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八十七章 绝阵死斗 下
    “什么?”萧天露出诧异的眼神——刚才“飞龙在天”的巨龙剑气,正是朝着此时“铁索刀阵”方向而去,后方被强劲冲击炸开缺口,眼前列出诡异阵法的弟子三人却是安然无恙。很显然刚才的“神龙九变”一击,被眼前这道莫名刀阵挡了下来,持阵三人毫发无伤……

    “不会吧?!——”徐双等人在台下所见,眼神一颤。

    “居然……挡下了?”苏佳看着台上的异状,两眼惊诧,完全不敢相信以萧天十成力道的出手,灵影教弟子竟轻松化解。

    “好诡异的阵法,居然挡住了‘神龙九变剑法’……”郑羽化看在眼中,也是不可思议道,“这帮家伙,到底是何方神圣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更是凝神皱目,看着眼前刺客举刀以索列阵,不禁忧心几重……

    “传说中的‘苍龙大侠’,也不过如此嘛……”树梢之上,司马寒衣似乎早就猜到了结局,冲萧天轻蔑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看你的样子,似乎从一开始,你就想到对付我的方法,而且非常自信能够成功……”萧天也是从容不迫,举剑身前,沉着对视道,“灵影教虽未听闻,但凡教派之流,皆有神法利阵为传,看来这诡异的‘铁索阵法’,你是专门用来针对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当是与‘苍龙大侠’的见面礼好了……”司马寒衣继续嘲讽道,“该阵法是我教武学之瑰宝,今晚奉献于上,是出于对‘苍龙大侠’的尊敬……即此也希望‘苍龙大侠’能拿出自己的全部本事,当做是回礼敬献老夫……”

    言语蛊惑,显然是司马寒衣看轻萧天的本事,欲其全部身手,精神肉体上彻底击垮他……

    谁知,萧天并未因此而畏缩,而是闭眼一笑道:“哼,有意思,好久没见过这般向我挑战之人……出于对司马老先生的尊敬,今晚在下定当全赴之力,回赠前辈之礼……”

    “‘苍龙大侠’果真是待人‘善礼’,不枉人愿,好……”司马寒衣回视一笑,寒气之下杀机重重……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看着萧天孤行犯险接受挑战,苏佳在台下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“萧大哥……不会有问题吧?”鲁涛不清楚彼此的实力,但看着师姐的担忧眼神,预感不安的自己,不想让萧天遭遇险情,也不禁为其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的,我相信萧大哥——”吴贤则是饶有信心,对萧天是绝对的信任。

    徐双没有说话,只是一下望着自己的师姐,一下望着台上的萧天,内心捉摸不定。

    “诡异阵法,刀剑难穿,‘苍龙大侠’你该怎么办呢……”郑羽化则是时时刻刻关注着台上的战局,非常期待萧天接下来会如何出手……

    萧天凝视着台前三人,收缓刚才的“剑龙”之力,以作后续之备。谁知,这次依旧对手先发,“诡阵”即出,岂有不速取之理?

    “开阵——”司马寒衣瞪眼一令,台上弟子三人,铁索连环反向梭使,据当之力顷刻而现——刀链角阵之下,寒光熠熠,刺客三人分行穿梭,锁链并行,将萧天孤身围于阵中。

    萧天时刻注意三方动向,铁剑在手锋矢寻芒,再出回击并未全力,似乎欲其试探先行。

    青衣刺客鬼脚步伐相梭穿行,身法之快眼花连乱,萧天耳边传来密麻无序的嘈杂链响,却丝毫不扰自己剑招所定……睁眼定望,剑呼飞闪,萧天御步冲前,锋流雷电呼啸——萧家剑式“剑气破天”,破风斩剑杀至,正朝“链阵”之前。

    刺客三人所遇强剑并未慌行,侧面应招,刀链三分其力。“剑气破天”袭至,锋芒正准链心,冲天一招,却是金光分闪。萧天手中铁剑无出,但“链阵”之上,诡力合心正挡剑锋,萧家剑法非但未有冲破力开,分流拨开的剑气,却在“链阵”引导下,诡异反噬萧天的力道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萧天忽觉不对,即刻收剑退后十步。

    但灵影教弟子看准时机,“剑气破天”回招一刻,链心一道骤芒突袭,半空分散四射,星雨飞闪而来。

    萧天看在眼中,想要“斗转星移”护己之身,谁知“光雨”飞速疾骤,萧天根本出招不及,臂膀之上挫伤数道,自己更是因血痛意外没有把稳,连身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阿天——”苏佳看见萧天受伤,惊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萧大哥——”台下吴贤和鲁涛揪心呼喊,就连对萧天未有好感的徐双,看在眼里也是神情慌张,下意识祈祷萧天千万不要出事。

    郑羽化则只语未发,只是静静看着台上的一切……

    萧天负伤,但并非创击之痛,倒地一瞬即刻翻身而起。

    可敌人的“链阵”不依不挠,不给萧天喘息机会,刺客三人如影穿梭,“链阵”随之而动,不知下一刻将会从何处偷袭……

    “后面!——”萧天察觉出杀气,转头一视,正见背后方向骤光突袭。

    萧天眼疾手快,起身跃步闪退避之,只听得一声刺响,刚才自己所站之位,被“链阵”刀芒搓穿一处,其力锋芒不可小觑,真是千钧一发。

    然而没完,刺客三人将萧天包围其中,有的是精力与其消耗。三人来回变阵步伐,“链阵”刀芒忽隐忽现。如果只是一个人还好应付,可三人来回变位,干扰萧天视线判断,四方出招又是毫不留情,萧天稍有松懈一刻,便可能遭万箭穿心之险……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左侧又是寒芒一瞬,萧天提前预判,再次飞身避开。

    “嗖嗖——”可刺客彼此连招呼应,四面八方传来寒芒呼啸突袭之身,只凭身法躲避,显然不是长久之计。

    萧天身形瞬转,这回“斗转星移”驾驭及时,将飞来刀芒一一偏转,暂得保守之机……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什么阵法?”树梢之上,童琛看着萧天在阵中来回闪躲,被“诡阵”逼得左右难行,不禁冲司马寒衣问道,“不但能挡住刚猛无敌的剑法,还能反攻速取对手先机,使其不及。得亏落阵之人,是武功盖世的‘苍龙大侠’,要换做其他平庸之辈,恐怕不出两招就身死其中——司马老头儿你倒一点不手软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噢?没想到平日里挖苦我的‘童家小子’,竟也会对老夫的阵法感兴趣……”司马寒衣倒是饶有兴趣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,这阵法是你们灵影教的瑰宝吗?求之见识,按理来说该是你们灵影教的荣幸不是吗……”童琛继续问道,“阵下看似飘影步伐的老头儿你的弟子,未出其力,便是逼得传说中的‘苍龙大侠’节节败退,想必阵法有高人之处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知道……”司马寒衣见人问理,表情略显“骄傲”,轻声转问道,“听说过‘婵女’吗?”

    “婵女?”童琛莫名其妙疑道。

    “古之有女,武精力拔,此之为‘婵’……”司马寒衣慢慢解释道,“战能胜鼎万夫,却并非力强之道。轻有身形,迅有步法,持有章托,顾有联众。以其连锁屏障之守,以柔克刚;以其突影寒芒之刃,以迅为上;以其人数连壁之合,久而旺战——此为‘婵法’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以古之‘婵’理,你们灵影教所创此之阵法,可攻可守,相得益彰……”童琛闻及,应言一句。

    “‘婵’之法,此乃阵之一道……”司马寒衣似乎还未说完,继续言道,“所依阵法,须得人阵相结,进退攻守皆而自如……‘婵’之理,既为女,所需依伴,方为阵守。古之又言,‘虚实合道,所行依术’,阵法奇行,贯为‘依’——”

    “‘婵’之理,‘依’之术……”童琛嘴中喃喃说道,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没错……”司马寒衣冷冷一笑,望视着树下“死斗”的萧天,以示轻蔑之意,故意大声道,“古理之法,阵中其克,此之为——‘婵依’!”

    “婵依?!——”高台之下,精熟武学的苏佳和郑羽化二人闻之,眼神惊异暗暗道。

    “‘婵依阵法’是吗……”萧天回身持剑,默默念叨着,“这就是灵影教的传家阵法,古之‘婵理’言用其实,司马寒衣熟之所创,果真不是等闲之辈……”

    可即使明白阵法,未能找寻突破之处,依旧未能解困阵之难。不等萧天回过神来,刺客三人穿行再上,似乎要将萧天逼于死角。

    萧天不敢怠慢,看准阵中突袭最强一点,呼掌厉行而上——“旷宇苍龙”震天而出,两道青纹巨龙游云飞窜,排山倒海般,正朝铁链阵心而去。

    寒芒龙威相杀,荡天电闪一瞬,“沧海咆哮”骤雨即过,战中两并收招。

    这次萧天终于找到“苍龙掌”施展一击,依旧全力扑使而上,谁知……

    “婵依阵”刺客三人安然无损,铁链刀阵依旧并前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?——”苏佳在台下一直凝视着战局的情况,自以为这一道“苍龙掌”能决定胜负,谁知仍旧未能伤及对方,甚至毫无半点扭转之势,苏佳不禁惊忧道。

    比起苏佳,在台上临阵其中的萧天,却是冷静得多。看着“苍龙掌”也让未能攻破此阵半分,萧天不禁两眼一凝——自己心里清楚,今晚遇上了难缠的对手……

    “‘婵依阵法’攻守兼备,这么说来,那个时候……”郑羽化看着台上的“诡阵”,脑海中不禁想起营中自己搏杀的一幕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夜袭营中……

    郑羽化剑起风寒,凌影步伐流矢而过,举剑横穿二人腰间,欲无影般毙其性命。

    然而让人吃惊的一幕……郑羽化身法奇快,剑法亦是迅影到位,可青衣刺客二人似乎并非徒手待毙,就在郑羽化斩剑一瞬,二人刀刃齐行护体——两声刺响,两道火花,郑羽化的剑锋划过对手连环之刃,却并未伤及其身。

    “什么,居然挡下了?”以为能一招解决,却是被对手巧妙化解,郑羽化暗中一惊,才觉这帮家伙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刺客二人躲过一击,转身想要寒刃相向。郑羽化回身一视,不敢再有懈怠,剑气重燃,一招“青芒式”追风剑法,半空所掠四分剑斩,屏足而朝刺客二人冲杀而去。

    “青芒式”剑风凌厉,郑羽化所见,应该足以制伏对手,然而……

    青衣刺客冷冷一笑,二人所举连环刀刃合向一处,分屏四角寒芒,飞旋般接斩而去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叮叮叮——”清脆惊寒的剑响四起,“青芒式”的每一分剑气,都被刺客二人的诡异刀阵尽数拦下,丝毫伤及不到——郑羽化看在眼里,倒是吃了一惊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当时对手的‘刀刃护体’,就是‘婵依阵法’的雏形是吗……”郑羽化像是明白了什么,心中暗暗道,“那个时候只有两人,阵法无以完全施展,所以我用‘追风九剑’,一招便已取命……可如今苍龙大侠所临三人,剑掌杀招皆未能及,就算是我亲临而上,恐怕一时也难以应对……灵影教,‘婵依阵法’,好可怕的一帮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高台之上,刺客三人继续变换身法,来回穿行奇阵以攻。萧天全力一击后,体力待休片刻,只得暂时防守,身形躲避,见招拆招……

    “‘婵之所依,连壁人合’……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人数渐多,阵法便愈加固守,困阵之人,亦更难为行……”郑羽化看着高台,眼神中的期待转而担忧,望着愈战愈难的萧天,郑羽化不禁忧心忡忡道,“照这样看来,司马寒衣应该还留有后手——一旦灵影教众弟子全部并行而上,就算是有天下第一武功之人,也会被‘婵依阵’活活耗死……苍龙大侠,你该怎么办呢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高台凝视对手,成功接下敌人的一二进攻后,也不禁开始紧张起来——郑羽化想到的,萧天也想到了,他知道就算破了眼前的危机,司马寒衣还会派使更多弟子,列阵翘首以待,到时‘婵依阵法’便会更难应付;加上往复强招拼杀以对,久而久之,自己体力出现下滑,对手的人数反而增多,阵法愈渐增强,恶性循环耗下去,自己必死无疑……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先得解了眼前的危急才行……”很久没有亲历如此危命的对决,萧天额头冷汗渗落,眼神却有韧劲,内心坚定道,“下一回合,不但要解燃眉之急,还要找到‘婵依阵法’的弱点,否则继续僵持下去,我不会有胜算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心中算定了,重新举剑以对,凝视台上的青衣刺客三人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