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九十六章 逢敌险战 中
    苏佳眼神杀意决然,驭马飞剑风驰而上,蒙元骑将嚯刀纵起,不屑之神欲将苏佳挑落下马。

    “噌噌——”利刃呼响,两骑相向,剑使寒芒一瞬,血溅飞射,胜负即分……

    结果可想而知,苏佳剑锋在手,一招夺命,完全没有手下留情。元将两眼一瞪,寒刃见血正穿胸口,顾不及半分应神,便是毙命当场……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战马嘶蹄一啸,元将尸体垂直而落。身后蒙元众将看在眼中,纷纷收起刚才的“轻蔑”,取而代之是尤不可及的惊恐。

    “纳命来!——”然而苏佳不想浪费时间,大喝一声,长剑凌然,径直便朝元将众骑而去。

    “杀……杀——”敌将喝声搏命,蒙元众骑仍显战兢,想要振奋反击,却被苏佳“杀意血剑”震慑,恐惧中惊惶不已。

    苏佳似乎不给对方喘息之机,御马纵使,剑闪飞瀑,不等蒙元众将拔刀抬头,寒芒利刃已然贯穿而下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……”几声惨叫,血尸当场——苏佳手起剑落毫不含糊,“杀剑”凌空一招致命,众骑将领还未看清,便是寒慌惧魄,命殒黄泉……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厉害……”明军阵地,吴贤看着苏佳的身手,吃惊不定道,“想不到李师姐纵兵沙场,身手也如此了得……”

    可徐双却在一旁开心不起来,看着苏佳“冷血无情”将敌将致命,徐双心中暗自忧伤:“忆瑶师姐,你真的变了……我好害怕,害怕看见你这个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如同一个冷血杀手般,利刃挥斩毫不留情——徐双非常害怕,害怕如今杀手般模样的苏佳,已然完全没了期待重逢的曾经李忆瑶的影子……

    郑羽化依旧是一言不发,看着苏佳果断利落的身手,自己只是暗暗一笑……

    苏佳飞马剑斩一式,蒙元众将伏尸血泊,战时阵前还未交战,元军部队就已损失领将,一时众军将士军心大乱。

    然而面对敌我军势的优劣变化,苏佳似乎毫不在乎。她心里想的,就是快点见到陈世今,然后与其了断恩怨,即使是在战场之上好了……

    单骑杀将,陈世今依旧没现身,苏佳勒马重定军前,剑锋正对蒙元中军……

    “苏将军想干嘛?”身后阵地明军将士,眼见苏佳异样举动,心中略有不安道。

    “该不会,她想一个人……太乱来了吧……”郑羽化似乎知道苏佳的想法,暗暗惊道……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扬马嘶蹄,缰绳一勒,苏佳鹰眼般纵视敌阵——果然,她想要一个人冲入阵群,真的有些失去了理智。

    “驾——”凝然间,苏佳驭马飞奔而上,正冲敌军阵中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李师姐!——”吴贤看在眼里,不禁冲阵前大声喊叫。

    “忆瑶师姐,快回来!——”徐双也终于忍耐不住,大声呼喊道。

    可苏佳并没有听见,或者听见了根本就不予理会——她现在全神贯注的目标只有一个,就是陈世今!战场之上,在找到陈世今本人之前,苏佳笃定自己绝不回头!

    虽然蒙元军队受到创击,军心涣散,但苏佳独骑一人追赴阵前,众军将士也不可能坐视不管。后军将领喝声一令,一时间,元军阵中箭矢相向,齐朝苏佳马前而来。

    “放箭!——”元将呼令,百矢齐发,落羽流星般,“飞瀑箭矢”朝苏佳突袭而来……

    “危险!——”徐双、吴贤等人所见,惊声喊道。

    苏佳正值眼前,长剑在手,神情坚定,似乎决心宁战不退……

    “呀——”苏佳卯力一声,从马背上腾跃而起。剑使峰回,凌空一式——“追风九剑”之“天问剑”,纵贯周身,霎时如骤雨般剑灵,寒芒而现,与敌军弓兵飞来箭矢,一一相对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叮——”一时间,天空传来密密麻麻的“断金之响”,苏佳夺然出剑,“天问剑”的每一道剑灵,不偏不倚斩断了突袭的箭矢,划空一闪,凌芒夺目……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‘天问剑’!”追风派弟子,自然认得出本门武功,苏佳忽视“剑雨飞现”,吴贤在阵后惊喊道。

    “忆瑶师姐……”徐双则是默默地惊叹——虽然苏佳的武功出神入化,但是以一敌众面对蒙元兵将,生死悬线丝毫不能闪失,徐双心里依旧安定不下……

    “居然在这里使出追风派的‘九大剑法’……”郑羽化看在眼中,冷冷一笑道,“哼,离开师门三年,追风派的剑法,小师妹你倒是一点没忘啊……”看样子,郑羽化似乎一点不担心苏佳的安危,确信此役一战,以苏佳的本事绝无风险……

    情况确实如此——苏佳“天问剑”华丽挥斩,蒙元众矢无以敌芒。等到苏佳“灵燕飞身”落回战马,蒙元众军皆以傻眼,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凌厉寒芒的剑法,而且以一敌众震慑军心……

    苏佳重回马上,剑锋一转,正对敌群,似乎示意下一刻自己要冲杀阵前。

    而蒙元众军还久久未有回神,觉得苏佳使剑如天神下凡般,普通刀剑无以为击。看着苏佳杀意的眼神,众军将士早已是吓得惊魂落魄……

    “苏将军独自一人震慑敌军,我们不能坐视观局;何况现在敌军军心大乱,正是进攻破阵的绝佳良机……”明军这边,带头将领奋声喊道,“将士们,支援苏将军,冲破敌阵,杀!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!——”霎时间,众军齐威,惊天震喊,先锋军步骑据攻,以锋矢之阵,如潮水般向蒙元阵中冲杀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也去——”担心师姐的安危,吴贤也想要叫上弟子同人,一同前去。

    “吴贤,你别去!”关键时刻,郑羽化却是莫名将其叫住了。

    徐双和鲁涛听了,不禁冲郑羽化投去惊异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吴贤顿感疑惑,不禁问道,“李师姐一个人在前面冲杀,本就风险难测,现在难得乘胜之机,我们当然要跟过去——”

    “就算你现在过去,也什么忙都帮不上——”郑羽化表情镇定道,“小师妹能力敌千军,敌军阵前这点部队,根本不足威胁……我们的任务,是帮助小师妹讨伐陈世今;既然现在陈世今没有出现,我们自己并非军中将士,还是不要贸然行动——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吴贤还是不放心道。

    “而且,还不知道阵后会不会有敌军的陷阱……”郑羽化补充说道,“你们要是莽撞冲过去,贸然深入险境,到时候别说帮助你们的师姐,你们自己都有可能成为拖累——”

    吴贤没再说话,但总觉得这句话怪怪的,不禁瞥视了郑羽化一眼。

    徐双和鲁涛也早觉得话有不妥,眼神诧异地望着自己的师兄。

    “忆瑶师姐有危险,他居然还安定不乱地留在这里……”徐双不禁暗惊道,“那可是我们的师姐,也会郑师兄你的师妹,就算在追风派你们从没见过面好了,就算你们昨天有什么矛盾好了……可是为什么,你要这样对忆瑶师姐……”不知不觉,徐双似乎对郑羽化心起一阵不安的猜忌。

    郑羽化像是察觉到师弟师妹的猜疑,遂缓缓续道:“等到大部队安全无误攻下了前关,我们再跟过去,届时若是遇到陈世今本人,我们再去帮助小师妹……”

    这句话算是稍微挽回些“气氛”,徐双等人暂时也没再异议……

    而在阵前关口,苏佳的神威已然将敌军震慑得失魂落魄,加上后方明军主力挥师赶到,已然“群龙无首”的蒙元军队,霎时陷入惶恐之中……

    “苏将军,我们来助你——”苏佳身后,明军将骑纷至沓来,呼声援助道。

    眼见大军来得正好,杀意正燃其间,苏佳挥剑长空,驭马喝令道:“杀!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!——”伴着磅礴的气势,明军众士喊杀震天,随同苏佳一起,冲向峡谷关前而去。

    而见敌军大部队杀到,蒙元将士早已无“战斗之心”,纷纷丢盔弃甲,往峡谷当中四散逃窜而去。

    苏佳带队追击残敌,自然是一路斩杀、所向披靡,不出一刻,先锋军主力便浩浩荡荡追进了峡谷关口……

    狭口关前势如破竹,阵后的追风弟子众人眼见战局胜势所趋,遂亦跟上了步伐而去……

    前关战局一路凯歌,而在潼关北道之处,唐战率领偷袭粮槽的轻骑部队,也潜伏而动……

    北道之地,虽然没有前关天险的高山峡谷,但这里密林丛生,丘陵迭起,环绕四横弥漫交错。潼关驻军的粮草囤地,就是这幽林谷中,而在谷口山脚的每一条狭路,都设有驻兵关卡,人数不多却层层把守,就算是万军部队正从中上,因其密林复杂的崎岖地势,也是难以前行,可谓是“一夫当关万夫莫开”……

    未时过后,天气渐阴,加上密林丛生,谷地之处顿现阴郁……

    每一道关口,都有三五蒙元士兵坐镇把守。如今是两军交战“箭弦之势”,蒙元守军防备森严,丝毫不敢有任何懈怠。

    但即使如此,却似乎仍免不了遭遇变故……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暗林之下,一道惊弦声响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一声惨叫,蒙元将士中箭倒地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关口四周,蒙元将士顿时惊醒——有刺客来袭,敢在北道谷口埋伏,显然来头不轻……

    自不必说,来者当然是唐战率领的侧袭粮槽的部队。因为山道崎岖,为便于行动,骑军千人落下战马,改以步行深入山中——这样不但奇袭之时行动方便,而且往返山下,也能立即重驭战马撤退,敌军追击不及,可谓“一计双全”……

    刚才那一箭,是明军部队奇袭一击……

    “唐将军,敌人的防备果然充足,山道关口层层密布,只要一方出事,其余关口将士,就会迅速赶来支援……”埋伏在岩体深处,亲信将领冲暗地观察的唐战通道。

    唐战镇定自若,看着前方谷丘集结不多的蒙元士兵,自信说道:“虽然如此,但受地形限制,每道关口驻守的敌军士兵不多,就算支援前来,也不过百十人而已……我们动作快点,以弓弩手循序突入,最短时间内射杀敌军关键守兵,占据道口层层推进,争取在敌军主力未察觉时,赶到粮槽地点实行计划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亲将悄声答应道……

    “快,动作快——”蒙元守军这边,知道有敌军前来偷袭,各个关口带军头领,急忙呼喊道。

    密林地势虽然崎岖易守难攻,但关口层叠突兀,短时间内也难以集结所有部队。部队头领在一旁喊破嗓子,蒙元众军也不过集结数十,狭口之地还一时施展不开……

    “跟我走……”唐战看准了每道谷丘的领军头领,手持弓弩,亲身带队伏行命令道。

    密林暗道,突袭开始,唐战持弩先行而上,身形迅影穿梭丛林之间……

    “有敌人!——”蒙元将士领队间,注意到了唐战等人的身影,不禁大喊道。

    可唐战不管敌军布置,借着树丛山岩的掩护,弓弩在手定向而对,所至一处箭弦即发……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一声箭响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一声惨叫……

    唐战不偏不倚,射杀带队敌将一名,并冲跟随将士悄声令道:“看准敌军带头士兵,将其毙命,敌军阵脚必大乱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潜伏众军也是齐声得令,悄然应声道……

    “弓箭手,快准备——”知道明军部队“暗中飞箭”,崎岖地势又是难以突击,不得已蒙元将士只得以弓矢远程相搏。

    但蒙元部队这边刚刚集结,弓箭士兵还未备好。唐战却早已心中有数,知道此时敌军阵脚已然慌乱,只要趁其“余乱”之机,射杀敌军关键之将,此番阵地便能轻松突破。

    想罢,唐战再次首身行动,借以树干土坡掩护,纵身飞跃小道之间,手中的弓弩定然相对……

    “在那边——”蒙元将领大喊一声,命手下弓箭士兵对准而去。

    然而弓箭手还没准备,将领的呼令则是暴露了身份。唐战看准了敌方令将,飞身跃闪间,弓弩已然对准了敌将……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又是一声惊响,不偏不倚射中了敌将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一声惨叫,敌军又一将领毙命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