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六十二章 擒将之策 下
    “呵,还真多谢你夸奖了……”陆菁也转而一笑道,“我是女人,你猜不透我,所以这一仗你输给了我,最终被我擒拿……不过闲聊这么多,你就不想知道,你是怎么败给我的吗?”

    陆翎看在眼里,表情收敛,眼神一定……忽然,似乎是期待着什么,陆翎淡然一笑道:“当然,洗耳恭听——你不是说,算到我的弱点了吗……连我自己都没能察觉,我倒想听听,陆姑娘你的见解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转头一望,神情稍稍一变,遂缓缓道来:“我已经听说了,洛阳发生的事……我军挥师占领洛阳,我第一时间便去了陆国公的府上,才得知陆大人过世的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去了相府……干什么?”陆翎认真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为了找寻你的消息……”陆菁“冷眼相对”道,“你偷天换日来了出‘空城之计’,我军莫名其妙‘不战而胜’,事觉蹊跷,当然放不下心,你作为城中主将,我们自然第一时间打探你的下落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,你知道了什么……”陆翎闭眼一笑,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除了你给你义父置办的丧事,我们从管家口中得知,洛水一战后,洛阳城发生的变故……”陆菁继续道,“脱因帖木儿为夺兵权,不惜害死陆国公,并违计于你,率御敌守军主力,逃亡陕州,独留你残兵落马等死城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都清楚了……”提起脱因帖木儿,陆翎心中又气又悲,感叹命运世事的无常,却是全部一笑而过,继问道,“不过,这和我的弱点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——”陆菁斩钉截铁道,“你陆翎虽然带兵经验不多,却有超乎常人的军事才能,文韬武略将胆神威,连秦羽将军这样的名将,都未能奈你几何……可你在战场这么厉害,却被脱因帖木儿这样一个小人算计,这已经很说明问题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陆翎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……”陆菁只字只句道,“你能在战场之上算计敌军,应对千变万化,却往往算不到自己人——”

    陆翎听了,眼神一怔,沉默短暂一刻,似乎想到了什么,遂放下表情,坦然一笑道:“这么说来,好像还真如陆姑娘你说的,连我自己都没发现,果然还是看出别人的破绽容易,看出自己的弱点难……所以你才利用我身边的人,安置细作,让其成为我的盲点……”说完,陆翎回头看了一眼挟持自己的小甲和阿林。

    陆菁默不作声,只是静静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总以为自己派出的探子,能时刻掌握尔军的动向,到头来,却是尔军的探子,一直在掌握我军的动向……”陆翎继续笑道,“真没想到,我最信任的部下,居然会出卖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你的部下可没有出卖你……”陆菁听了,精妙一笑。

    “嗯?”陆翎听出了不对劲,一声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错——”阿林在身后冷冷一笑,不过声音似乎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陆翎像是意识到了什么,但是完全不敢相信,等他回头看见面前的一幕,整个人便是惊呆良久……

    小甲和阿林挟持着陆翎,同时一笑,接下来的一个举动,令陆翎“触目惊心”——只见二人同时将手伏在下巴之上,缓缓撕下了脸皮……

    易容术——故技重施,想也不想,易容成小甲和阿林的人,正是萧天和苏佳。原来,之前从南山回来通报消息的人,并不是真正的小甲和阿林,而是易容成二人的萧天和苏佳。陆翎也才明白,为什么他们二人会主动请命,指引西道埋伏的位置,看起来是设伏逮捕陆菁,实际上却是陆菁事先定点于此,反计擒拿自己……

    “易容术,我有听说过,只是没想到今天亲眼所见,还真是吓了一跳……”惊异只是短暂,知道真相后,陆翎倒是表情淡然道,“哼,看样子我的手下,在埋伏侦查你们的时候,就已经被你们抓住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苏佳恢复原本的面貌,轻轻一笑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“那两个人已经走了……”静默稍许,苏佳先言开口道——原来萧苏二人从一开始就知道敌军的细作在打听自己军情,刚才萧天和苏佳的对话,是“故意”说给他们听的。

    萧天也察觉不到气息,遂跟上应道:“这样一来,菁妹的猜测果然没错——陆翎手下,的确有人在马不停蹄侦查我军的布置和动向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没时间说闲话了……计划开始,行动——”苏佳镇定一句,反击擒拿陆翎的战斗,悄然开始……

    小甲和阿林二人,还鸣鸣得意走在回去的路上,完全不知自己二人的动向,已经被萧天和苏佳察觉,还以为自己的计划万无一失,打探到了敌军的情报沾沾自喜不已……

    “走快点,千万不要让敌人察觉了……”小甲有些心生谨慎,回去的路上,依旧不敢懈怠。

    阿林则是不以为然,笑语一声:“放心吧,刚才门口那两个二楞没发现我们,还把军机秘密说得那么大声,像这种傻子怎么可能发现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说几句吧,总感觉离开那里后,一直被人跟踪呢……”小甲还是不放心,而且感觉周身的气氛不对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阿林转而问道,“难道说那两个家伙追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嘶嘶……”说话间,一旁的丛林忽有隐动……

    “嗯?”小甲冷汗一冒,听见草丛的异响,有些敏感害怕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担心过头了吧,亏你还是经验丰富,没想到这么胆小……”阿林拍了一下小甲的脑袋,丝毫不感到后怕,“理直气壮”道,“像我,再可怕的人,前脚见到的,后脚我就忘记他长什么样了……那两个二楞也是一样,得到了有用的情报,转都不转他一眼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两个二楞是不是长这样?”然而话音未落,小甲阿林身前,树丛之上忽而窜出两个人影,挡在二人面前,一个冷颜女子杀气轻语道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小甲阿林惊叫一句,突现眼前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之前自己二人监视的萧天和苏佳。得知探子身份被发现,自己已然逃不过敌手,小甲和阿林顿时呆若木鸡,惊叫后连话都说不出。

    “逮个正着——”苏佳眼疾手快,点了二人的穴道,遂从包裹掏出两团面粉,往二人脸上拍去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菁妹说得计划?”萧天知道苏佳是用易容术,遂问道,“让我和佳儿你易容成他们的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乔庄成他们的样子,潜入敌军内部,跟踪敌军的动向,这确实很危险,但也最有效……”苏佳一边做着“面膜”,一边郑重道,“虽然能装成他们的样子,可阿天你不会变声,一会儿找到了敌军主力,一切事情由我通报,你只要在我身后跟应我的动作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好的——”萧天笑着点了点头,从容说道。

    身份即换,易容的萧苏二人遂赶往中山,找寻陆翎的主力部队而去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”知道真相后,陆翎轻轻一笑,淡然说道,“怪不得回来之后,只有阿林向我汇报消息,小甲却在一旁默不作声……不得不说,这出‘易容术’玩的漂亮,完全没得防备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也多亏菁妹找到了你的弱点没错,陆翎将军果然算得了别人,却算不了自己人……”苏佳转而一笑回应道,“连脱因帖木儿都防不住,那我们你就更不用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每每提起脱因帖木儿,陆翎心中就一阵气头,但想着自己千方算计,自以为能巧计擒将,以两千残兵而敌两万雄军,没想到到头来还是被陆菁“玩弄于手心”,陆翎略显不甘道,“陆姑娘你从头就算好了整部大局,包括引诱我来这西道‘埋伏’,我之前的几番小役之胜,你都是故意装作不知是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为了在这儿最后一计引你上钩……”陆菁微微一笑,索性说道,“当然了,此为军事机密,得知的人不多,连傻蛋他们都不知道,现在恐怕还一脸毛急地赶来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了我的计划,才使出的这招‘将计就计、反将擒拿’,你是从什么时候……”陆翎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我军进山后,你第一次偷袭我们……”陆菁自信道,“你为了一次无关紧要的小胜,不惜自毁山顶的军营粮草及军需重物,放弃持久战的资本,很明显你是想要一击搏命——而你要搏命的目标,就是我!你从一开始就知道,我军行入深山,会采取围剿战术,军分各部;你也知道,我的目标从一开始,也是身为主将的你……既然双方目标都是擒将,必都会采取险招,更何况围剿分军,我陆菁自然会领兵一侧,在尔军可能撤退的西道关口埋伏你……因此你从我军入山开始,便十分重视我军各处的分部,你‘火烧山营’‘箭袭暗林’,并不是为了重创我军,你的根本目的,其实是通过几番小规模的‘游击战’,确定无误我军各部的位置。因为你猜到,一旦伏击成功,我为稳妥起见,必会让军中各部原地待命,不可轻举妄动;加上南山一侧侦查的敌情,你就能确保万无一失带领主力撤出西道,也能确保我在西道埋伏的兵力不会太多,更有把握将我擒伏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都看穿了……”陆翎听完,释然一笑道,“可西道一处的尔军部队,依旧不过了了,这么说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——”陆菁继续接应道,“我当然是将计就计,让傻蛋还有秦羽将军他们,真的原地待命没有动——因为我想你行事全面稳重,即使全军撤出西道,也还会再派探子一路跟查,万一计划有变,你也可以及早变动。为了不让你察觉,所以我故意让他们按兵不动,自己独自前来,好让你真的以为你的计划已经成功了……而且说句实在的,和你陆翎对峙,比拼的是谋略和胆识,一计垂成不在兵多将少,只要苏姐姐和萧大哥的‘内间计’成功,即使冒着孤身危险,我陆菁也能将你擒伏!”最后一句,陆菁说得铿锵有力、尤为振奋,虽为女子之身,却彰显一军之将的果敢与胆识。

    陆翎看着陆菁,知道自己今日败于其手,自己输得心服口服。他闭眼一笑,低头说道:“真不愧是先锋军中的神将军师,连挫蒙元名将燕只吉台巴扎多及兀良托多等人,你的名声我早有耳闻,如今亲身对峙,果真不同凡响。看来,战场用兵,我最终还是输给你这个女子家了……不过你姓陆,输给一个姓陆的人,我并不觉得丢脸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,看不起我是个女人吗?”陆菁眼神一凝,有心情玩笑一句道。

    陆翎笑着摇了摇头,败局已定,自己倒是坦然了一切,似乎并不再把陆菁当做敌人,微微一笑道:“嗯嗯……相反,我倒觉得很神奇——我从小习读古代名家之兵法,文韬武略,今日却见世间奇女子之兵术……说实话,我很好奇,也很钦佩;如果能有这个机会,我倒真想了解一番,你是如何帷幄用兵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听着陆翎莫名的语气,似乎略有一种亲切,遂收回敌视的神情,也微笑回应道:“好啊,在你决定是否被处决之前,我会让你有机会知道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大仇未报,我陆翎今日已成刀下之奴……”陆翎自知大势已去,仰天长叹道,“对不起,义父,我未能帮您报仇雪恨,也未能实现您的遗愿……脱因帖木儿,我最终还是没能将他正法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看着陆翎的眼神,冥冥中一种凄凉感,不觉心生一股怜惜。随即,陆菁缓缓低下头,走过陆翎的身边,关心一句道:“我说过了,占领洛阳后,我去了陆国公府上……在祭拜的灵位面前,我也为陆国公上了一炷香,也算是我对陆前辈的敬拜虔诚之意吧……刚才擒住你,对你说了一些‘陆家’侮辱的措辞,对不起……”陆菁这会儿,竟朝陆翎道歉起来。

    陆翎听了,不觉一惊,看着陆菁亲和性格的一面,心中不由一震……

    “没关系……谢谢你……”陆翎只是低头谢道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