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七十六章 蠢蠢欲动
    “潼关一战不论统军,只论将之身手……”司马寒衣微妙一笑,缓缓道,“唐战,萧天,苏佳——此三人即可……”

    陈世今和童琛听了,表情稍稍一变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作战方案简单,是不是饶有兴趣……”司马寒衣继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司马将军何出此言?”陈世今不敢掉以轻心,紧跟问道。

    司马寒衣摇了摇手,自信满满道:“先锋军虽骁将勇猛,但汴梁一战元气大伤,‘主将五虎’损失其三,骑军阵战自不如前,率领前阵统军,不过唐战、秦羽二人……然秦羽主领骑兵阵营,潼关险地无以施展,自当不被重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谋士呢?”陈世今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司马寒衣依旧不紧不慢:“6菁虽有鬼谋奇才,但武功不及;我军主以守城御敌,保守用兵,不陷其计;主将又是我等武林奇人之辈,女子之流无以奈何……至于6翎,前洛阳太守6国公之义子,降将一名,重战自当不被重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这些人都不在提防范畴之内是吧……”童琛跟着司马寒衣的话,继续问道,“那剩下的两人呢,萧天和苏佳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两个,就是重点对象……”司马寒衣眼神一凝,语气强调道,“作为军中武功最高的将领,潼关腹地大军难行,两军交战,往往将之胜负便是决定成败……加上主将唐战,这三个人是最棘手的;但反之道理亦然,只要打败了他们,我军自当胜之关键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司马将军,两军交战,将决定胜负之计,总结归纳得如此精细、目标明确……”陈世今听了司马寒衣的分析,淡淡钦佩道,“也就是说,是胜是负,此三人便是关键,打败了他们,我军就能不举干戈而胜是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意思……”司马寒衣冷声应道。

    “司马老头儿挺厉害嘛,战情分析得这么彻底……这样就简单喽,把一场复杂的战争归化成将之成败……”童琛在一旁巧言一句,兴奋劲头道,“另外两个家伙我不管……反正敌军的主将唐战,交由我对付就好!”

    “童将军倒是挺有自信嘛……”看着童琛跃跃欲试的神情,司马寒衣在一旁寒暄道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?一个是我西域的童家枪,一个是威震中原的唐家枪,我要亲自与其较量,看看谁才是‘天下第一枪’……”看样子,童琛性格倒是豪爽,即使两军交战,亦不改江湖侠客的洒脱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挺有信心嘛,这么信誓旦旦能对付那个唐家后人……”司马寒衣转而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童琛在西域打败高手无数,从未满足,今时能有机会与唐家后人枪法一决高下,算是圆了我曾经的愿望……”童琛起身一跃,抚了抚手中的“寒枪”,从容不迫道,“而且我有信心,最后的赢家一定是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这么自信?”司马寒衣倒是不以为然,“泼凉水”道,“老夫提醒你,唐家后人可是当今武林四圣之一左天昂的弟子,不但枪法一绝,更有‘劈空掌’之神威。你要是掉以轻心,可不会有好果子吃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就不劳司马老头儿你担心了……我童琛纵横西域十年,所遇绝世高手无数,生死决战寻常,不也照样走过来了吗?”童琛毫不畏惧,自信满满道,“什么‘中原武林四圣七雄’,我通通不放在眼里……那些名声都是虚的,真正战场上较量一番,只有最后活下来的,才是强者!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这小子性格还是没变,还是这么狂傲……”司马寒衣看着童琛豪迈胆威,什么都不放在眼里,不禁暗道。

    “我狂傲,那是我有资本,毕竟倒在我枪下的,很多都是昔日的武林名辈……这一次,只要打败唐家后人,我童琛此生便能再进里程……”童琛自豪应言一句,遂望了一眼司马寒衣,转变问道,“不过话说回来,你连唐战是左天昂的弟子都清楚,看样子司马老头儿你手下的‘灵影教’弟子,广听江湖奇闻,倒也有点本事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难得你也会夸我,老夫还真觉‘高兴’一回……”司马寒衣轻笑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老头儿你的教派这么厉害,想必另外两人的本事,你也该打探清楚了吧?”童琛继续,冲司马寒衣问起了萧天和苏佳二人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……”司马寒衣冷冷笑道,“别说本事,就是最近生的一些事情,老夫也是得有耳闻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剩下那两个家伙,你要怎么对付?”童琛继续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两个人是曾经‘江湖博’之传人,武功身手自然不说……尤其是苏佳,曾经可是追风派的弟子不是吗?”司马寒衣笑言一句,转而望向一旁默不作声的陈世今。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陈世今知道司马寒衣是在针对自己,冷冷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夫的意思是……”司马寒衣继续道,“那个苏姑娘,就交给陈将军你对付了,毕竟是你曾经的师妹,你对她那么了解……至于‘苍龙大侠’萧天,交给老夫收拾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噢,那个姓萧的家伙,原来就是一年前在边关闹出不小动静的‘苍龙大侠’啊……”童琛听到了“苍龙大侠”这个名号,不禁笑道,“这样看来,似乎那个家伙才是最不好对付的,老头儿你居然主动请缨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……”司马寒衣继续道,“那家伙不单是苍龙大侠的传人,还是武林四圣之一郜英的弟子,甚至还是妖鬼大师的徒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妖鬼大师?和老头儿你一样善通机关术的家伙……怪不得,你会主动找他……”童琛像是明白了什么,微微一笑,“不过那个姓萧的家伙,真有那么厉害吗,被老头儿你说得这么玄乎……”

    “济世大会上连搓武林四圣七雄之辈,更是赴身以救逸仙、丐帮门人,自然不可小觑……”司马寒衣神情稍稍严肃,提声道,“不扯远的,就说最近的汴梁一战——和你同为‘西域三大高手’之一的王大生,就是死在他的手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王大生?”童琛听到这里,神情稍许一变,略显惊异道,“王大生居然……居然是死在他的……手上?”

    “现在你该明白了吧,敌人有多棘手……”司马寒衣轻声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那可真有意思……”谁知,童琛惊异过后,并未有畏惧之举,反倒是更加兴奋,转而低笑道,“先锋军中卧虎藏龙,我还真想见见……听老头儿你这么一说,除了唐战,我倒也想见见那位苍龙大侠——能亲手杀了王大生,我想看看他到底有多少斤两……”

    司马寒衣听了,冷冷一笑,突然问道:“这么想知道,今晚就去见见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童琛听见司马寒衣略显诡异的语气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,今晚就去敌营,和传说中的‘苍龙大侠’会一会……”司马寒衣继续道,“亲手杀了王大生的家伙,你不是感到好奇吗?今晚有胆的话,就陪老夫前去敌营一趟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就去,我还求之不得呢——”童琛见今晚能有行动,即刻兴奋起来,但不明司马寒衣的目的何在,于是又问道,“不过,无故跑到敌营,可是很危险的行为,要是为了见个面,损兵冒险可划不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这次前去,老夫只带教下弟子数人即可……”司马寒衣继续道,“至于目的嘛……老夫弟子有所打探,听闻苍龙大侠手中,有一份详绘我军御守驻地的‘潼关边防图’。今晚有胆的话,我们两个深入万军阵中,把它抢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听起来就让人兴奋……”越是危险的挑战,童琛则越显振奋,司马寒衣这么说,童琛自当是跃跃欲试道,“好,就在今晚,我们前去敌营一趟,会会这个‘苍龙大侠’——”

    两人叨咕半天,最后竟做出了夜闯敌营的危险决定。陈世今在一旁听了,表情冰冷提醒道:“你们两个,计划归计划,要是玩过火,我可不负责任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就不劳陈将军你多问了,既然把最后一个人交给你,陈将军还是好好考虑怎么对付你的小师妹吧……”司马寒衣倒是一点不忌将属关系道,“至于其他敌人,那是我们的问题,不用陈将军你操心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司马寒衣有些不把自己放在眼里,陈世今也没有生气,冰冷的表情始终不变……

    “将军,这有您的一封军信——”正说着,门外一个侍卫跑进府中,将一封密信递予了陈世今。

    陈世今像是先知军信之意,简单接过信件后,便吩咐侍卫下去了,也不急着一时拆开查看,而是放在自己的怀间,似乎心中暗暗有数。

    “两军交战,这种关键时候传来军信,内容肯定紧急,陈将军不现在打开看看吗?上面写了什么……”司马寒衣看着陈世今的奇怪举动,转而问道。

    谁知,陈世今正眼都没看司马寒衣,只是冷冷回应道:“主将军信,内容绝密,这是本将军的问题,也不用司马将军操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司马寒衣被“驳”了一句,心中很是不爽,但仗着陈世今是一军之主,自己也不好意思说什么。

    陈世今没再说什么话,军事会议完毕,自己倒是一个人先行离开了……

    “切,不过也是个背弃师门的叛徒,走狗一般,有什么好神气……”司马寒衣瞥了陈世今背影一眼,暗暗咒骂道……

    潼关边防十里开外,先锋军营驻扎谷口……

    后方传来了皇上诏令,命唐战、萧天二人同为主将,领兵三万,欲伐潼关。另一方面,得知萧天手中有详绘敌情的“潼关边防图”,朱元璋更是亲命萧天众军高权,可向元帅徐达征调兵力,亲率谋求决策。

    第一次坐拥主将之位,虽然不是唯一,但萧天依旧很不习惯,处理事务时常无序;加上苏佳这些天心事重重,依旧未有好转,自己关照无力不及,几天下来,萧天不觉身心疲惫……

    “实在不行的话,一些不重要的事情交给我处理就好……”唐战与萧天共职,得知这段时间萧天作为主将的劳累,有经验的唐战想要帮忙分担,遂进营劝慰道,“仗还未打,要是现在就把身子累坏了,那可不值当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谢……我没事,不打紧的,只是初为将,没有经验罢了……”萧天抚了抚额头,微微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别勉强,比起我,你还要回营去照顾苏姑娘……我听菁儿说,这些天苏姑娘情绪稍微好点了,你早点忙完事,多去陪陪她……”唐战又关心一句,紧接着不经意现案上的一份军信,表情不禁一转,“诶,这个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常将军命人快马传来的军信——”萧天指着说道,“补充一道军令,说是潼关敌阵,有我军的间谍内应,届时会不分时段传回敌军军情或是命令……如果是命令,常将军命我们务必执行——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有内应?看来比起之前,这次潼关一战,我军倒是做了充足准备……”唐战点头应声道。

    “内应的军情,我交给菁妹去处理了,毕竟谋略这东西,她比任何人都在行……”萧天收敛表情,略显猜疑道,“我只是有点担心,最后那句‘让我们务必执行命令’……内应传回来的命令,按理来说决策权应该在我们手上才对,可为什么却让我们无条件执行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弄不清楚,唐战更是不明白,但既然都交给了6菁,唐战还是放心没再多问……转眼看见萧天手中拿着一份异样的地图,唐战继续问道:“诶,萧兄弟你手中的这份地图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‘潼关边防图’啦……”萧天倒是一脸“不屑”,将地图摊在桌上,不好气道,“都是因为这东西,我被皇上无缘无故授予了主将之权,害得我现在累死累活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看着萧天的埋怨,不禁笑道:“你也别这么说,还得多谢有这东西,我们讨伐潼关才不会‘瞎子摸黑’,至少对敌军的边防驻守心里有数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是的,要不是出征潼关,我都快把这东西给忘了……”萧天继续“泄”道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