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六十八章 夜营之谈 上
    “天神……剑法?”听了苏佳的讲述,萧天惊神嘀咕道,“那是……什么剑法,为什么……从来都未听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,只是略有耳闻……”苏佳缓缓说道,“传说追风派的开山祖师上官仙剑前辈,创得‘追风九剑’后,由此武学延伸,研习而出的‘天神剑法’……虽然没有亲眼见过,但传说那是拥有毁灭威力的绝世武功,是超越‘神龙九变剑法’的,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剑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的剑法,武林之中……还没有人见过吗?”萧天不禁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因为能精通‘追风九剑’之人,古往今来屈指可数,由此而生的‘天神剑法’,那就更不用说……”苏佳回忆着往事,慢慢道来,“我在追风派的时候,听闻过有关‘天神剑法’的事情,当年传闻只有上官前辈自创习得,却也未能完全精通……曾经的长老王天道也有意图研习此功,却因走火入魔丢了性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种武功……走火入魔还会送命?——”萧天听了,不禁诧异道。

    “王天道长老的确是因练功走火入魔殒命,但是不是‘天神剑法’,就不得而知了……”苏佳摇了摇头,犹豫不定道,“毕竟只是传说,何况我也是听别人说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佳儿你说,担心陈世今……没把握打败他……”萧天继续问及话题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因为陈世今精通追风派‘九大剑法’,不排除有这个可能……”苏佳继而道,“能完全习得‘追风九剑’的人,追风派古往今来只有四人——开山祖师上官仙剑前辈,我师父陆清风陆前辈,当今追风派掌门人莫天行,然后就是背叛师门、投靠蒙元的陈世今……如果真有‘天神剑法’存今于世,能习得此剑法的,基本上只有这四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佳儿你害怕陈世今……就是因为这个……”萧天想了想,两眼凝神道。

    “我才没有害怕他——我……”苏佳提起这么多事,回到正题,却是被陈世今所困扰,心神不定,想要否决却又难以开口。

    知道再聊下去,苏佳心中一定甚加焦躁,萧天闭了闭眼,转头笑道:“不管有没有,事情还没发生,佳儿你别想太多了……好好准备接待你朋友的事吧,别太杞人忧天,毕竟佳儿你是我见过最厉害最坚强的女孩儿,无论遇到什么坎坷,都能有决心迈过每一步,不是吗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这句,萧天没有回头去望苏佳,语气却是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看着萧天顿默的背影,苏佳半天说不出话,心中也是莫名的难受,想起追风派数年以来的恩恩怨怨,亲报叛门之仇近在眼前,苏佳却是愈加焦躁不安起来,“陈世今,我一直想要杀了他……可为什么,我现在却十分害怕他……”

    夜晚时分,城楼之上……

    陆翎又无所事事在洛阳城中“转”了一天,除了照例回相府祭拜自己过世的义父,陆翎更多时候,独自漫步在城关军防校场等地。这一天,他见识了校场之上,秦羽和慕容樱二人振奋练兵的情形,也见识了唐战作为军中主将,分内操守大小事务,任劳任怨,心中不免感慨几分……

    虽然身为战俘,可“待遇”却很特殊,唐战陆菁有令在先,只要不违反军纪,军中将士不得对陆翎有任何阻挠与偏见。因此这一天陆翎穿梭于军府内外,自由出入并无阻拦。而今晚炊过后闲暇无事,陆翎又独自一人漫步城楼之上……

    陆翎也感到好奇,不知道唐战和陆菁在搞什么鬼——既然是千方百计想要招降自己,那按理来说,唐战陆菁应该百般向自己示好归顺条件才是;可这两日给自己自由也就算了,二人对自己也是不闻不问;就算偶遇相见,也绝不过问军政之事,最多聊聊家常,就好像不把自己当外人,而当成一个挚友……

    陆翎正感到疑惑,迎面却是再次见到了唐战——虽然没有军务在身,但洛阳刚刚安定不久,城中一切还需稳定恢复,唐战作为主将,无时无刻不亲督城中军防事务;即使没有战事,严于律己的军事素质,依然让唐战保持着作为一军之将的责任,这让陆翎不觉一丝敬佩……

    “哟,陆翎将军……”唐战这边督查无误,迎面而见陆翎走来,不禁客气道,“这么晚了,还在城楼之上散步,挺悠闲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难道……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……”对于唐战等人的亲和,陆翎很是不适应,尴尬问道,“我既然是战俘,你们想招降我,难道……一点相关方面的问题都不提?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提,但菁儿不让我提……”唐战这边,倒是充当着“老实人”说道,“何况,菁儿也说这事儿急不得,时间还长,她还是想让陆翎将军你多看看这里,然后让你自己做决定……至于陆翎将军你最后是否归顺我们,我们都尊重你的选择,绝不强求……”

    “陆姑娘她……为什么对我这么好……”陆翎听了,受宠若惊疑惑道,“以她的性格,能成为一军军师将领,而且战场算计如神,自当大小军务原则坚定……可打完了仗,我却觉得陆姑娘不像是个军人,倒有点像大大咧咧的邻家姑娘,做事说话都很随和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菁儿啊,她行为做事从来不死板……”唐战笑了笑,了解陆菁的方方面面,自己不禁道,“嗯,准确来说,也算是有两面性格吧——重要的时刻行为决策严谨认真,平常闲暇就回到原来在陆家当大小姐的性格……哎,也不知道背后这么说菁儿,被她知道后会不会又教训我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了解陆姑娘,唐将军你和她……是什么关系?”陆翎不经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怎么说呢……”唐战听到这句,脸稍稍一红,傻傻说道,“我和她……这么说吧,我和她已经好了两年多了,菁儿的父亲都答应我做陆家的夫婿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怪不得你们平时相处这么亲近,能讨好这种善变的姑娘,唐将军你也挺不容易……”陆翎也鲜有地玩笑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?这话怎么听得怪怪的……”唐战顿觉不对,暗暗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既然唐将军你这么了解陆姑娘,那你知道她现在这个时间,在军中一般做什么吗?”陆翎继续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间啊……”唐战也毫不避讳道,“看情况吧……如果是战事紧张的话,菁儿现在肯定会没完没了陪参谋老九在营中商议战事,有时候我也会在;但像今天这样闲来无事,应该是一个人看看书,然后早早休息了……当然了,有时候心情不高兴,她还会拉我睡前去给她揉肩捶背……”

    “将军府还亮着,陆姑娘应该在里面吧,不知道方不方便拜访……”陆翎提了一句,但随即又戛然而止道,“还是算了吧,毕竟一个女孩子,我这么晚莫名去打扰她,有点不太合适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啊,想去就去——”唐战倒是不以为然,即使作为“未来丈夫”,依旧大方道,“菁儿不是那种传统的女孩儿,你去拜访她,她不会有意见……相反,别看一个大男人深夜拜访‘女寝’不太合适,菁儿可不同,主动去找她——哼,除了我以外,其他男人还不一定敢去呢……想想上个月有一晚,萧兄弟就为了去菁儿营中拿双皮靴,结果被菁儿恶整在靴底里撒了羊毛,第二天行军赶路脚痒了一天,得知真相后萧兄弟就发誓晚上再也不去菁儿的营帐了……”说着,唐战不禁调侃起曾经的往事,笑言说道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阿嚏——”城楼另一角,众军将士正在巡逻,萧天却冷不丁打了一个喷嚏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一旁随从巡逻的胡夷狄见了,不禁寒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脚痒……”萧天眼神耷拉,随口说了一句,耸了耸鼻子,心中却在不停叨咕——哪个人又在背后故意说自己来着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那我真去拜访了,你这个‘未来夫婿’真的没有意见?”陆翎想要拜访陆菁,继续冲唐战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去吧去吧,说不定菁儿见到你,又会有新的想法……”唐战摆了摆手,似乎一点都不“担心”。

    唐战都这么说,陆翎便不再犹豫,毕竟自己确实想要拜访陆菁,而且还是这种单独的机会……

    悄悄走近了将军府,缓缓推开房门……

    “哎,烦死了烦死了,拿下洛阳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一阵,徐达元帅又寄来这样的军信……”房门阵中,烛光正燃,陆菁似乎是收到了什么不太开心的消息,案前看书看到一半,就在一旁独自“牢骚”。

    陆翎看在眼里,陆菁的性格毫不拘束,果真如唐战所说,并不是想象中那种传统的女孩儿……

    “又是哪个不怕死的家伙在门外偷窥,不怕我整死你……”陆菁感到门外有人,不禁大声提道。

    既然是要进门,没必要遮遮掩掩,被发现的陆翎索性走进府中,连招呼都没打,就这样出现在陆菁面前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陆菁倒也并没有反对,看着陆翎夜中莫名拜访,陆菁反倒是兴奋了几分——眼珠子一转,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点子,情绪浑然一变……

    “我这么晚前来拜访,是不是……不太方便?”毕竟是官家出来的,陆翎自觉有些冒失,还是有礼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不会,我是那么偏见的人吗?”陆菁将徐达派人寄来的信件藏在案下,自己则是大大咧咧道,“陆翎将军深夜拜访,我高兴还来不及呢?”

    “呵,陆姑娘果然非同一般,生性有随和豪放的一面……”陆翎见着陆菁的笑脸,微微喜感道。

    陆菁坐直身子,将之前看的书摆在桌前,热情笑问道:“还真是多谢陆将军夸奖了……不知陆将军这么晚前来拜访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陆菁都快忘了陆翎还是战俘的身份,谈话聊天一点都不拘谨,就像亲朋好友一般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好奇这么晚,用兵如神的陆军师陆姑娘在军中会做些什么……”陆翎继续“夸”道。

    “瞧陆将军你夸奖的,我都不好意思了……”陆菁两手托着脸颊,似乎是在陆翎面前故意做出“痴傻”的样子,陪笑应和道,“也没做什么啊,没有军事的时候,喜欢一个人看看书什么的……心情不好的话,找傻蛋过来帮我捶捶腿、揉揉肩也是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,果然和唐将军说的一样,陆姑娘你的性格……”想起刚才唐战的话,陆翎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傻蛋说我什么?”谁知,听到这句,陆菁似乎是很在意唐战在外人面前对自己的评价,突然一脸“阴沉”问道。

    陆翎这才反应过来,心觉这么快把善待自己的唐战“出卖”不好,于是急中生智解释道:“没有啊……他说你很温柔,很善解人意,很……很……很有脑子嘛,这么晚还不休息……在这儿看书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越往下说,陆翎越觉得尴尬,在一旁陪衬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你这夸人怎么听起来怪怪的……”陆菁不禁“冷嘲热讽”道。

    为摆脱尴尬,陆翎上前几步,看着陆菁案前的书籍,不禁问道:“不知道陆姑娘这是读的什么书,看起来陆姑娘你挺喜欢的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眼珠子又悄然一转,似乎正逢用计之点……“我身为一军之将,当然是在看兵书啊……”陆菁笑了笑,两手扶着书页道,“这本兵书我挺喜欢,所以经常晚上拿来读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兵书,竟然也能让陆姑娘爱不释手?”陆翎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谁知,陆菁却作了一个俏皮表情,“拒绝”道:“你管我?我身为一军之主,爱读什么书是我的自由,你一个战俘有必要知道吗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自己“战俘”的身份,陆翎这才回神冷静下来,在一旁寡言几分。

    陆菁瞥眼瞧了瞧,继续试探性问道:“不过陆将军你这么问,难道说你也对兵书有兴趣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!”陆菁这么问,陆翎即刻重新“振作”,应声答道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