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五十五章 下令围剿 上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“别跑——”秦羽意识过来,想要转身去追,面前却是恍然而下漫天箭雨——陆翎接应部队,运走粮车,不忘以箭袭断后;秦羽这一疏忽,将面对敌军的“箭阵奇险”,可自己有伤在身,反应难以常及,面对“暴雨梨花”之势,自己竟是燃眉惊愣……

    “秦哥!——”慕容樱此时才驭马赶来,看见秦羽箭下命悬一刻,惊异喊道。

    秦羽正视眼前,黑夜下暗箭千袭——密密麻麻如骤雨般,躲闪根本不及;唯一之法便是以长枪截挡,怎奈手上尚未痊愈,速度力量不比平常;加上“麒麟”腿上伤血为止,想要蹿蹄躲闪亦是有心无力……没想到自己的一次冲动追击,竟是中了如此“简单”的致命陷阱。看来之前陆菁说得果然没错,为了不让自己冲昏头脑与陆翎一战,不让自己亲自上阵,这个做法是对的。可现在,似乎说什么都已经晚了……

    “驾!——”慕容樱还在驭马奔驰,眼见自己的丈夫下一刻即命丧黄泉,慕容樱绝望的心都有了,大声哭喊的同时,红缨枪从手中脱落,两手牵着缰绳,奋不顾身加快骑速。

    秦羽显然还没有放弃,面对生死绝境一幕,秦羽持起手中的枪,似乎决心战斗至最后一刻……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然而,千钧一发之际,秦羽身旁,一声吟龙咆哮劲袭而过——巨龙剑气呼啸而出,是萧天,神龙九变第六式“青龙神威”,剑气之力盘旋一道屏障,将秦羽连同战马一起包裹其中,铁壁一般将飞来的箭雨尽数弹开,生死关头救下了秦羽。

    秦羽还未从危急中清醒过来,手持银枪,看着萧天“凌云步”飞身“扑救”,不禁道:“萧兄弟,是你?”

    “秦兄弟小心!——”萧天只是大喊一句,前身阻挡,“神龙剑法”内力再起。斗破震宇,剑龙七杀,神龙九变第四式“雷龙破风”,剑气聚如贯日长虹,雷鸣呼啸朝着飞来箭矢而去。

    剑法即强,但箭雨密密麻麻从天而降,萧天施展全力,也当算是勉强抵挡。可因为飞身救援过于匆忙,剑气力道不再正中,虽然挡下了飞箭的致命之伤,可也未能尽数——萧天挡在秦羽身前,“凌云步”身位一刻,稍不留神,萧天的肩膀上连中三箭,顿时血红浸染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萧天顿感肩膀上一道剧痛传来,手中的剑力道即刻减弱,巨龙剑气渐缓而散,“青龙神威”的坚韧屏障也逐渐消失,自己略感体力不支,缓缓倒地。

    “萧兄弟!——”看着萧天为救自己受伤倒地,秦羽大声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萧大哥!——”慕容樱这时候也匆匆赶来——为救秦羽奋不顾身,而且正准时机,慕容樱心中既有感动,又有担忧,惊慌失措道。

    萧天的伤自然只是外伤,没有大碍。庆幸的是,陆翎部队的“箭雨断后”只是一阵,一轮齐射后,便再无动静——陆翎连同蒙元部队一起,消失在了远方山林的黑暗中……

    “驾……驾——”洛阳城关方向,先锋军的援兵部队才匆匆赶来,唐战、陆菁、苏佳等人,亲率主力大军从正门而出,赶到了事发现场。结果却已是狼藉一片,陆翎劫走了粮车,留下的,只有落入陷阱身死殒命的百来将士的尸体……

    “萧大哥,你怎么样,没事吧?”慕容樱看着萧天为自己丈夫受伤,心中愧疚又是难过,不断担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萧天咳嗽几句,把了把肩膀上的箭头,安慰说道,“皮外伤……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萧兄弟,如果不是你,我恐怕今日已经命丧敌军箭下……”秦羽一边关心感谢,一边自责说道,“都怪我太鲁莽了,如果我没有‘冲动上头’,急着孤身去追陆翎,而是等待主力部队会和,就不会……萧兄弟你就不会因为我而受伤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这么说……”萧天微微一笑,转而安慰道,“呵,我们是兄弟,我不会看着自己的兄弟只身犯险——你放心,这点伤根本……根本不算什么……”萧天一边笑,一边强忍着臂膀上的剧痛——丈十开外的硬弓箭矢,三发不偏不倚刺中其身,就算是萧天这样的绝世高手,也免不了负伤剧痛,其伤口之痛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然而听了萧天“兄弟口吻”的励言,秦羽不禁心生感触,想起自己在沂州被俘之时,萧天是第一个以“兄弟”认同自己的人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萧天眼神忽而坚定道,“我是他们的朋友,对他们来说,我是他们人生中重要的人。我在他们身边,就会帮助他们、关照他们,无论是喜是悲,我一直都在他们身边——心系重要的人,让他们认清世上除了仇恨,还有比这更重要的情谊。因为我是他们重要的人,是他们的至爱、朋友,所以他们也会无时无刻不想着我,这就是活在世上的信念和希望,绝不会被仇恨所蒙蔽——”

    萧天的话如同流淌的清泉,涌进秦羽心中,让秦羽复仇的意志变得忽而朦胧。可萧天的话也像一道苦汁,流淌心中的同时,让自己不觉难过——因为秦羽没有朋友。

    是的,秦羽从小在沂州长大,受尽家族使命,平生少有交友,至亲更不必说。萧天能看淡世上的一切仇恨,因为他有朋友;而自己不能从仇恨中翻身,因为自己没有朋友,没有对自己来说重要的人。

    “朋友……重要的人……”秦羽渐渐放下了枪,整个人悲枯地坐在地上,伤心喃喃道,“我没有朋友,所以对我来说,我只有仇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没有朋友的——”相比起秦羽,萧天永远都是乐观的表情,萧天继续道,“不管你最后认不认同我们,我相信这个世界上,一定有对你来说重要的人——试着去相信或关心他(她),你的人生绝不会被仇恨所蒙蔽……”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萧兄弟……”正是萧天曾经的激励,让自己认同身边的人,自己有了更多的朋友,秦羽静默一阵,遂微笑感激道,“谢谢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哼……”萧天拱了拱鼻子,直爽回应一声……

    “阿天!——”援军大部队赶来,苏佳听到了萧天负伤的噩耗,第一时间焦急驭马赶来,看见倒地的萧天,大声呼喊,停也未停迫不及待跳下战马,蹲在萧天身前,快要哭了出来,“阿天,你不要紧吧?哪里受伤了,快让我看看——”

    鲜有地看着苏佳如此紧张的眼神,萧天微微一笑,乐观说道:“就是点皮外伤,佳儿你不用担心,出征战场这么久,又不是第一次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让我看看!”然而,苏佳不顾萧天的“玩笑”,依旧哭着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佳儿……”看着苏佳过于“认真”的表情,萧天似乎是明白了什么,表情收敛嘀咕道——汴梁一战,看着亲人朋友生死相离,无论是谁,心中都有挥之不去的阴影;如今战争一步一险,就算是履历世事无数的苏佳,也害怕战争的残酷,害怕自己最爱的人,遭遇祸及,战死沙场或殊途殒命。

    苏佳看着萧天中箭的手臂,血流不止,担心至极道:“一会儿把铠甲卸了,我替你拔箭头疗伤——”苏佳说得很认真,眼角的泪光始终没有消退——看得出来,苏佳和陆菁一样,也受汴梁一战的阴影,十分害怕心爱的人因战争牺牲……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唐战和陆菁带着部队从后面跟上,看着城前被袭击的“混乱场景”,唐战惊神道,“没想到……没想到陆翎居然,会以这种方式反击偷袭……”

    粮草被劫,死伤无数,萧天为了保护秦羽,身负箭伤,二人也凶险一遭……陆菁将这些都看在眼里,心中油然而起无比的愤怒……

    洛阳城郊,暗林山道……

    陆翎实施完了“劫粮计划”,遂带领部队,游击躲进了深山里,暂时摆脱了先锋军的追击。劫得粮草,震慑敌军军心,看得出来是场关键胜利;可两军差距依旧没变,先锋军占据洛阳城关,两万兵马坐拥城头,还有常遇春的大军支援;而自己的部队只有两千,人数悬殊,大局胜负依旧未变,陆翎此刻并不能放下心来,想要和敌军继续周旋,后面困难无数重重……

    “陆将军——”部队在深山林中驻扎休整,前方探子突然回报,看样子是被陆翎派去前方探路的——毕竟此地不适军行,陆翎又是鲜有来过,若要在此游击应敌,须得对地形、环境等要素做全方位的掌握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地形勘测得如何?”陆翎表情认真问道,看样子一次奇袭胜利,自己并没有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“回将军,都勘察清楚了——”士兵一五一十道,“这里大多都是山道,埋伏游击还算不错,但要大军驻地,其开阔之处少之又少……除了山腰几处宽阔地所,只有山头顶上的地方还算能驻守,不但我军能安营扎寨,还能安置抢来的粮草。但山头顶上地处孤立,一旦在上面扎营,必定会遭遇敌军包围;可山下开阔之处,全在山道必行之地,敌军若要深入此林,此地等处必被发现,驻扎显然不太现实……将军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陆翎镇定思考一番,绝境之处、极度不利之势,依旧冷静思索着决策。

    “传我命令——”陆翎似乎是想到了办法,遂命手下众将士道,“部队及粮车安营扎寨至山顶——你说的没错,山下的开阔之地是山行必经之处,我们作为游击一方,部队人数极度不利,占据此等地盘显然不太合适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将军,我军驻扎山顶,万一敌军包围我们的话,我们岂不是……被困山上,毫无逃生之处,只能默默等死?”士兵在一旁斗胆问道。

    然而,陆翎做出看似违背兵法的举动,却像是胸有成竹的样子,自信说道:“本将军说驻扎在山顶,自然有本将军的道理……这是我的命令,命部队在山顶之处安营扎寨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陆翎作为一军之主,如此劣势能将战斗打成这样实属不易,其拥有绝对的权利,手下众将不得不从……

    “将军,我军趁着回城混乱之际,偷袭敌军粮车,敌军必恼羞成怒,愈加报复前来……”一旁的亲信将领余有担心,不禁问道,“要是真如手下所说,我军驻扎山顶,敌军采取封山围剿之势,我们可就真的被困死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心中自有妙计……”陆翎想出了应对计策,依旧胸有成竹道,“你们只要按我的吩咐,无误执行计划即可……对了,我的计策,一定要了解敌军行动的一点一滴,所以一会儿在山中与敌军游击周旋,我们须得派出善于探敌的士兵一二,实时掌握敌军的动向……”陆翎又补充说道。

    亲信将领想了想,随即道:“将军,这个末将倒有办法——末将手中部下,多有侦查能力善上者,一会儿派出一二人随将军你令,等待敌军追入山中,实时跟踪敌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,何将军?”陆翎略带兴奋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……”亲信将领微微一笑,遂冲身后部下喊道,“小甲,阿林——”

    “属下在——”小甲和阿林两个士兵,听到了将军命令,遂转至军前应命道。

    亲信将领下令道:“陆将军有令,一会儿敌军部队追入林中,须得你二人实时观测敌军动向,并第一时间向陆将军汇报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,必义不容辞完成任务!”小甲和阿林同时坚定答道。

    陆翎见了,表情转而一笑:“没想到何将军手下,竟也有如此忠勤善查之辈,陆某甚是欣慰啊……只要洞悉了敌军的一举一动,本将军就有信心,以我军两千人马,战胜敌军两万精兵!”

    虽然陆翎所说不敢确信,但陆翎的语气却是坚定十分,并不像是装出来的——以少胜多,以弱胜强,陆翎军前决策,似乎又想到了算计明军的妙计……

    “那个女人,应该是敌军的首脑,掌控军中一切事务,将谋鬼算用兵如神……”陆翎心中嘀咕着,又想起了陆菁——想起昨晚一战被陆菁看透了自己的想法,反步算计,陆翎就已将这个同为陆氏的女人当做自己最大的对手,默默隐匿道,“你是全军的支柱,也是全军最大的弱点,只要打败了你,就能打败你们整支军队……而这一次,我的计谋就是专门为了对付你,看看你这次是否还有本事,算到我的用计……”

    陆翎心中的莫名计谋,像是对先锋军军师陆菁,下达了“必杀令”……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www.yuehuatai.com,更优质的www.yuehuatai.com体验。