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九十七章 逢敌险战 下
    几番飞弩闪躲奇袭,唐战持弓搭箭,已然射杀数名敌军领将。』天『籁小』说WwW.⒉谷口坡道,蒙元众军一时拥堵一片,难以展阵,群龙无下,慌不择路乱成一团……

    “趁现在,上——”唐战眼见敌军乱阵,喝令一句,丛林岩下明军将士,遂匍匐纵身而出……

    “有敌军,快通知后方部队!”蒙元阵地道口,众军匆忙应喊道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调集援军,似乎为时已晚……唐战抬手示令,先锋将士呈以列阵,最快度穿梭狭道,并举弓相向纷至突袭。

    蒙元守军前列,士兵纷纷提刀上前,唐战部队狭道低,整序而应……“嗖嗖嗖——”部队穿行间,每至一步,箭弩杀出,排排列道如飞射流星。蒙元士兵还未近身,便在狭道虎口纷纷中箭;谷丘道下,阵前之口,顷刻之间已是伏尸满地……

    唐战的突袭部队愈渐而上,以弓弩齐射层层推进,不出一会儿,便占据了北道狭关的几处要地。而蒙元方面众军涣散,加上领队主将纷纷殉亡,部队开始慢慢后撤,放弃北道前方阵地,这也让唐战军队据关挺进轻松不少……

    一路进攻有秩,击杀关键敌将数人,突袭行动取得奇效,接下来只要找准敌军粮槽之方位,以火攻奇袭,计策便能大功告成。

    唐战部队全军上下更是军心大振,推翻过几座谷丘,攻破层层道口,直将蒙元众军杀得节节败退,到最后完全看不见后撤的人影……

    “唐将军,敌军被我军奇袭军心溃败,已经四散而逃,看样子,突袭计划取得了成功——”亲信将领眼见着血泊下已然不见蒙元将士的身影,不禁兴奋道。

    “万万不可掉以轻心——”唐战却是十分冷静,神情笃定道,“还没有烧毁粮草,计划不能算成功!虽然震慑了敌军,但若敌人后援驻兵附近,便能最快度打出反击……我们突袭的人手不多,得趁着局势快点找到敌军的粮槽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亲信将领应声一句,遂挥手命后面的部队跟上……

    一路杀敌占据关口,所遇抵抗不多,因此没花太多时间。可深入林中腹地一刻,情况似乎有所变动……

    从北道山下杀上,说是突袭轻松,敌军未做太多抵抗,便“慌忙”后撤。可奇袭追至此处,却是再也不见半尊蒙元士兵的影子,突的“异状”让人有些隐隐不安。

    唐战也是注意到了,走到谷口深处,遂抬手命部队停止前进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唐将军?”身后将领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从刚才突破最后一道关口后,就再也没碰见任何一个敌人的影子,有些太奇怪了……”唐战喃喃担忧道,“总感觉哪里不对,我们还是不要贸然上前的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敌军在关口抵抗,丢盔弃甲逃跑了呗……”亲将倒是毫不在乎,毫无防备道,“就像唐将军说的,现在趁着追击之势,赶紧找到敌军的粮槽,完成任务及时撤返;否则多拖一步,敌军援军赶到,我们人手不足,多会陷入困境之中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不顾唐战的阻拦,亲信将领带着后方部队,继续往前开道而去。

    然而刚走几步,脚下似乎碰到了异物,出一声“嘶嘶——”的拉线声响……

    “诶,等等——”唐战察觉敏锐,看出了众军脚下的异状,可等反应之时,已经来不及了……

    “呼——呼——”霎时间,密林左右两侧,高木之上,飞出两道木栅,正朝中军夹袭而来——是陷阱!原来“敌军撤退”只是幌子,敌人早已在这儿布下了机关,等待唐战部队深陷其处……

    “快闪开!——”唐战大声喊道,并命手下将士匍匐低身。

    可自己来得及躲闪,部下将士却没这个反应……“啊——啊……”几声惨叫,随从跟进的士兵数人,惨死在了木栅刺刃之下,血溅当场。

    场面血腥,但唐战也没工夫去“理会”,知道敌人在暗处已然监视着自己,唐战回身喊道:“听我命令,全军撤退——”

    计划有变,显然自己部队的动向被现,敌人已经事先做好准备,再按原计划去袭击粮槽,已然不太现实。唐战下令后,众军将士低身后撤,怕是前方还有陷阱埋伏,不敢再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然而,前方的确没再来陷阱,可来的却是北道后方的蒙元大军……

    敌军部队早已在这儿埋伏待命,刚才密林四周还空无一人,“意外”惊使后,前道伏关霎时蒙元众军纷涌而现,密密麻麻连成一群,少说也有两三千人。

    “别让他们跑了——”看清了唐战部队的位置,后方救援而来的蒙元众军紧逼而上,显然不想放过准备撤退的唐战等人。

    而唐战手下众军,担心腹地仍有陷阱,不敢轻易抬头快撤离,依旧低身慢慢退回关口。可蒙元部队疾行而来,愈加靠近自己等人,若再不采取适时行动,全军都将被困于此地……

    关键时刻,唐战似乎是决定了什么,率先挺身站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“唐将军——”看着唐战惊异的举动,后方将士不禁呼道。

    唐战望着前方逼近的蒙元将士,毅然决然道:“你们先走,通知主力部队这里的情况;我留在这里,拖住敌人!”看来,唐战是想要“牺牲”自己,换取大部队撤退时机。

    看着唐战身为主将,却为大局不惧牺牲,独自承担危险,众军将士深有感动。但危机在前,说什么也不能丢下将军,自己众人先行“逃跑”,亲信将领遂坚持道:“不行,唐将军您是主将,危局在前,说什么也不能让身为主将的您孤身犯险……唐将军您快撤吧,兄弟们在这儿顶住!”随行都是同生共死的兄弟,亲信将领不惧生死道。

    “笨蛋,你们留在这儿,根本就是送死……我叫你们撤退,这是命令!”危急关头,唐战严肃令声道……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然而不等众军“调解”,头顶之上,竟是飞来一道莫名杀机的剑光。

    唐战察觉不对,眼疾手快将手中的弓弩一掷——弓弩不偏不倚击中剑芒,挡下了“杀剑”,却也被莫名剑光斩成两段。

    然而这不是偶然一道,不出半会儿,又一束剑光窜袭而来,正朝唐战眉心。唐战顿觉杀机四伏,此剑寒芒威力不可轻视,顺势解下背上的长枪。“傲月梨花”凌芒而现,金光一闪,迅疾斩断了飞来的剑光……

    “好枪——”出招即罢,树梢之上,传来一声沉稳的呼应。唐战抬头一望,却见一名“儒生之将”屹立枝头,面庞清秀,手柄青寒,好似翩翩公子却又眼含杀气。

    唐战似乎是猜到了什么,寒矛收回三分,冷冷凝视道:“刚才那道剑芒,是追风派的剑法……你,应该就是潼关主将,前追风派席弟子陈世今吧?”和苏佳交情甚深,了解追风剑法的套路,唐战一眼便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真不愧是唐家后人,居然认得出追风剑法……”对峙之人果然就是陈世今不错,陈世今轻轻一笑,正望着唐战道,“曾时游行江湖,未能相与一面,今日战场上终得‘寒芒相向’,该说是有缘呢,还是相见恨晚?”看见唐战手上的梨花枪,陈世今也认出了唐战的身份。

    看样子,战局的展和6菁猜的一样——陈世今并没有出现在驻城前关,而是率领守军,在北道埋伏等候唐战部队多时……

    “哼,昔日追风派席弟子,却为荣华富贵做了蒙元朝廷的走狗,我等武林正派之士,不予相提——”在叛徒陈世今面前,唐战丝毫不留情面道,“武林之中人人得而诛之,天下之败类,苏姑娘也恨不得亲手杀了你……今日我唐战所领义军,必亲手将你正地伏法!”说着,手中的梨花枪芒然相向——看样子,在军情突变异况下,唐战倒想亲手和“武林败类”陈世今做个了断。

    “噢,原来你是忆瑶的朋友啊……结交了唐家后人,真是难得,看来我不在的近三年,忆瑶倒是经历了不少有趣的事儿……”陈世今倒是不以为然,丝毫不把唐战放在眼里,轻蔑一笑道,“不过,你似乎也没资格说道我吧……我可是知道你的事噢,唐家后人——你的父亲唐天辉当年背叛师门,投靠朝廷,最后甚至还亲率兵马,灭族了唐门世家……”

    听见陈世今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世,唐战略微一惊。

    “你父亲和我一样,都是背叛师门投靠朝廷的人。而且相比起来,你父亲比我还过分,灭了自己的祖师,你这个罪人之子又有什么资格说道我呢?”陈世今语气极为刻薄,似乎根本看不起唐战,继续嘲讽道,“而且我还清楚,你在江湖众人面前,为遮败身,谎称亲手杀死你父亲的唐骁风是你父亲……真是可怜啊,一个江湖败类的儿子,在外人面前都不敢正直为世……”

    这句话着实太过分了,不但侮辱了自己,还侮辱了自己的父亲——曾经放下的苦痛身世再度提起,而且是被敌人说道,唐战已然怒火心头,攒拳愤恨道:“陈世今,你这个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被我说到痛处了,是不是气得想杀了我?”陈世今蔑笑一声,捋了捋鬓,似乎是故意激怒道,“不过想杀我,恐怕你没有这个本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噌——”唐战再也忍不住气,愤然间长枪一挥,“光雷斩”凌芒一式,飞天神枪纵挥而下,断天之刃正朝陈世今所立枝头而去。

    陈世今蔑视一笑,举足轻轻一跃……

    “咔擦——”一声巨响,“霸王枪”纵天力道,将前方的大树纵断两截。可陈世今却是早已躲开,待到恢弘即过,轻功稳稳落于树下。

    “不错的力道,真不愧是‘唐家枪法’……”陈世今冷冷笑道,“不过只凭这点本事,可奈何不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回枪锋矛,立地昂然道:“陈世今,你既为敌,又侮辱我父亲,我怎会放过你这个混蛋?”

    “想亲手杀了我吗?”陈世今继续轻蔑道。

    “苏姑娘口口声声说要亲手杀了你,不过依我看,已经没这个必要了……”唐战挥枪正前,义正言辞道,“今天在这里,我唐战就要将你就地正法!”

    “哼,是吗……”陈世今嘴角一弯,冷冷笑道,“有意思,那就陪你过过招,就当是弥补远离江湖三年,没有和唐家后人交手的遗憾吧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陈世今缓缓举剑,似乎要和唐战过招一二。而在二人身后的双方部队,将领单挑未有下令,众军将士也不敢随意轻举妄动……

    密林之中,谷丘道口,剑锋寒矛相向,对决一触即……

    “噌——”唐战眼神一定,率先出招,枪闪一瞬,破空疾芒——“夺命索魂枪”杀神而出,唐战头招一式,便是定使全力,似乎眼前的陈世今就如自己仇人一般,出招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陈世今定睛而望,剑回锋转,循手一式,寒芒骤现——“追风九剑”之“寒星剑法”,四周聚气凝结间,霎时寒光点点,如骤雨星芒,穿如宇内,却又暗洞杀机。

    “夺命索魂枪”突袭而来,陈世今持剑却是安然自若,待到剑矛锋芒相对,眼前一幕却是惊诧不已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?”唐战惊异一愣,自己全力一枪,却如刺中缥缈虚无般,血杀之力顿时化为恍惚,力不着心,顿眼一刻,锋芒便已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“也不过如此嘛……”陈世今从容举剑,轻笑说道,“唐家席唐骁风大侠,贵为当今武林七雄之一,本以为唐家枪法会有多么惊艳,现在看来,不过尔尔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……”所闻陈世今句句刻薄,不但轻浮自己,更是不把唐家枪放在眼里,唐战怒顶冲心道。

    “该我出手了——”陈世今回剑一式,“寒星剑法”转守为攻——虚无缥缈的剑灵聚集归一,正冲唐战枪尖力点而去。

    “夺命索魂枪”威力尽无,这一招剑闪回击,唐战无以为抗。刚才突兀冲招过前,不得已这一回须得防守为上,“回轮枪法”骤现其冲,与陈世今的“寒星剑法”正招相对。

    好在“寒星剑法”近身皆以虚灵之力,并无强冲之机。“回轮枪法”步步退身,将剑灵之气一一拨散,遂得化解……

    陈世今也清楚唐战继承唐家枪法,实力决计群雄之上,嘴上虽刻薄不断,但自己也不得不认真应对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