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六十四章 陆子之心 中
    陆翎眼神中,抹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感动,冲陆菁鞠躬道谢后,陆翎转身离开了府门。

    而陆菁也真的没有阻拦,就放陆翎这么走了……

    陆翎走后,陆菁稍稍松一口气,重新坐会位子上,拿着手上的书本,若无其事翻阅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……放他走了?”结果很突然,秦羽不禁指着门口反问道。

    不只是秦羽,在场众将都觉得有些诧异——所有人都清楚,之前一提到陆翎,情绪最不稳定的就是陆菁,开战之前,陆菁甚至扬言要扒了陆翎的皮;可如今将其擒拿,陆菁不但不趁此机会快意报仇,还对陆翎客客气气,就像亲人一般,众人很是有点不适……

    “喂,菁妹,问你话呢?”见陆菁不但不回应,还心情大好地哼着小曲儿,秦羽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有问题?”陆菁没有正眼望秦羽,只是静静翻书回应笑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问题——”秦羽有些不情愿道,“陆翎是战俘,按规定应该关押在军牢,怎么可以任由其行动?而且陆翎那个家伙那么危险,稍稍不注意便会动施险招,把我们逼入绝境,万一趁着战事刚过,他有什么不轨之举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自己当然心里有数,但听着秦羽“唠唠叨叨”没完没了,陆菁无奈抬起头,冲其身旁的慕容樱做出手势道:“樱妹,把他嘴堵上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樱点头偷偷一笑,遂两手一伸,将秦羽的嘴正中一捂。

    “嗯嗯……”秦羽没有注意,被妻子蒙了一手,吭声略显滑稽尴尬。

    “这个事呢,就到此为止,反正战事结束,陆翎已成为我军阶囚,不会对我们再有威胁……”陆菁起身拍了拍桌子,伸了伸拦腰,一脸冲喜道,“刚才常将军那里传来消息,恭贺我们拿下洛阳,常将军让我们这几日安生养息,以作后日战事之备……既然如此,为表庆贺,今晚大家改善伙食——我命人在山林里打了点野鸡野兔,今晚咱们几个好好聚聚,篝火烧烤!”

    一听有烧烤,萧天不禁一乐道:“真的吗,这么好?”

    “当然——”陆菁俏皮笑道。

    “啊?这是城楼,又不是在军营里,你要在……城楼上烧烤?”苏佳听了,两眼一耷道,“不怕别人说你有病?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?开心嘛——”陆菁倒是两眼眯成一条缝,毫不在意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唔唔……”秦羽似乎想说什么,却被慕容樱死死捂住嘴巴开不了口。

    萧天这边也“搭一把手”,帮忙慕容樱捂住秦羽的嘴巴,点头道:“好好,就这么说定了,今晚篝火烧烤,就在城楼上,所有人一起来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好久都没聚在一起放松放松,今晚一定开心!”慕容樱怕是秦羽多话,也跟着萧天呼应道。

    苏佳看着这些个“捣鬼”不断闹腾,无话可说,只是在一旁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于是,决定了今晚的“聚会”,一场本来很严肃的会议,就这么轻松愉悦地结束了……

    “菁儿,那个陆翎……”将军府只留下唐战和陆菁二人,想起刚才陆翎的事,唐战还是不放心问道,“你真的……放心给他自由,不派人监视他?”

    陆菁合上书,自信满满道:“傻蛋你不用担心,我心中有数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个陆翎……他真的愿意归顺我们吗?”唐战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管结果如何,反正一切交给我就好……”陆菁继续道,“因为我姓陆,所以只有我可以说服他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别有意味,陆菁冲唐战投去一个神秘的目光。唐战没能明白意思,但与陆菁心有灵犀的他,似乎能理解其中的含义一二。低头看着陆菁手上的书,正是她亲手杜撰的《陆氏兵法》。

    “菁儿……”唐战灵光一闪,心中暗暗道……

    汴梁相府,被陆菁“释放”后,陆翎第一时间回到了这里……

    离开不过一天,却感觉像是离开了一年。自己为义父置办的丧礼,殡仪还没有撤去,看着门庭院落的翻飞白布,空旷凄婉、感慨神伤,陆翎心中不禁抹过一阵寒凉。

    走进院落长廊,直通陆国公的寝室,义父的灵位依旧摆在案前。陆翎看在眼里,神情没落,慢慢走向房门的方向。

    灵位,门框,长廊,三体连成一线,映入陆翎的眼帘。很短的几步路,陆翎却是走了很长很长,似乎像一条无尽的大道,明知道终点,看得见光影,却是如斑驳泯灭般的碎影,触手不及……陆翎一步,两步,慢慢向前走去,每往前走,自己心力便仿佛憔悴一段,走完这一段路,自己感觉十分的痛苦……

    终于,带着内心的空白,拖着疲惫的步伐,陆翎总算走到了“家门”……

    “公子,你……回来了?”管家看到陆翎带兵在外却是莫名归来,不禁惊问道,“听说你……被唐战将军他们俘虏,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唐将军他们果然来过这里是吗?看来陆姑娘说的没错……”陆翎面无表情,冷冷回应道,“是的,我现在的身份是战俘,只是……没被关押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公子你……不要紧吧?”看着陆翎一脸憔悴的样子,管家继续担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他们没对我怎么样,相反还给了我自由……”陆翎慢慢走到义父的灵位前,跪下身来道,“他们让我回来看一眼义父,我也想在义父的灵位前祭拜祭拜——昨日战事临走的急,倒是没怎么祭奠,实在是不孝……”

    简单说了几句,陆翎跪在地上,抬头看着陆国公的灵位,心中感慨万千。想起陆国公生前对自己的遗愿,陆翎不觉矛盾重重,内心犹豫不定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“放心吧,义父,有孩儿在,这帮家伙不敢对义父您乱来——”陆翎倒是毫不畏惧道,“这帮家伙不过朝廷中混吃的走狗,欺善怕恶,我们没必要向他们低头!”

    “可是,朝廷中的政治斗争,翎儿你并不懂……”陆国公像是心有感慨一般,缓缓说道,“翎儿,咳咳……为父有个请求,你能答应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请求,义父请讲——”陆翎百般孝心问道。

    陆国公面对陆翎,满含不舍的眼光,深情道:“翎儿,你是为父当年战乱中收养的流浪孤儿,从小无依无靠……为父一手将你栽培,把你当做亲生儿子,只希望……咳咳……你能平安长大……只可惜,咳咳……碰上这乱世……如今为父疾病渐深,命不久矣,只希望翎儿你……咳咳……不受战火荼毒,远离残酷的争斗……”

    陆翎知道,义父是在关心自己的安危,但身为养子,陆翎立誓一辈子敬忠于陆家人,心中早已作出决定……陆翎安抚了陆国公一阵,关慰说道:“义父,孩儿知道您担心我的安危……可眼下战事将近,朝廷却置您于不顾,病重之际却是命守城池——义父体病不能,守兵迎战之事,交给孩儿就好!”陆翎说得义无反顾,对守军御敌一事不但坚定,而且自信。

    “不,翎儿,你不可以……咳咳……”陆国公一边咳嗽,一边竭力说道,“守城御敌,乃是为父……报效朝廷、忠勤王事之举……翎儿你是为父一手养大,父母之死皆因战乱,无需背负起效忠朝廷的……责任……咳咳……要是因为战事,翎儿你……生死殒命,那岂不是……咳咳咳咳……”陆国公说得十分卖力,心中害怕纠结义子陆翎的安危。

    “不,义父,既然是您将孩儿一手养大,孩儿须得知恩图报——”陆翎坚定不移道,“义父说得对,孩儿无需背负效忠朝廷的责任……孩儿所做一切,全是为了报答义父的养育之恩——您从小教我习武、教我兵法、教我统兵,而今身怀将才,是到了该报答的时候!孩儿姓名既由义父所赐,孩儿发誓,今生今世只为陆氏一族忠心不变;义父既然有难,身为义子,又怎能知难而退、避而趋之?”

    “孩子,你怎么这么傻,哎……”陆国公躺在床上,眼见陆翎对自己誓死“愚忠”,心中感动之余,却是带着遗憾和悲悯,“只可惜啊,为何是在乱世相遇……翎儿你意气风发,却是进了我陆家,如果当初收养你的不是官职在身的为父,而是别人,说不定……咳咳……你的日子,要比现在幸福太多太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孩儿说过,命运即此,孩儿一生效忠陆家,无论世道如何,绝不改变!”陆翎站起身,义正言辞道,“义父,您好好歇息吧,剩下的一切事务,交给孩儿就好……”说完,陆翎转身,缓缓不失坚定,离开了寝室。

    陆国公没再说什么,只是看着义子离去的背影,心中感慨万千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我……无需背负效忠朝廷的责任……”陆翎口中默默道,“我曾发誓,今生今世只为效忠陆家之人,而不为朝廷权势所低头……可如今义父走了,我又效忠于何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的身世,你是战乱废墟的孤儿,由陆国公生前所收养子,一辈子效忠陆家人,从未和蒙元朝廷有过牵连,所以你没必要恪守尽忠,为蒙元朝廷卖命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觉间,陆翎又想起刚才陆菁对自己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“陆姑娘也说,我只不过是战乱孤儿,生不逢时,死不负命,无需为蒙元朝廷恪守尽忠……”陆翎眼神迷茫道,“那我现在……到底应该……”

    抱着无数内心的迷茫,陆翎缓缓站起身,祭奠完了义父的灵位,又一次朝门外走去……

    这一次,陆翎走出了相府,走向城中的大街小巷……

    洛阳未遭战火,城中一切安定如初。可在陆翎眼里看来,这片熟悉不能再熟悉的故土,却在渐渐发生着不同的变化……

    原来虽然没有战争,可城中百姓每日过得惶惶不安、自郁纷恼,朝廷重负徭役不堪,民族矛盾日渐加剧,城景一片阴霾笼罩;而现如今虽城池告破,可明军到来,城中气氛一下暖和,不但百姓兴愉门不闭户,一切渐显安详融洽,一片气派和谐氛荣……

    看着洛阳城的点滴变化,陆翎心中回忆忽现,小时候自己与义父举手同游城中,义父曾说过的话,一时涌现自己脑海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“义父,我长大以后,也要变成像您一样赫赫有名的将军,领兵疆场,斩杀将敌!”陆翎走在街上,看着城巷井然有序的巡逻士兵,不禁兴奋不止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翎儿有志气,为父高兴,甚是欢喜——”陆国公津津一笑,捋了捋胡子,遂收回表情,望着前方,憧憬说道,“不过比起打仗,其实为父更希望天下太平,百姓能够安居乐业,这样比生时能立千万战功要更欣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年少不懂的陆翎,转头疑问道,“义父您不是说,男子汉胸怀天下,要有顶天立地的抱负——人生最大的抱负,不就是成为将军,领兵一统疆场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傻孩子,那是血性男儿的志向,但并非是人生最大的抱负……”陆国公轻轻一笑,耐心教导道,“翎儿你记住了,统兵疆场、将举之心,所应战事万千,终究都是为了天下太平……无论军功大小、将才优劣,只有真正为了天下百姓,为了湮灭世间战火,而不为一己之名誉生灵涂炭,那才算是真正的将才,真正的英雄!”

    “嗯,孩儿记住了,孩儿此生必以此为志向,将兵之才,只为天下百姓而战——”陆翎生根立誓道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想起这段尘封的回忆,陆翎又不禁感慨万千,内心冥冥道:“为了天下百姓……没错,从小义父教导我的,便是为了天下苍生的志愿,而不是报效朝廷……无论我的选择何去何从,是效忠朝廷,还是背弃朝廷,又有什么歧义呢……”

    心中像是渐渐找到了人生道路的明灯,陆翎轻声一笑,继续独自一人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