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九十二章 饮恨归营 下
    翌日,先锋军营地……

    昨夜遭受突袭,营中将士略有伤亡,军心亦受波动。好在常遇春率主力部队支援赶到,重操集兵军队部署,情况才算好转,今日一早军中一切恢复正常。不仅如此,为加快战略进度,虽然军队遭受打击,但常遇春迫切集将领兵调令,潼关一役似要先发有所行动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战略重物“潼关边防图”遗失,萧天未能追及夺回,即担主要之责,被撤去中将军务,本人接由唐战和陆菁调令。加上昨晚一战,萧天精疲力竭险象环生,还未完全恢复的他,恐难以调任兵发潼关初始之战……

    后营帐中,此时萧天正躺在榻上静养——昨晚拼死奋战,体力衰竭,现在回想起来,萧天不免仍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萧天从榻上缓缓坐起,昨晚自己劳累过度,苏佳更是疗伤照顾自己一宿。正巧苏佳暂时出去捣药,不在营中,萧天独自望着手心,想起昨晚的激战,心中仍久久不定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萧天努力站起身,想要继续坚持,直到把地图夺回来。

    “阿天,不要……”苏佳怕萧天又三长两短,担心阻止道。

    司马寒衣和童琛站起树梢,望着高台下的萧天等人,司马寒衣轻蔑道:“今晚的“见面礼”很棒,不愧是苍龙大侠,让老夫见识了绝世武功……不过今晚胜负难以分明,这‘潼关边防图’,就暂且留在老夫手上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萧天知道对方要逃跑,凝神不甘道,想要追击身体却已不听使唤。

    “今晚点到为止,老夫也看清了苍龙大侠你的实力……想找老夫再交手,来日方长……”司马寒衣拉了拉披风,冲树下弟子摆了摆撤退的手势,随即道,“我们还会再见面的——不过下一次,老夫会让苍龙大侠你死无葬身之地……”

    狰狞一句过后,袖间两发“雾雷弹”,乱木之下顿时烟云一片,遮挡了萧天等人的视野。

    “等等——”萧天伸手追喊,可待烟雾散去,眼前已是空空如也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我还是……没能追回地图……”萧天隐隐不甘道,“虽然破解了‘婵依阵’,可……还不算是打败了司马寒衣……总有一天会和他做个了断,到时候不知道……他还会用什么手段对付我……”

    显然,萧天一点不在意自己军务被撤之事,满脑子里都是昨晚“饮恨”的结局。

    “不过,阵法借由‘婵依’之术,弟子教众珠联璧合,抵御世间一切武功……”萧天冷静下来,回想起灵影教弟子的身手,不禁暗暗道,“好可怕的阵法,这个司马寒衣……不,应该是整个灵影教,出身西域武林,为蒙元朝廷效命,却依旧是个谜。连我都险些不敌,那帮家伙若继续作伥,显然潼关一役将会艰难重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醒了……”思绪间,帐门口传来一句应声,萧天转头一望,来者竟是郑羽化。

    “是郑大哥……”萧天不像苏佳,面对郑羽化,还是以礼相应道,“你……怎么会来这里?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怎么,我是追风派的使者,助尔军讨伐潼关,理应是自己人,也是朋友,为什么不能来这儿?”郑羽化笑问道,语气十分亲切,好像自己就是萧天的兄长一般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……”萧天摆了摆手,即刻笑应道,“只是这里是佳儿的营帐,郑大哥你又和佳儿之前……闹过不愉快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,忆瑶师妹离开时,我还没来追风派,对我这个师兄认生,我也能理解……”郑羽化不紧不慢道,“何况,忆瑶师妹的事情我也听说过,闹点情绪或是发脾气,我也能理解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郑羽化亲和友善的面容,萧天心里有些踌躇:“这样子看来,郑大哥是个关心师弟师妹的好师兄,不像是什么坏人,为什么佳儿会对他这么排斥,难道仅仅是因为他和莫天行的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思绪几番,萧天不禁想起自己和苏佳昨晚的谈话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“佳儿你是说,郑羽化知道你父母曾经的往事……”苏佳简单叙述了白天发生的事,萧天大概了解后,不禁问道,“他还说,他骗了你的师弟师妹,说是护送任务,其实目的是来找佳儿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还说要和我生死对决……”苏佳心情无法平静,攒紧双拳道,“目的是来找我,还要亲手和我做个了结……这不是莫天行派来对付我的杀手,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郑羽化怎么说也是追风派现任的首席弟子,若是堂而皇之派他来对付佳儿你,这未免太张扬了。稍有走漏风声,岂不是影响了追风派在武林中的声誉?”萧天倒是比较冷静,分析琢磨道,“而且,莫天行多次派杀手追踪你,据我所知,他并不想置佳儿你于死地,他只不过是想找到你,让你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天行杀了我父亲,对我来说是不共戴天的仇人!他怎么可能任由一个仇人的女儿存活于世?”提起莫天行,苏佳顿时怒火心头,转而愤怒道。

    “可他还是养育了佳儿你十六年不是吗?”萧天却不以为然,面对苏佳的不冷静,自己依旧镇定道。

    “他不忍心对我下手,所以他就找了别人……”苏佳仍然“不依不挠”,失去理智道,“郑羽化就是他派来的杀手,目的是要对付我,这么明显的布局,你难道看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可如果他真是莫天行派来杀你的,为什么入营这么久,甚至和佳儿你有独处的机会,却迟迟不下手?”萧天稍许提高嗓门,反驳着苏佳的猜疑。

    苏佳顿了顿,知道自己刚才因仇恨失去理智,没有冷静思考其中的疑点,表情忽而一愣。

    萧天看着苏佳的神情,以为是自己刚才语气过重,遂转而平和道:“如果说……如果郑羽化真的是杀手,他为什么还要和你说这么多……包括佳儿你父母的事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苏佳摇了摇头,现在的她心里很乱。

    萧天继续道:“而且你刚才还说,郑羽化告诉你,只有他和莫天行知道你父母的过去,可见他的身世和你父母,和莫天行脱不开关系……既然是如此重要内幕的人,莫天行怎么会派他来对付佳儿你,不怕其中多生事端吗?”

    苏佳没有说话,只是在一旁低头忧伤。

    看着苏佳平静下来,萧天暂时喘了口气,平和安慰道:“也许,这件事情的因果,连莫天行自己都不清楚……我在想,莫天行派弟子前来我军,纯粹就是为了对付叛徒陈世今;至于郑羽化目的针对佳儿你,我想或许是他自己……一些私人的恩怨吧,至于是什么,只是我们不得而知……”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目的针对佳儿,由莫天行派来,却并非出自莫天行本意……”萧天眼神一凝,不禁对郑羽化提起几分猜疑,“和我们相处这么好,昨晚搏命一战,还关心我的性命,不像是装出来的,怎么看都不会是个坏人……可佳儿说的都是事实,他既然在佳儿面前露出‘真容’,自然也知道不可能在我们面前继续‘装好人’;但他还是对我们亲切友善,一点恶意没有,如此说来,或许是他和追风派的身世命运,跟佳儿联系到了一起,他和佳儿有莫名的关系在其中,这点恐怕就连佳儿和莫天行都不清楚……如果能想办法了解他的身世,或许能够明白些什么……”萧天心中隐隐臆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看着萧天转变的眼神,郑羽化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噢,没什么……”怕是多有疑心,萧天急忙转口应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昨晚的伤,应该没事吧?”郑羽化有关心问起萧天的伤情。

    “还好,只是体力消耗过度,睡一晚就精神了……”萧天摆了摆手臂,笑应着说道,“而且有佳儿替我疗伤,一些皮外伤口不算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连苍龙大侠你都差点遇险,看来灵影教的这帮家伙,来头确实不小……”想起昨晚的苦战,郑羽化也在一旁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是啊,日后免不了还要和他们交手,再有遇见,怕是司马寒衣会有别的阴谋……”萧天也应声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到最后,‘潼关边防图’也没能追回来……”郑羽化提起这事儿,又关心问答,“对了,因为这件事,苍龙大侠你被撤了军职,应该……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萧天听了,淡然一笑道:“没关系,对我来说,这反而是件好事——我本来就不是当将军的料,起初的几天,军中大小事务都交由我负责,把我累得头昏脑胀……现在好了,没了职务,我反而轻松了许多,我还得谢谢常遇春将军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没想到苍龙大侠也挺幽默的,武功高强几遇坎坷,却能笑对一切,忆瑶师妹可算找了个好男人啊……”郑羽化不禁夸赞道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什么了……”萧天尴尬地脸红一阵,随即道,“我年纪不过二十,你们总是称呼我‘苍龙大侠’,我都不好意思……叫我‘萧兄弟’或者‘阿天’,我反而开心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苍龙大侠果然直爽,有点逍遥浪客的样子……”郑羽化亲和一笑,应声道,“好,以后就叫你‘萧兄弟’,和唐将军他们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附笑一声,想起之前自己的疑问,不禁试探问道:“对了,郑大哥,你加入追风派不到三年,便能一跃成为门中的首席弟子……虽然这么问有些失礼,但愚弟还是想知道——郑大哥年近三十,早已过习武天赋时期,之前江湖上又从未有听闻名声,郑大哥是如何做到的,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成为追风派的首席弟子?”

    郑羽化轻轻一笑,简单应声道:“呵,没什么,只是年轻时候不太懂事,长大后终于能抛开杂念,用心习武。虽然不比年轻天赋之辈,但只要刻苦钻研、勤加苦练,就算年岁不在天赋之时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郑大哥能有如此豁达,并有刻苦之心,愚弟佩服……”萧天先是钦佩一句,随即慢慢深入道,“不过,听郑大哥说,你进入追风派之时,佳儿已经离开了半年,按道理,你们彼此应该没有任何渊源的才对……可是,此番之行,你却意在针对佳儿,不知敢问可否,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郑羽化听了,眼神稍稍一变,提神轻声一问:“萧兄弟你……这是在怀疑我?还是说,是忆瑶师妹让你这么问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好奇……”萧天渐渐切入正题道,“佳儿跟我说,郑大哥你知道佳儿父母曾经的往事,想必这么看来,你应该和佳儿多多少少有些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郑羽化闻之,轻轻闭眼,缓缓转过身道:“要说关系,也并不是完全没有……不过,我和她之间的事,暂且无人知晓罢了,就连莫天行莫掌门也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果然——”证实了自己心中的猜想,萧天眼神一定。

    “但即使如此,也和萧兄弟你们没有关系……”郑羽化像是不想多提此事,回声淡定道,“我和忆瑶师妹之间的事,我心中有数,会妥善处理……至于萧兄弟你们大可放心,我绝不会做出耽误你们军务的坏事,毕竟讨伐陈世今是我等追风弟子之责,我一定是站在你们这边的……我和忆瑶师妹两个人,不过有些私人的问题,所以昨天闹了些‘误会’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心中犹豫不定,忽而灵光问道:“敢问郑大哥,你的祖籍何处?”

    “祖籍襄阳——”郑羽化一点不犹豫,直言答道,“不过小时候赶上陈友谅起兵造反,城中出过闹乱,家人全部殉亡,就剩我一个人活了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听到郑羽化所述悲苦,萧天自觉有些不妥,缓缓道歉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……”郑羽化轻轻一笑,依旧不改关切的口吻说道,“毕竟忆瑶师妹和我一样,小时候也没了爹娘,我能理解她的心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就好了……”萧天微微松一口气,想到这些天苏佳的痛苦,萧天望着郑羽化的背影,用恳求的口气说道,“郑大哥,我求你一件事——不管你有没有隐瞒什么,或是和佳儿有什么恩怨纠葛,请你放过一手……佳儿从小没有父母,又是被仇人一手养大,好不容易从命运的苦难中挣脱出来,如今却再逢昔日恩怨,费尽了苦心……昨日的矛盾是佳儿不对,但也请郑大哥你能理解,放过一手,别再让佳儿痛苦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……”郑羽化没有回头,只是默默答应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……”萧天也点头感激一句。

    “仇恨之痛谁没有?只是有时候,痛苦的人并不知道,自己不知不觉,却是带给了别人痛苦……”郑羽化最后轻语莫名一句,似有他意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