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八十四章 孤身追击
    吴贤倒地护着徐双,看着刺客眼中的冰冷杀气,二人神情皆为惊恐。

    刺客纵刀而下,生死即在当前……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寒刀落下一刹,忽而一阵龙咆断空袭来——“神龙九变”第四式雷龙破风,巨龙剑气化为一道利刃,夜下金光飞闪,正穿刺客胸头。

    青衣刺客反应不及,落刀一瞬,惨叫一声,被“龙剑”当场穿心毙命,徐双和吴贤逃过一劫……

    “喂,你们没事吧?”大营方向,果然是萧天等人追赶前来,刚才正是萧天千钧一发使出“杀剑”,制伏刺客,才保住了二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吴贤回头一见,笑迎招手道:“李师姐,萧大哥,我们在这里——”

    徐双得知是萧天救的自己,内心不禁矛盾重重……

    萧天、苏佳、唐战、郑羽化等人,几乎同一时刻赶到现场——萧天等人是为了追击逃亡刺客,而郑羽化带着淘淘,则是为了寻找夜晚还未归营的徐双和吴贤。得知刚才的惊险一幕,徐双和吴贤差点命丧刀下,众人依旧心惊胆寒……

    “小双,吴贤,你们没事就好,刚才真的好险……”苏佳得知二人的处境,差点吓得哭了出来,一直握着徐双的手,紧紧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忆瑶师姐,我没事的……”徐双也在一旁战战兢兢,一边努力平定情绪,一边不让苏佳等人担心。

    “刚才是萧大哥救了我们——”吴贤站起身,冲萧天感激道,“谢谢你,萧大哥,刚才要不是你,我和小双恐怕就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微微一笑,平和说道:“没关系,你们都是佳儿的朋友,我不会让你们遇险……不过下次你们想要出营,得先告知一声,要不是今晚遭遇了夜袭,我们都不知道你们两个去了哪儿,怪担心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吴贤答应点了点头,觉得萧天如同自己的兄长一般,语气亲和,让人暖心。

    徐双在一旁听了,心中也是纠结不定——自己讨厌萧天,但他却义无反顾救了自己和吴贤……而且以一个军队主将的身份来说,救下自己理应是因为自己等人是帮及的使者,决不能让自己等人遇险;可萧天却并没有这么说,他拼命救下了自己和吴贤,是因为把自己和吴贤当成朋友……不知不觉,徐双对于萧天的为人,有了些许的改观……

    但即使如此,打从心里徐双还是对他略有排斥,以至于萧天在一旁主动安慰自己时,自己只是冷言相对。萧天也是看出来了,表情上却并没有改变,他清楚徐双对自己的“看法”,他觉得自己还需要时间去证明,直到有一天让徐双真正接受自己……

    “萧将军,这次救下了同门弟子,郑某感激不尽——”郑羽化所见萧天危机旧难一事,行礼感言道,“因为郑某的疏忽,让随从的师弟师妹独自离营,险些酿成大祸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则是心胸豁达,笑脸相迎道:“没关系,刚来到军营,总有新鲜和不适,下次注意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说着,唐战这边也是带着人马匆匆赶到,陆菁和慕容樱眼见营中危机暂时化解,也跟着追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“这帮家伙,身手不凡,逃得倒挺快……”除了营中解决的刺客二人,唐战带领守营将士,也未能制伏敌人,眼睁睁看着刺客逃之夭夭,唐战心中很是不甘。

    “他们夺走了‘潼关边防图’,趁我疏忽之际……”萧天想起刚才的一幕,心中隐隐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地图被偷走了?”唐战听了,紧张道,“这下不妙了,那张地图可是我军讨伐的关键之物,要是丢失了,战略谋划将会迷乱无从下手——”

    “而且,这帮人夜袭我营,目的从一开始就是冲‘潼关边防图’来的……”陆菁神情谨慎,隐隐不安道,“这显然是精心布置的周密计划!武功诡异,我军将士无以为敌,来头定然不小——我想他们背后的势力,一定不简单,潼关一战,将会是场恶仗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刺客众人逃往的方向,萧天似乎下定了决心……萧天从中军前,拉出一匹战马,似有所举动。

    “阿天,你要干嘛?”苏佳看着萧天的举动,紧张问道。

    萧天系了系马缰绳,眼神坚定道:“‘潼关边防图’对我军战略至关重要,说什么也要夺回来!敌人出营还未走远,现在追还来得及——”

    “说得对,我即刻调度兵马,前去追击——”唐战也是咽不下这口气,慷慨激昂道。

    “不,大军留在营中,我一个人去追就好!”萧天骑上战马,决心已定,斩钉截铁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唐战听了,惊声问道,“你疯了?敌人身手个个矫健,更何况偷袭计划缜密,一定做好了我军追击的防备,现在你一个人过去,岂不是狼入虎口?”

    “就算如此,我也要去!——”萧天的态度十分坚决,义正言辞道,“正因为是陷阱,所以主力部队更不能轻举妄动——今晚夜袭闹出动静如此之大,不排除是吸引我军的诱饵,唐战兄弟你身为主将,此时更应坐镇守营,稳定军心,以防后继不测!至于追击敌人,我一个人就好——”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没错,可是……”唐战还是不放心,投去沉定的目光,郑重道,“那帮家伙武功诡异,身手个个不在寻常高手之下,一个就已很难对付,萧兄弟你只身一人前去,万一遭遇众敌埋伏,那将是困军之险……我可以相信你,但无论如何,你一定要万加小心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驾——”萧天镇定点了点头,遂勒马朝山林方向追击而去……

    唐战最终还是答应了,萧天驭马孤身追赶,自己则带着大部队准备回营。然而……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人群之中,马蹄声响,不知何时,正朝部队回营的反方向,一道身影驭骑而出——是苏佳,无法眼睁睁看着萧天独自一人深入险境,趁着部队往返,苏佳亦身骑战马追赶而去。

    “苏姑娘!——”唐战所见异状,大声呼喊却是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“忆瑶师姐——”徐双更是放心不下,反身徒步追赶而去。

    “喂,小双!”吴贤怕徐双冲动再遇危险,也奋不顾身追了上去,鲁涛更是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“今晚局势已是混乱,他们怎么还这么冲动?”唐战看在眼里,神情焦灼不定,本来的计划全部打乱,为求不再有人员伤亡,欲要派人追回,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再贸然犯险。

    “交给我吧——”关键时刻,郑羽化在一旁站了出来,挺身说道,“萧将军还有小师妹他们,让我去追就好了,唐将军你留在营中重整部队,稳定军心!”

    “郑大哥……”虽不熟识,但辈分上,唐战也把郑羽化当做自己的大哥,看着郑羽化义不容辞挺身而出,唐战心中莫名感触,点头信任道:“好吧,拜托你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一定会把他们安全带回来!”郑羽化像是军前立誓般,神情毅然坚定道……

    “驾……驾……”夜中荒道,苏佳骑着战马,紧追萧天的方向而去,而在自己身后,徐双吴贤他们,也徒步追赶过来。孤身追击众敌,陷阱难料,苏佳自然是担心萧天的安危;而追风派众人这边,则是不放心苏佳的独行之举……

    “阿天,你千万不可以有事……”苏佳一边加快骑速,心中一边暗暗道,“无论如何,我绝不会让你一个人只身犯险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荒道之上扬土尘埃,萧天孤身远去,早已不见踪影。加上夜色之下,暗影朦胧,苏佳身后追赶,更是看不清前方的道路……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哒哒哒……”然而另一边,萧天驭马独自一人,已然赶到山脚之下。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萧天勒马停在坡底,夜雾之下,依稀可见坡上一个黢黑的身影。

    萧天抬头定睛一望,此人正是今晚偷袭军营的刺客。只见青衣刺客站在坡上,与萧天相视而望,夜行面罩下,露出轻蔑的眼神,似乎是在对萧天的嘲讽。

    萧天嘴角一抿,从马背一跃而下,两眼镇定望着坡顶的刺客,心中沉顿道:“哼,是在引诱我吗?有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青衣刺客冲萧天眼神微微示意,遂转身窜入暗林之中。

    萧天整了整背后的铁剑,两手护腕扬起,似乎做好了面对一切突发的准备。萧天抬头一望,遂施展轻功跃上坡顶,朝刺客消失的丛林方向奔跑而去……

    林中密路,荆棘灌丛,脚下传来枯枝败叶的“噼啪”作响。萧天在暗林深道奔跑数久,却始终没有跑到尽头,似乎这条道路通深幽长,暗险丛生,不知道路的另一端,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萧天心里清楚,今晚敌人夜袭军营,偷走“潼关边防图”,甚至在自己追至此处后,故意引诱自己追入丛林——很明显这是一个陷阱,而且是目标针对、精心布置的计划……从自己独自一人追来,敌人还在山口故意等待来看,对方主谋的目标,似乎正是自己……

    “夜袭看我前来就‘夺图’撤退,追至山口这里,却又引诱我追进丛林……有人在故意针对我,到底是谁……”萧天心中举着不定,暗暗猜疑道……

    奔跑约莫一刻,前方忽现一道亮光,似乎是丛林暗道的尽头。萧天眼神一定,已经做好了面对一切危险的决心,加快脚步,奔近出口……

    跃出丛林一刻,萧天所望,眼前豁然开朗——这是一片四面环林的空地,借着乌云缝隙下的月光,夜下山林,只有这片地带通澈明亮;在萧天身前,有座天然岩壁拱起的高台,“银光”铺洒,一览无余,似有仙境灵动之美……只可惜,今晚萧天来此,无以享受这唯美的意境,夜风落林中,倒是平添了一分惊寒的杀机……

    萧天定了定神,两脚一跃,径直跳上高台。正面所望,却见刚才引诱自己的青衣刺客,就站在自己对面,手里还拿着今晚从自己营中夺走的“潼关边防图”。

    “是你引我来这里的……”萧天语气冰冷,镇定问道,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,为什么今晚偷袭我营,偷走‘潼关边防图’,究竟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青衣刺客没有回答,眼神中尽是对萧天的轻蔑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帮家伙,没有一个会说话是吗……”看着今晚刺客众人,武功诡异身手残忍,手染鲜血无数,却是之言不语,萧天不禁暗怒道。

    “终于还是见面了啊,苍龙大侠……”霎时间,一个冰冷的声音从刺客头上传来——是树上,一个六十余岁的老者正坐树梢,一脸蔑视地笑望着萧天,暗月映照下,偏露出诡寐的神情,令人不觉发寒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灵影教教主,司马寒衣。而在他身旁,还站着一个二十数几的俊年,此人便是随同一起前来的“西域三大高手之一”,“寒枪”童琛。

    “教主,今晚夜袭成功,地图顺利到手!”青衣刺客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,伸手一抛,将手中的“潼关边防图”扔向了树梢上的司马寒衣。

    司马寒衣接过地图,略微打开看来,啧啧冷语道:“哎呀,这就是一年前朝廷费尽心思想要找回的‘潼关边防图’,却没想到竟会落在苍龙大侠的手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来,你们和蒙元朝廷果然是一伙的……”萧天看着司马寒衣的冷笑面孔,严肃问道,“阁下到底是何许人?既然称为‘教主’,想必阁下的身份非比寻常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,在苍龙大侠面前失礼了,还未自我介绍,实在抱歉……”司马寒衣似乎是在故意“愚弄”萧天,戏谑说道,“老夫姓名司马寒衣,是西域教派‘灵影教’的教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灵影教……”萧天没有听过这个教派,但见识了今晚身为刺客的众弟子身手,萧天自知绝不寻常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尔等中原之士,不闻西域武林之教派,自当理解,毕竟像‘苍龙大侠’如此众所周知之名士,天下当属不多……”司马寒衣还在故意嘲讽着萧天,似乎根本没把萧天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能亲眼所见传说中三老前辈之一,真正‘苍龙大侠’的传人,今晚也是不虚此行……”童琛在一旁按捺不住,不改狂傲的性格,在萧天面前直言不讳道,“不过如果能见识见识‘苍龙大侠’的身手,我想此番更是值得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听出了挑衅的意味,尽管只身一人涉险前来,依旧临场不畏道:“听你的口气,似乎是想和我过过手——哼,你会后悔的……”

    司马寒衣所见,冷冷一笑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