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七十七章 再叙重逢 上
    “真是的,要不是出征潼关,我都快把这东西给忘了……”萧天继续“发泄”道,“还记得一年前护送瑛妹回山,被胡兄骗去天公山和白燮打了一架,稀里糊涂得了这玩意儿……还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东西,谁知道一年来一点作用不使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,这么说来,你倒是怪起我喽……”然而,营中的对话,让路过的胡夷狄正巧听见,听见萧天在抱怨自己,胡夷狄不禁走进营帐道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?当时碰见白燮,身陷困境,我差点还暴露了身份,谁晓得竟是为了这份一点儿不值的破图……”萧天回忆着往事,继续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能这么说……”唐战继续笑应道,“如今大军出征潼关,这份地图不是正好派上用场吗?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啊——现在我累死累活,都是这玩意儿惹的祸,偏偏皇上和常将军把它当成宝……”萧天将地图收起,揣在怀里,起身释放说道,“不管了,今天事务就处理到这儿——我要去看看佳儿,剩下的交个唐战兄弟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萧天摆了摆手,径直走出了营帐。

    “什么态度啊?抱怨我一句,然后自己走了……”胡夷狄双手插间,不屑说道。

    唐战则是在一旁暗笑:“呵,说好的不让我帮忙呢?这会儿倒是使唤起我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午时过后,营中将士短暂歇息一阵,如今战事还未开打,众军需得养精蓄锐。

    苏佳也不例外,难得平静无事的一天,这些天心情略有好转的自己,也趁着机会午休一阵。谁知自己心事重重、挥之不去,即使片刻,也掩不住那段青涩回忆的梦境……

    落花飘散,细水长流,点滴声语,鸟依绵山……苏佳又梦见了,自己儿时的回忆——在追风派,熟悉的场景,熟悉的身影……

    家门外一位婀娜女子的倩影,点点挥舞着轻剑,苏佳看在眼中,甚觉美妙与新奇……

    “小红姐姐——”不自觉,苏佳眼中充满期待,稚嫩的神情跑出房门,呼喊着红云(小红)。

    那时的苏佳天真无邪,虽然不知自己的身世,但每天拥有的尽是快乐与温馨,不必背负仇恨的命运,眼中对未来满是希望与憧憬……

    “忆瑶?”看着李忆瑶(苏佳)跑出房门,红云不禁呼应一句。

    红云本为苏佳的侍女,但年纪要大上十岁左右,因此在童年的苏佳眼中,红云更像是呵护自己的大姐姐一般。

    “小红姐姐,你使剑的样子真好看——”李忆瑶暖暖一笑,满含温馨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忆瑶,你怎么跑出来了,不是还生着病吗?”红云“责备”了李忆瑶一句,点了点额头,关慰道,“听话忆瑶,快回房,外面冷,病还没好小心冻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噢……”李忆瑶只是轻轻答道,稚嫩的笑脸略显低落……

    一起回到屋子,李忆瑶躺在床上,红云细心照顾为她烧了热水。不过李忆瑶并不犯困,想到刚才看见红云使剑的曼妙身影,李忆瑶不禁问道:“小红姐姐,你刚才使的是什么剑法,我怎么从没见过?不像是我们门派武功的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红云稍稍一顿,随即笑着道:“这不是追风派的武功,是我曾经学的剑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曾经学的?什么剑法……”好奇的李忆瑶继续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此法名叫‘落归剑法’,只是些杂七杂八的武功罢了,没什么厉害的……”红云腼腆一笑,略显羞涩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?”李忆瑶揉了揉眼睛,继续问道,“小红姐姐,你怎么会……使这种剑法?”

    “是有人教我的,在我小时候……”红云缓缓应道。

    “小时候……教的?”李忆瑶听出了新奇,爬起床紧接着问道,“那个人是谁啊,居然对小红姐姐你这么好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什么了,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……”红云遮遮掩掩,似乎并不想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普通人?那剑法肯定不咋的……可今天我却是第一次看小红姐姐你练剑……”李忆瑶突发奇想,小声道,“哦——我知道了,小红姐姐一定是思念那个人,所以今天在家门口独自练剑对吧?”

    “都……都说没什么了……”红云有些脸红,摆手不停劝阻道,“忆瑶你……你快好好躺着,小心又着凉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噢……”李忆瑶还是非常听话,乖乖躺在床上,盖好被子,水灵的双眼望着红云,企盼说道,“不过那套‘落归剑法’,小红姐姐你确实使得好看……要不等我病好了,哪一天小红姐姐你也教我?”

    红云静默了一阵,遂暖暖一笑道:“好,忆瑶,我答应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嘻嘻,小红姐姐你真好……”李忆瑶欣喜一笑,伴着美妙的憧憬,缓缓进入梦乡……

    粉色的落花渐行渐远,眼中的一切愈显愈暗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苏佳忽叫一声,从榻上惊醒——原来是刚才自己入睡过深,梦到了曾经的回忆……

    “又是小红姐姐……”苏佳抚摸着额头,努力舒缓复杂难定的心绪,静默道,“又是回忆的往事……我最近怎么了,为什么总会梦见小红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是梦,但毕竟是回忆,那段画面依旧清晰印在苏佳的脑海。闲来无事,苏佳想要出营放松心情,看着案旁很久未使的长剑,灵光中苏佳闪过一个念头……

    苏佳缓缓走出营帐,现在正值午休,除了巡逻的士兵,校场四周一切安好。苏佳找了块无人的空地,拔出长剑,眼神带惜,竟是鲜有地挥舞起了剑法。

    这套剑法不是别的,正是小时候红云教自己的“落归剑法”。虽然算不上厉害,也不知道武功的来源,但苏佳不知为何,竟是莫名忘我地沉醉在舞剑之中——

    轻影婆娑,曼妙身姿,剑锋碎泯,花吹花落。苏佳步伐如水中镜月,剑使轻描似皓月无垠。一斛剑影缥缈如掠,绝代佳人倩女情梭,与其说是剑法,倒不如说是仙之妙舞,看着让人陶醉,赏着让人欣目……

    一刻过后,停顿望目,苏佳收回长剑,眼神中却是带着惋惜——离别的回忆除了仇恨,也有伤感,对苏佳来说,红云是自己小时候最亲的家人;可命运多舛,世道沉浮,亲人逝世,早已往故,如今回想起来,不过凭添更多的悲伤罢了……

    “啪……啪……啪……啪……”然而,正在苏佳低沉之余,耳边却是响起了掌声。苏佳回神转身一望,却见陆菁和慕容樱二人正拍手叫好,萧天也在一旁——看样子自己刚才舞剑忘神,竟是没有注意,这帮家伙倒成了“观众”,足足欣赏了自己的“表演”。

    “剑舞得真好——”陆菁还在一旁喝彩道。

    苏佳收回了长剑,走到众人身旁,略显尴尬道:“你们……怎么都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苏姐姐你最近有心事,我帮你和樱妹一起巡逻啊——”陆菁乐而一笑道,“走到这里,看见苏姐姐你在舞剑,索性就驻足观赏呗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刚从主营回来……”萧天也微微一笑,不禁问道,“今天心情挺不错嘛,竟然想着舞剑……不过这剑法我从来没见佳儿你使过,这到底是什么剑法?”

    苏佳摇了摇头,缓声道:“不是什么厉害的剑法,是小时候小红姐姐教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又想起追风派的往事了……”知道这些天苏佳被心事困扰,萧天在一旁暄慰道,“怎么突然想起练剑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不自觉想起了从前……”苏佳从腰间缓缓掏出一件饰物,红玉色的小巧玲珑,苏佳满含回忆说道,“这件挂饰,是小红姐姐送给我的,原来有两个,一个在我身上,一个我把它埋在了小红姐姐的坟头……从她过世到现在快三年了,我一直带在身旁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知道苏佳仍旧在为往事感伤,索性上前轻拍了拍苏佳的肩膀,关心道:“该来的总会来,但千万不要过多纠缠往事……佳儿,我知道许多事情你放不下,但不能因为曾经的痛苦,不断折磨现在的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缓缓一笑,欣慰说道:“谢谢你,阿天……不过不用担心,那晚你安抚我后,我已经想开了,该放下的我都会放下。至于曾经的恩怨,我会坦然去面对……我只是最近老是做梦,梦见儿时的往事……”说完,苏佳眼神略显哀婉,似乎心中有着怜伤,却是无欲诉说。

    “佳儿……”看着苏佳伤冷的神情,萧天也只是在一旁默默关慰……

    “哎呀,战事未起,气氛搞得这么伤感可不好……”陆菁倒是“神经大条”,不改平日的活泼,乐不失彼道,“苏姐姐要是不痛快,陪我们一起唠嗑几句,说不定心情会好很多……像我和樱妹,从来都是大大咧咧的,再多悲伤不过也是一闪即逝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这个大鬼头,每天蹦得跟兔子一样,哪来的悲伤……”萧天在一旁,又冷不丁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谁是大鬼头?”陆菁听了嘴角一撅,冲萧天怒视一眼。

    “这女的里面,就属你头最大,你不是大鬼头,还有谁是?”萧天两眼一黑,继续开起陆菁的玩笑。

    “欠揍啊你——”陆菁脾气一下上来,上前一跃,伸手就去揪萧天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哎呀,放手……你除了揪头发,还会干嘛……”萧天顿时躁动一句,恨不得把陆菁这个“调皮鬼”,两手直接扔出去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呵呵……”苏佳看着二人逗乐,在一旁露出了久违的欢笑。

    然而,萧天和陆菁“打打闹闹”,平日里性格开朗的慕容樱,今天却有些沉闷,刚才玩笑开了这么久,自己却是只言不发。

    苏佳也是看出来了,以为慕容樱也有伤心事,于是不禁问道:“樱妹,你怎么了,脸色这么不好,是有心事……还是身体不舒服?”

    苏佳这么问,萧天和陆菁也停下来朝慕容樱望去——慕容樱今天确实有些反常,不但死气沉沉不太说笑,而且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“呕——”不经意有些作呕,慕容樱还没说话,不禁用手捂了捂嘴,眉头也是略有皱起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生病了?”萧天看着情况不对,也在一旁关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早上巡逻就有点不对,我还在想是不是身体不舒服……”陆菁跑到慕容樱身旁,抚着额头关心道,“要是身体不适,早点和我说嘛,干嘛硬撑着?”

    慕容樱摇了摇头,终于缓缓道:“没什么,只是有些犯头晕,偶尔会作呕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太累了?这潼关一带气候干燥,可能会有些水土不服……”萧天不经意提道。

    “要不苏姐姐你帮她看看吧?”陆菁想起了苏佳的医术,不禁提道,“简单治疗缓解一下,说不定会好些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苏佳点了点头,遂走到身前,帮慕容樱把了把脉……

    须臾过后,苏佳像是知道了什么,脸色一变,忽现莫名的惊喜。

    “怎……怎么了?”看着苏佳忽冷忽热的表情,萧天和陆菁同时问道。

    “樱妹你……”苏佳关心看着慕容樱,深切慢慢道,“你……怀孕了……”

    消息即出,众人惊喜,慕容樱本人更是受宠若惊,半天没有回过神,脸红问道:“我……怀孕了……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苏佳点了点头,笑脸相迎道:“脉象没有错,就是怀孕了——恭喜你了樱妹,你和秦兄弟有孩子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陆菁确定消息后,更是忍耐不住心中的激动,慕容樱还没惊喜,自己倒先呼喊道,“太好了樱妹,你怀了秦大哥的骨肉,要做母亲了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真的……已经……”慕容樱得知身孕的消息,脸色心情顿时大好,内心实则激动不止。

    “我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秦兄弟——”萧天更是二话不说,转身去找秦羽,通知“孩子”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“太好了……真的是太好了……”姐妹怀喜,苏佳暂时忘记了心中的烦恼,不断恭喜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这个时候身孕,恐怕……”慕容樱怕自己的身孕,影响了军中的事务,不禁暗暗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现在怀着孩子,军中的事务交给我们就好——”陆菁眼睛已然眯成一条缝,乐开花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没关系的,刚怀上而已……不影响……”慕容樱依旧不放心道,“再说了,我和苏姐姐现在都不便军务的话,那巡逻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这些小事,我叫武孝(陆翎)去做就好……”陆菁继续关慰道,“樱妹你呢,就安安心心养胎——怀胎十月,战局多变,说不定等孩子出世,这天下就太平了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……要真这样就太好了……”慕容樱在一旁暗暗高兴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