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八十一章 夜袭行动 上
    夜晚亥时……

    白天与郑羽化的交谈,苏佳心中甚是迷乱,尤其是最后提及自己父母一事,苏佳更是矛盾交杂,久久不能平静。萧天担心苏佳的情绪,夜晚与其营中相叙,一方面想要了解事情的始末,另一方面也不希望苏佳因为此事恩怨,无休止烦扰下去……

    “佳儿你是说,郑羽化知道你父母曾经的往事……”苏佳简单叙述了白天发生的事,萧天大概了解后,不禁问道,“他还说,他骗了你的师弟师妹,说是护送任务,其实目的是来找佳儿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还说要和我生死对决……”苏佳心情无法平静,攒紧双拳道,“目的是来找我,还要亲手和我做个了结……这不是莫天行派来对付我的杀手,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郑羽化怎么说也是追风派现任的首席弟子,若是堂而皇之派他来对付佳儿你,这未免太张扬了。稍有走漏风声,岂不是影响了追风派在武林中的声誉?”萧天倒是比较冷静,分析琢磨道,“而且,莫天行多次派杀手追踪你,据我所知,他并不想置佳儿你于死地,他只不过是想找到你,让你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天行杀了我父亲,对我来说是不共戴天的仇人!他怎么可能任由一个仇人的女儿存活于世?”提起莫天行,苏佳顿时怒火心头,转而愤怒道。

    “可他还是养育了佳儿你十六年不是吗?”萧天却不以为然,面对苏佳的不冷静,自己依旧镇定道。

    “他不忍心对我下手,所以他就找了别人……”苏佳仍然“不依不挠”,失去理智道,“郑羽化就是他派来的杀手,目的是要对付我,这么明显的布局,你难道看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可如果他真是莫天行派来杀你的,为什么入营这么久,甚至和佳儿你有独处的机会,却迟迟不下手?”萧天稍许提高嗓门,反驳着苏佳的猜疑。

    苏佳顿了顿,知道自己刚才因仇恨失去理智,没有冷静思考其中的疑点,表情忽而一愣。

    萧天看着苏佳的神情,以为是自己刚才语气过重,遂转而平和道:“如果说……如果郑羽化真的是杀手,他为什么还要和你说这么多……包括佳儿你父母的事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苏佳摇了摇头,现在的她心里很乱。

    萧天继续道:“而且你刚才还说,郑羽化告诉你,只有他和莫天行知道你父母的过去,可见他的身世和你父母,和莫天行脱不开关系……既然是如此重要内幕的人,莫天行怎么会派他来对付佳儿你,不怕其中多生事端吗?”

    苏佳没有说话,只是在一旁低头忧伤。

    看着苏佳平静下来,萧天暂时喘了口气,平和安慰道:“也许,这件事情的因果,连莫天行自己都不清楚……我在想,莫天行派弟子前来我军,纯粹就是为了对付叛徒陈世今;至于郑羽化目的针对佳儿你,我想或许是他自己……一些私人的恩怨吧,至于是什么,只是我们不得而知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暂时平复了苏佳的心结,但不知为何,萧天说完最后一句,自己心里却莫名有种隐隐的不安。

    苏佳平静了许久,眼神渐显忧伤……忽而,苏佳转过头,用深情的眼光看着萧天,似乎欲有真情流露。

    看着苏佳含情的眼神,萧天有些不自觉脸红起来。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许久,苏佳终于开口道,“我……是不是真的很自私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?”萧天没有反应过来,苏佳莫名一问,自己竟是在一旁愣神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因为个人的恩怨,在你们面前大发脾气,给你们,给军中添了不少的麻烦……”苏佳突然自省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苏佳伤心,萧天顿时心软下来,平和一笑道,“恩怨重逢,佳儿你有心事,这很正常……而且我也说过,无论你遇到什么困苦,我都会陪佳儿你一起走过——”萧天最后这句,说得诚恳动情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阿天……”苏佳闭了闭眼,感动中含着泪光说道,“这两年多以来,你一直陪着我,虽然经历过生离死别,可你总是对我不离不弃……有你在我身边真好,阿天,我是说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佳儿……”萧天听了,心中也是感动不已。但不知为何,偶然间想起白天鲁涛对自己说过的话,萧天心里有种莫名的难受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就剩下萧天和鲁涛两个人留在营帐,看着徐双刚才冷漠的眼神,萧天以为自己是不是哪里没“招待”好,略显尴尬道:“我是不是……哪里做得不好?好像你的徐师姐挺讨厌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鲁涛脑子灵光,似乎想到了什么,转身朝萧天问道:“萧大哥,你和忆瑶姐姐……是恋人关系吗?”

    萧天听了,红脸应道:“是……是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……”鲁涛叹了叹气,好心好气对萧天说道,“萧大哥你不知道,三年前陈世今叛变的事,不单对忆瑶姐姐打击很大,对小双姐姐也是一样……如今重逢,小双姐姐看着忆瑶姐姐又寻‘新欢’,想起从前的往事,心里不舒服,自然对萧大哥你冷眼相对……”

    “新……新欢?这么说是不是有点……”萧天见鲁涛这样评价自己,表情略显尴尬。

    “萧大哥你也许不知道,原来陈世今还没背叛师门之时,忆瑶姐姐一直暗恋着陈世今……”鲁涛继续道,“也许三年后的重逢,小双姐姐看着忆瑶姐姐又找了个男人,像是故意逃避命运,心里很是过意不去,所以她才对萧大哥你觉得反感吧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此话一出,萧天心中像是一阵短短刺痛,表情转而惊异,在一旁发呆了许久。

    鲁涛以为是自己的话有失礼节,遂转口道:“额……对不起,萧大哥,我不是有意针对你……如果哪里说得过分,请你别在意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没有回应,只是忽而一愣,埋藏在心里的疑惑,像是经历数久“萌生”出的痛苦:“佳儿曾经喜欢的人,是陈世今是吗……也就是说,佳儿喜欢我,只是为了逃避……过去的命运,逃避……过去的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佳儿你……喜欢我……是为了逃避……过去……”萧天不禁低于喃喃道,声音极小,连自己都听不清。

    “阿天你说什么?”苏佳听着萧天“支支吾吾”,表情发愣像有心事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噢……没……没什么……”萧天这才反应过来,即刻收回道。

    可苏佳还是有些不太放心,今晚的萧天,神情和往日有些不同,似乎心里暗藏着纠结。

    “佳儿,我问你一个问题,你不要生气……”果然,萧天像是猜疑着什么,不禁冲苏佳问道:“如果说……我是说如果——如果三年前,陈世今没有叛变,你觉得……我和陈世今比起来,有哪些相同……和不同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”苏佳听了,疑惑重重道,“你怎么会……突然问起这个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……随便问问……”萧天也显得吞吞吐吐,似乎觉得这么问不太合适,于是急忙说道,“当然,佳儿你不想回答也没关系——”言语间,萧天的表情紧张不定,内心纠结中,似乎掺杂着一丝伤感。

    苏佳也没有回答,只是疑惑地看着萧天——今天的他,果真和往常不太一样……

    军营门外,部队当下巡逻有秩。众将方面为取潼关,秦羽与陆翎二人,以骑军主将身份,连夜回往徐达主军本营,调度骑军所属一事。独留慕容樱守孕在营,陆菁怕是孤独,暂无军务陪伴其身。而萧天苏佳营中叙事,唐战身为主将,暂替苏佳之务,与胡夷狄二人分地巡逻南北两营,以保夜中无事。至于追风派弟子所居后营一切安好,郑羽化与鲁涛二人休养歇息,只是白天前去“鬼陌之谷”的徐双吴贤二人,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……

    大营门外,夜里寒风,点点星火隐隐跳动,殊不知黑暗笼罩伏草之下,如鬼迹般的身影黢黢而行……

    营门一切安好,士兵站岗一切无异……

    突然,鼓风掠过一瞬,眼前一道寒光,守卫士兵还未注意,便是喉咙之下一道血口,毙命当场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楼台放哨士兵所见异状,低头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然而紧接着一道暗箭,正中高台士兵额头,夺命而亡。惨叫一声摔下高台,本来风平浪静的大营,顿时喧闹紧张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有刺客袭营!——”守门士卒所见异状,遂大声冲营内喊道。

    然而门旁命不久矣,数十道青黑色身影一闪而掠,只听得炉火下几声利刃划响,还未反应及时,大门守卫十数名士兵,纷纷被一刀毙命……

    终于开始行动了,夜袭先锋大营——司马寒衣的手下,灵影教弟子众人,身法无影,出手无情,利刃掠闪,招招毙命。一瞬间解决了主营大门的防御看守,数十黑影分道蹿行,朝四面八方分行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有刺客——”“有敌军偷袭——”一时间,营中到处传来这样的呼喊,全营将士霎时紧张备战,盔甲齐阵以刺刀搏杀……

    南营方向,由唐战带队的巡逻将士最先发现刺客身影,数十人合为一阵,欲阻拦不速之客的侵袭。

    “来者何人,夜中竟敢偷袭我营?”带头将领提刀质问,看着身前刺客不过四五,丝毫未把对方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不过他错了……刺客众人二话不说,利刃寒光交错一片,瞬行无影般,以落星五芒之阵,横行交错刺杀而来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利刃过响,身影即逝,惨叫一声,带头将领已被斩杀毙命。

    跟随一起的巡逻士兵看傻了眼,半天没有回过神来,自己的头领就已倒在血泊之中。然而还不等众士反应,刺客数人再次大开杀戒——群星分散,剑闪七杀,守军士兵想要领兵上前,却还未利刃相对,身周要害就已被刺客数人纷纷斩过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……”一时间,众军当下惨叫连连,“血河”之中,御敌将士几乎无一生还——灵影教弟子不但武功惧怖,出手也是极为残忍,不过眨眼数番的功夫,刚才还列阵以对的众军将士,已然伏尸一片……

    不过这还只是一小片,分部“流窜”各处的灵影教弟子,三五成群,刺刀相向,已然将明军大营闹腾得鸡犬不宁……

    “不好了,有刺客——”“四营部队,快点集合——”一时间,先锋军营乱成一片,各处将士四下叫喊,得知敌人身手残忍无道,营中氛围愈加紧张……

    秦羽营中,陆菁和慕容樱二人本相处甚安,听闻帐外嘈杂不断,又有喊杀声响,慕容樱不由担心道:“外面发生什么事了?好像是有刺客袭营——”

    “敌军开始行动了吗……”陆菁两眼一凝,别出腰间的龙凤双剑,嘱咐慕容樱道,“樱妹,你有孕在身,呆在营中别出来,我去外面看看——”

    “陆姐姐,你要当心啊——”慕容樱在一旁担心道……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然而话音未落,帐外帘幕,一道暗箭突袭而来。

    陆菁眼疾手快,短剑飘花一闪,当下斩断了暗箭。

    “危险!——”慕容樱更是呼声喊道,生死一瞬,自己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话应刚落,一道青影刺客飞窜营中,似有暗杀将之举动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陆菁毫不畏惧,双剑在手,寒声问道。

    刺客没有回答,只是冷冷一笑,手中一柄异状弯刀,锋利寒光令人畏惧……忽然,流星蹿影般,刺客踮脚迅影即过,寒芒梭使,正朝陆菁疾闪而来。

    陆菁镇定自若,短剑一转,花雨剑芒随身而动。

    身形微闪,躲过一招,陆菁锋使疾芒,“碎花落雨”顷刻而现——剑花飘沫,四闪杀机,龙凤双剑油然而下,当顶之时,正取青衣刺客眉心。

    刺客顿觉陆菁身手不俗,即刻避开,后退五步,躲过剑灵。

    陆菁重拾双剑,看着刺客招式诡异,自己“夺命一招”竟是未能伤及其身,可见武功身手之高。

    “好迅影的身法,绝对不是普通的敌军士兵……”陆菁一脸坚定望着刺客,质声问道,“你们到底是谁,夜袭我军军营,究竟有何目的?”

    青衣刺客没有回答,只是冷冷一笑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