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六十六章 惊密信函
    在篝火旁闹腾了一段,萧天和陆菁都跑累了,这才歇气了下来……

    “可恶的臭丫头,把我的晚餐弄成这样……”萧天捞起掉在火坑下的烤鸡,擦了擦上面的烟灰,却也焦得不成模样,萧天不禁牙痒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算是学到了,对付阿天你这种粗大条,该用什么办法让你求生不得、求死不能……”苏佳想起刚刚的一幕,不禁偷乐道,“让你的晚饭泡汤……哈哈哈哈,这方法不错,以后阿天你敢不听话,我就这么对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在这儿耍嘴贫子了,要不是佳儿你说漏了嘴,至于闹成现在这样吗……”萧天一边继续烧烤,一边轻声抱怨道。

    “噢,还怪我喽?明明是你和唐战大哥两个人骗樱妹上赌桌的好不好,活该两个人自作自受……”苏佳说着,还瞟了一眼在一旁被“揍”得不省人事的唐战,偷偷笑道,“哼,唐战大哥更可怜,骗樱妹坐庄,结果就是这个下场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好意思说,你自己不也赌了吗?”萧天继续教唆道。

    “额,那是因为……”苏佳说到一半,略显忸怩道,“好久没玩儿了,趁着机会,当然想上桌赌一把。而且我眼睛快,猜单双是我的强项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结果樱妹不会玩儿,猜之前把单双都给我们看了,眼睛快不快都一样……”萧天继续说道,并嚼了一口烧焦的烤鸡。

    “这还能吃吗……”苏佳看着萧天的“可怜”表情,以及手中的烧焦野味儿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,饿肚子啊……”萧天泄愤一句,说完又狠狠咬了一口……

    “傻蛋,以后你再敢骗我,我还会十倍百倍地折磨你……”闹腾完的陆菁,重新坐会唐战身边,提起刚才的事情,仍旧喋喋不休。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办法,两年前在汴梁,是子川兄弟带我去赌坊的,我那时人生地不熟,又不知道是什么地方……”唐战只是拱了拱鼻子,并没有怪陆菁什么。

    然而,提及死去的赵子川,唐战陆菁二人不禁勾起了伤心的回忆——赵子川战死沙场,原来快乐不快乐的回忆,都已成为烟消云散的泡影,再想起来,心中不禁凭添一股哀伤……

    “菁儿……”唐战看出陆菁忽然落寞的眼神,知道她的心里所想,不禁安慰道。

    陆菁偷偷拭去眼角的泪水,强颜一笑道:“好了,今天晚上开心,不提那些伤心的事……傻蛋,刚才打你是我不对,我给你烤只鸡腿补偿补偿——”

    唐战这才想起来,今晚陆菁是所有人中玩得最开心的——好不容易从汴梁一战的阴霾中走出,能重新振作笑对一切,即使军旅在外也能苦中行乐,只要陆菁能够振作起来,回到从前的样子,这比什么都放心……

    “诶,你怎么来了?”正说着,秦羽侧头冲着莫名一人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回头一看,来者竟是陆翎——今日在洛阳城走了一天,最终还是回到了这里……

    “你不是回相府祭拜了吗?怎么,事情都弄完了……”萧天跟上一句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陆翎微微点了点头,似乎自己和主动“关心”自己的众人有些陌生与距离。

    陆菁见了,还是保持今晚的情绪,笑着招手道:“这样的话,你也来坐嘛——我们今晚烧烤聚会,你也来参加啊!”

    “我?”陆翎有些受宠若惊,指着自己呆呆问道。

    陆菁看着陆翎呆若木鸡的样子,像是一天没吃饭了,遂站起身,拿着一只鸡腿,伸向陆翎的嘴边道:“还没吃饭吧……这是今天我们在山里打的野味,烤得还不错,你尝尝?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……”面对陆菁等人的热情,陆翎似乎还有些不适应,毕竟自己的身份是战俘,陆菁等人身为将军,却对自己百般热忱。

    “哎呀,吃嘛……”陆菁不管这么多,一手将鸡腿放进陆翎嘴中,然后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“嘶,烫烫……”陆翎急忙接住,不好意思拒绝,索性还是尝了几口,遂笑着说道,“嗯,味道确实不错,比家养的鸡要香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也会笑嘛,我还以为,你是个只会带兵打仗的木头人呢……”秦羽看见陆翎的笑脸,不禁调侃一句道。

    可能是饿了一天了,陆翎没什么力气,表情也略显呆滞,看着众人和睦坐在火堆旁,陆翎不禁问道:“你们……平时都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今天偶尔偶尔……”陆菁明白陆翎的意思,摆手笑了笑说道,“我们虽然都是将职,但大多出自江湖草野,不懂那么多的官场规矩……昨日打了胜仗,上司放宽军令,索性今晚庆祝庆祝,在这儿城楼之上篝火烧烤……”

    陆翎感到甚是惊奇,因为在场的众将,完全没有了平时的威严,就像朋友一般亲切和睦,谈笑风生,诙谐融洽地坐在一起,像一家人一样——这在自己印象中的军旅生活,完全就是不敢想象的,更别说以朋友之道对待自己这么一个战俘……

    “别光站着,过来一起坐啊——”陆菁继续热情道,“我们都是江湖中的朋友,不像当官的那些人一样死板,在我们这里没有规矩,想说什么就说什么……你要是饿了,自己吃东西,要是有趣事儿,大家一块儿边吃边聊,此乃人生之乐事矣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可我从小就没有朋友……”陆翎突然说了这么一句,声音十分低沉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场面暂时静默一阵,众人纷纷看着陆翎,想起他的身世,内心皆有几分感触……

    关键时刻,还是陆菁最先打破尴尬,继续笑道:“从小没有朋友,那从今天开始,我们就是你的朋友,你的兄弟姐妹!”

    “这就算朋友了……这样……也可以吗……”陆翎依旧受宠若惊道,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心中那份渴望的企盼,越来越强烈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以?”陆菁继续指着秦羽说道,“看见秦兄弟没有,他归顺我们之前,不也没有朋友吗?瞧瞧他,和我们在一起,不但有了朋友,连老婆都有了,这世上还有什么不可能的?”

    听起来像是故意嘲讽,慕容樱在一旁偷偷一笑。秦羽不好气地瞪了一眼,冲陆菁驳道:“喂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陆翎听完陆菁的话,意识中朦朦胧胧有一丝妥协……然而,依旧残存的一点理智,令陆翎又即刻清醒过来。陆翎努力摇了摇头,冷声问道:“你是想套近乎,让我……归顺你们是吗……”

    谁知,陆菁却是不以为然,依旧不改笑脸道:“是又怎样,不是又怎样?我今天不是说过了吗,我不会这么急着让你归顺我们……时间还长,我会给你几天时间,让你好好思考思考,最后决定如何全都看你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陆翎没再说什么,心中的矛盾也是久久未有平息。但不知为何,每每看见陆菁,听着她说的每一句话,陆翎如同感受到亲人般的温暖——同样都姓陆,虽然血缘不同,出身不同,可却真如亲人一般,让陆翎感觉到欣慰与放心。

    望着篝火跳动不断的火焰,陆翎坐在一旁,静静思考了一夜……

    翌日,城中校场……

    新的一天,全军部队整装待命,虽然受令在洛阳休养数日,但先锋军上下一刻也不敢松懈,依旧保持着勤劳的训练状态,以备战时之需。

    训练分工依旧往常,秦羽慕容樱负责骑兵,萧天苏佳负责步兵,胡夷狄负责后营,唐战陆菁则是帷幄战事布局,一切井井有条……

    “喂,你说陆翎真的会归顺我们吗?”校场空地还算空闲,萧天和苏佳闲来谈上几句,提及昨晚陆翎的是,萧天不禁悄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……”苏佳也不敢保证,只是淡淡回应道,“陆翎将军的心思,我们也摸不清,否则之前不会接二连三中了他的算计……不过有一点我清楚,那就是这件事情,菁妹心中一定有数——否则他不会这么放心给陆翎自由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但愿菁妹能把这一切能办妥,陆翎将军能真的归顺我们……”萧天点头道,“我得承认,陆翎将军绝对是将才之人——以两千残兵周旋我军两万,还差点奇袭获胜,此等文武良将,世间鲜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然而这时,二人身旁忽有一名信差经过,似有要事相告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萧天转身问道。

    信差举信说道:“这是皇上命属下传来的密信,说是要交予苏御使——”

    “交给我?”苏佳听了,不觉吃惊,毕竟自己跟朱元璋又没有太多交情;可皇上亲令传信,内容必定机密重要,苏佳顿觉事情蹊跷。

    “是的,皇上指明让属下交给苏御使——”信差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皇上有说只能让我一个人看吗?”苏佳继续试探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皇上并没有交代——”信差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先下去吧……”苏佳想了想,遂摆手请开了信差。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信差得令后,匆匆离开了军营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信,皇上居然会亲笔传给佳儿你?”萧天也有些好奇,望着苏佳手中的信件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,先看看再说……”苏佳果断拆开了信件,将心中内容一一读来……

    然而,看见书信上的文字,苏佳顿时瞪大了双眼,神情极为惊异甚至惊恐……不自觉间,苏佳眼神发愣,两手一颤,信件缓缓飘落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佳儿,信上写了什么?”从来没见过苏佳如此惊恐的表情,萧天顿感事情不对,一面不停追问,一面接住了信件,自己读取看来……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……”萧天看完信后,也吃惊不已道,“这是……莫天行寄给朱元璋的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,看见了署名“莫天行”的名字,苏佳才会有如此惊异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朱元璋打探了底细……知道驻守潼关的主将是陈世今……”苏佳眼神惊异,惶惶不安道,“所以他很早便以明教弟子身份,联系莫天行,欲以追风派之关系,对付陈世今……莫天行信上所说,我也在军中帐下……所以朱元璋知道我是追风派的弟子,给我寄来密信,让我接待追风派的弟子使者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听完苏佳的讲述,自己也在一旁惊愣不已。没想到两三年前的恩怨机缘,竟会是在这里相见——这对苏佳来说,绝对是命运的捉弄……

    明军主营,朱元璋营帐……

    “皇上,刚才追风派掌门人莫天行前来,是来商议讨伐潼关的战事是吗?”常遇春在一旁问道,刚才莫天行与朱元璋在营帐议事,常遇春也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“因为追风弟子陈世今在潼关,此人十分棘手对付,所以朕便联系了追风派,让其派弟子前来协助讨伐,这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……”朱元璋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刚才皇上您派人传出的信件……”常遇春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朕派人给洛阳方面先锋军苏御使的……”朱元璋继续道,“刚才莫掌门说,苏佳苏御使原来是追风派的弟子,所以朕便命人传信给洛阳,让其接待追风弟子的任务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苏御使是……追风派的弟子?”常遇春听了,不禁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三年前在追风派,朕派常将军你去行事,你难道没有打听过吗?”朱元璋想起三年前的莫名往事,不禁冲常遇春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——末将三年前以布衣行装,前往追风派一行,只听闻陈世今、李忆瑶等新星之辈,却从未听闻过‘苏佳’这个名字……”常遇春努力回忆着,随即又道,“而且三年前追风派的那个秘密,除了当事人,皇上您不是说,只有皇上您和末将才知道吗……”

    三年前的莫名往事,像是提起了朱元璋的几番谨慎。

    “对哦,朕是有说过……”朱元璋凝思托着下巴,心有不安道,“可朕今天才知道,原来苏佳苏御使曾经也是追风派的弟子……如果三年前她也在追风派,那那件事情,她会不会也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似乎,三年前的追风派,藏着一个惊世秘密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