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五十八章 虎捕狼围 上
    夜幕降临,城关道口,山峦群峰,隐隐郁郁……

    围剿军令即出,先锋主力大举压境,直逼山口路道,四面封锁,欲将陆翎的部队困死其中。陆菁本人更是亲坐阵中,调度洛阳全部兵马,自信今晚能够擒得敌将。

    先锋部队分为四道,进入山中,分守驻地四个路口——

    第一路,由山道入口东侧,唐战、胡夷狄等众将把守,以最精锐之部队,连接城关与山道的援军,以防陆翎诡计,效仿之前反扑之奇袭;第二路与第三路,南北两侧深入腹中,其将率机动士卒搜寻陆翎部队下落,往南一侧由萧天苏佳固以镇守,查情接应,往北一侧则由秦羽慕容樱渗入暗林,秘密追寻敌军之踪迹;最后一路,则为西路腹地,由陆菁亲自率少量精兵堵住山口,若是陆翎所遇东道唐战主力之精兵,寡不敌众,欲图西逃,陆菁便以少之奇兵堵住路口,出其不意,意图擒拿敌将陆翎,一举击破……

    不过,陆翎以其军情之细,又怎会不知先锋部队众军动向?洛阳奇袭后,陆翎一刻也没有放松对明军的监视,从奇袭成功,到自己部队撤入山中,再到洛阳城前清理战场……陆翎暗中派眼线,将一切情况掌握于心,并早早想好了应对之策,以两千残兵对峙两万雄军,驻扎山中暗道,以待明军前来……

    “陆将军,他们已经来了……”丛林暗道处,陆翎主力在深山徘徊,前方探子传来情报,洛阳方面,明军部队已经入境山口。

    “和我想的一模一样……”陆翎像是计划成功,暗中一笑道,“他们几番被我算计,固然沉不住气,以主力大军压境山口,欲将我就地伏法……不过,哼哼……”

    “将军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亲信士兵在一旁悄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按原计划行事——等到敌军落入陷阱,我军即刻转移……”陆翎自信坚定重述着计策,遂又想起重要的事,转而问道,“对了,之前何将军派出的那两个亲信探子,现在勘察得如何?”陆翎是想起了之前派去监视明军一举一动的那两个探子士兵,小甲和阿林。

    “他们两个还在前阵监视……”亲信即刻劝慰道,“陆将军您放心,他们是何将军手下经验最多的侦察兵,能一边观察敌军动向,一边伏击转移……”

    “之前本将军亲命他们两个的事情,做得如何?”陆翎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切按部就班进行——”亲信继续道,“将军您让他们二人一直跟踪敌军部队,待到分散各个路口,调查完所有部队的分部动向,再回来向您汇报……”

    陆翎镇定一番,继续说道:“我躲进深山,他们想要对付我,必然采取分路包夹围剿之势;既要用计一招制敌,就得先摸清楚敌军动向的一点一滴,等到关键最后一步,便是大局之胜……传我命令,全军驻地按兵不动,等敌军落入圈套之时,按原计划行动,一切听我号令指挥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,将军——”亲信士兵回应一声,遂转身潜离。

    “以残少胜精多,唯一之机便是‘擒贼先擒王’——”陆翎反复计算着心中的计谋,暗暗嘀咕道,“陆菁,你作为军中的首脑,只要将你制伏,我军便是胜之契机……”

    千方百计算谋,很明显,陆翎的目标只有一个——陆菁……

    山道路口,幽暗丛丛,先锋部队使入,分部阵中……

    “按之前四路分道之计,傻蛋你和胡兄坐镇东口,一旦陆翎在暗道埋伏欲有反扑,必以最精锐之兵力阻,决不可让敌人从这道路口逃走——”陆菁驭马正中,向唐战详叙着战策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东道这里交给我——”唐战点了点头,遂用关心的口吻道,“倒是菁儿你,你身边的手下最少,一旦陆翎从西口逃脱,我和萧兄弟他们不在身边,你一定要万分小心!陆翎那个家伙,即使陷入绝境,依旧会有搏命之举,连秦兄弟都无法降服,菁儿你更要时刻警惕!”

    “别担心,我心里有数的……”陆菁倒是略显轻松,微笑不失坚定道,“我说过了,今晚既要抓住陆翎,就一定做好了充足准备,无论发生什么情况,我自有办法应对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还在这边吩咐,而南北两侧的部队已经早早出发——萧天与苏佳带领部队在南山驻扎,而秦羽和慕容樱则是在北林搜索敌军下落,一切按部就班进行……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正在这时,突然传出前方的通报,探路士兵奔徒赶回,似乎是有紧急情报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唐战所见战事紧急,又有局外变故,不禁紧张问道。

    而陆菁却并不着急,像是预先猜到了什么,嘴角微微一笑……

    “报告将军军师——”士兵即刻通报道,“发现敌军主力动向,大营就驻扎在中山正顶处!”

    “什么,驻扎在山顶?”唐战听了,不可思议道,“山林之中本就穷途末路,残军躲逃,居然还把部队驻扎在毫无退路的山顶……你确定,真的是在山顶吗?”唐战问着,心中依旧放不下心。

    “绝对错不了!”士兵坚定十分道,“属下看到了,我军被劫持的粮车,就安放在山顶正头——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会错了,一定是陆翎的主力部队!”这回,倒是陆菁在一旁抢先发话道,“我军四面围剿,他竟走上绝路,正是天赐良机——传令大军逼近,这一回一定不能再让敌人跑了!”

    “等等,菁儿——”看着陆菁鲜有的“不冷静”,唐战一把拉住道,“我们与陆翎几次交手,其用兵之法不按常理,却是几度算计我们,此行一定有诈,难道还不清楚吗?先别急,这么早下决定,是不是太草率了点?”

    谁知,陆菁却是一反常态,做出一副急于报仇的样子,略显激动道:“我说过了,今晚我一定要抓住陆翎,扒了他的皮!现在他把主力部队驻扎在无处可逃的山顶,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要是错过了,暴露了我军动向,让其察觉撤离那就晚了——”

    说完,陆菁“驾——”地一声,不顾唐战阻拦,先行率队驭马而去。

    “喂,菁儿——”刚才还谨慎好好地,不知为什么陆菁“变脸”这么快,唐战来不及疑惑想要阻止,却是追赶不及。

    “哼,来的正好,我倒要看看这个陆翎,是不是真如你们所说,如此神通广大……”唐战这边已经够乱了,一旁的胡夷狄还提刀“来劲”道,“入军这么久,还从来没有机会生擒敌军主将,今晚让我胡夷狄带刀上前,将其缉拿……三军部队,随我冲锋!——”

    “喝——”众军齐声喝令,看样子是做好了冲锋正中山顶的准备。

    接二连三擅自行动,唐战作为主将,却是没能阻止得了——毕竟山顶之上发现粮车,敌军驻扎确凿无疑,众军所向迟早冲锋上阵,围剿行动自然是越快越好。

    霎时间,暗夜之下,铁蹄涌动,数千部队齐拥而上,行至中山,虎视眈眈而望顶头——确实看见了,山顶之上被劫粮车的影子,营寨驻扎循循有纪,微弱灯火隐隐跳动,虽未看见敌军身影,但这里就是陆翎部队驻扎的阵地无疑……

    虽然心有怀疑,但大军所至,进攻时刻即在眼前。唐战坐镇军中,只得同意陆菁的决定,挥军主力,齐向山头蒙元残军进击。而且,残军部队驻扎山头,四面楚歌无以逃脱,除非陆翎有飞天本领,唐战怎么也想不出,究竟能有什么办法逃脱绝境……

    陆菁带队最先来到山脚,却并没有做出冲锋的态势。而胡夷狄则不同,跃跃欲试的他,一直想要在军中能有擒将表现,这次敌军困于绝境,正是千载难逢之机。若以号令全军而上,自己必当冲锋最前……

    陆菁没有下令,只是冲唐战使了一个眼色。唐战示意点了点头,遂号令全军道:“全军有令,矩阵冲锋,一鼓作气,拿下山头!”

    “喝——”山下众军齐振,千军奋威势不可挡,铁盾长枪浩然夜下,齐头并进便是如潮水般奔涌而上,似以一举进攻之势,淹没山顶敌营。

    “杀!——”胡夷狄更是冲锋最前,手持龙柄金刀,怒吼一声,三步踏跃芒石之上。

    后方将士随即跟进,刀剑寒芒严整齐进,山峦之下众击擂鼓,两军交锋一刻,便是胜负决然……

    “陆将军,他们来了……”陆翎此时,率部队已然在莫名据点等待就绪,探头士兵深观军情,悄声报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!敌军登山犯上,全军准备,等候号令发出,按计行事……”陆翎眼神毅然,暗暗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士兵得令一句,遂重回岗位……

    喊杀震天,回响山谷,胡夷狄带队最先冲上山顶,然而看见眼前之景,却是惊愣不已——

    洛阳关前被劫的粮车,的确整整齐齐安守此地,营帐驻地,灯火通明。可是……可是军营遍处,却未发现一个蒙元士兵的影子,荡荡然一座“空营”安置此处,孤高夜寒,冷风呼啸;就像之前众军压境洛阳,无一抵御之兵,莫名所面一座空城……

    “怎……怎么会这样……”胡夷狄简直惊呆了,手持金刀一身热血,欲要搏杀,临近敌阵,却是没发现半个敌军士兵身影。

    身后跟上的将士亦然如此,莫名所见敌营阵地,未有一兵一卒,甚是疑惑。但是,一个不好的预感顿时涌上众人心头——“空营”处所,此乃诱军之计,陆翎用兵算计深谋,眼前无将敌之势,却见被劫粮草之车,显然这是布置陷阱的态势……

    “奇怪,怎么没动静了?”唐战看着刚才胡夷狄带队上山气势如虹,前锋部队到达山顶,却是瞬间安静了不少,自己不禁嘀咕道。

    陆菁望着山顶方向,眼神一凝——她像是明白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突然,夜空之下,一道飞火流星蹿过……

    山顶之上,胡夷狄等众将士看在眼里,认得清这是用兵行动的信号——很显然,这是敌军的信号……

    在这一刻,胡夷狄等人知道,自己等人中了敌军的陷阱……

    可是一切为时已晚……

    “快跑!——”胡夷狄还不等看见发生了什么,转身大喝道,“全军快速撤退,离开山顶!”

    军令火急,身后将士没有多想,刚刚上山未有驻足,众人便受令转身跳下山坡……

    “嗖嗖嗖嗖嗖嗖嗖——”刹那间,山坡另一侧,无数的火箭窜拥而上,火焰划过夜空,正朝山顶营地正中,呼啸扑袭而来——不想便知,那便是陆翎真正埋伏的主力部队。

    胡夷狄没去正面一看,待到众军跳下,自己也跟着伏身落地,欲以滑坡最快速度,跳下山崖关口……

    火箭瞬间燃着山顶大营,然而事情还没那么简单……“轰轰轰——砰——”霎时间,山顶之上,爆炸碎裂,火光骤明——是炸药,陆翎欲以“空营之计”,安置所劫粮车,意在吸引明军视线,让其以为自己部队驻扎山顶,所困绝路;实际这也是陆翎所设诱敌之计,以全军营地与粮草为代价,吸引明军主力上山,待到时机即至,火箭突袭,点燃事先在营地设伏的炸药,得以重创敌军……

    “轰轰——轰——”山顶炸药如同天雷滚滚,威力惊震四座,整个山头顿时火光冲天,被浓烟与烈火包围。几乎只是一瞬,中山山头连同大营一起,化为一座“人间地狱”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……”冲锋上山的先锋部队,受到火药强烈冲击,还未来得及跑下山坡,就被强烈火药炸得四散飞倒、死伤连连。就连武功高强的胡夷狄本人,更是肩负创伤,一个没抓稳,受到炸药强烈冲击,被直接从山顶边沿震落,滚下了山坡……

    “陆将军,成功了!”山头另一侧,实施埋伏的陆翎部队看到此景,皆知计策已成,手下士兵遂通告道,“将军可真是谋略深算,敌军果然被骗上山,中了我军的埋伏——”

    然而,陆翎并没有做出一副得意的样子,而是依旧冷静沉着道:“第一步计划成功,现令全军,撤出山头,执行第二步计划!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士兵应声一句,遂命埋伏部队,罩着山顶火光掩护,按队列撤出山头……

    一招又被陆翎算计,虽然损失不重,但明军军心显然波动不小。而陆翎的计划似乎还没结束,从中山撤退后,马不停蹄向着第二步计划行动而去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