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六十一章 擒将之策 中
    西道关口,峡谷幽幽……

    从深林领道即望,环山之下,石路盘岩,稀林散布,嶙峋百千。这里不比深山之处,灌草丛生,百貌丰峻,却有平原郊土开阔之地,适于千军铁蹄驰骋阵列,无论进攻撤退,皆乃兵家外战从容用军之地。

    此处西道也是离开洛阳关道的捷径之路,陆翎若率残军逃离明军包围,必从此过。而在山中几番纠缠,摆脱之计初步见成,但陆翎并未打算就此直接离去,撤军之前,他仍欲以奇计一招,再将明军重创一击。

    没错,陆翎的目标正是看准了敌军军师主将陆菁。而今陆菁欲图在西道拦截陆翎,间谍打探得知情报的陆翎,便以将计算计,事先反埋伏于西道侧林,欲先于擒拿陆菁——陆氏二将目标一致,两军成败只在一计,然而目前看来,则似乎是陆翎占得先机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,走快点——”匆匆赶到西道的陆菁,眼见没有陆翎部队的影子,以为自己部队绕路先到,于是准备事先埋伏,冲着自己几个牵马的手下说道,“一会儿把战马藏好,全军以步兵埋伏,等到陆翎的部队从西口逃出,正好按计伏击正着!”

    “可是军师,陆翎真的会上当吗?”手下有些半信半疑道,“听您和唐将军说,那个陆翎鬼谋深算,连秦将军他们都吃了亏,在中山几番连败,我军军心又遭创击,而今西道我军埋伏的部队又不多……这样能成功吗?我怕陆翎提早算出我们的安排,另有对策……就算陆翎真中计好了,他手下存留兵马也不少,我们这点人扑上,万一陆翎他鱼死网破……那家伙武功又那么高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,瞎说什么呢?”陆菁听了,一个巴掌朝将士的头盔上拍去道,“我说能成就能成,再啰嗦,说这些丧气话,信不信我军法处置你?”

    陆菁发话,众军将士不敢再提,只能心无把握,跟着陆菁继续朝事先计划的伏击点赶去……

    而在山道稀林的一侧,陆翎的部队却是早早来到了这里。他本可以趁着明军未至,自己率军先行撤退,可为了亲手擒伏敌将陆菁,陆翎更愿冒险一搏——欲求险境,而搏更大胜机,这是陆翎一向的风格……

    “将军,找到他们了……”小甲阿林二人带路,埋伏据点,阿林亲自指向说道,“你看,那是敌军准备埋伏的部队——”

    陆翎定眼一望,只见黑夜下依稀可见陆菁及明军将士的面容。最关键的,陆菁的面孔,陆翎见一次便是莫名熟悉,永远不会忘记——确定了自己的目标,陆翎略显兴奋道:“很好,这样目标就锁定了……真有你的,没想到你们去南营打探敌情,还把敌军在此埋伏的地点给打听清楚了,真不愧是何将军最信任的部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我们能随陆将军出生入死,皆是荣幸——”阿林倒是奉承笑道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就按你说的是吗……”陆翎领军埋伏在此,伏身继续问道,“敌军的埋伏点在这儿,等他们过来,我们伺机而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的,他们不会料到我们从西道撤出,没有离开而是待在原地埋伏。等到伏击成功,届时敌军将士手足无措,必然手脚大乱,我们便可以趁机将将军您说的敌将陆菁,正前制伏……”阿林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,正合我意,就这么办——”陆翎应声一句,看来已经下定决心,擒伏敌将陆菁,成败在此一举……

    陆菁此时带着部队,上坡来到了稀林石地,快要到了事先计划的埋伏地点,却不知道陆翎已然在此等候多时……

    “快点快点——”陆菁看着身后部队拖着战马,慢慢吞吞,不禁训斥几句道,“看人家陆翎的部队,破釜沉舟,把军粮军营全烧了,和我们打拼死一战,多有志气;你们这些家伙,打了胜仗吃好喝好不说,还这样拖拖拉拉,一点骨气都没有,哪里像什么军人?”

    士兵则是在后面叫苦不迭,应和抱怨道:“人家正是因为丢了营丢了粮,全军一身轻,游击战得以持久;我们倒好,打个围剿战,还要全家东西一块儿搬来,仗还没打,赶路驮东西都快累死了……”关键时刻,陆菁的手下倒也和自己开起了玩笑——倒不是陆菁平时治军不严,主要因为陆菁平日里若是无事,总喜欢与军中众将调侃嬉笑,一副陆家大小姐的性格不变,手下亲信跟久也习惯了。

    果然,陆菁也没有责怪他们,只是继续训斥道:“少啰嗦,给我快点,要是在陆翎领兵到来之前,我们还没与埋伏好,信不信我削了你?”

    没办法,军令还是军令,众军将士只好继续硬着头皮,将重物与马匹吃力往山坡上赶。而陆菁则是不想继续拖慢速度,自己所幸一个人快步上山,至于军中最前,身为一军之将,丝毫不在乎前面会出现莫名危险……

    “来了……”陆翎埋伏地点,阿林轻声提醒一句——陆菁等人的身影已经近在咫尺,陆翎已经看得很清楚,陆菁走在全军最前,丝毫没有意识到危机感,自己只要窜出丛林、提刀上前,眨眼功夫便能将陆菁制伏。

    但陆翎依旧很冷静,要确保擒将计划万无一失……“准备,我数三声,众军齐上……”陆翎做出猛虎伏袭之势,悄声命道,“一……二……三!——”

    喝令一声,陆翎率前军率先露头,欲以冷兵朝袭陆菁而去……

    陆菁像是意识到了什么,身后动静骤响,自己突然回头……

    骤令即发,胜败一举,奇袭一幕,既已定局……

    中山深处……

    “驾……驾……”丛林正道,唐战、胡夷狄正率先锋主力部队,匆匆赶往西道而去,似乎之前计划突变,更是意识到了西道关口战事变局。

    “快……跟上……”同一时间,秦羽、慕容樱所率伏军部队,也马不停蹄匆匆赶往……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

    “停——”

    两方人马恰好交头,说是有些碰巧,但也似乎必然——因为他们的目的相同……

    “唐大哥?”慕容樱看着唐战的主力部队到来,并未守卫东口,不禁疑惑道,“你们怎在这儿?陆姐姐不是说,你和胡将军留在东道驻守吗?”

    唐战眼神毅然道:“表面上这么说,可菁儿离开前,给我留了张秘密锦囊,说是三刻之后打开……我打开后,却见上说,让我和胡兄弟率军主力,速往西道赶去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们呢?”胡夷狄驭马身旁,转而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是一样啊——”慕容樱到略显吃惊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一样?”唐战半天没有反应过来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情况一样——”秦羽解释道,“刚才我军在此遭受伏击,菁妹领军前来支援,最初也是让我们继续留在北道待命……可临走前,也托人秘密送了我一份锦囊,上面也说,命我和小樱两刻之后率军赶往西道——”

    “什么,给你们的也一样?”唐战有些不假思索道,“那菁儿是什么意思,开始让我们驻守待命好好的,又突然变卦让我们赶往西道,搞得神神秘秘,似乎不想让太多人知道……难道说,菁儿是算到了什么,现在让我们全军主力赶赴西口,是因为那里……那里出了什么事……不好了——菁儿!”

    思绪间,唐战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危机,“驾——”地驭马一声,便领军继续往道口赶去。

    “喂,唐大哥——”看着唐战如此紧张,慕容樱心中既是担心又是疑惑,在背后大喊也是不应回头。

    “看来事情不简单,我猜想,会不会是菁妹在西道前线出什么事了……哎,陆翎那么危险,我早说不要让她单独行动……”秦羽捶了捶拳,心有不安道。

    “那也……不对啊……”慕容樱却不这么认为,转而猜疑道,“要真是因为危险,为什么在陆姐姐出征前,就留给我们锦囊妙计?难道说,她吃饱了撑的,算到自己遇上危机,还要撞破头去冒险,然后等着我们去救她?什么逻辑嘛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有点奇怪……”秦羽托着下巴思考一番,但依旧坚定道,“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,西道关口一定局势有变——小樱,我们快遂唐战兄弟一起前去,毕竟菁妹一个人在那儿,我不放心!”

    “可是,还有……”慕容樱似乎还没问完,继续疑惑道,“既然锦囊妙计给了我们每个人,都让我们去支援西口,怎么没见到苏姐姐和萧大哥?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还管他们两个人干嘛?南道又没有战事,他们又不会出事……”秦羽没时间多想了,集兵紧张道,“全军听令,速速前进西关——小樱,走啦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噢……”慕容樱只是一脸疑惑地答应道,遂跟着秦羽一起赶往前线,虽然到头为止,自己并不明白这一切的来龙去脉……

    西道关口,斜岭坡上,擒将之策,一举成败……

    场面顿时一片肃杀,似乎战斗还未开始就已结束……

    陆翎一脸坚毅望着陆菁,而陆菁同样也是一脸坚毅望着陆翎……

    陆氏二将再一次面面相照,只是这一次,是分出了胜负,是王者与寇者的相面……

    “终于见到你了……”陆菁淡淡一句,遂意味深长道,“也终于证明了我的猜想……你的弱点,果真被我算到了!”

    话音即落,暗夜下惊心动魄一幕——陆菁本人完好无事,之前跟在坡下“懒散”的士兵将卫,刹那间顿时如同神兵天降,个个精神抖擞持兵,护卫陆菁左右;而看陆翎,却是被两人反手擒拿在地,动弹不得……

    陆翎万万不敢相信,自己苦心用计,以为自己这回擒拿陆菁胜券在握,却还是被其摆了一道;更让他不敢相信的是,将自己擒拿的二人,竟会是自己最信任的卧底——小甲和阿林……

    小甲和阿林二人,反手将陆翎死死扣在地上。身后陆翎众亲士卒想要营救,却是不敢上前半步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给我退下……”陆菁用冰冷的眼神扫视一眼陆翎身后誓死跟随的士兵,以陆翎为人质,“要挟”说道。

    蒙元士兵众人在身后战战兢兢,拔刀想要上前营救,主将却被“叛徒”挟持,挪步犹豫不敢动手……

    “还不快退下!!!——”陆菁突然怒喝一句,震慑得敌军将士胆战心惊,加上小甲和阿林二人加大了反手擒拿的力度,蒙元众士不敢再犹豫,纷纷后退至少十步,有的甚至害怕得丢掉了手上的兵器……

    陆翎被压倒在地,虽心有不甘,心中更是疑惑陆菁的计谋,但对于其计策并未先提,而是就刚才的“一吼”,倔强一笑道:“哼,真没想到,你一个女孩子家,居然会有这么爆的脾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?还真是多谢陆将军‘夸奖’了……”陆菁在陆翎面前,丝毫没有“怜情”的意思,像是对待仇人一样,语气毫不客气道,“行军日久,位居身高,统军大局,没有‘王威之气’可不行……我曾做过大家千金,如今却为一军之主,日不往昔,身份不同,所以就算你叫我‘母老虎’,我都不会不开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同样都姓陆,第一次互面交谈,你就这么不给面子吗……”陆翎自知败局已定,在陆菁面前,倒是玩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姓陆怎么了?你又不是我汴梁陆家的人……”陆菁继续挖苦一句,一点面子不给道,“你只不过是陆国公收的养子,就算门旁不同都姓陆,我虽女儿身却也正统,你只不过是个‘冒牌儿’罢了……”这句话简直诋毁人之心底,陆菁对待陆翎,果真仇敌一般,从名誉至尊严一道“践踏”。

    “连‘神力将军’秦羽见了我,都会敬佩我几分,没想到你这只‘母老虎’,对我说话一点不客气……”陆翎倒也沉得住气,被人擒拿依旧淡定强颜。

    “想知道我为什么对你不留情面吗?”陆菁眼神一定,继而道,“这一‘羞辱’,正是还那晚你对我‘凶狠偷袭’之举,我只是以牙还牙罢了!”陆菁说着,不禁还咯了咯牙,想起那晚遭受的“飞枪险情”,自己险些丧命枪下,陆菁似乎对陆翎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“哈,没想到你这么记仇啊……”陆翎听了,哈哈一笑道,“义父生前说得果然没错,女人真是奇怪的物种,了解她们比带兵打仗还难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,还真多谢你夸奖了……”陆菁也转而一笑道,“我是女人,你猜不透我,所以这一仗你输给了我,最终被我擒拿……不过闲聊这么多,你就不想知道,你是怎么败给我的吗?”

    陆翎看在眼里,表情收敛,眼神一定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