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八十二章 夜袭行动 中
    “好迅影的身法,绝对不是普通的敌军士兵……”陆菁一脸坚定望着刺客,质声问道,“你们到底是谁,夜袭我军军营,究竟有何目的?”

    青衣刺客没有回答,只是冷冷一笑,左右梭使连环刀刃,欲对陆菁采取下一轮突袭。

    陆菁看出来了,这些刺客身手了得,出手招式干净利索,数十成群便是扰得万军之营惶惶不安,身份不但非比寻常,夜袭计策更是安排周密,陆菁自当是万分谨慎……

    “陆姐姐,我来帮你——”慕容樱怕多有事故,不顾有孕之身,红缨枪在手,飞踮两步,紧随陆菁之后。

    “不可以樱妹,太危险了!”陆菁自当不会同意,秦羽不在身旁,这些刺客身手又是令人生畏,稍有不慎,便会身处险境。

    “我慕容樱堂堂‘红缨将军’,还不至于被几个刺客吓着——”慕容樱不改巾帼之气,持枪立然,锋芒正对道,“宵小蟊贼敢夜袭我营,看我不亲手挑了尔等鼠辈!”

    陆菁在一旁不敢掉以轻心,她清楚青衣刺客的实力,绝不是泛泛之辈,自己站在慕容樱身边,时刻保护着慕容樱的安全……

    然而,青衣刺客似乎不论身份,自信自己身手足以对抗。眼光一冷,连环刀刃遂使一段,左右逢源女将二人,仍欲先发之机而上……

    “嗖——嗖——”间断两声,左右利刃呼矢而过,灵光一摆,飞云跳蹿,寒顶之矛正朝陆菁二人袭去。

    连环刀刃极快,陆菁和慕容樱也是看在眼中。左右眼色互使,分跃闪避开来,灵影刀刃即过,飞旋了却扑空。

    刺客自知陆菁与慕容樱身手不俗,并非平凡之将,自当未有轻视。寒刃一招未中目标,即刻鬼手倾收,将飞矢双刃收回。

    但陆菁和慕容樱看在眼里,此时正是反手之机。二人兵刃相向,共齐一处,陆菁大喊:“就是现在!——”

    “龙凤游云”飞散而上,陆菁双剑夺命即出;慕容樱正手一式“幻花神枪”,枪剑齐行,威力纵穿。

    青衣刺客未有反应,想不出二人竟会于自己疏忽之际,打出如此迅猛的反击。胸前一道寒光呼啸,钻心箭般正穿心膛,刺客还未出手还击,竟被陆菁和慕容樱合力一招血毙当场……

    找准时机,终于干掉一名刺客,但陆菁和慕容樱二人并不轻松,尽管只是一回合交锋,但见识了青衣刺客的身手,二人自知其武功不凡,有武林高手之精准,其身份定不是闲杂之辈……

    “这些……偷袭我军军营的刺客,到底是谁?”慕容樱有些惊魂未定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……但事情应该还没结束——”陆菁不敢掉以轻心,看着青衣刺客的尸体,心中落石还未放下……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果然,不等二人反应过来,帐外再次飞来一支暗箭,和刚才一幕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“樱妹危险!”陆菁察觉危机,大喊一声,短剑一摆,正落斩下暗器。

    “还有人!”慕容樱也不禁喊道。

    气氛紧张至极间,又一道身影窜入大营,出现在陆菁和慕容樱二人身前。

    “又来一个,没完没了了是吗……”陆菁眼见着战斗还未结束,反手握剑,眉紧以对。

    青衣刺客冷冷一笑,和刚才前一敌人一样,为取性命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“真有胆啊,又是独自前来……”陆菁剑在锋口,眼神锐利道,“今天你们来一个,我杀一个——”

    然而青衣刺客并不管,如同敢死队,像是拼死执行任务一般,即使以命相抵,也要和对方刺刀搏命。

    陆菁没有办法,左右断手“天女剑”,一道紫光护前,先以防守之势,抗住对方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兵刃对响,内力迸发,陆菁遭受强力冲击,被刺客一剑侵袭顿后,连退数十步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陆菁强行抗住一击,心中却是暗暗喃语,“好强的内力——这帮家伙,身手不在一般的武林高手之下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陆菁这一退,慕容樱一个人倒是暴露在了刺客眼前。陆菁察觉过来却是为时已晚,惊心喊道:“樱妹,小心!——”

    慕容樱自当不怕,提起红缨枪欲正面反击。谁知自己忽然不知不觉,起身略显头昏脑胀,本来能够强击力抵,大敌当前却有些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青衣刺客可不管,看着刺杀良机,二话不说挥刀而去。

    慕容樱感受到了,自己疲惫不支的原因——怀孕之后,身体难以支撑高强对抗,刚才击杀刺客已然耗费了体力,现在的自己看着眼前昏昏不定,抬手持枪,却难以抵挡敌人的这一搏击。

    利刃迫近胸口,生死即在一瞬……

    “樱妹!!!——”陆菁瞪大双眼惊声喊道,都快吓得魂不守舍……

    “噌——”利刃穿膛而过,鲜血纵贯当场……

    慕容樱瞠目而视,却见眼前殷红一片——青衣刺客被人后方一枪挑命,而自己则是危境中险象环生……

    是唐战——千钧一发之际,负责南营巡守的唐战,得知营中刺客来袭,急忙奔赴赶到;怕是担心陆菁和慕容樱的安危,唐战率先入营一视,正见慕容樱处于危境,险象中一式“夺命索魂枪”,身后毙命刺客,救了慕容樱的性命……

    “傻蛋——”陆菁见了,快要激动得哭了出来,连忙跑回了唐战和慕容樱身边。

    “菁儿,你们没事吧?”唐战见自己来得正是时候,又冲有孕在身的慕容樱道,“樱妹,你怎么样,没有伤着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多亏唐大哥你及时赶到……”慕容樱抚了抚额头和肚子,得知自己化险为夷,惊出冷汗还未平定。

    “樱妹,你身体怎么样,不要紧吧?”陆菁更是担心慕容樱的身体状况,加紧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真的好险……”慕容樱心有余悸道,“都是因为怀孕,身体不消,稍微有大动作,就感觉头晕疲惫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叫你别冒险了……”陆菁急忙扶起慕容樱,不停安抚道。

    “樱妹你身体不佳,好好休息别再动了……”唐战在一旁关心,并冲陆菁道,“菁儿,你在这里好好照顾樱妹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——”陆菁自知今晚“袭营”事态严重,容不得半分马虎。

    “我去营外组织众军对付刺客,你们两个不要再出这间营帐——”唐战重拾梨花枪,慎重吩咐并安慰道,“你们放心,我在外面守着,不会再让敌人踏进这里一步!”

    “嗯,樱妹交给我了,你放心……”陆菁应声一句,遂又担心嘱咐道,“傻蛋,这帮家伙武功不简单,身手不在一般武林高手之下,不排除是西域武林的奇人异士,你自己一定要万分小心!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……”唐战郑重答应道,遂转身离开了营帐……

    南营这边,刺客夜袭死伤不小,而在北营,局势也亦然是闹火不止……

    “外面发生了什么情况?好像是有刺客——”在营中本来好好说话的萧苏二人,听见了营外的呼喊动静,萧天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苏佳察觉向来敏锐,听出帐外厮杀,刀刃声响锋利无隙,自知是武林高手之辈,遂神情紧张,冷声应道:“兵刃之响细入蚕丝,出手利落步伐迅影……有高手!而且不止一个——阿天,我们快去营外看看!”

    说完,苏佳转身出营。

    “喂,佳儿——”萧天怕是苏佳出事,在身后紧跟喊道……

    后营这边,追风派弟子在此静养,大晚上徐双和吴贤还未回来,郑羽化和鲁涛二人本是静静等待,却听见营外的喊杀喧闹,自知发生了不得了的大事……

    “郑师兄,外面的吵闹到底是……”鲁涛有些感到不安,不禁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喊杀声,还有高手……看来是潼关方面,敌人雇佣的高手刺客前来夜袭……”郑羽化眼神一凝,大敌当前,自己也容不得半点轻心。

    “小双姐姐和吴贤哥哥还没回来,他们该不会……”鲁涛担心着二人的安危,依旧不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出去看看,淘淘你在营中等着,千万不可以走出这里!”郑羽化作为师兄,也是担心同门师弟的安危,万般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郑师兄……”鲁涛还是放心不下,包括郑羽化在内,担心呼喊道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鲁涛叫喊间,帐外窜来几支暗箭,正朝郑羽化的眉间而来。

    “郑师兄小心!——”鲁涛所见危机,大声呼喊道。

    当然,此等雕虫小技,郑羽化早已查觉。腰间长剑瞬时出鞘,轻点两式,便将暗箭一一击落。

    “何人偷袭?不要鬼鬼祟祟躲在营外!——”面对敌军刺客,郑羽化倒是显得大义凛然,愤声喊道。

    霎时间,两名青衣刺客窜入营帐,和陆菁慕容樱所遇之境如出一辙。不同的是,郑羽化仗着本事在身,丝毫不把这帮喽啰放在眼中;而青衣刺客也并不知道对方身份,二人所持连环刀刃,似要干脆夺取其命……

    “不识好歹,竟敢闯营夜袭……”郑羽化低声一句,冲刺客二人冷冷道,“宵小鼠辈死不足惜,纳命来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郑羽化剑起风寒,凌影步伐流矢而过,举剑横穿二人腰间,欲无影般毙其性命。

    然而让人吃惊的一幕……郑羽化身法奇快,剑法亦是迅影到位,可青衣刺客二人似乎并非徒手待毙,就在郑羽化斩剑一瞬,二人刀刃齐行护体——两声刺响,两道火花,郑羽化的剑锋划过对手连环之刃,却并未伤及其身。

    “什么,居然挡下了?”以为能一招解决,却是被对手巧妙化解,郑羽化暗中一惊,才觉这帮家伙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刺客二人躲过一击,转身想要寒刃相向。郑羽化回身一视,不敢再有懈怠,剑气重燃,一招“青芒式”追风剑法,半空所掠四分剑斩,屏足而朝刺客二人冲杀而去。

    “青芒式”剑风凌厉,郑羽化所见,应该足以制伏对手,然而……

    青衣刺客冷冷一笑,二人所举连环刀刃合向一处,分屏四角寒芒,飞旋般接斩而去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叮叮叮——”清脆惊寒的剑响四起,“青芒式”的每一分剑气,都被刺客二人的诡异刀阵尽数拦下,丝毫伤及不到——郑羽化看在眼里,倒是吃了一惊……

    “郑师兄——”鲜有所见敌人刺客的身手如此了得,竟能毫不偏差挡下追风剑法的每一道剑气,鲁涛担心大喊一句,拔出佩剑想要帮忙,以备不测。

    虽然郑羽化略有吃惊,但心中却依旧有数……

    刺客二人环刀齐向,半空跃下再度袭来。郑羽化长剑护于身前,似有变招举动……

    骤时,金光一闪,剑气重生,郑羽化举柄挥剑,断地一式——“地煞剑”轰鸣而出,郑羽化对付刺客二人,竟是使出了“追风九剑”之式。

    霎时恍若劈天裂地,万宇惊雷,剑气动地凌然而上,正冲宇脉寒芒一瞬。青衣刺客二人反应不及,待到汹涌剑气迫至颈口,收招回身已是临时一晚……

    撼地灭神之响,营中剑光迸碎,郑羽化最终绝命杀招一式,将刺客二人送往黄泉……

    剑法出招只是一瞬,刺客尸首已然血肉模糊,鲁涛在一旁看着惊吓,半天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郑羽化缓缓收回剑,看着倒地刺客的尸体,喃喃说道:“哼,对付两名刺客,居然还这么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“郑师兄,你……没事吧……”鲁涛还在一旁战战兢兢,想起刚才拼杀的一幕,自己略有后怕道,“这些家伙到底是谁,身手居然……能轻松挡下追风派的剑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没想到对付他们,竟会用上‘追风九剑’的招式,真是帮难缠的家伙……”郑羽化也不敢掉以轻心,暗暗低语道,“这群人不简单,身手都在一般武林高手之上,有计划夜中袭营,他们背后的主谋,身份定不简单——”

    “郑师兄,我们现在……该怎么办?”鲁涛依旧害怕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帐外喧闹不止,看来这帮家伙的同伙还不少,个个都是难缠之辈,留在营中也未必安全……”郑羽化望着营外,索性说道,“淘淘,你跟在我身边,我们一起出去找小双还有吴贤!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鲁涛点了点头,知道今晚凶相不定,心中惴惴不安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