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七十九章 再叙重逢 下
    萧天带着追风派一干弟子来到后营,准备安妥住宿的问题。然而因一时“怒气”提早回来的苏佳,独自一人背对营门,显然心情未有好转,即使是众人来到这里,也丝毫未有展现“待客之礼”……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了……”萧天拉开帐门,迎请追风弟子四人,却见苏佳“负气未消”的背影,不禁添言道,“佳儿,毕竟是你多年未见的朋友,不至于为了一句话气成这样吧?”

    又听见“佳儿”亲昵的称呼,徐双冲萧天投去“不友善”的目光。

    吴贤看着苏佳背对不言,知道自己刚才的话有失场合,惹得对方不开心,索性道歉说道:“李师姐,对不起,刚才我不该说那种话,你别生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谁知,苏佳依旧背对着众人,言语冰冷质问起来。

    吴贤吓了一跳,以为是在说自己,半天没回过神。鲁涛在一旁使了使眼色,望向郑羽化的方向,吴贤这才意识过来。

    郑羽化轻轻一笑,从容淡定道:“没想到日夜期盼见面的小师妹,对我竟是如此冷淡,想必是认生吧……真可惜,如果能早半年来到追风派,或许就不会这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——”苏佳冷应一句,缓缓转过身,用让人胆寒的眼神望着郑羽化,如同逼供问道,“你到底是谁?为什么加入追风派,到处打听我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忆瑶……师姐……”看着苏佳冰冷无情的面孔,徐双有些害怕,在一旁喃喃不语——原来那个天真爱笑的李忆瑶不复往初,如今站在自己面前的师姐,竟是如此的陌生与令人胆寒。

    不只是徐双,吴贤和鲁涛也是一样,本以为三年后的重逢会是欣喜团聚,却没想到如今的“李师姐”,竟会变得如此冷淡与无情……

    “我叫郑羽化,是现任追风派的首席弟子……”郑羽化倒是不以为然,似乎从一开始就做好了苏佳“冷脸相对”的准备,淡定依旧道,“怎么说,三年前小师妹与陈世今的往事也是轰动不少,我有兴趣知道,自然也是情理之中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……”听见郑羽化把自己和叛徒陈世今说得这么轻松,苏佳咬牙暗怒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说……”郑羽化似乎是有意而为之,故意停顿一句,遂触碰敏感问道,“小师妹觉得我,是莫掌门专程派来监视你的眼线……甚至是杀手……”

    此话过于“张扬”,不但徐双等人在一旁感到害怕,就连清楚苏佳心事的萧天也是紧张万分,生怕苏佳因失去理智,而在此动武干戈。

    果然,苏佳恍时按捺不住,就在郑羽化出口的一刻……

    “噌——”空气凝固瞬间,鬼芒利刃惊寒出鞘——令人震惊的一幕,苏佳竟拔出鬼刀,架在了郑羽化的脖子之上。

    “佳儿——”

    “忆瑶师姐——”

    “李师姐——”

    一时间,气氛紧张到了极点,众人不敢相信,苏佳竟会当众如此冲动之举,神情也是令人发怵……

    苏佳并没有动刀,仅仅只是以此“威胁”郑羽化。谁知郑羽化也并未慌张,似乎意料之中一般,危机在前,竟然只是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吓我一跳,没想到小师妹居然来真的……”郑羽化淡定轻笑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不敢动手?”此时的苏佳,如同地狱归来的使者一般,冰冷面容下,让人望风生寒,“如果你真是莫天行派来的杀手,我就宰了你!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徐双快要吓得哭出来了——她从没有见过苏佳如此恐怖的神情,原来那个欢心可亲的忆瑶师姐已然不再,如今站在自己身前的,漠然已是一个冰冷无情的杀手。

    吴贤更是在一旁瑟瑟发抖说不出话,跟着一起的鲁涛也未做声——在他们看来,如今的苏佳,已经不是原来那个自己认识的师姐了……

    萧天想要上前劝阻,但刀架在对方颈口,一时半会儿自己也不敢有任何轻心举动。看着苏佳有些“着魔”的神情,萧天不敢想象苏佳已然被仇恨陷入得如此之深,以至于故友重逢还未旧叙,竟是拔刀相向……

    可唯独被“挟持”的郑羽化始终一脸平静,即使苏佳刀在弦上,依旧面不改色,继续笑道:“这么说来,小师妹倒是挺在意我的……如果我说我是的话,你是不是现在就要对我动手?”

    苏佳两眼一凝,紧握刀柄道:“也就是说,你承认了?”

    郑羽化想了想,两眼稍稍一瞥,从容说道:“好,既然你这么想知道答案,我就告诉你……不过这里似乎人多眼杂,我道出身份恐怕小师妹你也冷静不下,不如找个没有人的地方,我单独告诉你,届时你对我是杀是放,由你决定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看着郑羽化丝毫未有畏惧之色,定然是深藏不露,自己也想要了其身份……稍许冷静一番后,苏佳渐渐放下刀,但表情依旧冰冷道:“好,就现在——我们两个去后营的空地,那里没人打扰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……”郑羽化只是简而一笑,看着苏佳冷酷的面容,似乎心中有数。

    “佳儿……”萧天看着苏佳冷热不定,知道此时她心里静不下来,不禁应呼一句。

    可苏佳似乎没有听见,对萧天的招呼不予理会,“押”着郑羽化,二人径直走出营帐,前往后营的空地……

    二人离开后,剩下的四人在营中发呆静默了许久……

    这不是苏佳第一次这么不冷静,但不知为何,萧天心里隐隐不安,总觉得等待苏佳的,将会是残酷难解的命运;而徐双等人就更不用说了,亲眼看着曾经的师姐如此“冷血”,三人像是根本没有回过神,在一旁发愣了好久……

    “那个郑羽化,到底是什么身份……”萧天想要分担苏佳的苦楚,不禁向追风弟子等人问起郑羽化的事情来,“他两年多以前就来到你们追风派,年纪不轻,却能打败众多好手,一跃而成追风首席弟子……你们难道不好奇吗?有关他的身世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问过,但他也只说自己祖籍是在襄阳……”鲁涛觉得萧天为人热忱,又和苏佳关系亲近,索性知无不言道,“郑师兄初来追风派,数月习得门中剑法,半年后便打败追风派所有同门弟子,成了追风派的首席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掌门还说,郑师兄是他在任掌门,继陈世今和忆瑶师姐后,第三位武功天赋异禀的弟子……”吴贤跟着道,“虽然年近三十,但习武天赋远远高出我们这些年轻之辈。也不知道郑师兄年轻时是受何高人指导,武冠群雄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你们的首席师兄郑羽化,武功想必也问鼎绝世吧……”萧天看着帐外,感叹了一句,想着好不容易的故友重逢,却是闹得如此“尴尬”,萧天笑了笑,遂冲追风弟子等人赔礼道,“实在是抱歉,这些天佳儿确实心神不定,经常闹情绪,因为讨伐陈世今的事……没关系,接待你们的事,交给我就好,讨伐潼关,你们暂且就在这营中住下吧……如果哪里有不方便,随时找我就好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谢谢萧将军的好意——”然而,徐双从惊恐中镇定过来后,一脸不屑地转过头,看都不看萧天一眼,似乎对其十分反感,应声说道,“初来乍到,我等现在须得在外勘察潼关一带的地势,不牢萧将军操心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徐双扭头就走,径直离开营帐。

    “诶,小双……”吴贤怕徐双不放心,紧跟了过去,并回头应呼萧天道,“没关系萧大哥,我跟着她,不会有事的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,吴贤也离开了……

    就剩下萧天和鲁涛两个人留在营帐,看着徐双刚才冷漠的眼神,萧天以为自己是不是哪里没“招待”好,略显尴尬道:“我是不是……哪里做得不好?好像你的徐师姐挺讨厌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鲁涛脑子灵光,似乎想到了什么,转身朝萧天问道:“萧大哥,你和忆瑶姐姐……是恋人关系吗?”

    萧天听了,红脸应道:“是……是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……”鲁涛叹了叹气,好心好气对萧天说道,“萧大哥你不知道,三年前陈世今叛变的事,不单对忆瑶姐姐打击很大,对小双姐姐也是一样……如今重逢,小双姐姐看着忆瑶姐姐又寻‘新欢’,想起从前的往事,心里不舒服,自然对萧大哥你冷眼相对……”

    “新……新欢?这么说是不是有点……”萧天见鲁涛这样评价自己,表情略显尴尬。

    “萧大哥你也许不知道,原来陈世今还没背叛师门之时,忆瑶姐姐一直暗恋着陈世今……”鲁涛继续道,“也许三年后的重逢,小双姐姐看着忆瑶姐姐又找了个男人,像是故意逃避命运,心里很是过意不去,所以她才对萧大哥你觉得反感吧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此话一出,萧天心中像是一阵短短刺痛,表情转而惊异,在一旁发呆了许久。

    鲁涛以为是自己的话有失礼节,遂转口道:“额……对不起,萧大哥,我不是有意针对你……如果哪里说得过分,请你别在意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没有回应,只是忽而一愣,埋藏在心里的疑惑,像是经历数久“萌生”出的痛苦:“佳儿曾经喜欢的人,是陈世今是吗……也就是说,佳儿喜欢我,只是为了逃避……过去的命运,逃避……过去的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站在门前,两眼惊愣,像是拨开了心中久藏未解的心痛,如今看来,空独令人痛苦和彷徨……

    后营练场,苏佳“押”着郑羽化,两人来到了无人的空地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,这里没人,你现在可以说了……”苏佳眼神死盯着郑羽化不放,似乎在这一刻,苏佳便想了知真相。

    “小师妹你还真着急啊,虽然没见过面,但我怎么说也是你的师兄,不至于把我当一个犯人审理吧……”郑羽化缓缓转过身,不紧不慢轻声笑道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!”苏佳倒是毫不客气,提刀“威胁”道,“快说你的目的和身份,然后决定我是否杀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身份已经说过了,我现在是追风派首席弟子,也就是继叛门弟子陈世今之后,至于目的嘛……”郑羽化像是故意卖着关子,一脸轻笑地看着苏佳冰冷却又着急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快说!——”苏佳没有耐性,索性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要知道?大战在即,如果我说了,恐怕会影响你作为一军将领的心情,到时候两军交战可会左右局势噢……”郑羽化还是不着急,继续卖关子道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苏佳眼神渐露杀气,刀锋寒光闪掠,继续逼问道,“如果你是莫天行派来杀我的,早就动手了,还在乎我带兵打仗的事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小师妹你答对了一半……”郑羽化继续笑道,“没错,我是莫天行派来的,而且目的就在你……刚才在师弟师妹们面前没说,只是不想让他们知道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果然——”得知了“真相”,和自己所猜几乎无异,苏佳两眼露出凶光,咬牙道,“你骗小双吴贤他们,说是一路护送,其实你是想见到我……你既然为追风派的首席弟子,又是一个人单独找我,想必是很有信心能亲手杀了我是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……”郑羽化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问中一笑,笑容中带着神秘,带着让人未知的胆寒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……”苏佳确定了对方的“杀手”身份,直接挑明道,“好,多日未有音讯,这回莫天行终于又派杀手来找我了……既然你是来杀我的,现在在这里,就做个了结好了——”苏佳手中鬼刀寒芒,做好了与对方拼死一搏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……”谁知,郑羽化却一点不急,在一旁竖起食指,摇摆说道,“师妹这么心急干嘛……我的确承认我此番的目的在你没错,也确实骗了小双吴贤他们,可我没说现在就要和你动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苏佳见郑羽化话中有话,凝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战局紧张,如果你出了什么事,影响了讨伐潼关的战局,这害理天下的罪名,我们追风派可担当不起……”郑羽化简单一笑,遂睁开双眼,露出进营后第一个认真的表情,言语神秘道,“等战事暂且缓过,我迟早会和师妹你一较高下……公平,公正,一对一生死较量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语气渐寒,不知为何,苏佳心中隐隐不安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我不逼迫你,算是对小师妹你够仁慈吧……”郑羽化逐渐露出本来的“真容”,微笑转而诡笑道。

    苏佳定了定神,努力镇静下来,冷言相问道:“我为什么要听你的?”

    郑羽化轻轻一笑,慢慢走到苏佳身旁,凑其耳边悄声道:“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的身世……还有,你不知道的……你亲生父母的身世……”

    此话如同晴天霹雳,苏佳听了,两眼震惊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