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七十三章 一计封喉 下
    陕关城下兵刃相接,短阵厮杀后,秦羽军队大获全胜,一切归于平静……

    战火硝烟依旧弥漫,陆翎手提长矛,环望着城中尸横遍野,眼神迷茫——虽然偷袭之计即成,但未能亲手杀死脱因帖木儿,让其逃走,陆翎心中不免失落……

    “嘿,没事儿吧你?战斗结束居然在发呆,不像你啊……”秦羽骑马行至身旁,吩咐军中部下处理战场和俘虏,自己则关问起陆翎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又让脱因帖木儿逃了,心有不甘……”陆翎浅浅发泄一句,却看见秦羽冲自己笑脸以对,想起曾经的“二人恩怨”,陆翎不禁瞥眼道,“看秦将军你这副表情,好像我差点落难,你倒挺高兴的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说的什么话?你要搞清楚,如果不是我带队前来,你恐怕早就死在敌军的乱刀之下了……”秦羽笑了笑,继续说道,“要说‘高兴’的话,是有那么一点——那晚被你算计,心里正觉得不爽,今日一见你落难敌阵、孤立无援的‘可悲’样,我心里倒是平衡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切,堂堂‘神力将军’,居然还在和我较劲那晚的事,看样子心胸也不咋的嘛……”陆翎索性调侃了一句,想到秦羽带队突现城中,遂回神正经问道,“说正事——你是怎么做到的?带着骑军部队潜入敌城,连我都没有察觉……要知道,这个计谋我连陆姑娘都没有告诉,应该来说只有我和我的部下才知道,可你为什么也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啊,只是在陆将军你的计谋基础上,稍稍借助了一些……”秦羽洋洋得意说道。

    “借助?也就是说,你知道我的计划……难道说,又是陆姑娘……”陆翎像是猜到了,能够算准自己用计的人,除了陆菁别无他人。

    “当然,菁妹聪明过人,你心里有什么花花肠子,她怎么会猜不到?”秦羽笑应道。

    “哼,果然,和她比起来,我还是差了一截……”陆翎闭眼一笑,像是放下了一切,坦然道,“对了,接下去怎么办?既然是陆姑娘命你来救我的,顺势拿下敌城,现在战斗结束了,应该会有下一步处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菁妹说,接下来只要待命迎接张兴祖将军的部队即可,我军暂时固守城中。至于其他的杂事,交给我就好,陆将军用此一计也辛苦了,好好回营休息吧……”秦羽这会儿倒是客气起来。

    陆翎只是微笑点了点头,他知道陕州一战胜利告终,自己被托付的使命也算完成……

    城北郊地,密林山道……

    远郊偏僻处,先锋军步兵主力,驻扎在山脚一侧,时刻关注着陕州一战的动向。当然,正如秦羽所说,虽然潜入敌军内部的奇计是陆翎所想,但陆菁一早就猜出了陆翎的计划,并顺水推舟,派秦羽率骑军主力故技重施,最终偷袭敌城取得大捷……

    “报告将军军师,秦将军部传来捷报,偷袭一战我军大获全胜!”前线的探子也是第一时间跑回,向唐战和陆菁汇报了军情。陆菁得知一切顺利,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看来他们成功了!陆翎将军的计策不错,只不过偷偷借用了他的方法,恐怕回来他会怪我吧,哼哼……”陆菁在一旁暗暗笑道,看来一切计划都尽如意料。

    可唐战在一旁一直犯迷糊,从开始到结束,一点都不知道计划的原委。看着陆菁计如心算的表情,唐战不禁好奇问道:“菁儿,战事结束,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——陆翎到底是用的什么计策?菁儿你又派遣秦兄弟是如何行事,偷袭取得了大捷?”

    “我之前说过的啊——那晚我给陆翎下了一个考验,只要他能帮我想出计取陕州的计策,我就答应他索要的条件……”陆菁眯笑着应声答道,心中开心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那到底是什么计策?菁儿你还没说呢……”唐战继续道,“而且菁儿你说过,那晚你让他出计,他只看了一眼地图就想出了计谋——那到底是什么?菁儿你又为什么说,当时一下就猜出了他的计策?”

    “关键就是那晚他的举动——”回忆起那晚的情形,陆菁自信满满道,“陆翎他当时只看了一眼地图,瞬间就想出了计策,说明此计与地势利弊有关,于是乎我也一下就猜出了他的想法……首先是问题——我和他说,张兴祖将军率主力大军讨伐数日,却是未有半点进展,从地势上,陆翎一眼就发现了问题关键所在!”

    “所在?在哪儿……”唐战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战线——”陆翎应声答道,“两军兵力悬殊,按理来说,张将军手握精兵火药,拿下残兵镇守的陕州城关,应该不是难事。可久攻数日不下,说明持久战我军不利,从战线上考虑,地图上一目了然——张兴祖将军部队深入函谷腹地,军火粮草供应不及,一旦战线拉长,军队又不能一鼓作气拿下敌城,便会拖入恶性循环的拉锯战;相反对于敌军,兵力劣势却能久战御城,说明蒙元部队军需供应源源不断,而且战线供给较短,有充足的军备接应……那晚,陆翎一眼就看出了地图上我军两处的战线优劣,既是用计针对,自然会从战线关键处着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是怎么做的?”唐战紧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军战线崎岖冗长,地利无法扭转,所以唯一能下手的,自然是敌军的战线……”陆菁继续道,“敌军守城将士本就不足,若要军火粮草供给,自然是有秘密手下,在城北战线运输方向做好接应——陆翎猜中了这一点,所以便派亲信手下,与自己事先在供给道上埋伏;等到敌军军需部队赶到,再趁乱劫货,假借亲信部署之命,跟着军需部队潜入敌城……混入敌军内部,只要趁乱毁了他们借地势重防的军火仓库,敌军必军心大乱、战意全无,张兴祖将军再次讨伐,必轻松取胜——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陆翎将军从一开始就看准了敌军战线的这个弱点,一点即破……”唐战得知陆翎用兵点到准心,自奇谋百中,不禁佩服,但又同时担心道,“不过这个计策似乎太危险了——他只有那么点人,潜入敌城虽能搅局,但他自己若是暴露身份或计划失败……哪怕是成功了,他自己也难逃敌军包围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陆翎啊,敢以险计搏命,出奇制胜。我们和他交手那么多回,又不是不知道……”陆菁摆了摆手,笑着说道,“不过,正是因为这点‘莽撞’,所以我暗中帮了他一把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帮?”唐战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借用他的计谋,完善了一下战略——”陆菁偷偷一笑道,“我一早猜出他的用计,所以在他派亲信拦截敌军军需部队时,我也派自己的眼线偷偷混入其中,跟着陆翎一起潜入了敌城……接着,我的手下混进北门看守,等到陆翎的亲信在城中造成混乱,我便让他们趁乱打开北城门,让一早潜伏好的秦兄弟的骑军部队,径直杀入城中,然后顺势剿灭敌军!”

    “原来秦兄弟带兵前去,是为此计啊……”唐战了解了全部过程,遂夸赞起陆菁道,“真不愧是菁儿,借计用计,不但救了陆翎将军,还帮张兴祖将军顺利讨伐敌城,菁儿果然还是最聪明的!”

    “那还用说?”陆菁听到夸奖,两手插间,毫不谦逊道,“毕竟有人承认我比他聪明,还想对我恭敬有加呢?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意思?”最后一句似乎没有听懂,唐战又不急问道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傻蛋,嘻嘻……”陆菁在一旁吐了吐舌头,俏皮一笑……

    陕关城下,张兴祖与冯胜的大军“姗姗来迟”……

    “等我发令,即刻全军攻城——”张兴祖此时还不清楚城中的情况,以为还有恶战要打,城关阵前,表情十分凝重。

    谁知,步骑火药全军就绪,城关大门此时却突有异动——“吱——砰”一声沉响,城门缓缓打开……

    “全军戒备!——”还以为是敌军准备出城应战,张兴祖有些“猝不及防”,紧张大喊道。

    然而看清了前方的景象,众人这才“虚惊一场”……只见秦羽驭马带兵数十,挥舞常遇春军部的军旗,从城门走出,示意战斗已经结束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张兴祖望着眼前的“异状”,久久未有回神……

    部队回到营中,先锋军与张兴祖主力会和,讲述了陕州城关突袭一事,张兴祖和冯胜二人才大致了解了情况……

    “原来你们早有打算,一开始就想好了破敌之策,害我们战前一直没底……”战事告捷,一向严肃的冯胜,回到营中面对唐战陆菁等人,也不禁玩笑道,“我还说呢,张将军向徐元帅请求援兵这么久,一直没有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……”唐战亲和一笑,谦逊说道,“只不过因为行动保密,所以一直没有告知,还请二位将军原谅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不敢当……”张兴祖早就听闻先锋军的辉煌事迹,对军中将士也是万般期慕,如今见到众将尊容,并亲眼所见巧计破敌,张兴祖钦佩道,“久闻常将军帐下,先锋军将士百战百胜,今日一见,果真名不虚传——早知道是尔等支援我部,本将军自当放一万之心!”

    “张将军言重了,其实这次支援伐城,我军迟缓数日,耽误了部队的计划,也有我们的不是……”唐战继续道,“为表歉意,这次战功请奏,我们先锋军不要提赏,元帅提拔,自当全部归属张将军和冯将军之功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?如果这次没有尔军相助,我们又岂能如此轻松拿下险关之敌城?”张兴祖“不依不挠”道,“怎么说,这次讨伐,尔军当属头功,唐将军和陆军师作为领部,你们二人自当功劳居首!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事实上功劳不在末将二人,真要说的话……”唐战这边,似乎另有他意,继续“推辞”道。

    “真要说的话,功劳之首应属末将手下一部将……”陆菁此时站出来,笑脸相迎道,“张将军,末将有一求之请——既然将军欲提功劳于我等,不如将其功位奉于末将,由末将二人亲自授予属下真正之功臣!”

    此话即出,唐战听得出来,陆菁是在侧面为陆翎请功。

    “好,本将军准许——”打了胜仗,说什么都高兴,何况是自己敬重的先锋军众将,张兴祖自然是没有异议……

    授功结束后,唐战和陆菁回到了自己所属的先锋营地……

    “哎,累死了累死了,这几天忙里忙外的,好不容易拿下洛阳指望着休息一阵,却又被徐达元帅‘强征’支援陕州战场……”回到营中,陆菁伸了伸懒腰,缓解放松道,“幸好这事儿不算复杂,简单解决,这会儿总算能够休息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菁儿你这么累,我回营给你捶背揉腿行了吧?”唐战在一旁应和着笑道,讨好陆菁道。

    “嘻嘻,傻蛋你真好……”陆菁俏皮笑了一句,不过想起自己还有事情,遂又说道,“不过帮我按摩等晚上吧,我现在还有点事,要去见陆翎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“见他?噢,你是说张将军授军功的事是吧……”唐战想起刚才主营的谈话,应声点头道,“菁儿你刚才在张将军面前那么说,其实是想把军功给予陆翎将军对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不只是这样,我和他,还有私事要谈……”陆菁定神一句,随后想到了其他的事情,不禁问道,“对了,这几天怎么不常见萧大哥和苏姐姐?自从洛阳一战后,这几天以来,他们两个好像低调得很,连练兵都很少露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不是很清楚……”提起萧天和苏佳,唐战不禁道,“不过前两天我见到了萧兄弟,和他说了些话,他说苏姑娘这些天有些心事,自己一直陪着她,所以很少和我们在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心事?什么事情那么揪心,连苏姐姐那样见过大世面的人,都几天放不下……”陆菁不禁心有疑虑,反问一句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不过这些天连苏姑娘面都见不着一次,恐怕真的是有心事困扰她吧……”唐战低声思绪道。

    “心事困扰……我军西进潼关……难道说会是?——”陆菁像是猜到了什么,眼神微微一变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