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七十章 旧恨复燃
    夜色已深,洛阳城上,萧天和胡夷狄安排巡逻值守轮换站岗后,没有其他事务,自己二人也是早早收队歇息……

    “哎,没有战事还天天这么巡逻,真是累死人了……”胡夷狄耸了耸双肩,下楼说道,“战场上不让我杀将,巡逻值守这样的后事却全扔给我,还有没有人性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诶,你可别这么说,前晚围剿陆翎的时候,不是让你带兵冲阵了吗?”萧天微微一笑,随即调侃道,“你不还是没有把握机会?没抓住陆翎不说,还中了敌方的陷阱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没有经验一时大意,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一定能擒将立功!”想起前晚的战事,胡夷狄心中略有不甘,不禁振奋至足道。

    “得了吧,做什么事都操之过急,凭感觉行事,就你这性子根本不适合当将领,武功再高有什么用……”萧天随口嘚应一句,想起那晚胡夷狄还肩负重伤,遂转而关心问道,“对了,你肩上的伤……没事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,已经好多了……不用太在意,只不过是些轻微的灼伤罢了……”胡夷狄扭了扭臂膀,依旧气质高昂道,“等伤完全好了,我会继续统兵上阵——看着吧,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擒杀敌方上将给你们看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……”萧天对胡夷狄的情绪也是没脾气,叹了叹说道,“早知道你这性格,就不应该让你陪唐战兄弟做先锋……佳儿说的没错,你除了身手,性格和原来的嬉皮他们没什么两样,我和佳儿不在身边,搞不好就不让人省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别提苏姑娘,现在想想她就来气……”一提到苏佳,胡夷狄倒是在一旁抱怨道,“征战也算有些时候了,我有好几次能擒将立功的机会,结果都让她抢在前头,我每次都扑了个空……这还不算,战事完了,她还经常拿那些嘲笑我,我堂堂‘关外第一高手’,居然让她一个丫头片子看不起,这让我面子往哪儿搁?”

    萧天听了,“坏坏”一笑,故意整道:“你要是不服气的话,可以找她单挑啊,壮士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你是说,我的武功比不上苏姑娘?”胡夷狄听了,两眼不甘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萧天继续调侃道,“别说是你,恐怕我们之中,没一个人是佳儿的对手,连我也不例外……她和菁妹也真是绝,一个嘴皮子说不过,一个动手打不过,两个女人霸占一片天,谁惹得起?”

    “有这么夸张吗……”胡夷狄看着萧天不恭的眼神,随口应了一句,不过想到平日里萧苏二人形影不离,今晚却只有萧天一人陪自己巡逻,胡夷狄又不禁问道,“对了,今晚怎么没有看见苏姑娘,她不是一直负责夜晚巡逻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她只是说今晚有事,把一切权责暂交给我……”萧天搭理一句,但即刻像是想到了什么,表情随之一转,低声严肃道,“难不成,今天白天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吗?”胡夷狄看着萧天表情略显认真,自觉有什么事情,继而问道。

    萧天定了定神,似乎略有心意……“胡兄,你自己一个人先回去吧,我要去营地看看佳儿,我有点不太放心……”萧天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她一个女孩子一晚不见人影,确实有些不太放心,苍龙兄你去看看吧……”胡夷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随即,萧天轻功跃下城楼,往府中校场安置部队的营地赶去……

    快步赶回苏佳的营所,却是没见着人影,房里连蜡烛都没亮,显然人不在屋内。萧天心中有些不安,不禁冲一旁守卫的士兵问道:“喂,你们今晚巡逻,看见苏将军了没有?”

    士兵一五一十答道:“噢,苏将军说,今晚她要去城外一趟,很晚才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城外……她有说去做什么吗?”萧天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将军……”士兵摇头道。

    萧天进了室内,发现屋中一切陈设摆放整齐,没有太大变动。唯独有些不同的是,出征穿着的装备铠甲,包括头盔在内,大多整齐地摆放案前——看来今晚苏佳出城是一身轻装,不像是行军务之事……

    萧天像是明白了什么,脸色一紧,转头离开营府,快步往城门方向赶去……

    洛阳城郊,山林暗道……

    苏佳独自一人立于斜坡,身着青衣,手持鬼刀,双目微闭,气定神闲,似乎暗中酝酿着内力,如影刀法一触即破……

    寒风呼啸,两鬓微垂,刀影凌芒,分闪即现,乌云月光暗夜之下,佳人倩影斑驳无息。风停骤时,两眼睁视夺目,鬼刀寒鸣凄啸而出。苏佳手着利刃,迅影千忙,起跃纵身即下,鬼影裂闪即出……

    “破空斩”凌空一式,落雷迅疾而下,魑魅叠影千百,惊动密林四座——“断魂刀法”破影即现,苏佳鬼刀持手卯足内力,断空一斩似若劈裂天地,暗镜分影重重。

    “呀……”不止劲力十足,苏佳心中似乎含着一股怨念,挥刀疾斩,将内心的怒火化作刀芒,劈斩尽来。

    “灵燕飞身”疾驰而下,动地一式“降雷刀”,鬼影归一。苏佳手持寒刃,疾力合为一点,一道纵影正穿黄土,随着一声“噼啪——”炸响,尘土之遥四分五裂,恍若惊天破地,鬼神降临。

    没完,收刀三分,起身划步,“冲足二段”飞涌向前——苏佳“人刀合一”迅影寒芒,破天顷刻间,全身一跃而至坡道顶端。

    看准刀芒一处,鬼影凄厉幽鸣,横劈一道惊魂之力,“神刀鬼影”轮回地狱而现。惊若鬼哭魂魄,林中一片哀嚎,黑影凝聚寒芒一点,只在一瞬——鬼刀作响,惊天爆裂般,黑色闪光瞬影即现,只听得风云雷电翻滚一阵,坡口十排巨木轰然倒地。被苏佳一刀斩断,力惊天魂,暗林四处,久久震动不息……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呼……”刚才“断魂刀法”几式,苏佳可谓用尽全力。今晚如此刻苦练功不在别的,只因受到追风派之来信,出征潼关讨伐旧敌近在眼前,苏佳对于陈世今、对于莫天行之恩怨,心中隐痛万分却又惴惴不安,三年未见再逢旧恨,虽抱定亲手杀死陈世今之决心,苏佳自己却是未有十足底气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这样……呼……呼……能有把握打败陈世今吗……”苏佳一边喘气,一边低头望着双手,喃喃自语道,“精通‘追风九剑’的天才,要想亲手杀死那个男人,我必须变得更强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心中一面打气,冥冥中不觉回忆起自己与陈世今的点点滴滴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陈世今站在一端,脸色怡然,平静自如;而在另一端的李忆瑶却有些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李忆瑶先说道:“真……真不愧是陈师兄,剑法竟运用得如此纯熟!”

    陈世今收回了青铜短剑,也说道:“忆瑶你也一样,武功提升得竟如此之快,看来莫掌门选你真是选对了!”

    李忆瑶也收回了佩剑道:“陈师兄不用取笑我了,我的天问剑比起陈师兄,简直是差远了。何况陈师兄还会其他的几大厉害剑法,刚才也是在让我,看来要变得像陈师兄一样厉害,还得过好久……”

    陈世今慢慢走上前,笑着对李忆瑶说道:“忆瑶,你也不用灰心嘛!你今年才十六岁,谁知道以后你会变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李忆瑶听了陈世今的安慰,面部微红,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笑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噌——”一道寒光利刃,划破了记忆的碎幕——苏佳鬼刀一式,将面前的巨岩一刀劈裂,看着眼前的狼藉一片,苏佳暗暗道:“我变得怎么样……这就是我现在的实力,我不但会变得和你一样厉害,我还要超越你,直到能亲手将你杀死!”

    心中怒火越重,苏佳脑海中,那个男人的身影愈加清晰。如今仇敌即将近在眼前,对陈世今的回忆,苏佳只有痛恨与撕裂,恨不得自己立刻出现在那个男人面前,然后自己亲手了结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说真的,忆瑶,刚才大伙儿谈论到陆清风陆前辈时,我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!”陈世今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李忆瑶似乎没有听懂陈世今的意思,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陈世今继续说道:“陆前辈是我敬佩的英雄!其实忆瑶,我和你一样从小就是个孤儿,后来也是被莫掌门收养带大的,因此莫掌门也是我的恩人。”

    李忆瑶低头喃喃道:“原来陈师兄也跟我有着同样的遭遇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呀!”陈世今也用粗叹的口气说道,“不过我听了追风派的历史后,我开始不觉佩服起追风派的英雄人物了。像上官仙剑、陆清风,这些都是我所钦佩的前辈。于是,从那时起,我也励志要成为像他们一样心寄苍生、顶天立地的大英雄,我平生最大的愿望也是能成为一代大侠,胸怀天下、造福百姓。忆瑶,你说我能实现这个愿望吗?”

    李忆瑶抬头望着陈世今,笑着说道:“我相信陈师兄一定可以做到的!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忆瑶,你一直都这么关心我……”陈世今说道,“忆瑶,你想不想将来也成为一位像郜英郜前辈那样的女侠?”

    李忆瑶脸红地说道:“想,当然想了,我也希望将来能和陈师兄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追风派事变一日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突然,李忆瑶抬头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。可是这个身影却太陌生了,因为他身着蒙元士兵的铠甲,骑在蒙古铁骑上,一张冰冷的面孔挂在上面。

    他是陈世今!

    李忆瑶现在已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她不敢相信这是事实,她宁愿相信这只是一场噩梦……只可惜,这不是梦,而是残酷不变的事实。

    陈世今用冰冷的语气说道:“忆瑶,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李忆瑶浑身发颤,哭着说道:“你……你为什么会穿着蒙元士兵的铠甲,你……你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陈世今严肃道:“不为什么,我现在是蒙元西城大将,我已经投靠朝廷了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李忆瑶顿时受到了沉重的打击,她的心如同被雷电劈中,然后烧成了灰烬……李忆瑶恍惚了一下,然后眼神突然变得杀气腾腾,怒视着陈世今道:“你为什么……为什么要投靠蒙元朝廷——回答我!!!”最后这句“回答我”声音特别响亮,在场的蒙元士兵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陈世今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投靠明主,能享尽荣华富贵,这就是理由!”

    李忆瑶哭着道:“你不是说过,要我和你一样成为一个胸怀天下、寄心于民的人吗?可是你居然反其道而行之,成了蒙元朝廷的——走狗!”

    陈世今望着满脸哭腔的李忆瑶,冷笑道:“哼,忆瑶,奉劝你一句,不要轻易相信一个男人的话,尤其是一个只和你说道理,却从来没有为你做过任何事的男人。就像我,天天为你讲道理,可是却从来没有为你做过任何事……”

    李忆瑶再也没有对陈世今抱任何的希望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呀啊!——”苏佳顿时想到痛处,怒吼一声,手起刀落,鬼影寒芒纵天而下,劈裂一声,竟是将十丈开外的巨木纵贯劈成两截。

    挥刀斩过,苏佳手臂随即松弛,一面粗气正喘,一面低头看着寒影的鬼刀,心中怒火尤未消停,继续嫉愤道:“那个男人,说要成为英雄,最后却成了蒙元朝廷的走狗,置亲人朋友于不顾……‘不要轻易相信一个男人的话,尤其是一个只和你说道理,却从来没有为你做过任何事的男人’,我信了他……哼哼,我居然信了他……我居然曾经相信这样一个混蛋!!!——啊!”苦笑中,苏佳心中愤恨极点,一时无法冷静。

    恨意冲头,苏佳像是失去了理智,将山林的巨木乱斩狼藉,怒火中烧,索性回头一刀泄愤而去。

    “我居然会相信他……曾经相信那样一个男人……我好傻,我好恨……我要杀了他,杀了陈世今这个畜生!”奋力一声,鬼影再现,苏佳转身搏然一式,眼前却突然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苏佳怔住了,手中的鬼刀不自觉停下——因为突然出现眼前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萧天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