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五十七章 往事归心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对不起我的,也没有伤害我……你说的都是实话不是吗?”萧天却像是并不在意,转而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苏佳不知萧天想说什么,心中却感内疚,神情复杂不定。

    “从你离开追风派以后,心中就一直没有放下仇恨……”萧天略带追忆的口吻说道,“为了实现这个夙愿,这两年多以来,你一路经历了无数的艰辛,经历了生离死别,也见证了太多的人世悲欢……我能够了解,因为这一路过来,我都看在眼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让我在仇恨和阿天你之中选一个……”苏佳回忆着往事,默默深情道,“这是你曾经问我的问题,我也给出了答案——我选择的是阿天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在佳儿你心中,始终没有放下仇恨……”萧天表情坦然,微微一笑道,“我原来不理解你,总想着让佳儿你去忘记仇恨,放眼未来。可是现在想想,那是没能包容你的表现,是我太‘自以为是’了……佳儿你就是你,你拥有的东西,不应该因为我而放下执念;曾经我让你忘记仇恨,是因为我不懂,不能体会你的感受;可当神峰崖上生死一幕,汴梁一战见证亲友牺牲,我多多少少能够体会那种感觉……我喜欢佳儿你,就不能急于去改变你,而应该是更多地去理解你,包容你,懂得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听着如同表白的话语,苏佳连微微一红,莫名感动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找陈世今报仇,就算是利用战争好了,我不会再反对……”萧天暖暖一下笑,继而道,“相反,无论将来佳儿你会走怎样的路,我都会陪在你身边,与你一起面对未知的艰险,苦乐同当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阿天……”苏佳心头一暖,但也略有不安,像是心中藏着许久的想法,不禁默默道,“只是……洛阳一战过后,兵进陕州,过了这一道便是潼关——眼看着重遇仇人的日子越来越近,我心中反倒是越来越不宁静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宁静……是没睡好觉吗?”萧天想起苏佳曾经说过“失眠”的事,不禁问道,“你之前和我说过,佳儿你一直有心事,经常失眠……如果说你一路都是在想陈世今的事情,那么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轻轻摇了摇头,但也并没有反对,默许说道:“我是想过这件事……近些日子睡不好觉,就算好不容易睡着,又总会想起追风派的回忆……想起曾经的事,想起曾经的人……”呢喃间,一层又一层浅浅的心痛,像水花般浮上心头。【www.AiQuXs.coM

    “我想是佳儿你太累了吧,毕竟战争那么多……”看着苏佳有些踌躇的神情,可能以为自己说了太多“伤心事”,萧天还是习惯性转而玩笑道,“从军以来一路征战,除了战事,我们也没多遇恩怨,佳儿你……又能为何事而不宁静?还是说,老是想着从前的事,做着曾经的梦,厌恶战争的残酷……别想太多了,菁妹这些天也是这样,等洛阳一战结束,佳儿你还是好好休息一阵吧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没有回应,默默低头,心中却是暗暗自语:“是啊,和从前一样,只不过多想了曾经追风派的事情……我到底是怎么了?为什么这段日子,总是会想起追风派的回忆……还有梦中的人,为什么我总会梦见死去的小红姐姐……真的是战争频繁,让我太焦虑了吗?还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不由间,苏佳想起了前些日子回汴梁时,玄空大师对自己说过的话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“老身心想,苏姑娘此番单独请教老身,不单单只是回忆曾经过往吧……”玄空大师和蔼一笑,继续道,“其实在老身看来,苏姑娘你心中,一定也有解不开的心结,但又不好意思在朋友面前提及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苏佳继续答应一句,随即略带“羞涩”地问道,“前辈,您……会解梦吗?”

    “解梦?”玄空大师听了,也是惊异中带着好奇一笑,“苏姑娘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苏佳顿了顿,继续道:“是这样的,前辈……这些天,我睡觉做梦,老是会想起曾经逝去的亲友,痛苦的经历……我原本以为是战事迷惘,心有劳累,可每次做的梦,却都是一个画面,那个让人沉痛不想再记起的画面……”

    玄空大师想了想,不禁问道:“那苏姑娘你究竟梦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梦到了,死去的小红姐姐……”苏佳继续道,“就是我在追风派时,从小到大照顾我的侍女姐姐……我梦到小红姐姐临死之前,一直呼喊我的前名和真名,一次又一次梦到她在我面前慢慢死去,那种感觉,真的让人难受痛苦……而且,每次梦中惊醒,不知道为什么,心中总有不安,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……前辈,我这么说,您……不会笑话晚辈吧?”苏佳依旧有些拘谨得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玄空大师听了,闭目慈祥道:“怎么会?遇梦乃人之常情,既是多梦而见,必有因缘……”

    “意思是……前辈您能帮我解读?”苏佳略带憧憬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确定……”玄空大师摇了摇头,随即说道,“不然,和唐少侠一样,苏姑娘你也平心静气,案前上一炷香吧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想了想,无故多说也无用,于是从蒲团站起,和唐战一样,抛开心中一切杂念,点燃了一炷香,拜上案前……

    然而,庙外突然刮起一阵大风,正吹案前香炉。苏佳还没来得及上香,案前的香炉差一点就被吹倒。

    “诶——”苏佳眼疾手快,伸手扶住了香炉,才避免香炉摔落台前。

    然而只是简简单单一幕,玄空大师眼见,像是想到了什么,表情稍许收敛……

    “这样就行了吧,前辈……”苏佳上完了香,转过头来微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似乎因缘不定……”玄空大师浅浅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您说什么,前辈?”苏佳听见“妙语”一句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玄空大师想了想,似乎命数中看出了什么,不禁提道:“苏姑娘,梦老身无法解,但命,却能依稀所见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意思?”听了“匪夷所思”的话,苏佳有些紧张地问道。

    玄空大师似乎心有他数,突发奇想道:“这样吧,老身问你一个问题,你如实回答,老身便能看出你往后一步的命数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……前辈请问……”苏佳听完,心中愈发紧张不安。

    玄空大师定了定气,随即问道:“事情如是所乎——不久前,追风派掌门人莫天行,也就是苏姑娘你的恩师,也是仇人,前来拜见老身……你应该也清楚,莫天行与老身虽然年岁悬殊,但师出同门,皆是玄清大师弟子,所以其来拜见,实为祭祀恩师玄清大师一故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天行……”听到了这个名字,苏佳的神情稍之一变。

    “老身知道,苏姑娘你是苏仁与林雨霏之遗女,害死尔之亲父的莫天行,自然是杀父仇人……”玄空大师继续道,“现在既而假设,如果莫天行此时出现在你面前,苏姑娘你会如何抉择?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问吗……”苏佳顿时眼神杀气显露,握紧双拳道,“当然是亲手杀了他,为我父亲报仇!”

    玄空大师看见苏佳突变的神情,像是明白了答案,微微点了点头……

    苏佳像是也意识到了,毕竟刚才只是假设,自己的无意表现有些太急突了。但正是急突,所以真实……

    “行了,老身已然猜测,苏姑娘接下命数……”玄空大师微微掐指一算,意味深长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什么?”听到这里,苏佳收回“杀意”,再次紧张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想知道?”玄空大师依旧有些犹豫,似乎命数有些不顺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苏佳也是紧张点头道。

    玄空大师表情稍许谨慎,随即道:“那好吧……不久之后,苏姑娘你必会遭遇命之劫数,将遇前所未有之艰险……”

    “劫……劫数?”苏佳听了,眼神惊异道。

    玄空大师点了点头,继续道:“但老身只能算命数,至于命之所定,还在苏姑娘你自己……虽是劫数,并非未有解开之法,只是经历之中,一念之间,便是正邪两路……一念成正,一念成魔,究竟命归何处,全得看你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“命之劫数……一念正魔……”苏佳对未来命运似乎有些恐惧,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,“到……到底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玄空大师知道,自己这样说,有些过于“刺激”,遂转而安慰道:“不过苏姑娘现在也不要多想,就像唐少侠那样,一切烦恼杂念皆起于心。烦恼即除,心之本源便能看清,无论何时,苏姑娘你也不能忘了心中本愿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能忘了……本愿……”苏佳嘀咕一句,像是稍许明白了,随即自行安慰道,“没错,我不能忘了我自己……一路经历了这么多大风大浪,什么困难没遇见过?就算前方是从未所见的浩劫,我也要拼尽全力跨过坎坷,这才是真正的我!”

    玄空大师稍许点了点头,但心中,却还对苏佳未来的命运,隐隐担忧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命之劫数……一念成正……一念成魔……”苏佳一直回想着这句,心中莫名焦躁与不安……

    “佳儿……佳儿……佳儿——”突然,萧天的一声喊应,打断了苏佳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——”苏佳顿时“惊醒”,这才意识过来,自己沉思回忆地有些忘神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,佳儿?”看着刚才苏佳走神但是令人担忧的神情,萧天关心问道,“是不是又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……没什么……”苏佳急忙收回思绪,应声一句。

    可萧天还是不太放心,虽然没有问话,但也时不时瞟了瞟苏佳——这不是苏佳第一次作出这种表情和反应,让人心感不安,似乎苏佳隐瞒着什么……但萧天也没好意思多问,既然下定决心,无论遇到什么艰险,都愿陪苏佳一路走下去,那么命由天数——无论等在二人面前的路途是什么,萧天都会不离不弃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在这里啊,找你们可找得真辛苦……”说话间,陆菁突然从中军一侧走来,招呼应道。

    “菁妹?”包扎好了伤口,萧天重新披上铠甲,转头问道,“怎么了吗?又有什么事情,这个时候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废话,萧大哥你受了伤,我和傻蛋都担心得不得了,过来当然是来看看你的伤情……”大战在即,陆菁竟说起玩笑的口吻,看样子心情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“状态不错嘛,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……”萧天不改往常,与陆菁谈话,依旧调侃十分道,“我还以为这次你又被那个陆翎算计,气得要吃人呢,怎么今晚反倒这么轻松?”

    “哼,不就是算计我两回,至于为此仇恨在心吗……”陆菁转而一笑,一脸轻松道,“再说了,胜败乃兵家常事,我之前和燕只吉台交手,不也被敌人算计很多次吗,最后还不是我笑到了最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,还真一点都不谦虚……”萧天眼睛一瞥,又不禁“黑”了一句。

    苏佳在一旁回过神,忘记心事,提起战局,不禁转问道:“听菁妹你的口气,似乎你已经想到了对付陆翎的良策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这一次我已经发誓,一定要亲手逮住那只‘窜猴儿’……”陆菁调侃间,将用兵诡异的陆翎形容成“窜猴儿”,胸有成竹道,“鬼谋深算,将胆神威是吧……算计我们这么多回,这次也该让他放放血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专程过来和我们说什么?”萧天依旧不解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过来,当然是请你和苏姐姐帮忙……”陆菁笑了笑,随即表情认真道,“这个计划非常危险,但却是专门针对陆翎的弱点——你和苏姐姐最为适合,所以我过来特地吩咐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有我和阿天最适合执行的计划,该不会……”苏佳似乎是猜出了一二,眼神一瞥道。

    陆菁嘴角一弯,向萧苏二人将对付陆翎的计划一一详细道来……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www.yuehuatai.com,更优质的www.yuehuatai.com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