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六十七章 追风另事
    ♂

    先锋军营,得到追风派方面的消息,苏佳揣着信件眼神惊异,似乎还未从突中清醒过来……

    “这两封信,一封是莫天行寄给朱元璋的原信,一封是朱元璋诏令给佳儿你的……”萧天左右看了看信件的署名,缓缓说道,“追风派弟子协助我军讨伐陈世今,这应该是很早之前就有的计划;原来朱元璋讨伐张士诚的时候,我们萧家山庄也协助过,所以就事情来说,朱元璋欲借助武林势力,讨伐蒙元,这是很正常的事……我知道佳儿你心里纠结,不过莫天行此举,未必是针对佳儿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他为什么会向朱元璋提及我的情况……”提到莫天行,苏佳心中不由一股隐隐的怒火,左手攒拳紧握道,“他知道我在军队,还知道我担任的‘御使’职务,这已经说明莫天行是特别冲我来的……他特意向朱元璋强调我曾是追风派弟子之事,显然是有意而为之,朱元璋命我接待追风派的弟子,他就可以趁机对我下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佳儿……”看着苏佳低头愤怨的神情,萧天心中隐隐不安,努力安慰道,“或许是佳儿你想太多了……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,或许莫天行……早就已经不在乎……佳儿你的……”越往下说,萧天越觉得言语不妥,内心有些不寒而栗,看着苏佳的眼神也是不时抖。

    “不在乎?哼……”果然,苏佳像是听到了敏感的事情,冷笑中刻薄道,“他杀了我父亲,伤害了我母亲,把我的身世骗了十六年,就为了让我淡忘对他的仇恨……他这么在乎我,无时无刻不想到我,每每派刺客追杀我,就连在朱元璋面前,也不忘提及我的事情……你说他不在乎?他所做的一切哪一点和我无关,十八年前的血仇他比我更牢记在心,他又怎么可能忘记我和他之间的两代恩怨?!!——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,苏佳抬头冲萧天厉声喝道,显然自己有些情绪失控了。

    看着苏佳愤怒的神情,萧天也是吓了一跳,在一旁惊愣半天说不出话——他已经很久没见到苏佳如此凶杀的眼神。

    苏佳也是注意到了,随即收回怒气半分,努力收敛情绪道:“对不起,阿天……”但是,不匀称的呼吸之中,显然自己还没有完全平静。

    萧天知道苏佳心中的苦痛,没有经历过十几年来的仇恨与欺骗,他没办法完全理解苏佳。但是萧天心中也下定过决心,无论将来面对多少苦难与痛楚,自己都愿与苏佳去共同面对,并由内心地包容她,安慰她——自己能做的,也只有如此……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二人彼此沉默了少许,萧天想要努力安慰苏佳,思索片刻后缓缓低声道,“神峰崖上我和佳儿你‘生死诀别’后,到后来古墓重逢,因为你的‘死讯’和易容术的关系,莫天行不是再也没有派刺客追杀过佳儿你了吗?那莫天行……是怎么知道……你在世的消息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哦……”萧天这么一提,苏佳这才冷静回神道,“莫天行……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,这一路军旅下来,我一直都是很低调的……何况暂且不说这个,如果两年前神峰崖上的一幕,追风派的眼线看见我跳下悬崖,莫天行应该还不知道我活在世上才对……难道是之前陪我们一起的峨眉派的人泄露了消息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可能吧……”萧天摇了摇头,否定道,“我们离开汴梁才没多久,峨眉派的弟子刚走,就算真的把有关佳儿你的事情传出去,这时间也太快了……追风派弟子协助我军讨伐陈世今,这应该是莫天行和朱元璋计划已久的事,也就是说,在这之前,莫天行就已经知道有关佳儿你活在世上,甚至是在军中职务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他是怎么……难道说?——”苏佳像是想到了什么,脑海中回忆起曾经的画面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“我自己隐瞒了太多,所以才会忧伤于心是吗……阿天和黄纪兄弟曾经也告诉过我,只把痛苦藏在自己一个人心里,并不能换回什么;只有真正看淡这一切,敞开心扉于世,我才能更进一步得到我想要的,消除掉曾经的阴霾……”苏佳心中默念着,嘴角忽而扬起一丝众人不易察觉的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随即,苏佳走至了台阶的正中央,望着台下的众武林名士微微一笑,似乎是要宣布什么。

    萧齐有点傻傻摸不着头脑,望着台上中央的苏佳,他不知道苏佳究竟想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苏佳笑了笑,随即大声对台下众人说道:“我想通了,晚辈从一开始就不应该隐瞒自己的身世。就像阿天还有黄纪兄弟一样,无需隐藏一切,只有真正说出来,这一道劫才能过去……重新出世的苍龙大侠的确就是郜英前辈的传人萧天没错,而我,苏佳,除了是6清风6前辈的弟子,我还是——苏仁和林雨霏的女儿!”

    终于,这么多年过去了,苏佳终于肯在天下之人面前亮名自己的身份;就像萧天和黄纪一样,渡过了自己心中的那道坎,把自己的身世告诉天下之人。

    果然,此话一出,在场的众人全部闹腾起来。苏佳是苏仁和林雨霏的女儿,这个埋藏了近二十年的秘密,现在终于公之于众……之前因为种种原因,莫天行、小红等人隐瞒了苏佳的身世;但是现在,经历了这么多的磨难,苏佳算是看清了这一切,能够放下自己的恩怨归宿,索性自己跨过人生的这道坎,自己公布自己的身世——从今天开始,苏佳是苏仁和林雨霏的女儿这件事情,天下皆知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应该就是那次……”苏佳托着下巴,眼神坚定道,“中原剑会上,我向天下之人公布了我的身世……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那一次中原剑会,追风派的人应该也有到场;看见我高调出现台前,他们应该也清楚我还活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应该就是那次不会错的——”提及起“中原剑会”那次,萧天也肯定应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就更奇怪了……”苏佳似乎又才想到什么,内心继续不安道,“如果莫天行知道我还活着,按理来说,应该会继续派杀手跟踪我的才是……可是事情都快过去一年了,我在部队这么长时间,甚至还在峨眉、崆峒等武林弟子面前露过面,为什么莫天行一点行动都没有?”

    “这就说明莫天行此行的目的根本就不在你,是你想多了,佳儿……”萧天听完苏佳的分析,松了一口气,借此“理由”顺口说道,“此番寄信前来,完全是为了追风弟子协助我军讨伐陈世今一事,和佳儿你没多大关系……毕竟佳儿你虽然恨莫天行入骨,可据我所知,莫天行他并不恨你。只是借着这次机会,知道佳儿你在军营,所以特向朱元璋建议,让你去接待追风派的弟子,也就是你原来的师兄弟妹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我想多了吗?不止吧……”苏佳冷静想了想,又拾起手中的信件,仔细读了读,严肃说道,“让我接待,恐怕是因为这个原因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原因?”萧天见苏佳像是现了其他“疑点”,遂凑到苏佳身旁,端详信件内容看来。

    “这上面的名字……”苏佳指着说道,“小双、吴贤、淘淘……因为莫天行派来的弟子,全是和我关系最好的,他们又不是门派里特别厉害的弟子,却只派他们几个来行这么重要和危险的任务。我和他们熟,所以让我来接待……果然,莫天行的目的还是在我,不然不会派小双他们前来——”苏佳突然“变脸”道。

    “不至于吧……”看着苏佳像是又激动起来,萧天灵光一闪,连忙“制止”道,“之所以派他们,不仅仅是和佳儿你关系好,更关键的,是和陈世今关系好——此次追风派派弟子随军,既然是讨伐陈世今这个曾经追风派最厉害的弟子,就必须要对其底细知根知底,所以才派熟悉的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故意而为之——莫天行是想趁此机会,针对我才会……”苏佳此时脑中一片混乱,同门弟子到来的消息突如其来,苏佳心中所想,皆是自己的恩怨往事,一时无法冷静。何况,冲击苏佳心灵的,不仅仅是来自莫天行与陈世今的仇恨,再次见到了徐双、吴贤、鲁涛——这些曾经在追风派的挚友,一股亲切怀念的淡淡悲伤,愈渐愈浓涌上心底……

    萧天看出了苏佳的眼神,知道她现在心里必定五味杂陈,痛苦中带着思念……“嗯?”然而,信件内容的又一个疑点,引起了萧天的注意,“这个人是谁?”萧天又指着信上的一个名字问道。

    苏佳这才反应过来,冲着萧天指着的方向望去——只见紧跟在鲁涛名字之后,写着一个“郑羽化”的陌生名字。

    “郑羽化……”苏佳暂时没有开口,萧天继续疑问道,“这是谁啊,也是追风派的弟子?怎么之前没听佳儿你提过……佳儿你认识他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在追风派的时候,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字,更没见过这个人……”苏佳淡淡摇了摇头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派来熟悉的人我能理解,为了对付陈世今……”萧天挠了挠头,不解疑道,“可派个陌生的人是什么意思,连佳儿你都不认识,难道是门派的新人?”

    苏佳没有回应,虽然没见过这个名字,可不知为何,看着这个陌生名字,自己心中有种隐隐不安……

    “噢,对了……”萧天像是想到了什么,继续道,“陈世今是个棘手的家伙,之前佳儿你都不是他的对手,所以莫天行除了派出对陈世今知根知底的熟悉弟子,还得派身手了得的弟子护从才行……这么说来,这个叫‘郑羽化’的家伙,应该是个挺厉害的人……可如果是新人,连佳儿你都没见过,他又能有多厉害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挺厉害的……是吗……”苏佳听了萧天的分析,心中默默道,“我不认识他,难道说……这个郑羽化……是莫天行派来,专程监视跟踪我的杀手……”一想到这儿,苏佳心中更是疑云重重。

    萧天知道,今日的消息太过突然,苏佳一时难以冷静,内心自然无法平定。但恩怨既是相遇,命运自当天数,该面对的东西,永远也逃不掉……萧天收回坦然,神情渐渐严肃,望着苏佳不定的双眸,冷冷试问道:“佳儿,我问你……如果以你现在的实力,你有把握能杀了陈世今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……”这个问题如同看不见锋头的芒刺,不知前端是锐利还是圆钝,令人心中决绝不定,矛盾十分中又让人不安,苏佳疑声一句,踌躇不定道,“我不知道……三年前我和陈世今交手,那时还不会‘断魂刀法’,我败在他手下很正常……如今的我,虽然精通6师父的绝世刀法,可陈世今毕竟是习得追风派‘九大剑法’的天才弟子,就算是我,也未必能有十足把握……不对,应该说是不知有无把握从他手中生还……”冥冥间,认真端量起来,苏佳心中油然而生一道隐隐的畏惧。

    见苏佳说得如此危言耸听,萧天瞪大双眼不禁问道:“有……那么可怕吗?佳儿你毕竟是武林四圣之一6清风6前辈的弟子,身怀绝世刀法……陈世今精通‘追风九剑’,到底……到底能有多厉害,连佳儿你都……”

    “追风派‘九大剑法’,源于武林三老前辈之一,上官仙剑前辈的开创武功,其武学精妙鲜有人参透……”苏佳凝神说道,“能精通‘九大剑法’的人屈指可数,就连我,也只能精通其三罢了……陈世今年纪轻轻,却能比肩上官仙剑、6清风等前辈,贯通‘追风九剑’,其武功不可小觑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就连佳儿你,也没把握能一定打败陈世今是吗……”本来是想安慰苏佳的,可被苏佳这么一说,萧天这会儿自己反倒是有些心生畏惧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止如此……”苏佳像是又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,继而冷冷道,“我曾听过传闻,由追风派‘九大剑法’衍生而出的绝世剑法,世间无敌,虽由上官仙剑前辈所创,却连上官仙剑前辈自己也未能完全参透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剑法?”萧天听了,瞪大双眼惊异道。

    “传说凌驾于武林绝冠的剑法——天神剑法!”苏佳凝神只语道。

    萧天听完,神情一怔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