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五十六章 下令围剿 下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洛阳城关前,运粮车队散乱一片——陆翎“假意空城”,趁着先锋军队掉以轻心,“弃营反扑”,一计重创明军军心……运粮部队损伤惨重,萧天和秦羽也差点命丧陷阱——两千残部震慑两万大军,这回唐战陆菁等人算是再长“记性”,与陆翎用兵对决,稍有疏忽一刻,便是如履深渊;陆翎将胆神威,所用计谋险招奇出,弃置固守之城,而搏断后之机,就寻常兵法来看,根本就是无厘头的“疯子之举”……但就是这样不合常理的用计,恰好将明军上下打得措手不及。陆翎用兵甚是奇勇,将帅之才天由可见,若是两军再度交锋,相信众军将士不敢再有轻慢之举……

    “计使空城,全军弃守险地之关,而搏冒险之机……”陆菁了解了战局的情况,神情冰冷道,“违反兵法之常,而以稀缺之兵,突袭占据城关之我军主力,如此‘搏命’的计谋,也只有陆翎做得出来……他就是这么做了,找到了我军唯一的弱点——我军占据空城,即以为蒙元部队弃城而逃,而命后援军需前入城中;往往所得城关,不再提防回击之敌,可陆翎恰巧抓住了这个契机,趁着我军军需部队临近,忽起偷袭,重创我军军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菁儿,这个陆翎兵法用计,从来不按常理,却是次次算计我等,实在是太可怕了……”唐战跟在陆菁身边,想着和陆翎对峙的点点滴滴,又亲眼所见陆翎以空城残军,重创自己主力军心,不禁敬畏起陆翎的将才道,“他可真是军事天才,作为我们的敌人,以一人之力而敌我军万众……而且这次,正巧算准了我军运粮部队入城之时,算计精确令人畏惧……可是我不明白,为什么他会把目标放在我军的后援军需上,真的仅仅只是为了震慑我军军心吗?”唐战不禁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袭击运粮部队,不在目的,而在结果……”陆菁环顾了一眼战场与洛阳城门的路线,镇定说道,“傻蛋你看,陆翎偷袭我军后援之时,我军运粮部队正巧与城门道口连成一线——他就是抓住了这个时机,一来奇袭震慑我军,二来还能全身而退……因为一旦军需部队入城之际发生意外,全队上下必乱作一团;后援装备良莠不齐,无以抗衡袭军,城前乱阵散漫,城中的主力又因城下军阵混乱无法迅速展开支援,他便能乘这个时机,劫得我军粮草,兼顾全身而退……”

    “菁儿你的意思是……陆翎从一开始就考虑全面,既偷袭我军得手,又算到了我军乱阵无以支援……”唐战眼神惊愣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……”陆菁点了点头,眼神愤恨道,“既引诱了我军占据空城掉以轻心,又算计到了我军疏忽的唯一弱点之处,还兼顾到了撤退之时万无一失的应变之法……陆翎的用计不但出其不意、步步惊险,而且考虑周到,于敌于我算计无误,真是个可怕又可恶的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“菁儿……”听着陆菁愈加愤怒的语气,唐战猜得出来,陆菁现在想要杀死陆翎的心都有了,不禁在一旁默默道。

    “陆翎那家伙,几番算计,我军损伤惨重,连萧大哥和秦兄弟也差点丧命,我绝饶不了他——”陆菁咬着牙,双手攒拳暗暗发誓道,“等着吧,我一定要亲手抓住他,扒了他的皮!”

    看着陆菁对一个人鲜有的记仇在心,唐战在一旁担心说道:“菁儿你冷静点,我知道陆翎几番算计于你,你恨不得想杀了他……但是你也看见了,陆翎的心计很深,如果因为一时情绪冲动,掉入了陆翎的陷阱,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傻蛋,我是激动,但也还冷静……”陆菁虽然气在心头,但似乎依旧胸有成竹,“我说过了,洛阳一战,我已经摸清了陆翎的弱点……他是有军事天赋,用兵如神,可这个弱点,恐怕他自己都没察觉;只要我稍稍用计应对,他一定会败在我的手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菁儿你想到了什么办法是吗?”唐战听了,不禁兴奋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这一次,我一定会亲手抓住他!”陆菁在心底下定了决心,虽有怒意,但神情坚定道……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正说着,前方探路的士兵,突然传回了情报。

    唐战转头一见,定声问道:“回来了,敌军动向如何?”

    “启禀将军军师,查到了偷袭敌军的动向——从洛阳平郊离开,部队躲进了西口的深山之中;不过这深山地形复杂,崎岖甚多,不是几天之内就能走得出,不出意外的话,敌军部队应该会在山中躲避一段,甚至是驻扎或埋伏……”士兵将信息一五一十汇报道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陆翎还想继续和我们缠斗,以他的性格和用兵来看……”唐战点了点头,暗声说道,“我们得小心点,深山地形复杂,陆翎用兵诡异,可以肯定的是,他一定已经做好了暗中埋伏,以待我军深入……我军若要追击,一定要万加小心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就算他埋伏再深,我们也要追——这一次,我不会再让他逃掉!”陆菁镇定说道,“最关键的,他劫了我军的粮车,军队若要驻扎,目标必然明显,想暗中埋伏我们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菁儿你的意思是……”唐战转而问道。

    陆菁顿了顿,斩钉截铁道:“传令,部队快速清理战场,一个时辰之后,大军追入深山——山中地形崎岖,拖着劫来的粮车,短时间内不可能逃得出去;我军深入几路包围,封住山道的各个出口,待到各路布置到位,一举围剿敌军!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士兵应令一声,遂转身离去……

    “菁儿,我们还是得小心点,不要太鲁莽……”唐战在一旁见着陆菁如此“草率”下令,略显担忧道,“从昨晚到今晚,陆翎的本事,我们也是见着了,他总能做出意想不到的行动,而且步步算计我们到位……敌军撤退,我军追击,山道崎岖,欲其围剿——我想陆翎和我们一样,都明白这个局势,我们想得出,他自然也想得出……如果他算计到了我们大军进山围剿,他一定也会想出应对之策,而且又是我们意想不到的用计;我们总是跟着他的步伐走,如果不准备几手突发应对之策,还会吃大亏的——”

    谁知,一向用兵谨慎的陆菁,这回倒是大方自信道:“放心吧,傻蛋,我心中自然有数——我说过了,我已经找到了陆翎的弱点,准备寻机一击制敌……不过在此之前,我们得去冒险一搏——我军行进深山围剿,与陆翎暗中交锋,互相对峙之际,就是打败他的最好良机……虽然很危险,但相信我傻蛋,这一次,我一定会赢!”

    “菁儿……”看着陆菁自信的眼神,唐战心中莫名一动,灵光一闪,遂点头道,“好的菁儿,我相信你,你会成功!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傻蛋……”陆菁回应一笑,随即道,“在我看来,打败陆翎只有一个机会,我已经想好了计策,唯一能够制敌的计策……不过我这个计策非常危险,需要关键人手,得交给身手胆识可信之人……对了,萧大哥和苏姐姐呢?”陆菁又不禁问起萧天和苏佳二人的去向,看样子陆菁是打算将此关键之计托付给他们二人。

    “刚才萧兄弟中箭受伤,苏姑娘带着他到一旁治疗去了……”唐战摆头望了望散乱的阵地,随口道,“菁儿你去找找吧,应该还没离开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先去了……”陆菁点头道,“傻蛋你在这里集结部队,一个时辰之后,大军进山围剿敌军——”

    “交给我吧——”唐战自信点头,回声应道。

    陆菁微微一笑,这才放心离去……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在阵地伤员聚集的一侧,苏佳正无微不至帮萧天处理着肩膀上的伤口——虽然只是皮外伤,但箭头也深入骨中,看了让人心痛;经历汴梁一战,更是害怕亲人至爱受伤,苏佳关心间不禁担忧几分。

    萧天自然也是清楚,如果换做是从前,自己会开玩笑调侃几句,博得苏佳开心的同时,又不让她过于担心;可汴梁一战,自己也是亲身经历,见证了亲友的战亡,如今心中亦有挥之不去的阴影……自己受伤倒地,苏佳难免惊怕三分,现在自己唯一能做的,就是静心养伤,不让苏佳过于难过……

    “佳儿,你别太担心了,只是皮外伤,真的没事……”萧天还是忍不住微微一笑,看着苏佳一点一滴为自己包好绷带,关心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,刚才我真的好害怕……”苏佳在一旁,眼眶中闪着泪花,生怕萧天在战场之上遭遇“意外”,低声含泪道,“我真的好怕,阿天你会……你会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想了想,转而问道:“佳儿我知道,你和菁妹一样,经历了汴梁的惨痛,都非常害怕……害怕……不过佳儿你放心,我人傻命长,福大命大,不会轻易死的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还在胡说八道!孤身救阵,不骑战马,还是用不易于防御箭矢的剑法……万一你刚才是胸口中箭,那岂不是……岂不是……”苏佳看着如此危难之事,萧天还有心思开玩笑,不禁“训斥”了一句,但想到了痛楚,随即抑制不住挤出的泪水,担心抱歉道,“对不起,我真的只是……好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看着苏佳在自己面前流泪,完全是担心自己的安危,心中不免感动,但看到熟悉的画面,萧天不禁想起了赵子川和李玉如——想起二人还在世时,李玉如每每为赵子川疗伤,也是如此担心的神情,萧天看在眼里,不禁心中感触万分,既有回忆往昔的感动,又有对逝世二人缅怀的思念……

    不过经历了汴梁一战,苏佳确实变了不少,少了曾经遇难不屈的坚毅,多了几分带雨梨花的柔情……和苏佳一起经历了这么多风雨,萧天不禁感叹道:“佳儿,你真的变了不少,比以前更多愁善感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不好吗……”苏佳简单擦拭了泪水,轻声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不是不好……”萧天急忙回应一句,随即道,“只是觉得,你和以前……好像不太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我以前怎样?”苏佳回忆起曾经的往昔,脸微微一红,略显少女羞涩地问道。

    萧天想了想,遂微笑说道:“原来佳儿你果敢坚毅,无论遇到什么危险,总能以一人之力化解重重危机,打败武功高强的敌人……不过现在,你比以前倒是腼腆了一些,我遇到什么小事,你总会担心不已,倒是少了几分曾经的锐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在一旁静默了许久,缓缓说道:“也许阿天你说得对,我和菁妹一样……原来闯荡江湖不懂,觉得漂泊其中,吃再多苦,遇再多危机,只要有阿天你,还有朋友在身边,就能化险为夷……可是经历了汴梁一战,看着亲友战死沙场、壮烈牺牲,一个个鲜活生命在我眼前离去,我发现自己比以前更害怕死亡了……倒不是害怕自己的死,而是害怕……害怕阿天你,还有其他的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还没说完,萧天在一旁听了,继续微笑道:“这样不是很好吗?你比以前更懂得珍惜生命,珍惜自己,也珍惜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我也越来越胆小了……”苏佳不禁轻声叹道,“越来越害怕战争,越来越害怕死亡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当初为什么要陪唐战兄弟和菁妹一起,从行军旅……”萧天表情忽而一变,冷冷一句道,“佳儿我说这话你别生气……菁妹曾经偷偷告诉过我,你入军行途的真正目的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听到这话,神情不禁一怔,似乎心中的隐秘被拆穿,全身冷冷一颤。

    “佳儿你行军的真正目的……”萧天凝视着苏佳,略显冰冷的语气道,“其实……是为了亲手杀死陈世今吧……”

    心底的话说出,苏佳突感莫名一股剧烈的心痛,虽然只是短短一瞬,但却是痛感清晰,一时难以忘却……

    “原来你都知道了……”静默了一番,苏佳眼神低迷,缓缓应声道,“没错,我行军的目的,从一开始就是为了杀陈世今……陈世今身居潼关,委任镇西将军,万军之众想要取其性命,只有随军出征这一个机会……对不起,阿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对不起我的,也没有伤害我……你说的都是实话不是吗?”萧天却像是并不在意,转而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苏佳不知萧天想说什么,心中却感内疚,神情复杂不定……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www.yuehuatai.com,更优质的www.yuehuatai.com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