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六十章 擒将之策 上
    丛林暗道前方,似乎略有异动……

    “有动静……”慕容樱带队稍前,悄声提道。

    “小心一点,说不定是敌军的埋伏……”秦羽更是心觉谨慎,丝毫不敢松懈道,“现在此处暗道丛生,部队不易施展,千万不可轻易露头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樱只是在前点了点头,自己躬身伏下、手持弩弓,向后挥手示了示意,命手下部队紧随其后,摸索着黑暗,朝着前方草丛异动方向慢慢挪去……

    “嘶嘶……”草丛之中略有几番响动,却是微乎其微,不能确定是否真有人的气息,也很有可能是野生动物蹿行的响动——慕容樱凝视着双眼,身随弓弩箭手四五,低身慢慢靠近,一时间气氛肃杀至极,空气也是凝固到了极点……

    “嘶嘶……”又是蹿响几声,动静越来越明显。慕容樱深知自己与目标愈加靠近,自己更是屏气凝息,弓弩执手箭在弦上,下一刻惊变便是决定所向……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突然,草丛对面,一声离弦箭响,黑暗中忽而驶过一道利刃,夜光一骤,正朝慕容樱军前而来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紧跟着就是一声惨叫,慕容樱身旁一名士兵痛声倒地,显然身先中箭受伤……

    “有人!——”慕容樱顿时惊叫一句,知道前方敌军埋伏,遂紧张提神三分,一面提醒后军众士,一面命随身侍卫部下,继续持弓,向前摸索。

    “嘶嘶——”又是几声蹿响,草丛传来较为明显的动静——很显然这一回,是敌军设伏成功后,士兵转移脚步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在那边——”慕容樱不想放过敌军的踪迹,令声一句,自己身先士卒摸索最前,朝着敌军埋伏地点而去。

    “小樱,别追!”秦羽看着担忧万分,慕容樱冲昏头脑想要身前擒敌,却是更易深陷敌军陷阱。大喊一声后,秦羽几步上前,冒着身形被发现的危险,快速跑到慕容樱的身边,欲将其拦下。

    可慕容樱哪管这么多,陆翎的人既然敢率先冒头,人数兵力占优,自己又何有畏惧之理?慕容樱继续犯险前进,带上十来弓弩手,摸索着草丛动静,一步步跟随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嗖嗖嗖嗖嗖——”突然,数十发箭矢从暗丛另一侧其袭而出,先锋军将士未有准足,再次遭受重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……”跟随上前的明军士兵,一个个倒在暗箭之下——很明显,自己等人的伏军地点依然暴露,这回倒是陆翎先下手为强……

    “小樱,快低头!——”秦羽所见危机眼前,大声喊道,飞身上前,将慕容樱整个人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慕容樱未作准备,惊叫一句,被秦羽从背后扑倒的一瞬,几支箭矢正从头顶飞过——慕容樱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……”可身后的众军将士却没那么好运,前方敌箭源源不断,部队损伤愈加增多,编制更是乱作一团,只因一次突然的袭击,竟是让先锋军众将士乱了阵脚……

    “陆翎这个家伙,居然偷袭我们……”慕容樱伏在地上,惊险一劫后,愤声恨道。

    “先别抬头——”秦羽将慕容樱护在身下,低声提醒道,“敌军人数不多,偷袭只是暂时,等箭停了查清敌情,再作打算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心有不甘,但如今己方在明敌在暗,慕容樱也只能暂时忍气吞声……

    而偷袭秦羽部队的,正是陆翎不错,从中山“空营”设伏重创唐战部队后,陆翎率队马不停蹄赶到了北山,又暗中算计埋伏了秦羽一回……

    “很好,第二步计划成功……”陆翎眼见“箭伏计划”成功,按计传令道,“这样北山这边的敌情,我也已了如指掌,接下来便是最关键的一步……传令,全军掩护撤退,往西道关口转移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身旁侍卫应令一句,遂命全军部队执行计划……

    陆翎撤出了北山关口,暗夜下的“箭雨伏击”算是告一段落……

    见敌军没了动静,又听见前方丛林处大规模人马的响动,秦羽明白陆翎已然撤退,自己这边暂时安全,索性放开了慕容樱,匍匐谨慎地观察着前方的一举一动,悄声说道:“陆翎走了,看来只是暂时的埋伏,不打算和我们拼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了是吗?”谁知,慕容樱倒是一脸的晦气,起身抱怨道,“可恶的陆翎,竟然屡次耍这种小花样,我非抓住他把他千刀万剐不可!”

    “你冷静点——”秦羽看着慕容樱又加冲动,急忙拉手阻止道,“现在敌军有没有全部撤退还不清楚,别轻举妄动,万一前面又是陷阱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可就这样闷头吃了一亏,身为一军之将,这叫人怎么忍受得了?”慕容樱还是不改急躁性格,满口怨气道。

    “小不忍则乱大谋,小樱你别太冲动……”秦羽简单劝说了一句,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对,疑惑自言道,“不过奇怪了,陆翎此番设伏,只不过偷袭了我军三两人马,为了这一点点战损,不惜冒着动向被我军发现追踪的危险,值得吗?如果是我的话,应该趁着没被发现,赶紧抓紧时间往西道关口撤退的不是吗……陆翎这么做,似乎是故意让我们发现他们,到底是为了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管他为什么,非得让他尝尝我的厉害——”慕容樱还是一肚子的不爽,起立拍了拍身上的灰,抱怨不止道……

    “驾……驾——”正在这时,中道一侧传来了军将的马蹄声——是陆菁,北侧这里遭受伏击,陆菁恰巧带队赶来……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陆菁在秦羽慕容樱身前停下战马,看着暗草之下三三两两的受伤士兵,不禁问道,“怎么了,这里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陆姐姐,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慕容樱看着陆菁突然出现在此,和原先的计划略有出入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噢,中山那边傻蛋的部队遭受‘炸药’埋伏,损了点兵,不过影响不大……”陆菁简单叙述了一番,好让秦羽等人不太担心。

    秦羽定了定神,神情严肃道:“刚才我军遭遇陆翎的伏击,受了点战损……不过损伤不大,还没等我军发起反击,他们似乎已经提前撤退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?和中山的‘空营之计’一样,只为换取少量的战损,不惜冒着踪迹被发现的危险,也要涉险埋伏我们……”陆菁和秦羽的猜疑一样,但在陆菁看来,似乎明白了什么,“哼,不过果然和我想的一样,这样一来,陆翎的计划,我完完全全明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明白什么……陆姐姐你是不是知道什么?”慕容樱迫不及待问道。

    陆菁将视线望着前方丛林,淡定说道:“总之,接下来交给我就好了,我会亲手逮着陆翎的,你们不用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现在敌军偷袭我们成功,一定趁着我军军心未稳,从西道关口逃去……”秦羽却是有些着急道,“菁妹你计划一开始就是埋伏西道,可现在出现在我们这里……你得快点,赶在他们部队逃跑之前到达西口,否则之前安排的计划,就全部前功尽弃了——”

    陆菁却是微微一笑,似乎十分肯定算到陆翎的计谋,自信说道:“你不用担心,他们不会提前逃跑的……我敢打赌,在我达到西口之前,陆翎是不会跑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……这么自信?”秦羽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就不必多问,到时你们就会清楚的……”陆菁只是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军也跟随支援吧——”秦羽想了想,即刻说道,“陆翎部队的有生力量应该还有不少,我军军心又受波动,我怕菁妹你一个人,万一遭遇不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还是按原计划执行,西道我一个人带队前去就行,秦兄弟你和樱妹继续在这里镇守……”陆菁即刻阻止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秦羽担心不解问道,“陆翎用兵阴险狡诈,连续算计我们两次,菁妹你带兵不多,胜算很难保证,这个风险实在太大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说怎样就是怎样,这是军令!”陆菁这回,倒是威严一句道,“总之,一切按原计划执行,人多眼杂,到时候你们自然会明白,我为什么要这么做……驾——”说完,不等秦羽等人继续提问,陆菁带队便马不停蹄朝西道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“诶诶——”秦羽见陆菁又是快马赶走,把自己等人蒙在鼓里,私自“抱怨”一句道,“切,真是的,就算再聪明,也没必要向自己人瞒着不是吗?和我们说出来又不会死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一向脾气急躁的慕容樱,这会儿倒是反过来劝慰道:“我觉得,我们还是相信陆姐姐的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觉得慕容樱像是话中有话,秦羽凝声一句。

    “和陆翎交手第一次后,陆姐姐曾私下和我说过——她说陆翎是世上罕世鲜有的军事将才,想要真正打败他,必须针对用计……”慕容樱轻声说道,“陆姐姐说自己已经抓住了陆翎的弱点,一定要亲手将其擒伏……而且最后她还说,陆翎身为陆家的义子,既然这辈子只效忠于陆家,那最后一定要由她这个陆家人亲手制伏他,才有可遇之机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”秦羽没有听懂最后一句,但觉冥冥之中似乎略有含义,惊疑一句后,便没再多问……

    暗道深处,偷袭秦羽部队得手,陆翎正带着主力部队,匆匆赶往西道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很好,这样一来,北侧的敌军部队分部,本将军也了如指掌……”陆翎一边带领众军,一边自言道,“东道主力部队‘空营重创’,北道伏击部队受损无以前进,我军潜入西道关口,便是少了绝对阻拦,剩下的,只要等南道回来的消息即可……”

    “报告将军,小甲和阿林二人,从南山探敌回来——”正在此时,手下将士传信通报道。

    “哼,说曹操曹操到,来得正好……传他们二人速速前来——”陆翎兴奋一笑,即刻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得令一声,手下遂通知二人前去……

    “属下二人参见将军——”小甲和阿林回来,阿林即刻复命道,小甲则是在一旁静跟其后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“让你们侦查南山的军情,结果如何?”陆翎直切主题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将军,一切所查得当!”阿林一五一十道,“南山的敌军部队全军驻扎,丝毫未有举兵之动,看样子只是受命阻道我军监视之举,并无太大威胁之意……还有,属下二人打听到一则重要消息——那便是敌军主将陆菁,将会亲自率兵在西道关口埋伏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?哼哼,真是‘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’……”陆翎听完,喜欣自足道,“我的计策从一开始,就是为了擒拿敌将陆菁,现在我军前往西道,她欲前来,正好中入我计……我想要知道的一切,就是南山部队的情报——现在东道部队受创、北道部队受伏、南道部队驻扎不动,只有陆菁带领孤军人马在西道埋伏……这样西道的敌军部队便会寥寥无几,到时候我和陆菁,究竟是谁擒拿谁,还犹未可知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将军明鉴,果真是妙计啊——”阿林听了,还在一旁奉承道。

    “哼,陆菁啊陆菁,你千方百计,欲以围剿之兵困死我军,没想到我会以逐点击破、声东击西,最后举兵西道而擒将之计,反将你一军吧……”陆翎自笑道,“你怎么也不会想到,我陆翎领兵撤退山道,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反击,而是主动出击;我故意放弃军营、军粮,以看似无用之计埋伏尔军,就是为了摸清尔军的动向,最后创造绝好良机,领兵西道将你擒拿——我的目标就是你啊,只要把你这个军队首脑擒伏挟持,尔军只能是不攻自破,这便是以残军之弱,而胜雄军之强,这场对决是我赢了……”

    小甲和阿林二人看在眼里,也陪衬地笑了笑,阿林更是请命说道:“将军既要领兵西口,不如让属下二人替您之路——刚才打探敌营,不但知道了敌军的计策,还知道陆菁带兵会在哪个关口埋伏……只要将军暗中赶至其处,来个反击擒拿,岂不让敌军将士遭受创灭?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……”陆翎点了点头,遂挥军全令道,“全军有令,全速前往西岭关口——”

    令声即下,全军齐动,一场“擒将之局”即将上演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