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六十九章 夜营之谈 下
    陆菁瞥眼瞧了瞧,继续试探性问道:“不过陆将军你这么问,难道说你也对兵书有兴趣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!”陆菁这么问,陆翎即刻重新“振作”,应声答道,“我义父年轻时乃朝中武将,文韬武略无所不及,府中自然收藏兵书不少。我从小在陆府长大,又被称道军事天赋颇高,自己也爱读些古代名仕撰本,因此所读兵书不在少数……”然而提及死去的义父,陆翎眼中不禁流露浅浅的悲伤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和我有几分相似啊,爱好相同,天赋亦同……同样都姓陆,只可惜不是一家人……”陆菁不觉感叹一句,看着陆翎的眼神也是稍有浅转。

    “毕竟我是捡来的孩子,我这条命是义父给的……”陆翎淡然神伤继续道,“从小,义父就把我当成他的亲生儿子,亲自教我读书、教我做人……我有军事天赋,又有禀异爱好,义父就手把手教我骑马,教我射箭,教我治军之法,教我统兵打仗……我又好读兵书,心存征战志愿,久而久之,长大自然成了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“自读兵书,研习战法,如今身为一军之将,几番决策算计我军,这样看来,陆将军你的军事天赋果然不假……”陆菁听了,微微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虽然如今落为战俘,可军将之心依旧不减……”陆翎感叹一句,像是放下一切从容说道,“看着陆姑娘你如此夜晚尤读兵书,心中不免敬佩……”

    “敬佩……我?”这回,倒是陆菁有些受宠若惊,指着自己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……”陆翎微笑着继续说道,“战场之上,我的每一步算计,陆姑娘都能预读先知,用兵之法胜我一筹……现如今战败低身,陆姑娘却对在下百般尊敬,宾客之道还不算,简直就像把在下当做朋友一般……陆姑娘你简直就是我的人生标杆,让我清楚自身的力所不及……”

    “被你这个‘敌人’这么夸奖,我还真有点不好意思……”陆菁倒是露出几番少女的内向,挠了挠头应和道,“老实说,敬佩我的敌人你不是第一个,但把我当做人生楷模之人,你是唯一的……好吧,看在你这么‘敬重’我的份上,让你看看这书也无妨……”陆菁最后倒是“松口”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陆姑娘——”见自己终于能满足好奇,看看自己崇敬之人的读本究竟为何,陆翎连声谢道。

    看着陆翎表情变化这么快,陆菁倒是在一旁“黑脸”道:“你这家伙,该不会是为了要看这书,才对我说这么客气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我陆翎今生所遇贵人不多,义父是我的救命恩人,陆姑娘你则是我的知命之人……”陆翎看着陆菁手中的书,略显兴奋道,“陆姑娘心知我的志愿喜好,共有军事才能,尔却是在我之上,对我百般敬重并予激励,陆某此生感激不尽——”

    “喂,我可没激励你,别说得那么严重……”陆菁继续调侃一句,但表情却是十分满足——似乎自己对陆翎的欣赏不假,同时自己的“计策”也按步进展……

    “这书里的内容倒是别有风味,我打小广读文书,也未曾素有见识……”陆翎看了几页,揣摩了其中的文言行字,不禁道,“和一般的兵书行文不同,此文字句略显繁杂,而且精于细理甚少……这兵书是哪位大家写的,好像文采水平低了点?”

    “这兵书……”陆菁听了,不由一肚子气上来,因为这本兵书,正是自己杜撰的《陆氏兵法》;被陆翎这么一说,虽然心里不悦,但事实也是如此,毕竟自己一个女流之辈所撰文本,自然比不过古代大家所作,索性陆菁尴尬回道,“你管谁写的?反正这是我的东西,看完就还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不等陆翎去翻封面,陆菁一手将书本从陆翎手中抢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那么激动干嘛?”陆翎看着陆菁脾气“风云不定”,也尴尬应道,“别拿走啊,我还没看完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给你看一眼,没叫你全部看完……”陆菁拽过身子,一脸不悦道,“再说了,陆将军广读世间兵书,你既然都说这本‘破书’文采不雅,还看它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这本书文采不及,但我没说它不好啊……”陆翎并不知道其中细节,老老实实道。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意思?”听着话语峰回路转,陆菁缓缓转过身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文采不及虽是事实,可兵书计法之妙,不在文采,而在用奇——”陆翎不紧不慢道,“我刚才说,这本书字句繁杂、细理甚少,但内容却是别有风味……最关键的,这本兵书不像那些古之大家撰文喜好精炼成句,反之,其行文更注重实例对照参详,即使未有大家之风,但更易让人接受和领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……真的吗?”陆菁紧张中,略显试探性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陆翎点头,继续说道,“虽然这本书,刚才只瞟见了些许文字,但里面的内容我倒觉得挺出彩——尤其是以实战经验为例,详细讲解了天时地利所优何在,不像那些大家之文,简单一句‘兵家之势,天时地利人和皆得’等草草了事……总的来说,这种风格的兵书,我还从未解读,今日观摩一二,倒是大开眼界并受益匪浅。我还真想看看这本书的作者,文采不及说明不是名仕大家,但对兵法却有得天独厚的见解,而且易于传授他人,如此低调之高人,我陆翎自当佩服——”陆翎这句话是发自内心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真的想知道这本书的作者?”陆菁想了想,有些“羞怯”地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——”陆翎点头应道,“如此别具风格的高人,精通兵法神算,我陆翎当然想知道……何况,陆姑娘你如此好读此人之文,深谙兵法鬼谋深算,自当也是我陆翎的楷模!”

    “好吧,实话跟你说吧……”陆菁努力镇定一番,有些唯唯说道,“其实……我认识这本书的作者……”

    “认识?难道说……这个人还活着?”陆翎听了,吃惊问道,毕竟在他看来,撰写兵法的人,大多都是春秋战国等先古之辈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啊?”然而,陆菁下意识反驳一句,因为撰写这本书的人就是自己,陆翎这么说,自己当然不开心。

    “嗯?”陆翎却是有些疑惑,不知为何陆菁会这么激动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……”陆菁这才反应过来,似乎是不想太快让陆翎知道自己就是作者,即刻改口道,“我知道这个人,她肯定活在世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他是谁,竟有如此才华,写出别样风格的兵书?”陆翎不禁激动道。

    “你那么激动干嘛?就算你知道了,又能怎样……”陆菁倒是故意卖着关子,随口一句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陆姑娘你认识,又存于当世,我当然想见识高人一面——”陆翎继续道,“我从小敬重历史的兵法名家,这次居然还能得知一位活在世上……虽然这么说不太尊敬,但陆姑娘你如此好读此人兵书,想必深藏不露。如果有幸,我倒宁愿拜其门下,成其弟子,随师研习兵法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成为……‘她’——的弟子?”这一回,陆菁倒是有些吃惊过头了,本来只是想“戏耍”陆翎一番,没想到陆翎却是如此虔诚——她是看出来了,陆翎对兵法学问有着由衷的热爱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才说……不尊敬……但是如果有机会的话——”陆翎还是鼓起勇气道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突兀,但回过头来想了想,陆菁倒是涌现几分新鲜感……“好啊,让你成为她的徒弟,一点都不困难……”陆菁“坏坏”一笑,随即道,“这位‘大家’,还从未有过亲授弟子,你若是成了首席弟子之位,想必她一定很高兴……”一边说着,陆菁一边在身旁偷乐。

    陆翎依旧态度诚恳,完全看不出陆菁用意,还真兴奋起来道:“真的吗?真是太谢谢了,谢谢陆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——”然而,陆菁似乎并不像这么快就答应收这个“徒弟”,做出阻止的手势,似乎另有他意,“想成为她的弟子,也没那么简单……我和她熟,你想要她收你为徒,除非能让她看到你的表现,然后我来替她把关……”越说着,似乎越和自己起初的计谋相合,陆菁不禁兴奋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表现?”陆翎振作精神问道。

    “兵法之徒,自然是用兵喽……”陆菁笑了笑,遂拿出之前徐达派人寄给自己的军信,就事说事道,“诺,刚才徐达元帅传来军信,张兴祖将军率兵攻打陕州,却是久攻不下。元帅想要派兵增援,自己却是调度主力以备潼关战略,腾不开人手……这不,我军刚拿下洛阳,元帅传信给我们先锋军部,让我们想办法帮助张兴祖张将军夺取陕州……”

    “陕州……脱因帖木儿也在那儿是吗……”提到陕州,陆翎不禁想起自己的仇人脱因帖木儿,心中不禁怒火几分。

    陆菁走到案前,指着面前的地图说道:“看,这是张兴祖将军的驻扎位置,这是陕州边防的位置,徐达元帅让我军派兵增援……现在就给陆将军你一个机会,如果你有妙计,顺利帮助我军夺取陕州,我就答应那位‘大家’,收你这位首席徒弟……”陆菁最终,以战略之事开出了“收徒条件”。

    “让我出计帮你们讨伐是吗……”陆翎加问道。

    “反正你是陆家收养的义子,不负蒙元朝廷忠良,站在哪一边都不为过吧……”陆菁继续道,“如今张将军讨伐吃力,陕州看似兵少却是久攻不下……就当是给你的考验,你有什么办法,能在最快时间内,以最少代价拿下陕州……”

    陆翎简单看了看地图,对比了两军阵营的地势位置,随即笑了笑……

    “看陆将军的样子,似乎你已经想到了办法……”陆菁知道陆翎心中已有计策,不禁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,只要我帮你们攻下了陕州,那位高人就会收在下为弟子是吗……”陆翎加问一句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——”陆菁自然也是笑声一应。

    “行,你别后悔……”陆翎自信答道,遂起身望着营外,继而问道,“不过我是尔军帐下战俘,手无兵马,你叫我怎么帮助你们?”

    “这个简单……”陆菁微微一笑,指着门外说道,“你先去城楼之下等着,一会儿我替你草拟一份授军之令,你拿着它交给秦羽将军,他会给你调度适量兵马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——”陆翎只是简单答应道,遂自信满满走出了房间……

    而在同一时刻,唐战从外面走进了府中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样菁儿,陆翎今晚都跟你说了什么?”唐战看着陆翎刚刚一脸自信地走出大门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随便聊了聊,顺便给他安排了一个任务……”陆菁自信笑道。

    “任务?什么任务……”唐战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今天下午徐达元帅派人寄来的军信啊,让我们支援陕州一事……”陆菁应声答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,你是说这个重要任务……交给他?”唐战听了,大吃一惊道,“拜托,他可是降将啊……不对,他还没降呢!——菁儿你怎么这么冒险,把带兵出征的任务交给他?就算他真的神机妙算好了,可还不确定是不是真的归顺我们了呢……毕竟是陆国公的义子,万一他中途反水投敌,那徐达元帅那里,我们可是闯了大祸——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傻蛋,我心里有数,他一定会帮我们的……”陆菁笑了笑,继续道,“而且,我已经成功了,让他服服帖帖归顺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唐战听闻,又兴奋问道,“今晚菁儿你都跟他说了什么,他为什么这么快就同意了?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和我一样,都姓陆,我想这就是缘分吧……”陆菁两手托着下巴,意味深长道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