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七十一章 不遗本心
    苏佳转身挥刀一式,却见萧天突然出现斜坡路口,“灵燕飞身”滑行而过,手中的鬼刀不自觉收敛,最后停在了萧天的额头之上……

    萧天似乎是猜到了,面对苏佳的“突袭”,没有丝毫的惊慌,而是表情深沉地望着对方……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看见萧天一脸严肃的神情,自己因为失去理智,险些伤了萧天,苏佳面容失措哭心道。

    “你果然在这里,佳儿……”表情虽然严肃,但萧天的语气却是十分亲和,没有在意苏佳的刀,而是缓缓应声道,“白天的事情,你果然还是放不下是吗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半天没有收手,呆的面容,眼角中忽而显露一许悲伤。心情杂乱的她,甚至都不敢正眼去看萧天,低头内心暗暗哽咽,心中想着陈世今的痛,眼前却是看着萧天的苦——一个自己最恨的男人,一个自己最爱的男人,都不经意出现在自己命运的转折口,现在回想起来,苏佳心里感慨无数……

    “你想要亲手杀了陈世今,可又没把握真的能打败他,所以一个人大晚上跑到山里研习刀法……”萧天举手额头,轻轻拨开苏佳的鬼刀,向前几步,缓缓走过苏佳的身旁,平心静气道,“可是现在还没到潼关,没见到陈世今,佳儿你心里就自乱阵脚……虽然以你现在的武功,能有实力打败他,可你现在的心境,却是无法平定,这样铁定不是他的对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……心好乱……”苏佳收回刀,缓缓低下头,语气悲凉道,“如果不是报仇,我真想忘了他……三年了,我离开追风派三年了,除了仇恨,原本属于曾经的一切,我本该忘掉的……可是如今,战局动乱,我的恩怨依旧未了。该来的总会来,该了结的,总得做个了结……”

    “心无杂念,此乃习武之本分,这是佳儿你亲口告诉我的……”萧天望着眼前的乱木狼藉一片,低头拾了一块碎木,参量了一番,静静说道,“可你现在心静不下,武不能精为其用,心中只有仇恨,这样的状态,根本不能确保制胜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于陈世今,我只有仇恨……”苏佳依旧低着头,语气冰冷道,“如果他出现在我面前,我就是死,也要立即让他千刀万剐,谁都阻拦不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杀了他,我能理解……可是你自己呢?陈世今死了,不过痛快人心一瞬;可如果佳儿你死了,很多人都会伤心……”萧天重新站起身,回头望着苏佳的孤影,镇静说道,“你说你离开追风派三年了,三年来你一直放不下仇恨……可就算放不下曾经的痛,你也不该忘了,这三年来你所得到的——就为了抱恨曾经失去的,而不顾眼前拥有的,这样值得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苏佳心中五味杂陈,像是被打翻的盐罐,心里难受却又说不出口,使劲摇头难以平复,“三年来我拥有了许多,拥有阿天你,拥有菁妹,拥有那么多朋友……可是我也失去了,失去了小红姐姐,失去了小双,失去了吴贤,失去了淘淘……我可以去珍惜我所拥有的,但我也放不下因失去而衍生的仇恨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才说你心中杂乱,以佳儿你现在的状态,就算武功再高,失去理智孤身拼命,最后也不得终果……”萧天表情愈渐深沉,心中藏着苦痛,隐隐说道,“你说得对,三年来你的确成长开朗了不少,拥有更多的朋友,可是这三年以来,你却从来没有正确面对自己的仇恨……”

    “正确面对……仇恨……”苏佳心中应和着,嘀咕说道。

    “面对仇恨,你要么选择逃避,要么失去理智……其实你并不是真正认识到仇恨所在,你只是一直害怕,害怕真正面对它……”萧天继续道,“只不过是追风派的军信传来,佳儿你就躁动成这样,与其说你恨不得想亲手了结一切,倒不如说……是佳儿你害怕,不敢去面对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害怕?”苏佳像是心中怒意翻滚,缓缓抬起头,鬓的眼角瞥视了萧天一眼。

    “不是吗?”萧天知道苏佳心里无法平静,甚至触及了怒火,自己却依旧不止道,“三年了,再次提到陈世今,佳儿你竟如此激动,看来这三年,面对仇恨,你还是什么都没变……就算经历了‘神峰崖’上的生离死别,那也不过是对我的惋惜;如果仇恨摆在佳儿你面前,你一样会失去理智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够了没有……”萧天越说,苏佳心里越躁,转身责备了萧天一句,眼神也渐渐恨起三分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说够,而且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问你……”萧天像是故意激怒苏佳的样子,“不依不挠”道,“不过看佳儿你冷静不下来,恐怕我现在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苏佳烦躁正在心头,萧天却不停在一旁“挑刺”,心里憋着一股怒火,苏佳似乎无处泄。

    “动手啊——”萧天倒是直接,面容冰冷道,“你不是要报仇吗?自己却冷静不下来,一个人跑来这里习武泄……现在我就在这里,你当我是陈世今好了,如果你有能耐擒住我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啊——”萧天不断激怒,苏佳再也忍受不了,大喝一声,划步便朝萧天挥掌而去。

    萧天看在眼里,神情淡定,以自己现在的身手,完全能与苏佳较量一二。不过与其不同的是,萧天虽然不断激言,但表情一直镇定,似乎自己有信心把握“尺度”,能够让苏佳冷静下来……

    “呀啊——”苏佳冲手向前,“拂花掌”贴身而上,阴柔之力略显紊乱,杂糅不定正冲萧天腹下而去。

    萧天眼神一定,两手轮回“斗转星移”,拨开苏佳的阴柔力道,却也没有主动出击,像是故意只守不攻。

    但苏佳并不知道,心情正乱的她,不顾理智奋力而上,“拂花掌”正中不及,盘旋转身,两脚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萧天定睛一视,左手收屈一寸,迎头一摆,将苏佳起脚的冲力反拨,自己则微微退后两步。

    苏佳半空而望,两脚回旋,“冲足二段”迎头正击。萧天举手以御,“冲虚掌”反手一拨,抵消了“二段式”的脚力,自己却有些站立未稳。

    看出破绽,条件反射一般,苏佳“灵燕飞身”而下,手肘重锤一击,正朝萧天肩骨而去。萧天躲闪不及,鼓头迎拳相向,却被重肘击退三分。

    但萧天依旧强行顶住,脚下“凌云步”定起,兼由“苍龙诀式”三脚之旋,足力拨开苏佳的突击。

    萧家拳法配合苍龙诀式的“足阵”,萧天伸向游刃有余,苏佳心知拳脚功夫,自己无法占得先机,落地回身一刻,再次拔出腰间的鬼刀,似乎是要来真的。

    萧天也是做足准备,铭蒙铁剑在手,正立以对。但萧天依旧只守不攻,瞥眼一见身后一棵未断的大树,似乎心中有计。

    “呀啊——”苏佳却是失去理智,“断魂刀法”即出毫不手软,“神刀鬼影”近距离正面相向,八方分裂的鬼影刀芒聚集一点,芒刺般朝萧天冲击而去。

    萧天后身微移,剑影浮动——“鸿蒙墨雨”轻盈而出,雾影迷蒙的虚灵剑法,身形退后间,将幻化鬼影的刀芒一一消散。

    但苏佳显然不留余力,鬼影冲击即出,正刺迎头一式——“葬空刀”聚影天轮,寒光一骤,挥舞中点,奇袭而去。

    萧天依旧不甘示弱,“鬼芒”突袭身前,灵剑即刻四散——萧家剑法绝式,“霜神剑云”灵影而出,剑招依旧缥缈如云,以剑灵散拨之力,不断消噬断魂刀法之精强,最终化为无形。

    苏佳也是惊异,如今的萧天竟能将萧家剑法使得如此炉火纯青……但身位步伐略显生硬,萧天虽然挡住“断魂刀法”的内力,自己平衡却是愈加偏离。苏佳看准时机,收刀倾斜一刻,趁着萧天还未回身,自己左手一掌上去,正扑萧天的喉咙。

    萧天仍然看在眼中,虽然剑无能动,但单手亦有“斗转星移”之力,苏佳此招不过生扑,挡下根本绰绰有余……可萧天似乎并没那样做,像是下意识决定了什么,抬手的一瞬停止住了,最后没有去挡苏佳的这一手。

    苏佳单手擒上,也看出了这惊异一幕……眼神笃定间,自己的左手却已停止不住,正掌抓住了萧天的喉咙,飞扑倒向身后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二人内力迸相碰,一声剧烈炸响,黄土烟尘过后,苏佳连手带着萧天,径直拽向了身后的大树——萧天早就看准了位置,似乎有意而为之;最终苏佳单手扼于萧天喉咙之上,将其抵于巨木枝干,左手擒拿,右手持刀,显然是苏佳“获胜”了……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还手,刚才那招你明明已经……”苏佳抓着萧天的脖子,抵在树干上,想起刚才萧天故意“失守不防”,苏佳惊异问道。

    “防不防有什么区别呢?我让你动手,又不是真的要和你打……”萧天淡淡一笑,被“挟持”在树干之上,依旧笑脸道,“我只是想让佳儿你冷静下来,既然说不清楚,那就动手一回也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这样激怒我,可是这和我的仇恨有什么关系……额——”苏佳抓着萧天,以胁迫之势想要以刀相抵,然而眼前的一幕却是让自己怔住了——

    自己单手将萧天“抓”在树干前,举手以刀胁迫……这个画面太熟悉了,遥想两年以前的柳沙镇,自己和萧天第一次矛盾,画面和现在如出一辙……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阿天……”看着萧天左脸上的刀伤,像是勾起了自己的伤心往事,苏佳顿时眼眶湿润,手中的力道也渐渐放下,默默哽咽道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冷静下来了,果然……还是让你想起原来的事情……”萧天“计策”成功了,微微一笑,满含情意望着苏佳说道,“因仇恨而失去冷静,最终酿成大祸,让佳儿你看见我脸上的刀伤,想起从前的‘冲动’,你最终还是停下来了……现在的你,心情根本无法平静,就算真的要去报仇,也不过是冲昏头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”仇恨夹杂着曾经因恨而酿错的往事,苏佳心里更乱更伤心,缓缓放下手中的刀,隐隐哭泣道。

    “而且,我说了还想要问你一个问题,看佳儿你是否真的能坦诚面对仇恨……”萧天依旧正视着苏佳,继续道,“我曾问过你,我和仇恨之间,让佳儿你选一个,你会选谁,‘神峰崖’上,你也给了我希望的答案……但现在,我想再问一次,我与仇恨之间的抉择,佳儿你……还会问心无愧地选择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此时的苏佳说不出话,满含泪光的同时,看着萧天眼神颤抖——似乎现在心乱的自己,真的无法给出真心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选择不了……”萧天似乎早就猜到了,闭眼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阿天……”苏佳知道自己让萧天失望了,更是辜负了两年多的感情,内心近乎到了崩溃的边缘。

    谁知,萧天却并不生气,反倒是静态平和,欣慰愉悦道:“你没有对不起我的,这也没有错——原来做得出选择,是因为你知道珍惜的可贵;现在做不出选择,是因为佳儿你还是没能正视仇恨……这三年来,佳儿你可以说变了,也可以说没变。你变是因为你懂得了珍惜,你没变是因为你依旧不知道如何放下仇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不怪我吗……我对你……”苏佳带雨梨花看着萧天,哭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怪你?你看不清世间的真理命运,我就能继续陪在你身边,陪你分担痛苦,陪你走过错路,陪你面对仇恨……”萧天继续道,“你还不能放下仇恨,我就继续在你身边,关慰你照顾你,直到你能完全放下一切……这就是我所能做的,让你在仇恨面前平复下来的办法——”

    说出了最后一句“真话”,苏佳这才明白,萧天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,陪自己分担命运的悲苦,陪自己一路走过。自己在仇恨面前失去理智,萧天就会出现在自己身旁,不断的关心与鼓励,让自己安心放下痛楚……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对不起,我错了……”感动涌上心头,刚才心中的杂乱,似乎一下子化为情意绵绵。萧天的关慰是自己放下仇恨的最好良药——苏佳终于明白,默默哭声倒在了萧天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佳儿,我们回去吧……”萧天轻轻搂住苏佳,在耳边亲语呢喃道……

    今晚言行相慰,萧天总算平定了苏佳的情绪……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