈世今武功出神入化,能和这样的对手决斗,唐战也心血澎湃起来,“传闻追风剑法乃武林中最迅疾之剑术,今日我倒要瞧瞧,究竟有多大能耐……”说完,唐战轮回持枪一定,做好了刚对应招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剑枪相决,神兵之斗是吗……”陈世今冷冷一笑,遂寒声应道,“好,怎么说都是唐家后人,武功造诣居然其上,不露出点真本事,岂非扫了兴致?你又是忆瑶的朋友,出于尊敬,我也得拿出点手段才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来吧!”唐战立枪身前,毅然振奋道。

    陈世今重拾剑锋,轻脚一踮,飞身行上,剑气重燃。

    “又是‘追风九剑’吗……”心里有数追风剑法的招式,唐战抬头而望,隐隐定神道。

    霎时瞬影,剑闪七路,陈世今幻剑丛云,密布而下——“追风九剑”之“天问剑”,纵宇垂天之惊力,化作千百寒芒,威震骤雨般袭来。

    唐战眼神一定,举枪变招,盘旋轮转一式,骤时光芒四散——“玉蝴蝶断碎”倾巢而出,内力化作“回天玉蝶”一般,闪着银光锋疾而上。霎时,看似唯美贯玉的“蝶群”,枪矛振翅间,飞电纵闪,狂鸣碎天汹涌而去。

    “那也是唐家枪法吗……”从未见过的枪法,唐战的自创神枪“玉蝴蝶”,陈世今挥剑应招而下,眼神略显严肃……

    剑芒寒光相接一刻,一时天地纵变、百呼成鸣——“天问剑”与“玉蝴蝶”两招相杀,“剑光”与“飞蝶”齐舞,发出尖锐的刃响,正如同狂蝶在波涛中共鸣,齐声震浪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唐家后人,奇招挡下‘追风九剑’,看来是我小看你了……”“天问剑”无以击破,感受到梨花枪狂澜般的气势,陈世今暗惊一句,遂心中凝神定视道,“不过就凭这点本事,你还不是我的对手!”

    瞬时,陈世今俯身凝剑再接一式——“追风九剑”之“地煞剑”,狂涛击岸之力道,自寒土之下破封而出;即刻一道冲天剑光,凝聚“天问剑”垂神之力,双剑并向、裂斩齐发,正冲唐战“蝶枪”而去。

    唐战聚力持枪以对,“玉蝴蝶”化为断金之壁,正顶冲剑之力。然追风剑法惊如骇浪,“天问剑”与“地煞剑”双剑连城,一股威如定山之力道,源源不断向唐战身前压迫而去;加上陈世今武功内力惊人,独以长枪断法难以抗衡,几番回合,拼力明显渐趋下风。

    不得已,双剑冲击逼得唐战节节后退,谷口道下霎时尘土灰飞。但唐战并未使出全力,只是以守待攻,此番劣势也并不心慌,仅仅以“玉蝴蝶”单枪之式,先行抵御后退数十步,届时寻觅反击之机。

    陈世今气势夺人,举剑惊威,但“追风九剑”所耗内力不浅,更何况双剑齐发,难以久支;唐战持枪沉着应对,即使战局劣势也极为冷静,可见其作战经验丰富——数回合下来,倒是陈世今出招略显疲退,唐战却能防守中寻求反击,一枪扭转乾坤。

    陈世今也感到有些后招难继,看着唐战淡定的神情,怕是趁自己尽力之时,出招反袭,自己下意识收招片刻,先退几步,离至安全范围。

    唐战刚想反击,却见陈世今主动后撤,不得已收枪伫立以观其态——毕竟刚才对决一回,自己始终处于下风……

    “真的是我小看他了……”陈世今望着唐战,心中暗暗道,“面对我追风剑法的强压,身处劣势却丝毫不显慌乱,以守待攻寻求反击……不愧是唐家后人,果然没那么简单——司马将军真说对了,这家伙是个麻烦人物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看着陈世今神情异变,怕是处心诡计,眼神一定,似乎决定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噌——”寒芒一声,唐战持枪定步上前,这次反倒先发制人。

    “这回先攻了是吗……”陈世今定睛一望,暗暗警醒道。

    “望羽惊鸿”出招一式,唐战飞步上前,“傲月梨花”惊威而出,正刺陈世今眉心而去。陈世今沉着应对,“地煞剑”鸿鸣再起——冲天剑光越影狂澜,化作一道穿天屏障,将“望羽惊鸿”的枪矛震顶而出。

    但唐战功力也不可小觑,“望羽惊鸿”收枪一变,转而锋头旋击,毒龙钻般穿刺“剑芒屏障”,以其震土之力,欲冲开“地煞剑法”的束缚。

    陈世今也忽感震撼无比的内力源源而来,唐战这一击长枪,定矛穿心,显然卯足了劲,说什么也要挡下这一式。索性陈世今加强剑力,剑气化作百里狂风,自“地煞剑”屏障周中,反窜汹涌而出。

    但唐战似乎不为所动,正中目标一点,枪头强袭,破空“震魂枪”一式,欲冲破狂澜之束缚,一枪定乾坤。

    陈世今这才发觉自己小看了唐战,虽然并不是没信心战胜对手,但陈世今心中不禁暗忧:“好厉害的枪法,这家伙的武功,恐怕已属天下之绝,就是当今武林四圣七雄之辈,也未必会是他的对手……普通的追风剑法,显然无法强行击破,难道对付他,需要用上‘天神剑法’……”

    陈世今被唐战的强袭震慑,唐战亦是惊叹于陈世今的内力——虽然自己攻守之式皆显镇定,但几番下来,局势上自己仍未占优;而且强行与“追风九剑”之绝式拼杀数回,自己也渐渐有些力不从心,持久几番战下,自己怕不是陈世今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再这么拼下去不行,我还要掩护大部队安全撤离这里……”拼杀紧张关头,唐战心中还惦记着部队将士的安危,可自己与陈世今此招相拼正值僵持,哪一方先行收招,都有可能被乱冲之力反噬的危险——权衡之下,唐战如今也是进退两难……

    二人剑枪震力相对,惊魄之力扩散源源不止,场面一时陷入僵局……

    突然,谷口道中,正于唐战与陈世今二人头上,一道莫名冲力劈天而下,正朝剑枪一点袭来。好似划空闪电,纵宇急冲,倾闪数刻,神威八方。

    唐战和陈世今同时意识到了,几乎同一反应之间,齐招并退……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一声震响,内力乱冲,就在唐战和陈世今强击之力分开一瞬,一道身影从天而降,站在了二人正中。烟尘下手持长枪,毅然而立,身影轮廓逐渐清晰……

    “是你?”陈世今一眼便认出来了,收剑凝然道,“这次的任务,我可没有叫你前来……”

    身影即现,原来此人正是潼关驻军守将,西域三大高手之一——“寒枪”童琛。

    “你是没有叫我前来,可也没规定我不能前来……”童琛持枪正立原地,义正言辞道,“唐家后人在此,陈将军你却独身应战,也不告知我童琛,简直太不够意思了……”显然,童琛的目的,是冲着唐战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童琛?”军前决策,唐战也是听萧天和胡夷狄提起过童琛——童家枪的唯一传人,与自己身世略有相似,唐战不禁暗暗道,“萧兄弟说过,昨晚夜袭追击一事,你也在其中……”

    童琛转了转枪,侧脸笑望着唐战说道:“终于见到你了,唐家后人——和你一决高下,这一天我等很久了,这个机会我可不会让给任何人!”

    “你想和我一决高下?”听着童琛挑衅的口气,唐战冷笑一声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——”童琛转身正对,持枪绝应道,“我一直期待和你决斗的一天,看看你我‘童家枪’和‘唐家枪’,谁才是‘天下第一枪’!”

    唐战听着童琛的语气,第一印象身觉其为正直豪爽之人,一点不像个将军,反倒像个江湖侠客——至少所言行事光明正大,不会在背后使鬼计谋,唐战索性笑应说道:“是吗?真有意思,我倒愿意奉陪到底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唐家后人果然乃豪杰之辈,所出之言英雄胆识,童某佩服!”童琛果真豪爽至极,举枪应声道,“既有对决之心,今日就做个了断为好!不过,我可不会手下留情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心里也这么希望,但眼下局势所迫,不适合与之了结,自己还得考虑对策,让自己的部队安全撤离此地……

    “喂,请你不要搞错了……”然而,正值二人“豪言”间,陈世今突然在身后“煞风景”道,“现在是在打仗,不是你们了结江湖恩怨的时候……不管童将军你怎么想,今日我可不会放唐家后人走……”说完,陈世今剑锋稍稍扬起——刚才与唐战“热身”一二,这回似乎要下定决心动真格了。

    谁知,童琛站在中央,竟反驳说道:“哼,唐家后人是我的,只能由我亲手打败,陈将军你可别和我抢——”

    “这可由不得你……”陈世今似乎是早就决定了什么,冷冷一句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童琛有些预感不对,反声疑问一句,遂转身望向陈世今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童琛回头一瞬,面前已经不见陈世今的身影……

    唐战这也才反应过来,刚才一直注意童琛的事,没有回神自己还在和陈世今对决。等发现陈世今不见人影,自己心头不觉一紧……

    “高手对决,疏忽一刻,便是生死之间……”背后冷冷一句,陈世今迅影身法,不知何时已然蹿到了唐战身后。

    等唐战反应过来,显然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唐将军小心!——”身后的众军将士惊声喊道,但如今也只不过是徒劳罢了。

    “可恶……”唐战想要持枪回击,但显然速度比不上陈世今的剑——因为自己的一时疏忽,竟是露出了破绽,唐战心中暗恨不已。

    “我承认你的武功绝顶,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——”陈世今冷冷一笑,剑锋寒芒已然出手。

    眨眼一刻,唐战依旧努力回身,想要搏命一击……

    “唐家后人是我的,你别和我抢!——”童琛这边,竟也破声大喊,飞枪前来,欲阻止陈世今的偷袭之举……

    然而陈世今的剑锋已然出招,寒光一闪,唐战生死只在一瞬……

    “铛——”千钧一发之际,寒锋利刃挡下了陈世今的剑,就在剑锋离唐战肩头咫尺一瞬……

    童琛的确反应迅疾,长枪正抵陈世今的长剑,但第一个挡下剑锋的,却并不是他……

    唐战回头既望,生死玄关前,却是多了一个人影……

    童琛认得出这个人,惊异眼神后,不禁微微一笑……

    陈世今瞥眼望去——就是这个人,最先挡下了自己的剑……

    铁剑凌芒而上,身手极为迅捷,出招干净利落,震威却又不失灵动……

    “萧兄弟——”唐战欣喜一笑——来者竟是萧天!

    “呀——”千钧一发救下唐战,萧天出剑阻于身前,厉喝一声,欲以强威之力震开陈世今与童琛二人。

    “又是你,苍龙大侠……”童琛淡淡一句,神情尽是不屑……

    短短一瞬,内力聚合,霎时金光一闪,震爆而出——唐战最先被冲力弹开,但离开“危险区域”,暂时安全;童琛随即退后十步,知道萧天的实力,丝毫不敢懈怠;而陈世今也顿感“苍龙”气魄冲顶而上,不得已暂时收剑,施展“灵燕飞身”步伐,欲以轻功离开原地……

    “唐战兄弟,你没事吧?”一剑惊威解其困境,萧天第一时间跑到唐战身前,关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幸好萧兄弟你及时赶到……”唐战从地上站起,缓缓说道……

    陈世今重新回到自己阵地,和童琛一起,径直望向萧天和唐战二人。

    萧天余光瞟见了陈世今刚才的轻功,眼神一凝道:“刚才的步伐,是追风派的‘灵燕飞身’……你,就是前追风派首席弟子陈世今吧?”

    陈世今所见“苍龙大侠”萧天,冷冷一笑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