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七十五章 潼关战势
    陕州既克,河南一带尽为明军所有,北伐即入第三阶段,大军西进潼关。徐达继为征虏元帅,挥师北进,朱元璋则亲坐汴梁督战指挥,运筹帷幄

    深夜,汴梁相府,朱元璋依旧度视战局,常遇春在一旁临议,以作前军传报

    “如今算来,主力大军已经临近潼关”朱元璋凝视着桌上的地图,比划推算道,“之前追风派莫掌门与朕合议讨伐潼关一事,因敌阵主将乃前追风派叛门弟子陈世今,所以既派熟知同门弟子协助”

    “是的,皇上”常遇春在一旁道,“又因末将麾下先锋军之属苏佳苏御使,亦曾为追风派弟子,莫掌门遂请求参之,让其接应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这次与潼关军队正面交锋的,还是唐战将军的部队是吗?”朱元璋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”常遇春应声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常将军你为主将,可没时间在朕这里闲暇”朱元璋继续道,“明日一早,卿即动身,前往潼关战地,指挥先锋部队,讨伐敌城!”

    “末将遵命”常遇存踌躇满志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,别忘了朕交代给卿的任务”朱元璋忽而眼神一变,似乎略有他意,补充道,“这次讨伐潼关的战略,里应外合之策按计执行,现在终于是到了最关键的时刻”

    “末将明白三年前的决策,成败在此一刻!”常遇春信心满满。

    “至于这次出征讨伐的先锋部队”朱元璋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,继续道,“朕听说,萧天萧将军,曾几何时偶得一份潼关边防图,所记潼关各地要道这次正好派上用场常将军,这次先锋军出征潼关,卿为萧将军授予兵权,让其统领更多兵马,此必为伐敌大举之用!”一向看好萧天的将才,朱元璋显然是对萧天统兵有更多期待。

    “是,末将遵命”常遇春得令道。

    随后,常遇春离开相府,又剩朱元璋独自一人暗暗思度

    “苏御使原来是追风派的弟子,这次讨伐潼关,又和追风派脱不开关系哼,有意思”朱元璋暗暗隐默道,“北伐山东、南下汴梁,先锋军功高无数,这次也该到头了”

    自言自语间,朱元璋不禁回忆起自己与陆菁的“君臣对话”

    回忆中

    朱元璋眼神一定,似乎是明白了什么“你太聪明了”须臾,朱元璋冷冷说道,“所以朕才说,陆军师你才是最可怕的人,无论朕怎样用计,都逃不过你的法眼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逃过末将法眼”陆菁却在一旁低沉道,“末将是皇上的人,可皇上却把末将当敌人”

    “朕欣赏你的才智,但也害怕你的才智统一中原的霸业,有朕之王者之师,也有陆军师举世无双之谋略,二者皆有其功”朱元璋明人不说暗话,毫不隐瞒道,“但是一统天下王者之路,不需要有两位霸主,一山不容二虎,即使是君臣之顾,亦是如此,这个道理朕想卿应该懂得”

    “可末将并不是王者,也没有皇上您的雄图霸业”比起朱元璋的粗犷,陆菁倒显“没落”道,“末将承认有之将才,但从未想过功高伟业末将之所以行军入营,只为助他完成理想志愿,仅此而已”陆菁口中的“他”,自然是指唐战和朱元璋不一样,朱元璋起兵打仗,是为了江山霸业而陆菁用兵如神,仅仅只是为了心爱人的理想

    但朱元璋并不会相信这一套,自己的帝王之路,容不得揉进半点沙子,比起军队强大的蒙元朝廷,自己身边的谋士陆菁,倒成了自己霸业之路的最大障碍

    陆菁似乎还有话说,继续低沉道:“是啊,皇上您安何一凡为眼线,两年间得知了汴梁军机的一点一滴,军队的人数,军火的战力一边攻城伐略,一边算计我军,为求削弱我军的实力,不惜供给我军火药不足,不得已我军只能以血肉之躯强行攻城,死伤无数鬼门崖前,亲眼所见赵子川将军孤军奋战,却是不施援手赵子川,南宫俊,慕容飞,先锋军中的众军英将,末将生前挚友,全部因为皇上的不顾,战死沙场这些都是皇上您这些都是你嗯”说话间,陆菁愤恨中带着泪水,不禁双拳紧握,咬牙饮恨道没错,朱元璋百般算计自己,最终“造就”了赵子川、南宫俊、慕容飞等人的悲惨结局,这一切到底是朱元璋的错,还是自己的错

    朱元璋看出了陆菁的悲痛,嘴角一笑,至少自己的目的依然达到,不禁冷笑道:“对啊,就是朕故意算计你们先锋军,是朕害死了赵将军他们朕也不怕被你知道,毕竟你是聪明人聪明人面前无论说什么,都不过是幼稚朕这么做就是让你知道,朕的天下无人可阻,欲成大事,至亲可杀”。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陆菁更是心中痛如刀绞,朱元璋在自己面前毫不隐饰,说出了内心的想法,陆菁不禁痛惜道:“可是,臣等效忠皇上,毫无反心,为何皇上却要”

    “功高震主你是聪明人,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啊”朱元璋继续冷笑道,“战场上用兵如神,但是政治,尔等江湖走卒不过了了当然,命运是死是活,尔等也皆掌握朕之手中,接下来是去是留,尔等好自为之”

    现实中

    “功高震主,我想陆姑娘你早就该明白这个道理了”朱元璋嘴角一撇,暗暗笑道,“欲成大事,至亲可杀这回讨伐潼关,就当是你们先锋军最后一次为朕效力吧”

    似乎隐隐之中,朱元璋对先锋军又在算计着“阴谋”

    另一方面,明军压境,潼关局势紧张,蒙元朝廷这边已然如坐针毡。本来镇守潼关的主将为扩廓帖木儿,怎因上方变故,朝廷却派主臣李思齐为上将,指挥潼关御敌一事。扩廓帖木儿得知情况,带领亲信负气而走。

    朝臣皆知,朝中曾因党派之争,以扩廓帖木儿与李思齐为首的两方势力,水火不容,甚至内讧大动干戈,在晋地一带军阀割据战火数久。后因朱元璋势力雄踞,朝廷自感外患危机重重,皇亲方面甚至主动与扩廓帖木儿行谈和之举,内讧方才暂时罢休。

    但即使如此,扩廓帖木儿依旧瞧不起李思齐等庸臣之辈,不愿与其共商军事,遂独自离开潼关,只留昔日主将,前追风派首席弟子陈世今坐镇驻守。

    不过尽管扩廓帖木儿负气出走,但潼关依旧留有不少亲信,譬如之前接受兀良托多生前之计,暗地招纳的童琛等西域武林高手。而且,即使扩廓帖木儿本人不在潼关,却依旧暗中向身在潼关的亲信部将传送军令

    说起李思齐,却如扩廓帖木儿眼光所见,除了会耍点政治手段,在军事上不过庸臣之辈。李思齐倒也有自知之明,军务自感无力,守军御敌决策,全权交由主将陈世今掌管。因此军事决策上,陈世今握有绝对权力,他手下的童琛等人,也是全权听从他的指挥。加上陈世今也是扩廓帖木儿原亲信之将,扩廓帖木儿知道其有将事之才,得知形势后自然也是十分放心

    明军迫近的消息传来,潼关上下人心惶惶,陈世今作为城中主将,自然是高居其位、镇定决策。这天他将统领部下纷纷集于府中,相议商讨御敌一事

    “如诸位所见,敌军主力离我军城下不过二十里,不出多日,恐怕就会有所行动”陈世今表情严肃,镇定说明道,“虽然此前战役,朝廷连吃败仗,丢失城池无数,但潼关依附险要地势,仍有兵强马壮,只要我军协同一心,定能守住城关不过知己知彼乃两军交战之本,本将军需要第一时间,了解敌军的动向和细情”说完,陈世今瞥向自己身旁的童琛童琛武林中号称“西域三大高手”之一,又有军事将才,显然陈世今对其十分信任。

    然而,童琛虽有才略,但个性却与平时严谨无情的陈世今不同,即使是在事态紧张的军事会议上,依旧不改洒脱不屑的神情。看见陈世今望向自己,童琛吐了口气,随声应道:“看我干嘛?侦查敌军的任务,又不是我负责陈将军要找,应该找那个司马老头儿不是吗?”语气中带着玩世不恭,看样子童琛一副逍遥浪子的情态,平日里洒脱自在,完全不在乎军中规矩。

    陈世今自也是了解,不再过言,遂转问另一边一个六十余岁的老者道:“司马将军,侦查敌军的任务由你负责如今敌军进犯数日,想必司马将军应该多少有些了解了吧你手下灵影教弟子千百人,别说一支军队,就算天下江湖的大小事迹,也该有所通透吧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陈将军竟如此看得起老夫,老夫尤感欣慰”老者笑言应声,虽然年纪过长,但依旧不失劲骨。

    老者名司马寒衣,与童琛一样,亦为西域武林人士。通得世间奇域怪术,并自创“灵影教”之门派,教下弟子上千,随同自己尽忠朝廷、共守城池。司马寒衣,江湖鲜有闻之名号,但其过及之处,便是教中弟子广游世间,了解天下万事万物,通透世间名人经历,军事之中,尤善侦查探取敌情。武功莫测无人可知,其老练面容下,右臂一道机关之手,让人畏惧生寒,谁也不知冰冷玄秘下,究竟藏着几分身手。

    “这次临近潼关的敌军先头部队,是常遇春帐下左三先锋军山东汴梁等几番战役,皆如燕只吉台巴扎多、汪古部扎台等人,皆败其手,实力不可小觑”司马寒衣不紧不慢道,“说其原因,旨在先锋帐下猛将无数,多为曾经江湖中鼎鼎有名的年轻之辈,所以此军所到之处,战无不克攻无不胜”

    “猛将无数是吗”童琛像是期望着什么,愈加兴奋道,“我知道,先锋军的主将是唐战,也是我一直想要交手的对象除了他以外,还有谁?”特意提出唐战之名,看样子,似乎童琛对唐战饶有兴趣。

    “真的要老夫说吗”司马寒衣倒是在一旁卖起关子,笑看了一眼陈世今,似乎暗示着什么,缓缓道,“帐下还有陈将军你的老旧人呢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知道的都说出来”陈世今像是早就猜到了,冷冷一句命令道。

    司马寒衣知道陈世今心里清楚,浅浅一笑,继续说道:“部队军师是陆菁,被称为谋略鬼才的奇女子,骑军将领是神力将军秦羽与其妻慕容樱,另有步营统领萧天,胡夷狄,还有和陈将军一样,前追风派弟子苏佳等等”提到苏佳的时候,司马寒衣故意强调了一声,似乎是刻意让陈世今听见。

    “以前的事情,本将军早就放下了,现在对我来说,不过都是敌人罢了”陈世今倒是一脸冰冷,毫不留情道。

    “真无情啊,居然对自己曾经的师妹这么冷淡”司马寒衣了解江湖万事,自然也清楚苏佳的身世,更了解其与陈世今曾经的瓜葛。

    “司马将军只需告之应对之策即可,军外之事按令不得多谈”陈世今依旧面不改色,冰冷无情道。

    “哼,不愧是陈将军,一军主将不动儿女之情”司马寒衣笑言一句,继续道,“好吧按扩廓帖木儿大人临走前的嘱咐,对付先锋军,以兀良托多将军生前之策,逐一击破论统军,唐战、秦羽曾为先锋五虎,自当居首论谋略,陆菁、陆翎皆有奇才,与之对峙不得轻心半点论身手,萧天、苏佳曾为江湖博之传人,将之交锋不可独立而行不过,潼关地势险要,骑军难以阵地,真要说起来,此役交战,我们只需提防将之三人”

    “哪三人?”童琛紧跟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潼关一战不论统军,只论将之身手”司马寒衣微妙一笑,缓缓道,“唐战,萧天,苏佳此三人即可”

    陈世今和童琛听了,表情稍稍一变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