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九十一章 饮恨归营 上
    “啊!!!——”萧天最后怒破一阵,“断锁狂龙”倾巢而出,无数闪电巨龙自铁索之上环绕,威震八方。天『『籁小说Ww』W.』⒉苍龙诀式内爆破,萧天动用了全身气力,以其巨龙之魄,震断了束缚全身的铁索,并最终将拽拉的灵影教弟子全部隔力击飞而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……”灵影教弟子惨声连连,挡不住苍龙气魄的威慑,纷纷负伤倒地……

    “婵依阵”即刻破解,萧天危难下最终得胜。“狂龙巨风”撼天破吼,霎时天地暗变、风云席卷;深林高台四周,灌丛伏地、巨木荒斩,身前几排大树轰然倾倒;灵影教据守弟子纷纷躲闪,避让安全之位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威慑,这就是苍龙大侠的实力是吗……”童琛护手“龙威”的撼魄,提醒说道,“不行,这里快要承受不住了……司马老头儿,还是忍一时暂且避开吧——”

    司马寒衣心有不甘,但又惊诧于萧天震慑的“神威”,巨龙之力袭来,自己与童琛二人施展轻功往后退去——眨眼一瞬,刚才自己所站的大树,被“狂龙”拦腰震断……

    狂风突袭不止,灵影教弟子纷纷退避,追风弟子众人“威胁”即除……

    “危险!——”一棵巨木断裂,正朝徐双等人正中砸来,苏佳大喊一声,鬼刀出鞘,寒芒即刻斩断,高台壁下轰然一声,众人躲过危机。

    “都退到我身后——”眼前危机解除,看着灵影教弟子撤退当前,郑羽化持剑护在众人身旁,以防敌人偷袭之举……

    “轰——轰……”山林巨木晃震难止,“狂龙断碎手”的威力久久不息,待到风平浪静、飞尘归息之时,整座高台四周,已然成为一片巨木颓然的废墟……

    再看萧天,脚下四周尽是破碎淋漓的铁链——这一招贯通了萧天的全力,已然精疲力尽的他,在台上重重喘着粗气,拖着沉重的手臂,缓缓拾起之前被击落的铭蒙铁剑……

    “阿天——”敌人的“警戒”全部后退,萧天众人暂时安全,苏佳见徐双等人暂无危机,迫不及待跳上高台,俯身关心萧天的伤势。

    萧天努力镇定一气,虽然拼尽了全力,但还没真正打败司马寒衣,自己仍旧未有松懈。伏手持剑立于高台,仰头正望着后撤另一棵大树的敌人,愤愤说道:“还没结束……一定要夺回‘潼关边防图’……”虽心有不甘,可体力近乎透支,萧天身体已然不接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已经是极限了……”看着身心俱疲的萧天,郑羽化心中暗暗道,“最后一回合,如果不是想出了破解‘婵依阵’的奇策,恐怕苍龙大侠你就真的凶多吉少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没有去理会敌人的眼神,只是全神贯注在用“寒灵神功”为萧天疗伤。徐双在台下,看着苏佳为萧天倾心付出一切,心中一股莫名的酸楚:“忆瑶师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恶,差一点就能……”司马寒衣望着萧天,自己苦心设计的“婵依阵法”,竟被其识破,心中不免恼火十分……

    “唰……唰……唰……唰……”忽然,丛林道口背后,响起了隐隐约约的脚步踏叶声……

    “有人来了——”吴贤注意到了,不禁回头道,“这个时候会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郑羽化怕有意外,转身又护在师弟师妹后方……

    “哼,看样子是敌人的援兵到了……”童琛淡然一笑,对司马寒衣从容道,“可惜啊,司马老头儿今晚败在了苍龙大侠手上……不过能目睹这么一出‘惊天对决’,见识到苍龙大侠的本事,也算值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今晚随同弟子不多,也只能到这儿了……”司马寒衣忿忿不平道,“老夫心有不甘,如果再来两三回合,老夫一定能打败他!”

    “你就省省吧……总之,苍龙大侠身为主将,前来救援的敌军部队定当不少,我们还是趁早撤退吧……”童琛轻轻笑道,“而且今晚擅自袭营,没和陈将军打好招呼,回去肯定会被责备一番。趁着损伤不大,我们还是及早收手的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只能这样了……”司马寒衣虽有不甘,但也只能接受“遗憾”的事实。何况今晚只是初次“会面”,恩怨来日方长……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萧天努力站起身,想要继续坚持,直到把地图夺回来。

    “阿天,不要……”苏佳怕萧天又三长两短,担心阻止道。

    司马寒衣和童琛站起树梢,望着高台下的萧天等人,司马寒衣轻蔑道:“今晚的“见面礼”很棒,不愧是苍龙大侠,让老夫见识了绝世武功……不过今晚胜负难以分明,这‘潼关边防图’,就暂且留在老夫手上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萧天知道对方要逃跑,凝神不甘道,想要追击身体却已不听使唤。

    “今晚点到为止,老夫也看清了苍龙大侠你的实力……想找老夫再交手,来日方长……”司马寒衣拉了拉披风,冲树下弟子摆了摆撤退的手势,随即道,“我们还会再见面的——不过下一次,老夫会让苍龙大侠你死无葬身之地……”

    狰狞一句过后,袖间两“雾雷弹”,乱木之下顿时烟云一片,遮挡了萧天等人的视野。

    “等等——”萧天伸手追喊,可待烟雾散去,眼前已是空空如也……

    司马寒衣逃了,“潼关边防图”最终也没有夺回来……

    “找到了,在这里——”几声蹿响,丛林道口赶来的众人纷纷出现——竟是秦羽和6翎,二人带着部队前来,果真如童琛所说是赶来的援兵。

    一见是自己人,郑羽化也才放下了心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苏佳回头一见,惊异问道,“你们今晚,不是去常将军的大本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常将军说有军报传来,皇上命我军明日有所行动……”6翎义正言辞道,“所以我们不但调集了骑兵,还随同常将军主力部队今晚一同归营!”

    “可刚回到部队,就听说了今晚遭遇敌人袭营的事——”秦羽表情严肃道,“小樱说自己差点身受险情,唐战兄弟又说萧兄弟你们前来追击敌人,欲夺回‘潼关边防图’,自己留在营中部军,怕再起事端……我们回来后,常将军部队补充,唐战兄弟才放心命我和6翎兄弟带兵前来支援,说是怕萧兄弟你遭遇不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好,并无大碍,只是……”得知实情,苏佳微微叹气道。

    “只是‘潼关边防图’……”萧天心有不甘,跟上低语应声道,“地图还是被敌人夺走了……都怪我无能,没能追回地图……额……”说完,萧天泄冲地面重重一拳。

    “这不能怪你,毕竟刚才对峙,你自己都差点遇险……”郑羽化在一旁说着好话,借以安慰萧天。

    “结果既已至此,在纠结也没用……”苏佳缓缓叹声,随即正问道,“对了,6兄弟你刚才说,常将军随你们归营,明日部队有所行动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6翎点头道,“有关明日讨伐一事,今晚听常将军所言,局势刻不容缓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我们也快点回去吧……”萧天忍气吞声一句,站起声低落道,“不过丢失了‘潼关边防图’,我作为一军之主,恐怕免不了失职的处罚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看着萧天没落的眼神,苏佳在一旁忧神难解……

    经历一番苦战,最终却不得“善果”,萧天等人只能“饮恨”离开,随同秦羽6翎救援部队,隐忍归营……

    潼关边城,司马寒衣和童琛,带着灵影教弟子,也回到了驻军地所……

    今夜袭营,虽然成功夺得“潼关边防图”,但败在了“苍龙大侠”萧天的手上,司马寒衣很是不爽;加上自己引以为傲的“婵依阵”,被萧天以武化解,心中更是难以平复……

    “‘婵依阵’,居然被他破了……那可是老夫精研数十年的瑰宝……”想起今晚的鏖战,司马寒衣仍旧念念不甘道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没办法的,毕竟对手可是武功盖世的‘苍龙大侠’……”童琛则是轻轻一笑道,“一开始就挑这么个麻烦家伙做对手,吃点亏情理之中……不过这也证实了司马老头你的用策——你说得对,‘苍龙大侠’萧天,的确是潼关一役我军最棘手的家伙之一,想要取胜战局,非打败他不可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急,还会有和他们交手的机会,今晚只是开始……”司马寒衣冷冷一句,眼神渐显杀气道,“下一次,我一定让苍龙大侠死在老夫手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我也是……”童琛暗暗一笑道,“总有一天,我也要和唐家后人一决高下,就在两军交战之时……”童琛惦记的,则是先锋军的主将唐战,以其为自己务必打败的对手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这么晚回来,究竟干嘛去了?”突然,就在童琛和司马寒衣归队时,陈世今从正楼出现,表情冰冷质问道,“不是说去和‘苍龙大侠’会会面吗,为什么闹这么大动静?探子回报和我说,你们今晚还夜闯了敌营,简直就是胡闹!”

    “陈将军还真勤快,派手下探子打听自己人的消息……”司马寒衣调侃一句,轻声笑道,“陈将军放心,今晚行动的,都是老夫自己的弟子……而且今晚并不是一无所获,至少我们从敌人手上拿到了‘潼关边防图’——只要没了这玩意儿,敌人举兵进攻便会拖缓节奏……”说着,司马寒衣将“潼关边防图”从袖口拿出。

    “对敌人来说这么重要的东西,我们留着干嘛?还不如直接销毁,一了百了……”童琛随口一句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很有道理,这地图对我们来说又没用,把它毁了,敌人就少了进攻的利器……”司马寒衣轻笑一声,似乎是想亲手将地图销毁。

    “慢着——这地图是朝廷当年丢失之物,欲找回它,花费了不少功夫……是毁是留还未下令,待我通报朝廷,再做定夺!”陈世今即刻制止道,“为免再出事端,地图交给我保管,还请司马将军奉上——”

    司马寒衣则是略有不服,赌气道:“老夫抢来的战利品,凭什么交给你?”

    陈世今则是不以为然,冷面回应道:“这里是军地,我是主将,军中一切听令于我,违令者按军法处置,司马将军莫有不从?”陈世今倒也毫不客气,在司马寒衣面前话起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切……”司马寒衣不屑一句,直接将地图扔给了陈世今,丝毫未有尊重之意。

    陈世今也没多理会,接过地图后,径直走下了城楼……

    “哼,不过是个臭名昭著的江湖叛徒,神气什么……”司马寒衣似乎一点看不起陈世今,冷冷瞥视道……

    陈世今走下城楼,迎面走来一个士兵,似乎是陈世今的亲信部下,低声复命道:“回将军,您吩咐送出的密信,属下已经送达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让他人察觉吧?”陈世今悄声一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士兵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以后任务亦是如此,你先下去吧……”陈世今心中一定,冷冷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士兵即刻离开了城楼……

    陈世今往城楼下走,摸着漆黑的夜色,似乎是准备归家寝息。然而朦胧黑暗间,巷间两旁的平房屋顶,似乎传来魑魅的异动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——”陈世今察觉敏锐,转头喝问道。

    屋顶一道黑影蹿过,但似乎并无袭击之意。轻功跃闪一瞬,不之客冲陈世今飞过一张信条,随即匆匆离开……

    “刚才的轻功,好像是追风派的脚法……”陈世今像是认出来了,这个人似乎是自己的同门。但察觉对方并无“恶意”,并且又是同门弟子,陈世今并没有“打草惊蛇”前去追击;加上留下莫名信件一封,定是另有告知之意,何况又和追风派有关……

    “师门的信件,还是寄给身为叛徒的我?会是什么呢……”陈世今拆开信件看来,却见署名之人竟是追风派的掌门人莫天行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而看完了信件的内容,陈世今脸色一变,遂又渐趋平稳,甚至略显一丝期待,冷冷一笑道,“有意思,追风派又一个会使‘天神剑法’之人……追风派席弟子,郑羽化是吗……”

    陈世今揉碎信件,心中暗暗道:“原来如此,郑羽化和忆瑶师妹的师门对决,胜者之人,会来找我报仇‘清理门户’是吗……哼,有意思,三年不见,没想到师父他老人家,也会玩儿兴致了……”

    预测将要生的事,陈世今心中蠢蠢欲动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