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六十三章 陆子之心 上
    “驾……驾——”西岭关口,擒伏陆翎之战已然结束良久,唐战率先锋军主力匆匆赶来——接到陆菁的紧急军令,全军调往西道,还以为是出了变故,甚至是陆菁本人遇到危险,唐战都快急疯了,驭马加鞭最前,生怕发生意外事故。

    还没到达埋伏点,在山坡脚下,唐战跳下战马,快步攀爬而上,并焦急大喊道:“菁儿——菁儿!”

    然而,眼前的一幕,却是让人费解和惊诧——唐战登上坡顶,却见自己部队手下,正陆陆续续押着敌军战俘秩序往返,场面一片和谐安顿,连一点乱蹄血渍的痕迹都没有,似乎根本就没发生什么冲突,战斗已然结束……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怎么个情况?”还没找到陆菁,唐战喊了一半,不禁望着眼前的景象,诧异问道。

    “诶,傻蛋,我在这儿——”这时候,陆菁倒是一脸轻松,从一旁的树枝上一跃而下,飞跑到唐战身前,笑脸相迎道。

    “菁儿?”可唐战还是没有放下担心,看着本来应该危险重重的伏击,陆菁却是表情松悦,而且事情已然解决,不见敌将陆翎的影子,唐战不禁问道,“你……你没事吧?陆翎……他人呢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没事了——”陆菁嘻哈一笑,完全没有一军之将的威严,全然乐呵道,“你说陆翎啊?已经被我收拾了,现在正被部队押送回洛阳……对了,一会儿收拾完了这里,我们也得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已经都解决了?”唐战倒是一脸吃惊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也不想想我是谁……”打败了陆翎,陆菁倒是一脸兴奋道,“再说了,我早就说过,这一次我一定亲手抓住陆翎——我陆菁说到做到,怎么样,了不起吧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——”看着陆菁“乐疯”的神态,唐战甩了甩手,皱眉道,“我是想问,既然你把这里都解决了,为什么还叫我们过来?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你们过来?”陆菁一时没从胜利的喜悦中回过神来,发呆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锦囊啊——”唐战拿出之前陆菁留下的锦囊,继续问道,“之前在中山,我军受伏,菁儿你叫我们原地待命,临走前却又留下锦囊,让我们几刻之后挥兵前来此处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噢,是有这么回事……”陆菁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就问啊……”唐战继续道,“我们过来,不就是为了支援埋伏吗?既然这里菁儿你都解决了,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说叫你们过来是支援的?”话音未落,陆菁用手向后指了指,嘟嘴说道,“虽然设计擒伏了陆翎,可他手下的部队还不少,我叫你们赶过来,是增添人手把这些战俘押回去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”听到这里,唐战大所失望,表情耷拉道。

    陆菁见着唐战的表情,故作“生气”道:“你这表情什么意思,是不是我真得出点事情你才开心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……哎呀算了……”唐战挠了挠头,看着无可厚非的结果,一时尴尬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好啊,叫我们过来就是为了拉我们当壮丁?”二人的对话,让刚刚爬上坡的秦羽和慕容樱听见了,慕容樱一脸的“不悦”,冲着陆菁瞪了一眼,故作抱怨道,“亏我辛辛苦苦抱那么大决心,还准备亲手逮住陆翎,没想到最后还是让陆姐姐你一个人‘得逞’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得逞……别说这么难听好吗……”陆菁苦苦一笑,应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话说回来,菁妹你真的……擒住了陆翎?你一个人……怎么做到的?”秦羽本想着西道赶兵一处,自己还能与陆翎较量回合一二,怎想陆菁提前伏兵妙计,已然将事情完美解决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我一个人,还有苏姐姐和萧大哥……”陆菁笑了笑,遂应和道,“总之,等把这些战俘押回了洛阳,细节我再慢慢道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切,没趣……”慕容樱在一旁叨咕一句,但事情已然了结,自己也只好命身后赶来的部下众将,先将战俘押送回城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,动作快点——”萧天苏佳这边,命精兵手下押送陆翎后,自己二人则帮忙点理剩下的战俘……

    “喂,凭什么?”然而,得知真相的胡夷狄,第一时间跑到萧苏二人跟前,不停抱怨道,“每次执行擒将任务,都是你们两个立功,这回我跟着主将唐战兄弟一起,还是啥战功都没捞着,又让你们捡了便宜,自己倒还落了一身伤……”说着,胡夷狄耸了耸被火轻微烧伤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你受伤了?不要紧吧……”萧天看着胡夷狄一身被火烧黑的“惨状”,关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少来可怜我——”胡夷狄向来性格豪放,一把甩开萧天的“殷勤”,忿忿不平道,“我不服!我胡夷狄一身是胆,武功本事未必在你们之下,凭什么每次战功都让你们两个捞着,我连一次擒将的机会都没有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都说了吗,这次是菁妹指明让我和佳儿两个人暗中行事,连唐战兄弟都不知道这个计划……”萧天拍了拍胡夷狄的肩膀,关慰说道,“胡兄你也别心急,你有胆识也有本事,我相信你迟早有一天可以在疆场立功,亲手擒得敌方上将——”

    “那是哪一天?”胡夷狄却有些不耐烦道,“你自己算算啊,从山东边境到现在打下整个河南,这都多长时间了,我连一次立功的机会都没有……想可怜我啊,我才不吃这套!”

    “那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萧天转而一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除非也给我一次擒将立功的机会——”胡夷狄拍了拍胸脯,壮声道,“我胡夷狄身手不凡,将胆神威,可行军打仗这么久,连个正牌将军都当不上……只要给我一次机会,我也能和你们一样,独将立功,不负使命……诶——”然而说到一半,一块麻布从天而降,正好盖住了胡夷狄的脸。

    是苏佳——只见苏佳两眼“不屑”,轻功跃步飞至身旁,调侃说道:“整天说得头头是道,平常正经事一点不干,就这样也想当将军,别笑死人了……阿天啊,你别安慰他了,天天只会吹牛皮,结果一点小事都做不好,平时叫他帮我看一下伤员都费劲,还谈立什么战功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在一旁听了,不禁偷偷一笑。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胡夷狄一手扯下麻布,丢到坡下,愤声说道,“看不起我是吗?想我也是江湖上名声威震的‘关外第一高手’,现在居然被你们当牲口看待,实在是让人受气啊——等总有一天,我会证明给你们看,我胡夷狄的能力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苏佳听了,呵呵一笑,遂收回表情,指着坡下的战马,冰冷一句道,“去给我把麻布捡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胡夷狄看着苏佳,想想自己技不如人,还是个女人,而且还被她百般嘲笑,实在是有苦说不出。可毕竟是自己的上司,如今也只能忍气吞声,这次战斗无功而返,实是让人心底不甘。

    胡夷狄一脸闷气地下坡去捡麻布,萧天和苏佳看着胡夷狄堂堂“关外第一高手”,如今混得左右不是,想撒气撒不出,二人不禁一阵偷笑……

    一夜激战后,成功逮捕陆翎,并收押蒙元战俘千人,先锋军凯旋归城,洛阳一役宣告捷战……

    翌日,洛阳城将军府……

    屋内重整陈设,众将坐于堂中,一道中门开来,显有要事相议。唐战与陆菁坐于正位,老九位于侧旁,秦羽等一干众将分居左右,气氛庄严着重……

    “传令,押敌将陆翎上堂!”唐战冲外喝令一句,看样子今日是商议陆翎是否处决之事,众人表情严肃之至,等待战犯上前府中。

    “进去——”门外几声喝令,陆翎被双手反绑押上,一脸土灰却不失坚毅神情。

    “跪下!”士兵继续威慑道。

    陆翎虽有骨气,但看着眼前的陆菁,不知为何一股莫名之感涌上心头,不言只语,缓缓跪在了众将身前。

    “陆将军几番用兵,我军倒是吃了不少苦头,如今落败吾等之手,说句心里话,实在是大快人心……”唐战在陆翎面前,倒是毫不避讳表达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“唐将军想说什么?”陆翎面无表情,跪在地上冷冷问道。

    唐战继续道:“虽为旧敌,可若草草将汝处决,甚为可惜……吾惜陆将军之将才,若肯为我军效力,我军必当网开一面,赐陆将军高将之权,尊位必前途无量!”看来,唐战十分仰慕陆翎的才华,想要招至营下。

    陆翎沉顿了一下,似乎是在思绪什么,随即抬起头,直言问道:“我为什么要为你们效力?”

    唐战定了定神,继续说道:“你的义父陆国公,为朝廷尽上,忠心耿耿,却在身疾病危之际,遭受奸臣陷害,并致洛阳失陷……你的仇人脱因帖木儿,如今也是我们的敌人,尔与我等同仇敌忾,岂不为共志之事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陆翎听完,在一旁沉默了许久,似乎心中犹豫不定。

    陆菁看在眼里,似乎另有他想,跟上说道:“你一个人监守城池,却遭腹背受敌,缘由同将之害。你有将才,又有雄心,若是归顺我军,不但我军如虎添翼,而且你的复仇也能更添把握,名正言顺——”

    其他众将所闻,也在一旁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陆翎听完,微微一笑,反而问道:“哼,我凭什么相信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,你识不识好歹?”秦羽看着陆翎身为战俘,却依旧桀骜不驯的样子,一脸不爽道,“我们对你这么客气,你居然还用这种口气和我们说话?”

    陆翎则是依旧不屑一顾,正眼看都不看秦羽,说出了一句惊人的话:“哼,把我陆翎生擒的人,是你们的主将军师陆菁,我只服她一个人……至于你们其他人,按理来说都是被我算计过的,都是我的手下败将,没资格和我谈判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听了这句话,秦羽一肚子窝火,想起那晚自己负伤,还差点遭到陆翎算计,秦羽恨不得立刻冲上前将陆翎揍一顿,恼火道,“我是你的手下败将?哼,有本事咱们‘骑马射弓’再来一回,看看到底是谁胜谁败?”

    秦羽有些情绪冲动,差点冲了过去,好在萧天和慕容樱二人及时阻拦,才阻止了秦羽的不冷静。

    陆菁看着陆翎的样子,心中闪过一丝莫名念想……陆菁冲唐战使了一个眼神,示意接下来一切交给自己就好,唐战点了点头,默默答应……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的身世,你是战乱废墟的孤儿,由陆国公生前所收养子,一辈子效忠陆家人,从未和蒙元朝廷有过牵连,所以你没必要恪守尽忠,为蒙元朝廷卖命……”陆菁直视着陆翎,继续说道,“你不相信我们,也是可以理解,毕竟对于陆国公来说,我们也是敌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样……”陆翎继续问道,但是语气十分平和亲切——不知为何,败在陆菁手上后,陆翎不自觉开始期待陆菁说过的每一句话,冥冥中觉得,陆菁像是指引自己人生标向的导师。

    “你不相信我们,我可以给你时间……”陆菁站起身,面带微笑道,“这几日我军留在洛阳休养,你以战俘身份留在城中,不过行动自由……在下一次出征前,只要不违反军纪,你可以做任何事,到时候你再决定——是去,是留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”秦羽听了,满脸困惑望着陆菁,完全不敢相信陆菁居然会给出这样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你要……给我……自由?”陆翎有些受宠若惊,吞吞吐吐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只不过身份还是战俘罢了……”陆菁亲和一笑,遂命士兵道,“来人,给陆将军松绑!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士兵答应一声,遂解开了束缚陆翎的绳子。

    重新获得“自由”,陆翎握了握双手,还有些没回过神,一时低头望着自己,一时抬头看着陆菁。

    陆菁继续平易道:“只要不离开洛阳,你可以在任何地方行动,我们也不会监视……好不容易战事结束,你还是回家祭拜一下你义父的好。至于你是否愿意归降,不急,时间还长,慢慢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……”陆翎眼神中,抹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感动,冲陆菁鞠躬道谢后,陆翎转身离开了府门。

    而陆菁也真的没有阻拦,就放陆翎这么走了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