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九十三章 奋命请缨 上
    “话说去了这么久,佳儿捣药还没回来……”看着苏佳在外久久未归,萧天不禁提道,“时候不早了,一会儿常将军派人召集会议,出征战事来得及吗?”

    “萧兄弟你现在这样……出征没问题吗?”郑羽化看萧天身体还未恢复,不禁担心道。天籁小说

    “有劳郑大哥费心了……没事儿,我好得很……”萧天缓缓一笑,淡定神情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追风弟子作为使者,也会随从你们出征……”郑羽化把了把佩剑,凝神说道,“我倒是担心师弟师妹他们,没经历过战乱,所遇危险慌无手足,如何是好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闻之,笑应道:“放心,你们跟在备军之后,不会让你们临敌赴险……只是对付敌方主将陈世今的时候,可能需要你们帮助,仅此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陈世今身为主将,我军讨伐攻城,他也一定会出城迎战……”郑羽化想了想,悄声嘀咕道,“和小师妹的‘事情’还未了结,就要先交手了是吗……”想到这里,郑羽化心中莫名添堵,不禁紧握住佩剑的把柄。

    萧天注意到郑羽化腰间的佩剑,其形略显小巧,不经意问道:“郑大哥,你那把剑……”

    “噢,这是我的剑……怎么了?”郑羽化也并未遮掩,解开佩剑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剑形小巧玲珑,像是女人用的……”萧天看着剑身的细致,似为女人之用,郑羽化堂堂七尺男儿,以其为器像是有些不合常理,不禁问道,“这把剑,能借我看下吗?”萧天不经意提出好奇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嗯,没关系……”郑羽化倒也随和,将佩剑递予了萧天。

    “噌——”萧天拔出剑身,看着锋刃上的沧桑纹路,不禁感慨道:“这把剑挺古旧,像是有些年头,至少得有十年的磨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萧兄弟眼光还挺准……的确,这把剑陪伴我已经有十二年了……”郑羽化略显回忆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真有这么久啊……”萧天继续环望着剑身,眼光注意到剑柄上一朵雕刻精致的“红梅”,点头道,“嗯,‘剑柄红梅,凌寒出鞘’……依我看,这把剑原先的主人,应该是名女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这本来不是我的剑……”郑羽化微微闭眼,略显深沉道,“这是十二年前,一个很重要的人送给我的,我一直带在身边……”

    “很重要的人……”萧天听到郑羽化鲜有的“感情流露”,又是一个女人送其的信物,不禁期盼道,“你一直把剑带在身边,莫非这个女人对郑大哥你来说很重要……是你的恋人?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她是我的恋人——”面对深问,郑羽化毫不避讳,一点尴尬也没有,反倒是眼神悲伤渐显道,“不过她早已经不在人世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萧天眼神稍显惊异,暗暗自责自己又问了不该问的话。

    “这把剑,是我和她最后见面时,她留给我的信物……”郑羽化想起了曾经的悲伤,哀思伤情道,“尔后分别,十年不见,直到听闻她去世的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十年不见……”萧天听到这儿,忽觉哪里不对,继续问道,“难道说……郑大哥的恋人,两三年前才去世?噢,对不起……我不该这么问……”顿时觉得言语不妥,萧天又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是我无能……”郑羽化眼神没落地摇了摇头,苦苦叹息道,“临死前,我都没能再见她最后一面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也不会想到,看似成熟稳重的郑羽化,背后竟也有鲜为人知的伤心往事,萧天不觉莫名感触……“她是谁,值得郑大哥你这么……怀念……”虽然悲伤,但萧天依旧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是……”郑羽化一时陷入悲伤的回忆,刚想要说出其名,关键时刻清醒过来,冷声回应道,“话题好像扯远了,现在不是谈这些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也觉得自己有些过于“无礼”,转口歉意道:“对不起郑大哥,我不该问那么多,你不想说就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……逝去的人,总有一天我会给她一个交代……”郑羽化收起长剑,最后莫名深意道……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——”谈话间,帐外传来了苏佳的声音,“新的药我煎好了,阿天你一会儿趁热喝……”

    是苏佳弄药归至,回来却看见郑羽化在自己的营帐,似乎还和萧天说了好些话,眼神不禁一皱……

    “噢,佳儿,你回来了……”知道苏佳的心思,为避免气氛的尴尬,萧天先言道,“郑大哥关心我的伤情,所以军事会议之前,特来看看我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却是对郑羽化没好脸色,郑羽化也收起悲伤,面对苏佳表情一转……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来我营中?”苏佳上来就是“冷脸相待”问道。

    郑羽化则微微一笑,在苏佳面前始终摆出“神秘不屑”的笑脸,应声道:“萧兄弟不是说了吗?昨晚一战险象环生,师兄我特来关心他的伤情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怕是郑羽化和萧天说了什么,或是萧天告诉了郑羽化自己提及的事,转而冲萧天问道:“阿天,你刚才和他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萧天也是明白人,一来觉得郑羽化并不是苏佳想象中的“坏人”,二来不想战前让苏佳心受波动,遂摆出一副坦然表情道:“没说什么重要的,只是想起昨晚灵影教的‘诡术’,多提及了一些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对郑羽化没有好意,遂转身说道:“我敬你是同门师兄,不刁难于你……但你我之间的恩怨,还有我父母及莫天行的过去也好,那是我们的事情,请郑师兄别掺杂牵连其他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用你说,我也清楚……”郑羽化背过身,淡淡回应道,“我也说过,你我之间的事,我会在妥当的时机处理……届时只有我们两个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郑羽化径直走出了营帐……

    “佳儿,我觉得郑大哥没你想的那么严重,你别再为难他了……”萧天看在眼里,想起刚才郑羽化提及过去的悲伤,不禁为其“求情”道。

    可苏佳却并不清楚,也不吃这一套,脸色依旧冰冷道:“我的事,我自己会解决……我不管他是什么身世,他毕竟是莫天行派来的,目的是对付我,又知道我父母过去的往事——事情绝对不会善了,不可以被他的外表骗了……阿天,我求你,以后无论他说什么巧善之言,都不可以相信他……”苏佳最后,倒向萧天“求情”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佳儿……”看着苏佳复杂的眼神,萧天内心隐隐不安,“郑大哥的身世……事情绝不是佳儿你想像的那样……”

    郑羽化离开后,萧天始终不能平静。不知为何,看着苏佳和郑羽化二人“锋芒相对”的关系,一种潜意识的危机感隐隐浮现……

    巳时时分,中军营帐,为谋讨伐潼关之行,常遇春亲自御兵决策,先锋营众军将士等候听令……

    “人都到齐了?”常遇春走进营帐,看着以唐战6菁为的众军将士列阵以待,不禁沉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将军,军中将士调度完毕,决策定下,便能即刻出兵——”唐战正经严肃道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常遇春再临身前,苏佳不禁瞳孔张大,一股熟悉而又恐惧的感觉涌上心头,“又来了,又是这种感觉……为什么,为什么看到他,我会有……这样的感觉……”

    见到常遇春,苏佳不由再起往日的紧张——眼前这个身影,模糊的回忆似曾相识,却是无从想起……而且潼关一战临近,不知为何,这次的感觉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强烈……

    “部队集结完备,一切好说……”常遇春点了点头,想起朱元璋之前再三提起6菁的谋略,常遇春转问6菁道,“不知6军师意下,该如何作攻城决定?”

    6菁心里清楚,这也是朱元璋借常遇春之手,在试探自己……为求低调,6菁保守说道:“潼关地势险要,不以计策强攻,难伐其下……讨伐城池不在一战之举,夺取易守难攻之地,需行声东击西、断其兵需之计,持久看来,还得从长计议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6军师的意思是……”常遇春继续试问道。

    6菁表情严肃,目视着地图说道:“正面佯攻,以主力之兵拉锯对峙;侧袭北道,以轻骑快马偷袭粮槽……虽不能一举攻下,但若断其粮草、阻其援兵,持久战下,我军自当全胜!”

    “6军师言之有理——”常遇春应和着点头答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这只是最稳妥之计策……”6菁缓了缓,继续道,“若无以坚持长久,欲取敌城,恐需他之妙计。只是他招甚险,须得参量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也没错……”常遇春应声一句,继续说道,“不过若是有‘潼关边防图’在手,了清敌之兵防所在,这一切麻烦都能避免……说到底,还是昨晚夜袭一事,尔军处事不利,丢了关键之物……”说到这儿,常遇春故意瞟了一眼萧天。

    萧天知道常遇春是在问责自己,遂低头自省道:“末将之过,未能保护地图,遂被撤去军职,受唐战将军麾下指令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‘胜败乃兵家常事’,只是丢了份地图,罪不为重,萧将军仍有将功补过的机会……”常遇春直起身,决定下令道,“那就按6军师稳妥之计,先以声东击西奇袭,正面主力佯攻,北道部队偷袭粮槽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唐战等人齐声答道。

    “兵之所调,将由谁?”常遇春继续道,“我军伐城,敌军必以全力抵之,潼关占据天险之道,无论正突侧袭皆为不易,须得谨慎考虑……”

    “侧袭粮槽之事,交由末将可罢!”关键时刻,唐战毛遂自荐道。

    “傻蛋……”看着唐战主动请缨,6菁在一旁隐隐暗道。

    “噢,唐将军为何主动赴侧袭之举?”常遇春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潼关地险,侧袭粮槽务必成功,非冠勇之将不能——”唐战继续道,“军中突勇之将,自汴梁一役过后,损多剩少……营中武力将手,仅有萧天、秦羽和末将三人。然萧天将军昨夜负伤,秦羽将军更担骑军主力之务,难以调度;末将虽为先锋军之主,但阵中有常将军亲自调度,末将大可领兵进袭,还请常将军准以行令!”

    常遇春到来后,先锋军领兵之权,显然全部落在了常遇春手上,唐战这么说,也不无道理。

    常遇春认同唐战的出征之勇,准许道:“好吧,就依唐将军之言,袭营之务交由唐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将军——”唐战毅然领命道,“末将立状,若未完成任务,自当请辞主将之务!”

    常遇春点了点头,随即道:“不过这么说来,正面主力对峙之务,就交由秦羽将军是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末将必不负重托,领兵关前,拖住敌军!”秦羽率先得令道。

    “等等——”然而,话说到一半,6翎在一旁忍不住道,“正面领兵,未必全需武夫之勇……常将军,末将愿随秦将军一同,前关举兵对峙!”

    “不,武孝你留下来,我有其他任务交由你做——”谁知关键时刻,6菁在一旁打断言语,镇定“阻止”道。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”恩师亲自命令,6翎不得不从,只得在一旁收回成命。

    “6翎将军既由6军师所令,那还是交由6军师亲自调度为好……”常遇春也没有反对,准许6菁道。

    “谢将军——”6菁也起身谢道。

    秦羽得知正面领兵,自己担负主军之务,心中遂做好担当准备……

    “慢着——”关键时刻,苏佳突然在一旁站出来,似乎有话要说。

    “佳儿……”萧天像是预感到了什么,眼神忽而紧张不定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决策在前,苏佳突然插话打断,常遇春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潼关虽有险地,但皆为关前据守,敌人若要抵御我军,主力必以出关迎战……”苏佳表情振奋道,“既是如此,敌军主将定然也会出战……此番战役,主力军前地势复杂,秦羽将军虽有带兵伐城之经验,可多为骑兵布阵;山势险要,骑军难展,不求变阵,难以求成,所以末将认为,此番战役秦羽将军统领主力,稍欠稳妥——”

    话是没错,可苏佳突然来这么一句,似乎了解她的人,都知道苏佳心里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有道理……”常遇春也没有反对,转而问道,“那苏御使认为,该由谁来统领正面主力?”

    “交由末将统领!”苏佳眼神镇定,斩钉截铁道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