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八十五章 绝阵死斗 上
    “驾……驾——”夜半子时,苏佳才驭马匆匆赶到山底,却早已不见萧天的身影……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勒马停住后,苏佳一跃而下,正望所见坡口一匹战马拴在树旁,苏佳惊诧道,“那是阿天的战马,难道说阿天他……徒步跑进了山林?”

    跑至坡底抬头一望,深林山道茂密嶙峋,看不清幽长暗道,殊不知丛中危机四伏。

    “这是敌人的诡计……不行!阿天,我决不能让你一个人冒险……”苏佳放不下萧天的安危,下定决心也要徒步闯林。

    “忆瑶师姐——”然而就在苏佳准备登山追赶,背后却传来了徐双等人的呼喊。

    “小双?”看着徐双等人施展轻功拼命赶来,苏佳担忧问道,“你们怎么也过来了,不是和大部队一起回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我们放不下忆瑶师姐你……呼……”徐双一路飞奔赶来,早已累得气喘不停。

    “小双,你慢点儿……”徐双身后,吴贤和鲁涛也奔劳而至。

    看着危境在前,师弟师妹却不顾情况擅自跟来,本就心烦意乱的苏佳,忍不住责备道:“再怎么任性,也得有个限度!今天你们擅自离开军营,差点闹出人命,现在又不顾军令跟往前来……你们总这样不顾危险到处乱跑,我很头疼!”

    徐双看着苏佳鲜有的脾气,表情不甘道:“是又如何?忆瑶师姐还不是一样,为了那个男人,违抗军令追身前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像是被说中了纰漏,苏佳生气却是不忍在师妹面前发泄。

    “那个男人对忆瑶师姐你来说,就那么重要吗?”徐双似乎别有用心,故意反问道,“为了他,不顾危险付出一切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苏佳听出了一丝“不悦”,转而“冷冷”问道。

    姐妹面前,有些话也不好意思直说,更何况是这种关键时期。徐双也不是完全“不识时务”的人,稍许平定后,只是淡淡道:“师姐,你变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则不以为然,神情冷漠道:“我早就变了,从三年前离开追风派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徐双“抱怨”中,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悲伤,缓缓说道:“原来的忆瑶师姐,温柔体贴,无时无刻不关心我们,挂在脸上的永远是笑容……可是现在,师姐你好冷漠,我真的好害怕,害怕看见你这张冰冷的面容……”一边说着,一边微微摇着头,徐双眼角中,竟忽而夹杂着些许的泪光。

    苏佳看出了徐双的伤心,但她自己也早已不是三年前的懵懂少女,面对姐妹的悲伤,自己依旧“冷眼”相对:“没错,我的确是变了,从陈世今叛变,从小红姐姐身死,从我知道莫天行是我杀父仇人的那一刻起,我就完全变了!你说得对,我没有原来的温柔体贴,也不再有原来的笑容,心中更多的,只有悲愤与仇恨……”

    徐双没有说话,只是满含泪光地看着苏佳,心中的悲伤渐渐转而绝望。

    但苏佳并没有无情到底,虽然没有笑容,语气中却还暗含着关慰:“可即使如此,我还是关心你们……战争无情,九死一生,看着亲友战死沙场,更是难过——你们不像我有亲生经历,所以无法体会……正因为我担心你们,所以才不让你们犯险。如果因为战火,你们有个三长两短,我一辈子都无法安心……”

    徐双听到这里,稍许收回了眼角的悲伤,心中抹过一丝感动……但嘴上,徐双还是“任性”倔道:“也正因为如此,三年不见,我们也不希望看着忆瑶师姐孤身犯险,置我们于‘不顾’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自一旁沉默一阵,半天没有说话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跑这么快?”正说着,郑羽化在后方匆匆赶来。

    “郑师兄?你怎么也来了……”吴贤看见郑羽化追来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担心你们,怕敌人在追击道上设下埋伏,所以赶了过来……”郑羽化表情认真道,“我和唐将军请示了,一定要把你们安全带回去——包括你,小师妹……”说到最后,郑羽化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苏佳。

    白天的事情,苏佳一直还耿耿于怀,对郑羽化始终没有“好脸”。郑羽化也是一样,面对苏佳,永远是一副“轻蔑”的笑容……

    吴贤看出了二人的“冷视”,尴尬劝道:“我知道李师姐和郑师兄你们,白天的时候闹了不愉快……但是现在是‘非常时候’,能不在这里……闹情绪好吗?怎么说都是同门师兄妹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冷冷一视,别了别腰间的鬼刀,毅然决然道:“没错,现在不是我们闹矛盾的时候,我们两个之间的恩怨,日后会有了断……你来保护小双他们,是郑师兄你的事;至于我,来到了这里,就必须要去救阿天——我不会让他一个人犯险!”在郑羽化面前,苏佳还是意思性地称其‘师兄’。

    “是吗?我倒是也有同感啊……”郑羽化则是轻轻一笑,似乎话中有话道,“放着苍龙大侠不管,就这么回去似乎太不理人情了……我也放不下萧兄弟,和小师妹你一起去救他好了,毕竟救了小双和吴贤,我还欠他一份人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随你的便……”苏佳没有多虑,忽觉在这儿浪费越久,萧天就越面临危险,索性冷言一应,转身便往丛林山道奔赶而去。

    “忆瑶师姐,等等我——”徐双不放心,还是在后面紧追不舍道。

    “喂,小双——”吴贤和鲁涛自然也是放不下,跟在后面跑上了山坡。

    郑羽化上前几步,望着丛林暗道的幽深密长,心中不禁隐隐道:“哼,凭苍龙大侠的本事,应该没那么容易遭遇不测……不过也好,说不定今晚,是见识苍龙大侠身手的绝好良机,看看小师妹你看上的男人,究竟有多少本事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,郑羽化也跟上了山——追风派一干人,沿着之前萧天追赶的暗道深处,飞奔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那个男人到底哪里好了,为什么忆瑶师姐要拼上性命去救他……”一路上,徐双心中纠结不定,“虽然他救了我,可说到底也不过是个骗取忆瑶师姐感情的家伙……忆瑶师姐为了这种男人去拼命,我不能接受……”

    心里虽这么想,可不知为何,在今晚萧天救下自己的一瞬,徐双对萧天竟也会有隐隐的感动……

    众人加紧步伐,幽林暗道的出口就在前方……

    林中空地,皓月高台……

    萧天面对着司马寒衣与童琛的挑衅,依然显得临场不畏:“听你的口气,似乎是想和我过过手——哼,你会后悔的……”

    司马寒衣所见,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“噢,口气不小嘛……”童琛略微直起身,轻蔑的语气下却又不显半点狡黠,和身旁的司马寒衣截然不同,倒像是浪迹江湖的侠客,豪迈言语道,“不过也对,毕竟是“苍龙大侠”,所战高手无数,不把我们这些小卒放在眼里,也是情有可原。能亲眼一见苍龙大侠的真容,倒也是我等荣幸不是吗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看着童琛,不知为何,从此人的眼神中,竟看不出一丝的狡诈之意,反倒像是位重情重义的侠士,言行豪爽,有点胡夷狄的味道。只是身份互敌,政治立场上与自己对立罢了……

    “阁下又是何人?言行举止光明磊落,丝毫未有狡诈之举,怎么看都不像是今晚夜袭的主谋者,为何会和灵影教教主沆瀣一气?”萧天这边,倒是斗胆问起了童琛的身份。

    司马寒衣听了,在一旁露出了不悦之色。童琛则是放声大笑,拍了拍司马寒衣的肩膀,果如江湖豪杰般,豪爽至极道:“哈哈哈哈,听见没有,司马老头儿?人家都说我看起来像是个正人君子,不是什么邪徒之辈,你还不信……怎么样,苍龙大侠都这么说我,这回总不能再抱怨我平时挖苦你吧?”两方对峙紧张关头,童琛倒也有心开起了玩笑。

    萧天看在眼里,更加确定童琛的为人,绝不会是动用歪计手段的小人之辈,和司马寒衣同为一伙,完全是政治立场……

    童琛冲萧天豁然一笑,豪爽直言道:“难得苍龙大侠如此看重在下,在下深感荣幸……自我介绍,在下童琛,西域武门,‘童家枪’的唯一传人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童琛——”萧天听了,眼神惊异道,“‘西域三大高手’之一,胡兄和我提及过……没想到,你真的成了我们的敌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敌人又如何?我还得感谢呢,正因为我们是敌人,我童琛才有和苍龙大侠你这样的绝世高手对决的机会……”童琛面对萧天,渐渐少了几分轻蔑,倒是情绪振奋道,“能亲手杀了同为‘西域三大高手’之一的王大生,一定是个非比寻常的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王大生?”提及“王大生”,萧天凝神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毕竟在西域同为高手之辈……”童琛轻轻一笑,继续说道,“本来是想找机会和王大生一较高下,却没想到汴梁一战,已经死在了苍龙大侠你的手上……王大生在西域,可是出了名的冷血杀手,杀人利落无人敢视,旁人所闻心惊胆寒;但居然能把他给杀了,可见苍龙大侠的武功和胆识……能和这样的高手过招,我童琛自当高兴!”

    童琛的一言一句,完全像是武林中的豪义之士,可如今却为蒙元朝廷效力,与自己对立,萧天深感可惜……“敢这么说,武功定然不在王大生之下……”萧天眼神坚定地望着童琛,凝神说道,“看样子,今晚你是准备好要和我一决高下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,不不不……”童琛摇了摇手指,反声道,“今晚要找你的人,可不是我……再说了,在和苍龙大侠你交手之前,我一定要亲手打败‘那个人’……”童琛口中所说的“那个人”,指的正是“唐家后人”唐战。

    “找你的人是我——”久久未有发话的司马寒衣,这回倒是开口道,“在一旁挖苦了老夫真么久,你们两个聊得倒挺开心……童琛那小子的江湖义气,老夫可不管。老夫的目的只有你一个,苍龙大侠!”说完,司马寒衣一脸杀气,指着萧天厉声道。

    萧天看在眼里,像是明白了什么……“原来如此,今晚你教下众弟子偷袭我营,偷得‘潼关边防图’,目的就是为了引我出来……”萧天两手握拳,隐隐愤恨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——”司马寒衣轻蔑一笑,继续道,“难得能和传闻中的‘苍龙大侠’一较高下,今晚就让老夫领教领教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今晚营中的“惨象”,萧天心中痛恨交加,决然一怒道:“你亲命教下弟子,残杀我军将士,我怎能饶过你这个混蛋?!——”

    怒意昂然间,一道龙威之气自萧天周身迸发,霎时百木震慑,惊寒千里……

    “咻……”童琛在树上感受着强烈气魄、两鬓飘摇,却依旧面不改色吹着口哨,从容淡定道,“有意思,看样子是要动真格了……”

    司马寒衣也是不以为然,冲着树下弟子一个手势。

    灵影教弟子遵从师命,待到萧天斗气停息一阵,径直一跃高台之上,举刀对视萧天目光。

    萧天看在眼里,更是怒从生起:“哼,被小看了吗……居然随便派教下弟子出来应战,把我当成什么人了?”

    司马寒衣果真是不把萧天放在眼里,绝命死斗,居然只派自己手下的弟子出战。司马寒衣轻蔑一笑,冷冷说道:“想要和老夫较量,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……纵使你是武功盖世的‘苍龙大侠’,也未必能过得了老夫弟子这关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清楚,这是司马寒衣对自己的羞辱挑衅,既然话都摆了出来,自己又不能不接受——萧天已经下定决心,对付敌手绝不留情。

    而灵影教弟子这边,青衣刺客似乎并不畏惧萧天的身份,独自一人站在萧天身前,最好了决死之战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如此轻薄向我挑战,我会让你们后悔……”萧天暗声愤怒道,恨不得下一刻便一招倾上,直取对方性命。

    司马寒衣看着萧天怒不可遏的急迫表情,心中暗笑道:“别急,苍龙大侠,好戏得要慢慢上演……”

    气氛凝固,寒刃相向,决死之斗即在一瞬……

    突然,就在决斗一刻前,萧天背后高台之下,丛林道口蹿出几道身影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