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七十四章 师徒之恩
    陕州一役胜利告捷,先锋军功不可没,授功军赏回营之后,全军将士安顿休整……

    静夜,偏军营中……

    6翎独自一人身处营帐,虽然用计成功夺取敌城,但6翎心中并不开心——口中说为了完成与6菁的誓约,事实上陕州一战,6翎本是想要趁此良机,亲手杀了脱因帖木儿,为死去的义父报仇。然而谋计虽成,却是未能擒住敌将,6翎心中不免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义父……”6翎手握6国公生前所留遗物,低头饮恨道,“孩儿无能,没能亲手杀死脱因帖木儿,为义父您报仇雪恨……不过仇敌一天不死,孩儿誓不罢休!”虽然低落,但6翎心中依旧暗暗下着决心……

    “原来你在这儿啊,找你找半天……”正愁绪间,帐外却是响起了6菁的声音。

    6翎转过头,只见6菁卸下头盔,一脸轻松地走进营帐,像是心情不错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打了胜仗,6姑娘倒是挺高兴嘛……”6翎放下忧伤,转而微笑道,“得亏今日6姑娘你完善一计,命秦将军率骑军主力偷袭敌城,否则今日没杀死脱因帖木儿,我自己倒是成了敌军的刀下亡魂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都知道了……”看见6翎知道了真相,6菁缓声应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秦将军都告诉我了……还得多谢6姑娘你救我一命——”6翎补充一句感谢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对我你还这么客气……”6菁倒是有些不好意思,腼腆应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6姑娘这么晚来找我,应该不是专门为‘炫耀’此事吧?”感谢归感谢,问起正题,6翎恢复一本正经道,“还是说……你有别的事要提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——”6菁笑了笑,一脸恭贺表情道,“今日我在张兴祖将军面前求情,让他把今日袭城讨伐之功,让予了6将军你……当然了,只是在他面前,没有报你名字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6翎见6菁对自己如此甚礼,顿时有些受宠若惊道:“你……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?我只不过是一介战俘,6姑娘你身为一军之师,却将头等军功让予我……还是说,这也是你想要招降我的手段?”

    “想得美呢!——我要是想招降你这种‘狡猾’的家伙,绝不会用献殷勤的手段,而是用威逼气势让你臣服……”6菁倒是闲有功夫玩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在夸我吗?不过听这口气,这才像6姑娘你的性格……”6翎也“回礼”一句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也多多少少了解我一些了……”6菁微微一笑,遂收敛表情认真道,“我6菁重惜将才、赏罚分明,是你的功,军功一定会是你的!虽然袭城一计我有完善,但毕竟是出自6将军你之计谋,我得承认,讨伐的功劳应多算你身上……这句不是奉承,是真的夸你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6姑娘……”听到来自6菁真正自内心的敬佩之言,6翎心中不禁莫名感触。

    “所以呢,现在6将军你怎么打算?”6菁继续问道,看来就“是否归顺”一事,6菁是该正面询问对方了。

    6翎想了想,心中似乎已有答案……但他并不想这么快明说,索性笑言道:“这个问题放在一边不急,先说就近的……6姑娘,你应该没有忘了,陕州一战之前,我们两个的约定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——”6菁心中有数,从容笑应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事而提……”6翎继续道,“6姑娘你说,只要我能用计替你们拿下陕州,你就会答应让我见那本兵书撰者一面……现在我任务完成了,该6姑娘兑现你的诺言了——”

    见果然提起了这事,6菁巧而一笑,转问道:“你……就那么想知道撰书之人?”

    “当然——”6翎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就那么欣赏那本‘迥异’的兵书?”6菁继续暗喜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——”6翎依旧点头道,“说这么多干嘛?6姑娘答应我的,让我见那个人,然后拜他为师……”

    6菁迟缓了一阵,从自己身后拿出兵书,缓缓摸了摸封皮,腼腆一笑,就兵书本身说道:“你既然这么喜欢这本书,那就送给你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6翎听到这里,有些喜出望外问道,“这……这是真的吗?6姑娘你……真的愿意把那本兵书送我?”

    “看你那么喜欢,送给你也无妨……”6菁有些脸红道,“再说了,这本书的作者本来就不是什么千古名家,连我自己都不看好,你却那么珍惜,说明这东西更属于你……”说完,6菁略显羞涩地将书本递上前,表情十分尴尬。

    “谢……谢谢6姑娘——”6翎却是不知道,只是觉得6菁对自己百般照顾,还将自己梦寐以求的兵书赠予自己,自己接过兵书后,万分感激道,“6姑娘你不但不鄙夷我这个战俘,还对我如此厚重,赏予军功、赐予兵书,6某一生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“说重了吧?我也没那么伟大……只是……”6菁没有正眼去看6翎,只是有些不好意思道,“拜师什么的,还是就免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——”谁知,6翎却是坚定诚恳道,“能作出此书之人,一定是千古奇才,更何况如今当存于世……哈,这么说可能不太尊重,但如果有机会,我一定会请求他收我为徒,并以师者敬重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哎,怎么说你都不听……”6菁只是忸怩摇了摇头,一脸“无奈”道。

    6翎翻了翻兵书,想到之前一直不明作者,连书名是何都不知。这回6菁赠予全本,6翎高兴过及,直接一阅封面,却见“6氏兵法”四个大字写在栏中。

    “6氏?这么巧,撰者也姓6——那到底是谁……写的……书……”6翎笑言说了一句,但不知不觉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,语愈渐愈慢,渐渐收回笑容,遂慢慢抬起头,两眼深沉地看着眼前的6菁。

    6菁微微点了点头,但又有些不好意思,正眼都不敢看6翎,良久片刻才缓缓开口道:“没错,这本书……就是我写的……”

    6翎在一旁呆了许久,但心中似乎有种坚定的信念,由萌芽愈演愈烈。

    6菁缓了缓气,继续“尴尬”道:“我知道,我一个女人写的兵书,在别人眼里肯定是笑话……难得你这么欣赏我,还说什么……拜我为师……我怎么好意思……”渐渐地,6菁也害羞到了极点,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下去。

    然而,6翎眼神愈加坚定,似乎已经下定决心做出行动……紧接着,出乎6菁意料的情境——6翎表情认真,竟缓缓跪在了6菁面前。

    6菁睁大双眼,完全不敢相信眼前一幕。

    6翎两眼凝神,诚恳认真道:“我6翎敬佩才人,不看身份,而且大男人说话算话,绝不反悔!从书之笔,所知撰者将才,认定军师神谋才略,今为6姑娘之手,由衷钦佩、无错眼光——我6翎赏识6姑娘之英才,今日拜其门下,后悔无终!”

    像是终生誓言般,6菁受宠若惊同时,亦然感动万分,眼角闪现些许泪花……“你……真的愿意认我为师?”6菁继续轻问道,“我年纪比你还小,你称我为师……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6翎坚定不移道:“师徒之辈,不看年岁,看才华——虽师之年轻,却有谋略,若能授吾以教,何乐不为?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6将军……”6菁渐渐收回激动,扶手让6翎起身,转而平和欣慰道,“你是真心实意赏识我的才能,身为敌人的你,我很感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真心实意赏识我的才能,收我为徒,谢谢你,老师……”6翎亲言回声道。

    一声“老师”,6菁心中倒是无比温暖,偶有不适的自己,略显羞涩道:“你这么叫我,我还真有点不适应……我比你小,要是叫你‘徒弟’,恐怕……”6菁还不知道如何称呼6翎的好。

    “叫我‘武孝’好了……”6翎亲和一笑,缓缓道,“这是义父给我的字,原来在家里,只有义父这么叫我……”

    6菁微微点了点头,却似乎仍心有难平,不禁问道:“可是……你认我作老师,相当于归顺了我军,这……是你最后的决定吗?决定背叛朝廷……”

    6翎像是归心从未改变,淡淡一笑,说出一句终生不改的话:“我6翎生在乱世,为6家人所救,从未誓言效忠朝廷……我说过,我6翎一辈子,都只会为6家人尽忠!”说出最后一句,6翎看着6菁的眼神尤为坚定。

    6菁明白了话中的含义,满含感动地点了点头……

    营中师徒牵绊,营外唐战却是全部听见了——其实这是6菁一早安排,答应让唐战看自己是如何说服6翎归降,遂自己进营“谈判”,让唐战在营外守候。却没想到,最后会是这样令人惊喜的结局……

    唐战笑了笑,隔篷望着营中的灯火,心中暗暗道:“6翎归顺,我军必当如虎添翼!也恭喜菁儿你收了一个这么好的徒弟,我早说过,菁儿你写的兵书,总有一天会被人赏识……哼,菁儿你说得对,你之所以和6翎有师徒之缘,因为你们都姓6……”

    静谧月光下,一切气氛尽显祥和。6翎最终尊师于6菁,这是所有人都未想到的结局,但却是最好的结局……

    然而,如此静夜下,并不是所有人都如此开心……

    后营之中,萧天和苏佳略显沉顿。萧天还好,偶尔有些军务要事,会出来处理一二;但苏佳则不同,自从那晚情绪失控后,这几天她都没有和唐战6菁等人说过话了,连见面的次数都没有。

    情况似乎并不乐观,虽然那晚萧天的安慰,让苏佳暂时平定下来,但旧恨复燃、心魔缠绕,苏佳情绪时冷时热,总是让人觉得安心不下。因此,这几天萧天一直陪在苏佳身边,尽量少有外出,连陕州一役的战事都未有参与。而唐战6菁他们也稍稍了解一些情况,索性这段日子也没有“打扰清净”……

    苏佳一直呆在营中,难以平复的内心,如同黑暗旋涡一般,想要泄却又如履深渊。一边是最恨男人的仇怨,一边是最爱男人的关慰,苏佳矛盾中犹豫难堪,几天下来,情绪愣是反复无常。

    萧天也是干着急了好几天,却是帮不上任何的忙,自己唯一能做的,只有在苏佳心想沉痛时,自己努力安慰她。今晚好不容易平静一些,苏佳在营中休息,萧天则是在营外守候,心中却是久久不能平定。

    “马上大军出征潼关,该来的还是要来,就算我一直安慰佳儿,等见到了仇人,她一定还会情绪失控……”萧天心中暗暗道,“何况追风派的弟子前来,勾起杀父之仇的回忆,佳儿一定难以平复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想了半天,转头偷偷一望营中熟睡的苏佳,知道今晚情绪稳定,自己这才稍稍放心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仇恨在佳儿心中是个结,仅仅靠我鼓励安慰,远远不能抹去……”萧天心中苦想着,但似乎一种念头灵光一闪,不禁突奇想道,“除非……还有一个对佳儿来说重要的人,能让她认清正视自己的仇恨,说不定……”

    心中虽这么想,但萧天自觉是有些异想天开,不禁冥冥苦思不定……

    陕州郊外,平地荒原……

    山野平原之上,缓缓走来几人,身着奇异不凡,似武林中的名门弟子……

    “郑师兄,我们还有多久才能到?”最前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,手持佩剑,头戴蓑帽,眼神企盼地问道。

    那个称呼“郑师兄”的男子,语气沉稳,淡定说道:“不远了,三天之内,应该可以赶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双,你别那么急嘛,听说明军一路胜仗凯歌,我们迟早会到达军营的……”又一个十八左右的男子应和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想要快点见到忆瑶师姐,当然急了——”女子略显急躁道,“这年头兵荒马乱,谁知道明天纵身战场,会不会九死一生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,行者几人,分别是追风派的弟子徐双、吴贤、鲁涛和郑羽化——接掌门人莫天行之命,与朱元璋有约在先,自己等人以追风弟子之身份,奉令前往明军营下,与前追风派弟子李忆瑶,也就是现在的苏佳会和,共商潼关讨伐叛门弟子陈世今一事……

    “放心,小师妹武功那么高,何况听闻其军旅一行,战功磨砺无数,大风大浪都见过,肯定不会有事……”提起苏佳,郑羽化倒在一旁放心说道。

    “郑师兄都这么说,那就算安心喽——”徐双憧憬着无限向往,期盼说道,“快三年了,不知道现在忆瑶师姐怎么样了,好像快点见到她,叙叙旧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好像快点见到——我的小师妹……”郑羽化眼神一变,语气忽而冰冷道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