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八十九章 疲战危局
    高台列阵,重整以对。天籁『小说Ww『W.『⒉虽然找到了“婵依阵”的弱点,定以人之身法,阵型自破,可此番回合,灵影教弟子以七人围阵,彼此兼顾,寒芒之威更甚于前;纵使萧天武功造极,也无以一招而定七人之身,体力渐疲,敌方人数愈多,破阵之难愈加凸显……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苏佳在下面看着忧心,却又不能贸然上台帮忙,心中甚是焦急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,这回……萧大哥没能破阵……”鲁涛看着台上的局势,不禁担忧道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的,我相信萧大哥!”吴贤倒是绝对信任萧天,振心鼓舞道。

    徐双没有说话,只是目不转睛盯着萧天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只要避开阵中寒芒,寻机重创御阵之人,‘婵依阵’就能化解,这是苍龙大侠你搏命换来的弱点……”郑羽化凝视着战局,忧心忡忡道,“可是现在阵法人数增多,利刃突袭更胜之前不说,阵中弟子彼此更能兼顾照应,如果不能一击将其全部制伏,就没办法破阵……时间拖下去,局势会愈加不利,而且也不知道司马寒衣会不会再有刁难。苍龙大侠,你到底该怎么办呢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面对危局,依旧沉着冷静不乱,铭蒙铁剑在手,环顾周身刺客七人,危难在前,依然镇定分析着破敌的对策。

    “‘婵依阵’的弱点没变,只是人数增加。想要破阵,还是得先攻制伏御阵之人……”萧天两眼凝神,心中暗暗道,“只不过对方如今人多兼顾,攻守屏障固若金汤,不能再像刚才那样贸然突入……冷静下来,一定有办法,可以一招制伏所有的敌人……”

    灵光一闪间,萧天似乎想到了什么,眼神一变,直身立起,剑锋再对众敌……

    “哼,做好了必死的觉悟是吗……”司马寒衣看着萧天的表情,以为其无招破阵欲要拼死一搏,不觉冷冷一笑道,“好,既然想要痛快结束,那老夫就成全你……”

    一道示令,“婵依之阵”弟子七人,连刃在手欲以先攻。七星角阵身法如云,灵影教弟子七人寒芒在手,呼云闪电般,举刀合围便朝萧天而去,以此绝命一招治于死角。

    萧天已经做好了回击准备,眼神凝神,坚毅无比……

    “阿天——”“萧大哥——”台下之人看着惊慌,顿时众声呼喊。

    “你无处可逃了,去死吧!——”而在树上,看着被逼上绝路的萧天,司马寒衣更是狰狞狂喊道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一声巨响,七星寒芒聚集,化为雷鸣骤闪,内力冲云而上,自萧天所站之处炸裂开来。霎时间刀光连影,剑闪烟尘,高台中央重创一击,迷蒙雾影一片,却是看不见萧天的身影……

    “阿天!——”没看见萧天的影子,以为其命殒阵中,苏佳在台下绝望哭喊道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追风弟子众人,则是被“刀闪”强烈的冲击震慑不定,半天睁不开眼。

    郑羽化一手捂着眉间,一边冲台上定视聚望,祈祷萧天不要真的出事……

    “结束了吗……”童琛看着台上的烟尘,神情撇下间,却又忽而扬起眉梢。

    “哼哼……嗯?”司马寒衣以为一招已然夺命对方,然而看见眼前的一幕,又不觉稍稍收敛……

    迷烟之下,一道身影腾跃而上,轻功一使,飞纵当空——是萧天,众敌合击刀闪一瞬,萧天巧身躲开了攻击,并一跃而至半空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阿天……”看着萧天平安无事,苏佳紧弦的心才渐渐放下,眼角快要留下的泪水也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萧大哥没事——”吴贤在一旁兴奋喊道。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徐双也不自觉跟着开心点头,一时把自己对萧天的反感忘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“躲开了吗……”郑羽化看在眼里,放心之余不禁暗道,“还是说,又在做着制敌的对策……”

    “毕竟是苍龙大侠,没那么容易就被打倒……”童琛微微一笑,继续朝司马寒衣“挖苦”道。

    “哼,以为轻功躲开就安全了吗?”司马寒衣则是不依不挠,冲着列阵弟子大声喊道,“快动手,给我杀了苍龙大侠!”

    阵中烟尘渐渐散去,萧天身下弟子七人,直观抬头所望,顷刻齐身举刀而上,似要在萧天落地一瞬,将其结果。

    但躲过了致命一击,萧天飞身落下,自当不再临危。萧天看准七人阵中一处,铭蒙铁剑垂直而下,巨龙剑气翱鸣再起——“神龙九变”第一式“蛟龙出海”,阵点中心忽起撼地巨龙,拔山呼啸,震天而出。

    灵影教弟子忽觉脚下震荡四伏,纷纷按阵法散开,骤时一道冲天剑气,幻化巨龙拔地而起,威力可撼沧海。

    但弟子众人临危不乱,“婵依阵法”犹在,内力再强的刀剑之法,借以连环寒芒相向,都会冲缓渐以无形——果然,即便是震慑天威的“神龙九变剑法”,也依旧撼动不了“婵依阵”的固若金汤。

    不过灵影教弟子退阵一刻,倒是给了萧天落地良机。萧天稳稳落于阵心,环顾一视周中七人,似要再出奇招……

    “哼,就算是‘神龙九变剑法’,也无法破解老夫的‘婵依阵’……”司马寒衣轻蔑一笑,冷冷一视道,“可惜啊,像是找到了一丝机会,不过你还是白忙活了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定睛而望,就在周身七人刚刚稳住阵脚之际,萧天再度出招——只是这次剑法并未突强,萧天举剑环芒倾使,烟雨迷蒙般的剑法油然而现。

    灵影教弟子据以连阵,才挡下了“神龙九变”的强威冲击,还未完全回过神来,却见萧天再使剑招。本以为又是冲劲撼天的强力剑法,众弟子不敢有丝毫懈怠,连环刀刃聚阵相连,身形如影芒闪七星。可谁知,萧天此番剑法并非刚强,众弟子不费吹灰之力便将以避开。

    萧天此处一招,却是萧家剑法中的“鸿蒙墨雨”,灵散剑光缥缈周身,看似保守剑灵护体却又不知何意……

    弟子七人见萧天未有反击之势,想要故技重施再聚一式,连环刀刃纵星相连,七角寒芒欲图而。

    可这次萧天没有再“徒手待毙”……转手一刻,萧天以掌换剑,对冲而龙神之威——“傲龙天翔”破釜沉舟,聚以‘苍龙诀式’十成内力,萧天双掌排山呼啸,纵贯天宇,以其灵影教弟子七向突袭,刚对而立。

    毁天灭地般的气魄,刺客等人愈前身位,顿觉一股碎灭的压迫扑袭而来。“据阵!——”亡命拼杀一刻,阵中弟子骤时大喊,刺客七人乘势收招,改以刀阵连锁铸成“钢铁屏障”,强行拼挡“苍龙掌”的最强杀招……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精断苍龙,伴一声撕天呼啸,狂龙神掌荡天神威,一时周中百草震慑,杀掌顿斩八方四木——毫无疑问,这是萧天目前使出的最强内力,就等这一刻“狂龙”倾巢而出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龙威震慑久未停歇,台下追风弟子三人,难以承受“苍龙之魄”,纷纷提手护身大叫惊喊。

    就连内力深厚的苏佳和郑羽化二人,也很难“招架”苍龙狂掌的余威冲击,卯足内力间,双足都难以站稳脚跟。而苏佳也是深感惊异,和萧天在一起这么久,这还是自己见着萧天第一次使出如此强劲的内力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威力,不愧是苍龙大侠……”郑羽化一手护着身子,一边暗暗惊道,“‘苍龙掌’之神威,世间皆以惊服,这回‘婵依阵’应该抵挡不住吧……”

    树梢之上,童琛望着台下的“撕天裂地”,兴奋笑道:“真是让人心血沸腾的力量,这就是苍龙大侠的实力,今晚来此观摩一战,果然值了!”

    司马寒衣则是半话不说,顶着“巨龙狂吼”的强风,直直望着台下的局面,神情依旧淡定……

    龙威八方四散,场面渐渐趋于平息,然而结果却让人意想不到……

    萧天收招喘声几阵,显然刚才的搏杀,自己消耗了不少体力。而在自己四周,灵影教弟子七人依旧平息安然无恙,手持连环刀刃据之以阵——显然刚才的急收列阵,挡住了自己的“傲龙天翔”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?!——”苏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惊愣台下难以言表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吴贤也是难以回神,目瞪口呆吃惊道,“这么强的‘苍龙掌’威力,居然……居然这么轻松就被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郑羽化也很难接受现实,在一旁诧异惊忧,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连这招都不能……好可怕的‘婵依阵’,苍龙大侠的举世剑法和掌法居然毫无用及,这帮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——”司马寒衣所见结果,在树上放声狂笑道,“倾赴全力的一招,苍龙大侠,这就是你的全部实力吧……真可惜啊,你拼尽全力还是不能破解老夫的‘婵依之阵’,这下子胜负已经分晓——苍龙大侠,你终究不是老夫的对手啊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萧天身处“绝境”,略微低头,竟是露出了自信的笑容:“哼,这可难说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司马寒衣收敛反问,不明白如今“束手无策”的萧天,究竟何来的自信。

    “嗯?”童琛像是注意到了什么,眼角俯瞰“战场”而去,然而眼前的一幕竟是惊呆众人……

    刚才完美挡下“苍龙狂掌”的灵影教弟子七人,不知为何,“停战”之后竟是身形皆显恍惚,摇摇晃晃一阵,最后支撑不住,倒落地上不起……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司马寒衣也顿时从“美梦”中惊醒过来,看着自己阵下的弟子数人莫名倒地,吃惊不止道,“为什么……你到底是用什么方法……这不可能——”

    不只是司马寒衣,萧天这边,台下的苏佳郑羽化等人,也没有立刻明白怎么回事,明明刚才“傲龙天翔”毫无伤及,为何收战过后,灵影教弟子反倒是负伤倒地。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苏佳说不出话,只是用惊讶的眼神望着萧天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他是怎么做到的……”郑羽化也看不懂局势,在一旁疑惑不止,“刚才的出手,对方‘婵依阵’明明防御得完美无缺,到底是用什么方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果然,吃惊不定的司马寒衣,迫不及待冲萧天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,我已经找到了‘婵依阵’的弱点……”萧天从容自信道,“制其人而破其阵,我还是用了同样的针对方法……只是这次司马教主添以人手,阵法加固,近身无以克敌,所以我换了一个手段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手段?”司马寒衣依旧不解,“如果说要定其人之身法,刚才过招几式,老夫的弟子完美无缺挡下了你的每一招,连最强的‘苍龙掌’也无例外,那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这样吗……”这回,倒是萧天冲司马寒衣投去“嘲讽”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司马寒衣冷声一应。

    “看下面——”童琛这边似乎找到了蹊跷,冲司马寒衣提醒道。

    司马寒衣定睛俯望——只见倒下的弟子七人,腰盘之下血流不止,腰间更有密麻剑伤无数。

    “致命伤在腰上,还是剑伤……”司马寒衣还是不信,强烈驳道,“这不可能,刚才的剑法,‘婵依阵’明明全部挡下了,怎么还会受这么严重的伤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对,并没有全部挡下……”童琛似乎是明白了什么,冷冷一笑道,“刚才有一招,老头儿你的弟子,几乎没有出手抵挡,因为并不起眼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萧家剑法!”苏佳恍然大悟般,惊声道,“刚才的剑法‘鸿蒙墨雨’,以缥缈虚晃为势,剑气迷踪四周,虽无强剑的冲力,但依旧剑灵杀机。对方一定是不知道,在‘婵依阵’施展迅影身法,穿梭变阵间,腰身自然是被‘鸿蒙墨雨’的剑气所伤。但因其飘无之内力,暂时没有觉罢了,而且其后还御阵抵挡‘苍龙掌’强力一式,所以四周虚无的缥缈剑气更难察觉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懂了……”郑羽化也像是明白了,暗暗一笑道,“从一开始,苍龙大侠就是看准了这一手——先以‘神龙九变剑法’强冲一式,最后又以‘苍龙掌’之神威震慑敌人,把制胜关键的‘虚无剑法’夹在其中,借以迷惑对手……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想到了,针对‘婵依阵’的弱点,制其人身而破其阵,只有在敌人全部靠近自己的时刻,才有机会一招全部制敌……而唯有他的‘虚无剑法’,才有这个奇效,这唯一的机会他抓住了!真不愧是苍龙大侠……”郑羽化说着,冲萧天投去钦佩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萧大哥好厉害——”吴贤等人,更是在台下欣喜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阿天,你真的变强了……”苏佳看在眼里,心中莫名感触道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