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八十章 鬼陌之谷
    苏佳定了定神,努力镇静下来,冷言相问道:“我为什么要听你的?”

    郑羽化轻轻一笑,慢慢走到苏佳身旁,凑其耳边悄声道:“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的身世……还有,你不知道的……你亲生父母的身世……”

    此话如同晴天霹雳,苏佳听了,两眼震惊。

    郑羽化瞥视一见,轻笑一声,慢慢从苏佳身旁走过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你知道……我父母的身世?”本是恩仇相问,却没想到竟有意外“收获”,苏佳心中茫然不定,表情惊慌,转头迫问道,“你到底是谁,你怎么会知道我父母的事?”

    “想知道?总有一天,我会全部告诉你……”郑羽化背身以对,默默低沉道,“你父母的秘密,只有我和莫掌门知道……小师妹你恨在当头,如果你现在杀了我,恐怕你永远都无法了解那段往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爹和我娘,还有莫天行,到底发生了什么?快告诉我!——”苏佳一时激动难平,冲着郑羽化大声斥道。

    郑羽化却不为所动,依旧背对着身子,缓缓说道:“现在还不是时候……不过别着急,快了,等你我二人对决之时,我会原原本本全部告诉你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郑羽化默默离去,只留下浅浅的背影。

    苏佳看在眼里,追风恩怨当前,却又联起父母辈的往事。苏佳此时心中很乱,疑云重重,似乎在这一切恩怨的背后,还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……

    “真要说起来,知道这个秘密的人,除了我和莫天行,还有一个……”郑羽化走在回营的路上,低沉暗语,表情和刚才面对苏佳时完全不同,无人身旁,倒是显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悲伤,“可是这个人已经……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郑羽化不禁握紧双拳,恨心无泪,似乎在他背后,也有一段莫名心酸的往事……

    校场空地,军营大门……

    “小双,你等等我——”“撒气”从营中跑出,徐双一个人来到了大营门口,吴贤在后面不放心,紧跟着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跟着我干嘛?”徐双不改平日里的任性,心情不佳的她,冲吴贤发泄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放心你,所以跟过来……”吴贤关心一句,随即问道,“小双你怎么了,干嘛这么生气?萧大哥那么替李师姐照顾我们,你一言不合就离开,太失礼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讨厌他——”谁知,徐双犟着脾气,直言不讳道。

    “讨厌……谁?”吴贤顿了顿,两眼一愣道,“你说的该不会是……萧大哥吧?”

    “除了他还能有谁?”徐双说话直来直去,神情言语表达了自己对萧天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可萧大哥待我们挺好的啊——”吴贤却不以为然,笑脸相迎道,“江湖流传,萧大哥是重出于世的‘苍龙大侠’,所行侠义无数,还帮助过逸仙门和丐帮……这样的大侠,本以为会长得多么严肃,没想到却是平易近人,把我们当平起平坐的朋友看待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是他和忆瑶师姐……”徐双继续不满道,“忆瑶师姐才经历了陈世今的叛变,出山之后,就又找了男人……我管他是什么‘苍龙大侠’,反正我看他就是讨厌!”

    “小双,背后这么说人家不好……”吴贤知道徐双个性刁蛮,索性耐心劝道,“就算你不喜欢他,可李师姐和他在一起,已经两年多了,感情依旧挺好,说明这次李师姐没有看错人——小双,你只是排斥他和李师姐的关系,暂时接受不了而已,多相处一段日子,说不定会有改观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趁着忆瑶师姐失落的时候,巴结关心她,获取她的芳心——这和世道上那些骗女孩儿感情的江湖混混有什么区别?”徐双毫不客气,对萧天的为人竟是百般辱骂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……不好吧?万一让萧大哥听见的话……”吴贤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得在一旁暗暗傻笑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了,反正现在我不想看见他……”徐双依旧任性,准备大踏步走出军营,似乎要去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“小双,这个时候你去哪儿?”吴贤继续担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不是说了吗?我们追风派弟子初来乍到,要去勘察潼关一带的地形……”徐双继续赌气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如今战火在即,现在单独出去太危险了,万一碰上蒙元部队的话……”吴贤当然不放心,在一旁劝阻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敌军离我们二十里地,想突然打过来,哪那么快?”徐双倒是不以为然,摆手说道,“再说了,碰巧来潼关一趟,你就不想去见见那个地方?”

    “哪……哪个地方?”吴贤没有反应过来,转而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这潼关,有一个地方和我们追风派的历史有关,恰巧就在这里……”徐双表情一变,凝重认真道,“前长老王天道,与前掌门庞飞剑生死对决的地方——鬼陌之谷!”

    吴贤听了,两眼一惊……

    潼关战火还未燃起,明军与元军部队却早已蠢蠢欲动,不但朱元璋在潼关城内安插了眼线,蒙元方面,也有暗中将士,时时刻刻关注着明军动向……

    先锋军驻地西侧的丛林,几尊黢黢的黑影正注视着明军营地的一举一动……

    “噢,这就是先锋军的驻地啊,挺开阔嘛……”树梢之上,一个身背寒枪,面容俊朗的年轻人悄声道。

    在他身旁,还有一个六十余年的老者,面容诡异,令人发寒道:“敌军进犯潼关一刻,老夫的众教弟子就已将敌军底细打探清楚,包括哪里驻地,多少兵马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的二人,正是驻守潼关陈世今的部下——“寒枪”童琛,与灵影教教主司马寒衣。

    “唐家后人就在这里,还真想现在就和他一较高下……”童琛一直惦记着唐战,想要与其做个了断,但想着今晚之行,实为司马寒衣之计,于是转而问道,“司马老头儿,你说今晚会一会‘苍龙大侠’,该不会是在这里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引他出来,然后在此设下埋伏……”司马寒衣冷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引他出来,你确定?”童琛听了,转而一笑,“这里可是敌军主营,万人兵马集结于此,驻地又是开阔之原,暗中夜袭难度颇高……何况如今的苍龙大侠可是一军之主,就老头儿你手下的几个徒弟,真有办法引出他?”

    “不相信?你可以拭目以待啊……”司马寒衣却是信心十足,淡定一笑,“万千兵马不过浮云,老夫手下的弟子众人,定能潜行如入无人之境——”

    “挺自信嘛……那你要怎么做?”童琛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以重物为诱饵……”司马寒衣定声道,“老夫手下弟子,潜袭敌营,声东击西,从中偷得‘潼关边防图’,然后引苍龙大侠现身追击……”

    “喝,说得这么简单……”童琛听了,略显不屑道,“就算那份地图真的到手好了,你怎么确定苍龙大侠会只身一人追击前来,不会带领手下兵马?”

    司马寒衣轻轻一笑,继续说道:“看吾等众人迅敏身手,苍龙大侠自知我等即为武林高人,两军交战之际,不会贸然率兵马折损……而且以他江湖上的名号,这点‘小乱’就大动干戈,岂不是有损苍龙大侠的‘威名’?”

    “哼,就算真是这样好了,如果他只身追来,我们要如何应对?”童琛继续问道,“不是说要会会他吗?那抢完‘潼关边防图’之后呢,你要怎么对付他……”

    司马寒衣两眼一瞥,冷笑道:“不需要我们动手——这次会面,由老夫的弟子‘迎接’就好,就当是与苍龙大侠初次的见面礼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‘苍龙大侠’啊,济世大会上连克武林四圣七雄之辈……老头儿你就这么自信,你的徒弟能打败他?”童琛依旧冷嘲热讽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试试看怎么知道?”司马寒衣却是饶有信心,眼神见光道,“说不定,还真有可能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……”看着司马寒衣的自信,童琛确信今晚会有“好戏”上演,遂紧问道,“什么时候动手?”

    “今晚,亥时……”司马寒衣冷冷道……

    徐双和吴贤离开后,径直往“鬼陌之谷”方向走去。“鬼陌之谷”离军营不远,不过是在离敌军关防的反方向,所以二人并不担心中途会有军情变故。何况对于二人来说,那里可是曾经追风派历史的遥古之地,难得来一次潼关,作为追风弟子不去见识看看,实为可惜……

    徐双和吴贤走近峡谷高峰,一眼俯瞰,纵是惊魄之景——

    峰谷叠峦,群山险壑,万丈扑高,空宇寒响。山底下一座漠窟高台,险峻丛生,袅无烟迹。由东向西接天一线,共日月年长起落,昼时空谷寒号回响,夜晚当空浩瀚星辰……好一尊鬼斧神工开天地,纵山劈裂成千古,峭壁群崖回首是,为其名“鬼陌之谷”……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……追风前辈生死一斗的……”吴贤看着眼前的雄伟奇景,不禁惊叹道。

    “鬼陌之谷……”徐双接话说道,“前长老王天道,与前掌门人庞飞剑在此生死对决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那个不是传闻吗?”吴贤有些半信半疑道,“有关那段历史,虽然莫掌门年轻时,庞掌门曾有说言,但那时庞掌门已然年事颇高,所言之语是否属实也未可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至少发生的事情不会错——”徐双看着山底下的高台,镇静说道,“当年庞掌门就是在这里,打败了王天道王长老,成了追风派的一帮之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为了争权夺利吗?”吴贤偶有听说当年的事情,不禁问道,“我听说,当年前任掌门过世,王长老自为两代元老,不愿将掌门之位让予庞掌门一事,于是二人水火不容……可庞掌门曾时年轻力壮,王长老不以为敌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王长老当年,想要学会上官前辈的绝世武功‘天神剑法’,打败庞飞剑庞掌门……”徐双继续道,“结果在这‘鬼陌之谷’一战,王天道王长老走火入魔,不但未能练就‘神剑’,还自陨搭上了性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,‘天神剑法’的传说……”吴贤想起追风派的传说,暗暗嘀咕道,“虽然不知这个传说是真是假,但‘天神剑法’确实存在——上官前辈以‘追风九剑’开创的‘天神剑法’,领悟七道,一跃武之顶峰,世间无人能敌……而历来追风派通系此剑法之人,除了上官前辈,也只有陆清风陆前辈和莫掌门,还有郑师兄……可是,精熟‘追风九剑’的陈世今,他会不会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掌门也提醒过,所以此次讨伐陈世今,莫掌门嘱咐我们要万加小心……”徐双凝思想了想,似乎略有担心道,“忆瑶师姐是不会,郑师兄的‘追风剑法’,不过所学六式,却能领悟‘天神剑法’……既然如此的话,陈世今说不定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八成是,只是我们原来不知道……”吴贤也紧张道,“而且陈世今的剑法所学在郑师兄之上,说不定他的‘天神剑法’,还要远远高于郑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郑师兄……忆瑶师姐……”徐双心中呢喃不定,看着山谷之下巍峨险峻的高台,想起那段如传说般的追风派历史,徐双不禁感叹道,“如果说那段历史是真的,那在这‘鬼陌之谷’,两位前辈究竟经历过怎样的生死对决……”

    徐双和吴贤对着山谷联想翩翩,却不曾发现在山谷的另一头,有几个人影正悄悄盯望着自己……

    “门派弟子已经到了,看来莫掌门交代的事,已经开始行动了……”说话的人鬼鬼祟祟,却对追风派掌门尊称有加,可见这些人,竟是追风派莫天行的眼线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‘鬼陌之谷’啊,当年王长老与庞掌门对决的地方……”旁边一个弟子看着山谷峻险,暗暗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忘了莫掌门嘱咐我们的事,除了看好这些师弟师妹,还有……”其中一人隐隐提道。

    “忆瑶师妹是吗?莫掌门让我们重点监视的人……还有给叛贼陈世今的通告……”另一人低声应道,“郑羽化师兄与忆瑶师妹的对决,谁赢了,谁才有杀死陈世今的资格……”

    看来,潼关一行,莫天行时刻关注着追风弟子的动向,不仅仅是苏佳等人,连身为敌人的陈世今也不例外……对于追风派来说,杀死叛贼陈世今自当首要,然而莫天行与郑羽化之前有约——郑羽化要亲手杀了陈世今,并在此之前,还要和苏佳做个了断……

    但在这一切谜团背后,没人知道郑羽化的真实来历和真正目的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