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九十五章 逢敌险战 上
    萧天看出来了,又是陆菁在莫名使计,不禁转头问道:“菁妹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们?”

    “是这个——”陆菁笑言道,手上拿起一封密函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萧天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潼关方面,我军内应传来的……”陆菁自信说道,“内应深入敌军阵中,打探了敌军的底细,这是此战命我军执行的计划……朱元璋之前不是下令,潼关方面内应之令,我军务必执行吗?”

    “确实是有这事儿……”萧天这才想起来,潜伏的敌军阵中的内应,也是潼关一役的重要一环,“这会儿来得也太是时候了——有了内应,就算没有‘潼关边防图’,我们一样有办法探清敌军的一举一动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现在萧大哥你被撤了军职,所以内应密函传回,我就替你接喽……”陆菁不禁冲萧天调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秦兄弟和陆翎兄弟领兵出征,是执行传回的密令是吗?”萧天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这次出征的真正目的和我一开始想的一样,就是于此——”陆菁似乎是早就猜到了,将密函递给了萧天。

    萧天拆开信函,看完密令上的内容,眼神略显惊讶:“这……这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,主力部队由正道行进只是佯攻,而傻蛋率轻骑侧袭粮槽……也是佯攻!”陆菁眼神坚毅道,“这信上的命令,才是这次战役的真正目的!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把执行军策突出的陆翎兄弟留了下来,秦兄弟把主将的位置让给佳儿,菁妹你也没有反对……”萧天恍然大悟道,“他们二人才是军中带兵经验最多的将领,把这份关键任务交予他们,才是上中之上!”

    “没错,看似让傻蛋和苏姐姐去担当‘重任’,其实只不过是欺骗敌人的幌子罢了……”陆菁自信说道,“用兵之道,露虚隐实,真正关键之决策,筹谋者于敌于己皆不可明言……我总结出的兵法之道,只有隐藏最深最被疏忽的,才是计谋的主导所在!”

    “真不愧是菁妹,内应传回消息前,你就已经料到了……”萧天先是赞叹了一句,随即又道,“菁妹你料事如神,大战在即,事事俱备,所有人和事都该处应最佳决策……既然如此,你把我留在营中,应该也是有别的目的吧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陆菁稍稍收敛表情,转而认真道:“没错,把你留下来,是为了以防不测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防……不测?”听着陆菁“危言”的口气,萧天略显寒颤道。

    “整个战局,我唯一心中没底的一环……”陆菁正经说道,“苏姐姐领兵前关,敌军自知我军‘佯攻之计’,自然也不会派绝对主力前来迎敌,所以苏姐姐几乎不会有什么危险;而内应传回命令坚决,也确定我军主导奇袭之策,敌军不会有任何防备,万无一失……排除这两者,剩下的就是——傻蛋带兵突袭粮槽一关……”

    “剩下的……怎么了吗?”萧天依旧心有不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敌人不在关前全力迎战,那么很有可能……他们知道我们本来侧袭粮槽之重点,遂‘将计就计’埋伏奇兵……”陆菁的语气丝毫不敢懈怠,“也就是说,傻蛋侧袭的北道这一关,是最不明确、风险最高的一关,我担心敌人会饶有行动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唐战兄弟,以他的武功和统兵能力,就算遇到埋伏,也有办法化解危机——”萧天倒是十分信任道。

    可陆菁却摇了摇头,不敢确信道:“我不是担心傻蛋的能力,我是担心敌人的布局……萧大哥你刚才说,担心苏姐姐因为失去理智去找陈世今拼命,而我又明确否决了陈世今不会出现在前关——既然如此的话,陈世今会不会……亲领带兵埋伏在北道?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陈世今他……”听到这里,萧天心中也渐起不安。

    “陈世今的本事,我是听说过的——追风派最年轻的天才弟子,比肩武林四圣七雄之才。若是碰上,傻蛋免不了遭遇风险……”陆菁越说,心中越是笃定,“而且傻蛋带领的轻骑部队不过千人,万一遭遇敌军重伏,恐怕凶多吉少……刚才军事会议上傻蛋毛遂自荐,我没想过多就答应了,现在想想,似乎有些草率了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留我,到底是……”回归正题,萧天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陆菁似乎是做出了决定,拾起桌上的“龙凤双剑”,严肃认真道:“把你留下来,就是怕事有多变,以作后备之需……现在想来,局势是有点不对,傻蛋那边恐多有事故——萧大哥,事不宜迟,我和你一起带后骑部队,前往北道支援傻蛋!”

    “带上部队一起,有这么严重吗?”陆菁转变决定有些突兀,萧天还未反应过来,惊异问道。

    “陈世今镇守潼关三年,朝廷深加有信,统兵之才恐有良上……”陆菁迫不及待带上头盔,振振有词道,“他的武功又是盖世绝顶,傻蛋要是遇到了伏击,一个人恐怕难以应付,我们必须做好万全准备!”

    陆菁这么说,萧天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,遂坚定决意道:“好,菁妹,我陪你一起去救唐战兄弟!”

    慕容樱看着刚才还好好说话的二人,这会儿一下就要带兵出征,不禁担心问道:“陆姐姐,萧大哥,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转过头,微笑着说道:“放心,我们不会有事……倒是樱妹你,留在营中好好养胎,在我们回来之前,不要擅自离开军营——”

    慕容樱点了点头,冲二人传神道:“陆姐姐,萧大哥……你们一定要万加小心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陆菁冲慕容樱投去放心的眼光,含声答应后,和萧天一起离开了军营……

    正军关前,黄沙漫漫,潼关狭地,险象岩生……

    苏佳此时正带领主力大军,沿着嶙峋的山道,缓缓行进。而怕是战中会和敌军主将陈世今交手,追风派弟子四人,也是紧随其后……

    玉麟狮子甲披挂身间,白翎虎盔亮冠红颜,鬼刀在身,手御长剑,苏佳一身戎装行马,第一次作为军前主将,巾帼之风肃然其间。然而,领兵决策将需沉着大局之略,苏佳此时心中,却一顾想着与陈世今决一死战,以结恩怨宿命……

    “苏将军,再往前走,可能就是敌军的阵地……”大军挥师落谷,山前狭间中天一道,地势险要战局难测,亲信将领驭马身旁,提醒苏佳道,“常将军出征前百般提醒,此地敌军恐埋伏甚多,一定要万加小心!”

    “本将军心里有数,无需多提——”苏佳似乎并不放在心上,冷冷回应道。一旁应话的亲信将领,也不觉有些战战兢兢……

    “忆瑶师姐……她太想亲手杀死陈世今,大军出征,心里平定不下……”看着苏佳“奋命”的背影,徐双在后方忧心忡忡道。

    “听说,这次主力关前迎敌,李师姐是奋力抢来的主将之位……”吴贤应声说道,“因为李师姐清楚,前关一役,陈世今必然会出关迎战,她当然想亲手和陈世今做个了断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大军当前,主将不定,恐有患失……”颇有见解的鲁涛在一旁嘀咕言道,“这毕竟是战争,不是江湖恩怨,我怕忆瑶姐姐心中难定,会误了大事……”鲁涛能猜出苏佳的心思,更能认清战争的局势,所出之言分分在理。

    “真希望忆瑶师姐不要出了什么乱子才好……”徐双先是担心一句,遂又抱怨说道,“可此战风险甚高,那个男人却一点都不关心……真是辜负了忆瑶师姐的一片心意,昨晚夜追刺客,害得忆瑶师姐赴命担心,回过头来他却若无其事一样……那个男人忘恩负义,忆瑶师姐你为什么还那么在乎他?”显然,徐双是在抱怨萧天明知此战凶险,却“扔下”苏佳一个人坐视不管,对萧天心起百般的厌恶……

    郑羽化居身所有弟子之后,看着苏佳“赴死一战”的决心,郑羽化冷冷暗笑道:“还没和我一决胜负,就迫不及待想要和陈世今做个了断是吗……如果真是这样,那还真没办法……不过也好,就让我看看,小师妹你究竟有多大的能耐……”

    在郑羽化眼中,他也是时刻关心着苏佳和陈世今的“命运之战”。当然,对于他自己来说,亦是如此……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前方忽有异情,苏佳勒马定睛一望——敌军道口布阵以待,看样子主力是做好了迎战之备……

    “前方发现敌军,戒备!——”号令将骑所望其势,即刻振喊道。

    明军部队霎时将旗扬起,步骑列阵寒芒相向,迎敌之时,做好万全之机……

    “我去,你们留在这儿——”苏佳眼神坚毅,似乎是想“快刀夺局”,吩咐手下将士原地待命,自己独骑一人准备上前叫阵。

    “苏将军——”身后的将领当然不放心,担心喊道——敌军有没有埋伏不说,主将独骑一人身前叫阵,风险甚高,就算是军中生前的“飞骑神将”赵子川,也未看清局势前,就单枪匹马阵前叫敌。

    “不许跟来,这是命令!——”苏佳没有停下,只是背身喝令一句,驭马继续驰前。

    主将发令,众军不敢再有异议。只是此番苏佳的行动“太不冷静”,将领众人纷纷投去揪心的目光……

    “忆瑶师姐……”徐双也是一样,看着苏佳为迫不及待找陈世今一决高下,自己莫名担忧道,“不行,现在的忆瑶师姐根本冷静不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全军没有人再敢出言“阻止”,苏佳独骑一人,缓缓行至阵前中央……

    蒙元阵地这边,看着对面主将前来叫阵,部队前排遂纷上前,骑将数人大刀在手,目光夺然严阵以待……

    苏佳将玉甲披风置后,举剑先声道:“常遇春左三先锋军御使先锋苏佳在此,尔军主将陈世今何在?”

    看着一名女将前来叫阵,蒙元骑将这边,带头将领不屑一顾道:“哼,一个女娃娃也敢上前叫阵?不在家中闺秀刺画,竟不要命跑到战场上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小妞儿姿色挺不错的,我看别打什么仗了,还是跟我回去做小老婆好了……啊?哈哈哈哈——”众敌将觊觎上了苏佳的美貌,其中一人亵渎放笑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——”跟着一起的骑将众人,也纷纷大笑道。

    苏佳却是不以为然,她现在心中想的,只有陈世今一人而已……

    “两军阵前,我再问最后一遍……”苏佳脸色冰冷,眼神杀机四起道,“尔军主将陈世今何在,叫他出来应战!”

    蒙元众将却不在乎,头领轻蔑一视道:“哼,女娃娃口气不小,一个人上来,竟然叫着喊着迎战陈将军……口出狂言,信不信本大爷今晚抓你回去,把你折磨殆尽?”

    喊话即出,骑将另一人也在一旁兴奋道:“头儿,好东西不能留给你一人……依我看,今天谁捞着这儿美人,她就归谁的——”

    “说的没错!哈哈——”身旁众将也不禁起哄道,根本不把身为主将的苏佳放在眼里,对其百般言语亵渎。

    “好,就这么办!”头领倒也“直爽”,狡黠一笑道……

    苏佳在面前听着,早就怒火心头,想要和陈世今一决高下,却是被这帮“杂鱼喽啰”百般“捉弄”……忍无可忍的自己,懒得跟他们废话,剑锋直指敌将面眉,似乎杀意已决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美人生气了……好,就让本大爷好好教训教训,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娃娃——”将骑头领蔑笑一声,遂提着大刀驭骑而上,似要扬马与苏佳正面一搏。

    苏佳自然是“求之不得”,省下嘴皮子功夫,苏佳凝神相望,索性真刀真枪将这帮“杂鱼”了断……

    第一次看着同门师姐在战场上拼杀,追风派弟子众人在阵后揪心不已。虽然并不担心苏佳的武功,但众人心里还是隐隐的不安……

    “忆瑶师姐……没问题吧……”徐双暗暗发堵道。

    “她现在这么不冷静,别出意外的事端为好……”吴贤也在一旁纠结不定道。

    郑羽化一言未发,只是静静看着苏佳阵前“亮兵”,心中反倒是略有期待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