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八十三章 夜袭行动 下
    北营帐外,火光一片,灵影刺客夜中突袭,先锋营顿时乱作一团,全军将士惶惶不安……

    “快,快拦住他们!——”守卫将士不断呼喊,面对青衣刺客的如潮攻势,场面一度混乱。

    灵影教弟子刺客,身手诡异,招法无情,刺杀急突如入无人之境。从校场大门一路杀到后营,横尸漂橹,却几乎无人可拦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……”士兵列阵欲以合围,却是锋刃长矛还未上前,青衣刺客已然快手出刀,见血寒芒一瞬,士兵伏倒,惨叫连连。

    从未见过如此凶残的敌人,营中将士僵持以对,却是胆战心惊,毫无办法。眼见刺客数人刀法连环,出招疾闪一瞬,飞羽寒刀夺命而出,全军将士瞠目以对,生死一刻,却是无以还手……

    “叮叮叮叮叮——”千钧一发间,夜空下金刀数柄,飞舞流星一般,将青衣刺客的暗芒悉数斩下,众军将士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“‘关外第一高手’胡夷狄在此,何等小贼在此猖狂?”一座魁梧身影立于军前——是胡夷狄,关键时刻挺身而出,金刀飞闪立斩寒芒,将士兵众人从生死线上拉回,稳定了军心。

    青衣刺客看在眼里,依旧神情冷酷,似乎在他们看来,不管来者是谁,杀手执行任务为重,搏命义无反顾。

    刺客众人挥使眼色,手中寒刀见芒,碎星落雨般,弹指便朝胡夷狄飞射而去。

    “哼,雕虫小技……”胡夷狄悉碎一句,披风上扬,身间所挂无数金刀顿时俱现。

    胡夷狄看准暗下寒芒所在,手法熟练卸下金刀,以铁线连环,倾然前袭。霎时间如刀风剑雨般,密密麻麻荆棘万斩,刀芒夜中狂如巨浪,汹涌正扑刺客而去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——”当空夜下,寒兵碰撞金光分闪,胡夷狄的“千芒刀阵”,挡下敌人的所有暗器,并突以进攻梭使,正朝刺客众人身前。

    本以为自己的刀法能反击一举致命,谁知……

    青衣刺客不慌不忙,以连环铁索,收回寒刀,并以屈行开阵,三人成行,五星排列,铁链寒芒连成一处,形成八角奇阵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……”胡夷狄见着面前刺客的诡异阵法,半天没有回过神,但看着敌人神情从容不迫,自知其阵之险,万万不可掉以轻心……

    胡夷狄的“刀芒”突袭,刺客众人以“角阵”防御。只听得半空中“叮当——”作响,铁索之阵火花俱现,胡夷狄的金刀并未伤及敌人,却被轻松挡下并反弹回来。

    “居然这么轻松就……”胡夷狄收回金刀,从空而落,眼神不禁一紧道,“这帮家伙,出招利索,阵法诡异,我的刀法竟伤及不了半身……身手绝不在一般高手之下,他们到底是什么人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不等胡夷狄多想,刺客众人再度袭来——“八角奇阵”瞬时收起,三五并行连环刀刃再现;铁索连舟之势,刀法诡异凶狠,伸屈自如,攻守兼备;开阵能挡万钧之力,收起可发暗影突袭……

    胡夷狄不敢怠慢,背后长刀凌然在手,纵天劈下,裂地刀锋,众猛挥矢,倾巢而出。

    “断龙刀”空宇疾芒而现,正冲刺客暗影之刃。以一敌众,两阵拼杀,夜空下金光作响,寒芒俱现,力顶千军之势悍然神威。

    这一招胡夷狄总算占得先机,刺客众人突袭未成,收回刀刃,但也并无人员损伤,勉勉强强拼了个五五分成。胡夷狄看在眼里,心中暗惊:“连这招都轻松化解,到底是群什么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刺客众人缓和一阵,还想再抢先手,夜空之下,却是传来一阵“龙咆”……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一声震天之啸,“旷宇苍龙”翻江倒海而出,一道擎威之力,撼得刺客众人连退数步。

    是萧天,和苏佳一起,闻见营外乱阵一片,急忙奔跑赶来,却见众军将士与青衣刺客已然杀作一团……

    “‘平威将军’萧天在此,尔等小贼休得作乱!”主将萧天即现,军心顿时重振,看着眼前刺客众人身手不凡,连杀营中将士,萧天愤而问道,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,是谁指使你们偷袭我军大营?”

    青衣刺客没有回话,看见萧天本人,像是计划好了一般,彼此互相点了点头,最后竟作出了撤退手势。

    顿影一现,众刺客身法诡异,轻而一转,竟是飞步消失在了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“他们跑了——”杀完人就跑,胡夷狄可忍不了这口气,大声呼道,“快追!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——”然而,萧天倒是十分冷静,即刻阻止道,“见到我本人,连还手都没有,就这样跑了,一定别有目的……冷静一点,小心别中了敌人的圈套!”

    危急时刻,性子冲急的胡夷狄也不敢妄断行事,一切听从萧天命令。何况这帮刺客身手不俗,连自己都难以轻松摆平,来者定然不善,更不能轻举妄动……

    “嗯?”一向敏锐的苏佳似乎察觉了什么,回头一望,正见还在营中的青衣刺客数人,趁着自己和萧天离开主营,竟是悄悄潜进了主军营帐,苏佳不禁喊道,“有刺客——溜进了我们营帐!”

    “潜入营帐……不好,‘潼关边防图’还在里面!”萧天顿时惊醒,神情紧张,回身喊道,“快追!——”

    于是,众军等人一同又往主营的方向跑去……

    可当跑到大营门口,一切都已晚了……

    萧天正眼所望,却见自己案前,一名青衣刺客已经收起了“潼关边防图”,并朝自己投来蔑视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把地图交出来!”萧天索性大声喝道,与众军将刺客数人堵在营门,欲其威慑。

    谁知刺客等人却并不吃这一套……“轰——”营帐正中,忽而丢下一颗惊雷,在众人眼前裂光爆炸开来。

    “快趴下!——”苏佳紧张大喊道,以免身后众军受伤波及。

    萧天更是站在最前,火药虽然没有波及,但眼前已是烟雾弥漫。萧天不敢掉以轻心,苍龙掌法手势即待,以防雾中偷袭。

    但刺客众人并没有偷袭……待到烟雾慢慢散去,却见营帐顶上正中被炸开一个缺口——刚才的惊雷不单单是干扰视线,更是炸开了一条“逃生通道”;刺客众人轻功一跃,带着“潼关边防图”,从缺口处逃离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可恶,让他们逃了——”看到真相的苏佳,不禁愤声怒道。

    “用轻功从上面逃走,还未出营,快追!——”萧天迫不及待呼喊一句,转身便继续往营外追去。

    苏佳和胡夷狄所见,也带着众军继续追击……

    刺客众人偷得了“潼关边防图”,一齐往校场正中逃去。随即夜空一道信号,同一时间,潜入先锋营的所有刺客,从南营北营集中一处——显然这是安排好的周密计划,偷得地图任务完成,灵影教弟子众人集中一处,准备同时撤离……

    “不好,他们要逃走!——”萧天依旧呼喊道,但只有自己和苏佳、胡夷狄的轻功能及,后面众军将士根本追击不上……

    青衣刺客将地图收起,示意任务完成,转身飞步,轻功逃离了先锋军营,众军将士未能拦截。萧天等人即使赶到,恐怕也是为时已晚,空忙活一场……

    而在同一时刻,正军营外,黑夜时分,从“鬼陌之谷”的方向,徐双和吴贤恰巧这时回来……

    “哎,没想到回来已经这么晚了,看来‘鬼陌之谷’离军营还是挺远的……”回营的路上,徐双略显疲惫地耸了耸肩膀,发泄说道,“早知道这样,就该让忆瑶姐姐给我们两个配备马匹,走这么远的山路,脚都磨泡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是快回去吧,否则这么晚不见我们,李师姐和郑师兄都怪担心的……哎,也不知道李师姐和郑师兄两个人,白天的矛盾平息了没有……”想起白天的事,吴贤跟在徐双身后,不禁叹息了一句,然而抬头所见大营方向火光冲天,吴贤紧张喊道,“喂,军营那里发生什么事了,怎么烧起来了?”

    徐双见了,也是吃惊道:“该不会……该不会是敌军夜中偷袭了吧?”

    “小双,我们快回去!——”事态紧急,吴贤即刻喊道。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徐双点头一应,右手紧握腰间佩剑,施展轻功和吴贤一同赶回军营……

    谁知快要跑到大营门口,却见几十个青衣身影相向而来——是今晚偷袭先锋营的灵影教弟子,将“潼关边防图”偷到手后,正准备撤退,却正巧碰见了从“鬼陌之谷”回来的徐双和吴贤。

    刺客头领不想浪费时间,冲身旁的一个手下作了“处决手势”,自己则带着大部队一跃而过,继续逃往前方丛林山道而去。

    留下的刺客单独一人寒刀相向,似乎是要将徐双和吴贤二人灭口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是今晚偷袭我军的刺客吗?”徐双毫不畏惧,拔出佩剑,眼神凝然道,“胆子不小嘛,只留下一个人来灭口……”

    青衣刺客没有回应,只是满眼杀气地看着二人,手中连环刀刃出锋即瞬。

    “小双,这家伙恐怕不简单,千万不可大意!”看着刺客眼神诡异发寒,吴贤在一旁紧张喊道。

    “哼,一个刺客罢了,我堂堂追风派弟子,连这都对付不了,岂不笑话?”徐双却是毫不畏惧,自信凭一己之力能够制伏对方,不顾吴贤提醒,遂只身提剑先发制人而上。

    “等等,小双!——”吴贤想要叫住,却已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青衣刺客眼神冰冷,看着徐双提剑袭来,自己也遂时出招……

    “呀——”徐双出剑全发,“青灵剑法”迅影而出,以其纵影之疾,想要快人一手一招制敌。

    谁知,青衣刺客看在眼里,不屑一笑……

    “铛——”利刃相碰,刺客巧用连环之索,轮回一拨,不偏不倚将徐双的剑锋死死扣住,“青灵剑法”剑气即消,不攻自破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徐双顿觉剑中无力,刺客仅是简单一招,就将自己的剑法化解,徐双不禁两眼一愣。

    可是不等徐双回神,刺客便已再次出手……青衣刺客双手寒刀一拉,铁索之力顺势将徐双手中的长剑弹飞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徐双手腕一震没有握稳,佩剑不翼而飞,自己更是大叫一声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小双!——”吴贤看着徐双危险,惊声喊道。

    因为自己的一时大意,徐双剑招不但被化解,兵器更是被一击击飞,全身已无还击之力。青衣刺客欲要灭口,出手自然毫不手软,眼见对方倒地不起,自己寒刀纵刃相向。

    “铛——”危急关头,吴贤挥剑挡在了徐双身前。

    “吴贤——”眼见吴贤救自己于危难之中,徐双不禁感动道。

    “小双……快跑!”吴贤一边奋力以剑抵挡,一边冲徐双喊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跑——”徐双从地上站起,眼神坚定道:“吴贤,我们两个一起对付他!”

    索性,趁着吴贤抵挡一刻,徐双重新捡起了被击飞的长剑,欲以反击……

    “铛——”谁知就在徐双捡起兵器一刻,一声脆响,吴贤的剑已然被刺客击飞,力道迅猛,出手极快,防御中的吴贤连出招反击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“吴贤!——”徐双慌忙中大喊一句,继续施展“青灵剑法”突袭而去。

    青衣刺客眼角一瞥,连环刀刃随之分闪……

    灵影碎芒飞袭而过,只是一招急突,便将徐双的剑气冲散。徐双顿时傻了眼,自己万万没想到对方的武功竟是如此难缠,等到剑锋迫近身前,“青灵剑法”之威力早已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但危机在前,徐双只有誓死一搏。可还未等自己出手,刺客再次快人一招,寒刀穿向,一招再次将徐双的长剑击飞。

    没了兵器,又是靠近身前,刺客只需一刀,便可直取徐双要害。刀芒瞬闪即过,徐双已然看傻了眼……

    “危险!——”关键时刻,又是吴贤,奋不顾身将徐双扑倒在地——骤时刺客寒芒即出,未有命中目标,徐双再次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但是这次,二人皆败阵倒地,手中没了兵器,几乎毫无抵御之力。青衣刺客再次回刀,似乎这一回,确定自己能将二人灭口。

    吴贤倒地护着徐双,看着刺客眼中的冰冷杀气,二人神情皆为惊恐。

    刺客纵刀而下,生死即在当前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